中文/EN

中亚地区的抗疫特点与效果

| 作者: 李自国 | 时间: 2020-04-01 | 责编:
字号:

  自3月中旬中亚首现病例以后,各国的防控疫情举措连续升级,现基本进入“自我隔离”状态。专家预计,到4月中旬疫情将出现拐点。为确保经济和社会稳定,减轻疫情影响,哈乌两国开始“两手抓”,在抗疫同时,出台措施稳人心、保就业,促生产。
  一、中亚地区疫情与抗疫进程
  三国有疫情,两国无恙。中国疫情暴发后,各国均加大了与中国边境的检查,并从疫情严重的湖北等地撤侨。所有自华撤离的人员经隔离观察后,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迄今,中亚地区无一例是自中国或东亚国家传入的。但西线失守,3月13日,哈萨克斯坦出现首例病例,系自德国返回的哈国人,中亚“零感染”被打破。3月15日,乌兹别克斯坦出现首例患者,系自法国返回的乌公民。3月18日,吉尔吉斯斯坦首次出现3名病例,系自沙特返回的吉国公民。截止3月30日,哈萨克斯坦累计284例,治愈20例,死亡1例。乌兹别克斯坦累计144例,治愈12例,死亡1例。吉尔吉斯斯坦84例,重症3例,无死亡和治愈病例。目前,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无确诊病例。
  成立抗疫专门机构,集中指挥。疫情发生后,中亚国家均较早采取了应对措施,多国成立专门应对机构。1月26日,吉成立应对新冠病毒专门指挥部,负责制定预防新冠肺炎行动计划。1月29日,乌成立国家特别委员会,由总理阿里波夫亲自领导,负责制订防控新冠疫情方案。2月3日,塔吉克斯坦成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指挥部,成员包括外交部、卫生部及航空公司负责人。3月15日,哈萨克斯坦宣布组建由总理牵头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赋予其《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紧急状态法》所规定的权限。
  逐步升级防控措施,大体可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1月底到2底,重点是防从中国输入。1月28日,哈萨克斯坦暂时关闭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次日起,陆续停运中哈之间的客运巴士、列车、航班;暂停向中国公民发放签证等。吉尔吉斯斯坦自2月1日起临时关闭吉中边境口岸,陆路口岸人员、货物和车辆全部停运,暂停两国航班,暂停向中国公民发放签证。2月1日起,乌兹别克斯坦暂停中乌之间的航班。中塔之间,因春节客流减少,两国航空、陆路口岸临时关闭。但并未禁止中国旅客入境,只是加强了检疫措施,2月1日起,自华入境旅客集中隔离14天。
  第二阶段从2月底到3月中旬,全面设防,分类管理。随着疫情在全球扩散,各国进一步强化对入境旅客的管理,最具特色的是按疫情严重程度分类管理。哈萨克斯坦是最早实行的。2月17日,哈宣布,自2月20日起,入境人员按来自不同疫情地区进行分类管理,共分三类,其中1类分A、B两种。分类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根据疫情调整。最初中国为1类,在隔离医院进行医学观察;2类有10个国家,来自上述地区的居家隔离。3月12日哈将中、韩从1类A降为1类B。3月24日,对分类进行了简化,取消2、3类,只保留1类A和1类B。1类A包括法国、伊朗、意大利等11国,中国等其余有疫情的国家为1类B。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也分别于2月底和3月中旬采取了分类管理措施。
  第二阶段对限制入境的措施不断强化。自3月1日起,吉尔吉斯斯坦限制中、伊、韩、日、意等5国公民入境。3月2日,塔暂停疫情较重的36个国家(含中国)公民入境,3月11日起暂停向疫情发生国的公民发放工作许可证。3月8日起,哈萨克斯坦暂停中、韩、日、意、伊公民入境,并对疫情国暂停发放劳务许可。3月14日,乌兹别克斯坦开始禁止中、韩、意、伊、法、西班牙六国公民入境。土库曼斯坦政策较为模糊,但执行限制入境政策更早。这一时期,各国执飞的国际航班持续减少,客观上也限制了入境人数。在内断传播方面,开始采取严格的隔离和限制措施,限制群体性活动,包括取消了三八国际妇女节等群体性活动,剧院等娱乐场所暂停营业等。
  第三阶段从3月中旬至今,本地出现确诊病例,各国迅速采取“熔断”模式,重要城市近乎“封城”。3月13日,哈萨克斯坦出现首例病例。3月15日,哈总统托卡耶夫签署命令,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1个月的“紧急状态”,禁止本国公民出境和外国公民入境,除货运外,限制所有类型交通工具出入境,最大程度切断输入源;除必需品商店外,其他容易产生聚集的公共场所暂停营业;小学提前放假,其他采用网课模式,全国统一高考延期举行。3月22日,努尔苏丹和阿拉木图两城市“封城”,进出通道关闭。
  3月16日,在出现首例病例后,乌兹别克斯坦果断采取了“熔断”模式,宣布关闭所有空中、公路和铁路客运(至4月30日),货物运输不受此限制。禁止本国公民出境和外国公民入境。取消那吾鲁孜节庆祝活动,取消各种集会;所有学校停课三周。3月22日,塔什干市内的公共交通临时停运,3月24日起,乌首都塔什干除货运车辆外禁止外地车辆、人员进出(部门情况除外)。布哈拉市和撒马尔罕也相继出台了交通管制措施。同时加强了物资储备,3月27日,乌总统指示卫生部和财政部,采购30万个快速检测试剂盒和500台呼吸机。
  3月18日,吉尔吉斯斯坦出现首例病例。3月24日,吉总统热恩别克夫签署《关于吉尔吉斯共和国比什凯克等进入紧急状态》的法令,宣布首都等3座城市和3个地区进入紧急状态,实行宵禁、公民出入采用特殊制度,禁止集会、游行、演出、体育等公共活动等。自3月25日起,取消国内所有航班和客运列车。为确保宵禁有效,首都比什凯克市设立了12个检查站,还有70多个巡逻队不间断巡查,全市有10个机动小组对居家隔离人员进行监督,每个小组配备10辆汽车。
  虽然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没有确诊患者,但也升级了防控措施。2月25日,土库曼斯坦就陆续关闭了与乌兹别克斯坦、伊朗的边境口岸,国际航班也陆续全部停运。3月20日,塔吉克斯坦宣布暂时关闭国际、国内机场,陆路入境受限制。
  对违规者严惩。3月15日,乌兹别克斯坦检察院提醒称,根据刑法第251条关于应对流行性疾病的条例,对违法者可处基数的50-100倍罚款或者最长2年劳动教养或1-3年监禁,情节严重者最长监禁可达8年。3月26日,乌总统又签署修正案,对刑法进行了补充和修订,对违反防疫制度造成严重后果的,最高刑期从8年提高到10年。[1]哈萨克斯坦对违反防疫隔离制度的,处以罚款或最长15天的居留。对违反规定的国家公务人员以最高罚款数额或2年监禁。吉尔吉斯斯坦规定,宵禁期间禁止人员外出,违规处以3天居留。
  二、制订反危机计划,稳人心、保就业、促生产
  疫情的影响是多层次的,包括人心不稳,谣言甚多;经济发展受挫,物价上涨,本币贬值等。要战胜疫情,需要全方位施策。中亚国家中,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已着手“两手抓”,一手抓抗疫,另一双抓经济,稳人心、保就业、促发展。一些举措有重要借鉴意义。
  高层喊话,鼓舞士气,避免慌乱。3月13日,在出现首个病例后,哈总统托卡耶夫立即召开防控应急指挥工作会议。在布置防控工作的同时,托卡耶夫表示,哈国内食品储备足以保证居民半年的供应,哈不存在商品短缺的风险。3月16日,托卡耶夫再度发表电视讲话,表示政府正采取积极应对措施,希望全民配合,相信通过齐心协力,定能共渡难关。3月20日,哈首任总统、民族领袖纳扎尔巴耶夫发表致全国人民的讲话,呼吁国民理解和支持政府的行动。3月25日,托卡耶夫视察国家生物技术中心,呼吁民众遵守防疫制度,但更要保持乐观心态,“我呼吁民众必须遵守防疫规定,但也无需陷入恐慌。我们会治疗患者,他们不会被抛弃,同时我们关心正在接受隔离的人”[2]。
  3月18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就疫情发表全民讲话,表示局势完全在掌控之中,“我们国家有足够的储备,不需要担心或感到恐慌”,“我们所有人,不论国籍、语言和信仰,都将团结一致,并有信心克服这些困难”[3],政府将采取措施防止食品、药品和生活必需品涨价。3月26日,在视频会议上,乌总统再次表示,“国家已动员了所有力量和手段,以防止疾病传播,并对患者进行积极治疗”。[4]
  成立疫情信息网站,及时发布信息,避免谣言四起。3月20日,哈萨克斯坦新冠肺炎疫情信息综合发布平台正式使用(www.coronavirus2020.kz),及时公布最新权威信息,了解紧急状态和隔离措施,平台设有辟谣专栏,防止谣言误读民众。乌兹别克斯坦同样设立了专门的新冠肺炎疫情官方发布平台(https://coronovirus.uz)。在最新的刑法修正案中,增加了对散布谣言和假消息的处罚内容,最高可处罚200倍基数的罚款或300小时社区强制劳动。吉尔吉斯斯坦在卫生部网站设立新冠肺炎信息专栏http://www.med.kg,另外还设立了一个专门网站,https://hidoctor.kg/,查询疫情及防护知识。吉提出,要对加剧紧张形势的媒体实行管控。
  制订反危机计划,保就业、保稳定。在疫情冲击下,经济减速是必然的。乌总统称,2020年经济增速将下降1.8个百分点。吉总理称,全年经济增速将低于2%。哈受能源价格下跌的冲击更大,经济增速仅为去年的一半。在这种情况下,乌哈两国先后出台了稳经济、保就业的措施。
  3月19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表示,成立10万亿苏姆的反危机基金(约合10.6亿美元),同时成立一个总理领导的反危机委员会,负责落实反危机计划。除用于防控疫情外,反危机基金主要是稳定经济,保障就业。其中,5.5万亿苏姆用于支持企业经营;7000亿苏姆用于支持就业。为减轻企业负担,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出台政策,延长企业的还贷期限;暂停旅游税;因疫情而停工的企业可获得无息贷款;经济困难的企业可延期缴纳地方税款;私企的个人所得税降低50%;年底前暂停税务审计,免收应纳税款的滞纳金;所有投资项目的有效期延长6个月。11月1日前,因疫情导致财务困难的企业不会被宣布破产。社会层面,医护人员和隔离机构工作人员给予充分保障;在家看护孩子的父母或监护人,将获得全额误工补助;企业不得解雇处于隔离状态的人员。
  哈萨克斯坦促进经济发展的计划更庞大。3月23日,哈正式出台了4.4万亿坚戈(约100亿美元)反危机计划,主要是为企业纾困,促进就业,并借机推进生产本地化。其一,扩大“简单商品经济”和《商业路线图》这两个项目下的融资规模,增至1万亿坚戈,哈提出,要抓住疫情下的机遇,加快落实“日用消费品生产本地化”,争取贴上“哈萨克斯坦制造”的标签。其二,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便利和税收优惠,允许受危机影响的中小企业暂缓还本付息;为中小企业提供3个月的纳税宽限期,并免除罚款和滞纳金;免除个体经营者核定征收的企业所得税。其四,暂停出口重要农产品,保障国内供应;研究暂时下调农产品和食品增值税税率、将与抗疫相关的商品进口关税降至零。其五,将原油开采税、出口税与油价挂钩,油价60美元/桶时,原油开采税11%,低于40美元为0%。同时,要求油气公司不要裁员。其六,所有规划的公路建设项目仍继续实施,涉及用工达20万人,且要求全部使用本国生产的建筑材料。
  社会政策上,在国家紧急状态期间,按照最低工资标准,对失去收入来源的公民每人每月补偿42500坚戈(约合95美元)。该项政策可覆盖超过150万哈萨克斯坦公民。对生活必需品进行限价,避免不合理涨价。
  部分免除不动产租金,值得参考和借鉴。哈乌两国在解决房租的问题上有独特举措。哈萨克斯坦规定,政府和准国有部门自3月20日起,对承租其名下不动产的中小企业免除3个月房租;另外,政府还着手研究免除商业地租的可行性,避免产生“租金支付危机”。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宣布,在疫情期间将免除部分国有资产对外出租不动产的租金,涉及项目3600余个。这一话题在中国讨论多时,但哈乌两国的先行举措有借鉴意义。
  三、几个判断和思考
  其一,中亚的案例证明西方一些媒体和政客“甩锅”中国是多么的荒唐可笑。中亚各国虽与中国紧邻,与韩日等也交往密切,但迄今无一例从东方传入病例。这得益于政府重视,早做预防。而这一时期,欧美一些国家政府不重视,媒体看笑话,民众无所谓,白白浪费了一个多月的窗口期,才埋下今天的隐患。而欧美表现出的“歌舞升平”某种程度麻痹了中亚地区,使得中亚三国失守西线。事实证明,所有关于疫情的信息都是透明的、公开的,谁重视,谁就“无恙”。将本国应对失策“甩锅”他人,只会加剧事态恶化。
  其二, 中亚五国定能以最快速度战胜疫情 。 目前,中亚各国基本切断了与外部的人员往来联系,进入“自我隔离”状态, 输入性病例正得到有效控制。而内断传播上措施坚决,哈、乌、吉三个有疫情的国家都采取了“准封城”措施 。相信,这些措施很快就能产生效果。 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预计4月中旬出现拐点的判断是可信的。这里,也预祝中亚早日抗疫胜利。
  其三,在这次应对疫情过程中,中亚各国政府表现出很强的责任感,其应对危机的能力、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比西方国家表现的更好。民众积极配合政府措施,在抗疫中表现出的集体主义,说明其文化更接近东方文化,而非西方。
  (李自国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所长)
  [2] Глава государства посетил Национальный центр биотехнологии,2020年3月25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网站,http://www.akorda.kz/ru/events/astana_kazakhstan/visits_to_objects/glava-gosudarstva-posetil-nacionalnyi-centr-biotehnologii
  [3] Президент обратился к народу в связи с ситуацией вокруг коронавируса,2020年3月18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网站,https://president.uz/ru/lists/view/3457
  [4] Определены дополнительные меры по усилению социальной и медицинской защиты населения,2020年3月26日,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网站,https://president.uz/ru/lists/view/34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