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德国首任女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

CIIS | 作者: 张蓓 | 时间: 2014-04-22 | 责编:
字号:

  2013年12月17日,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宣誓就任德国新任国防部长。作为首位女防长,55岁的冯德莱恩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她从政多年,作为基督教民主联盟(以下简称基民盟)的政治家,在第一届默克尔政府中担任家庭事务、老年、妇女及青年部部长(2005-2009年),在第二届默克尔政府中担任劳工及社会事务部部长(2009-2013年)。10年内第三次跨界,冯德莱恩此次履新备受关注。

政治家的女儿、训练有素的医生和贵族的妻子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1958年出生于布鲁塞尔的伊克塞尔区。她的父亲恩斯特•阿尔布雷希特为基民盟著名政治家,冯德莱恩出生时他正在欧盟委员会担任要职,此后在下萨克森州担任总理(1976-1990年)。冯德莱恩在比利时长大,13岁才随家人回到下萨克森首府汉诺威。[1] 她家族的祖先是19世纪初不莱梅著名商人路德维希•克诺普,生前是当地最富有的企业家之一,晚年被俄皇亚历山大二世授予俄国男爵头衔。[2] 出生政治世家的冯德莱恩也嫁入大富之家。她的丈夫出生贵族家庭,既是知识分子,也是企业家,曾在斯坦福大学教书,并经营一家医药科技公司。

冯德莱恩刚上大学时,选择的是经济专业。她先后在哥廷根大学、明斯特大学、伦敦政经学院学习3年,随后放弃经济专业,转而进入汉诺威医学院学医,7年后毕业。获得行医执照后,冯德莱恩进入汉诺威大学医学院妇女诊所担任助理医师,并于1991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92-1996年她的丈夫在斯坦福大学担任教职,那段时间冯德莱恩也专心相夫教子。回到德国后,她在汉诺威大学医学院传染病、社会医药及医疗体系研究系担任教职,并于2001年获得公共健康的硕士学位。[3]

勇敢的改革者和事业型女性楷模

冯德莱恩的政治生涯始于20世纪90年代。她于1990年成为基民盟党员,1999年开始积极投身政治。在2001年到2004年这段时间,她在汉诺威地区市政府担任一系列职位,2003年打败一位在议会任职12年的老议员,成功获得基民盟下萨克森州议员职务。[4] 此后,她一路高歌猛进,先在下萨克森州政府克里斯蒂安•伍尔夫内阁担任社会事务、家庭和卫生部长,后被默克尔看中,于2005年进入联邦政坛,加入默克尔内阁,担任家庭部长。在2009年的联邦议会选举中,冯德莱恩当选联邦议会议员,并担任劳工与社会事务部部长。2010年,她当选为基民盟执行委员会成员和副主席,并一度成为德国总统的热门人选。

42岁进入政坛,加之其深厚的政治背景、多年专业技术训练以及在异国的生活经历,冯德莱恩的行事风格与其他职业政治家截然不同。作为七名孩子的母亲和一位优秀的政治家,这位“超级母亲”[5] 在德国政坛树立起独一无二的声誉。她务实、不受意识形态左右的风格在担任两任部长期间得到了充分体现,也在两个部门留下深刻的个人印记。

担任家庭部长期间,她成功将家庭事务首次引进德国社会的主流讨论。冯德莱恩认为,德国很多社会问题都源于德国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她改革的重点也集中在为有子女的家庭创造便利,鼓励女性积极就业。[6] 2007年秋,冯德莱恩引入“儿童进步议案”,预留43亿欧元用于增加德国托儿所设施。她认为,德国在幼儿园设施上大大落后于其他欧洲国家,由于没有足够的托儿所,德国父母被迫在事业和家庭间做出选择。[7] 尽管学前教育向来是地方政府的管理范畴,冯德莱恩不惜打破规矩,顶住了来自宗教界和保守派政治家的压力,成功地推进这项举措。她在担任家庭部长期间的另一举措则是引入新的带薪产假政策。该政策效仿斯堪的纳维亚模式,规定如果夫妻双方都休产假,合计带薪产假时间将从12个月延长到14个月。该政策旨在鼓励男士承担照顾家庭与孩子的责任,迎合了受过良好教育的双职工中产阶级夫妇的需求。在这一政策的推动下,目前德国男士休产假的比例已提高到史无前例的27%。[8]

担任劳工部长期间,冯德莱恩在全社会推动“不在非公时间联系雇员”准则。[9] 应对德国贫富分化加剧和劳动力短缺问题,她坚决支持养老金制度改革和最低工资制度,进一步打开移民大门。[10] 2013月4月在联邦议会关于“性别配额”的讨论中,冯德莱恩明确表示支持立法实施私营企业监事会女性高管人数的配额。其理由是帮助德国女性在男性主导的大公司中能够突破“玻璃屋顶”,增强德国的长期竞争力。[11] 冯德莱恩的举动让基民盟保守派大为恼火,但由于她副主席的身份和对基民盟女议员的号召力,最后党内不得不达成妥协方案。[12]

总的来说,冯德莱恩在担任家庭部长和劳工部长期间,一旦认定目标就奋力推进,无视复杂的政治规则,也不惧怕争议和冲突。一方面,她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和经验设置政治议题,从自身维持事业与平衡家庭的经验出发,为德国社会、家庭、人口问题开出药方,成为很多职业女性的偶像。她毫不避讳在媒体前谈论自己的家庭和私生活,哪怕会招来非议。另一方面,她能够根据情况,不断改变自身定位。基民盟在野的时候,她坚决支持默克尔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方案。担任家庭部长时,冯德莱恩成为女性事业、家庭兼顾的楷模。担任劳工部长时,她又成为富有同情心的保守派,心系穷苦的退休人士,希望能亲手为每一个学生送上温暖的午餐。冯德莱恩锐意进取、野心勃勃的姿态造就独特风格,此次掌管国防部,注定将实行改革。

通向国防部之路

冯德莱恩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着实是此次大联盟意料之外的一个亮点。此前传言是,由于基民盟将劳工部长一职出让给社民党,冯德莱恩卸任劳工部长后将担任卫生部长。考虑到冯德莱恩的医学背景和此前经历,这似乎是合情合理的一步。然而,冯德莱恩明确表示她无意担任卫生部长一职,甚至撂下宁肯离开内阁也不委曲求全的话。冯德莱恩认为用她的医生背景证明卫生部长职位的合理性是荒谬的,卫生部长不会拯救病人,只负责给国家医疗体系付帐单。[13]

无疑,从预算1200亿欧元的劳工部跳到卫生部,只能算是平移甚至是退步。而冯德莱恩的目标很明确——向上走。在与默克尔的谈话中,冯德莱恩摊牌表示愿意考虑不同的选择,唯独不考虑卫生部。[14] 默克尔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威胁”,但鉴于冯德莱恩在民众,特别是在年轻工作女性之中得到的支持,默克尔只能实现冯德莱恩的愿望。然而,给冯德莱恩安排合适的位置却是个问题,能算得上是“升职”的职位只有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而与社民党组阁,外交部长职位将让给经验丰富的施泰因迈尔。国防部长德迈其埃因为欧洲鹰无人机项目的失败卷入丑闻,也不愿意一走了之使这一失败成为他在国防部留下的唯一遗产。然而,默克尔对提名女防长的考虑已酝酿了一段时间,几年前她曾对心腹安娜特•莎万透露,是时候将这一最后的男性城堡指挥权交给女性。[15] 直到默克尔与基民盟巴伐利亚姐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以下简称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费尔讨论之后,才终于有了契机。由于两人对基社盟的内政部长汉斯-彼得•弗里德里希的工作都不满意,愿意将内政部长的位子给德迈其埃,这样一来,德迈其埃可以体面退出国防部,又为冯德莱恩腾出空位。两位男政治家为冯德莱恩就任而挪动位置,彰显了冯德莱恩对基民盟和默克尔的重要地位。

接班人之争

冯德莱恩被提名为国防部长后,不少媒体表示她成为默克尔的“女王储”。此前一直有分析认为,冯德莱恩和德迈其埃是默克尔接班人的两大热门。而国防部长之争暴露了冯德莱恩与德迈齐埃争夺默克尔接班人的矛盾。这一轮显然冯德莱恩胜出,德迈齐埃被迫扔下未完成的事业,为她让道。而最终结果如何,却远没有定局。

首先,冯德莱恩在国防部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她是否能坐上头把交椅,而德迈齐埃在新岗位有很多可发挥之处。担任内政部长后,如果他以保守派的形象出现,将为自己加分不少。大联盟后,基民盟把家庭部长、劳动部长这些有较大社会和政治重要性的职位让给了社民党,德迈齐埃可以采取社会上保守、经济上自由的态度,作为制衡力量。基民盟内部一直有支持这一立场的需求,很多传统的基民盟选民对默克尔的举动并不满意。德迈齐埃尽管改变不了大方向,但可以扮演质疑者的角色,迎合基民盟保守派选民,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

其次,德迈齐埃在基民盟党内及议会支持者众多,而冯德莱恩一直以“一个人在战斗”的形象出现。尽管她深受选民喜爱,但在基民盟内部没有支持基础却是她最大的弱点。冯德莱恩和默克尔的关系也很复杂。冯德莱恩与东德牧师家庭出身的默克尔背景迥异,却同为政坛女强人,有惺惺相惜之处。正是因为欣赏冯德莱恩的才能,默克尔才在自己第一届内阁中任命她为家庭部长。冯德莱恩早前一直表现出对默克尔的忠诚,却在2013年春天为“性别配额”一事做出“背叛行为”——背着默克尔与社民党和绿党结盟。此事再次展现了冯德莱恩天不怕地不怕的政治气魄,却也暴露了与默克尔的裂痕。

冯德莱恩的雄心得到了很多关注。当问及是否想当首相,她的回答是,每代人有自己的首相,她这一代人的首相是默克尔。[16] 然而,与这模棱两可的答案不一致的是,冯德莱恩是基民盟内唯一一个努力往上爬也毫不掩饰自己野心的人。她以往的从政经历及担任两任部长期间都表现不俗,在德国国内,特别是女性选民中间受欢迎度很高。此外,默克尔作为女性总理的成功也为冯德莱恩加分,不能排除后默克尔时代,基民盟会继续选择一位女性作为领导。[17]

政治生命的“墓地”还是跳板

掌管25万多名雇员和330亿欧元预算,就任国防部长无疑是冯德莱恩政治生涯的一大步,作为首位执掌国防部的女性,她将吸引更多注意力。作为传说中的默克尔接班人,这一职位会让她离首相一职更近。然而,国防部长绝不是轻松的工作,冯德莱恩前路不会平坦。尽管担任多年部长,国防部对冯德莱恩来说也算是全新领域。

德国国防部已成为很多出色政治家政治生命的终结之处。自1955年成立以来,16位部长中有7位辞职,包括弗兰兹•约瑟夫•斯特劳斯、曼弗雷德•韦尔纳和鲁道夫•沙尔平。最近的古滕贝格因为博士论文剽窃一事辞职,而弗朗茨•约瑟夫•荣格因为北约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导致平民死亡而辞职。德迈齐埃大力兜售的欧洲鹰无人机计划因为出现安全隐患被叫停,几亿欧元打了水漂,给德迈齐埃的政治生涯留下重重的污点。以国防部为跳板登上最高领导人位置的人少之又少。施密特是一个例外,他于1969-1972年担任国防部长,此后成为财政部长,后担任首相。

冯德莱恩面临的首要挑战是处理德国联邦国防军从阿富汗的撤军。这是德国二战之后第一次重大军事行动的结束。如撤军有序、转型顺利,冯德莱恩也会立下大功,但如果在撤军过程中出现任何事故,冯德莱恩也难辞其咎。

第二大挑战则是推进德国军队大改革。德国军队现代化改革由古滕贝格发起,主要内容包括废除征兵制,整顿国防采购系统,并力图与其他欧洲国家共享资源。[18] 古滕贝格还确立精简国防部的目标,遭到了军队高层激烈反对。这一进程却在德迈齐埃上台后停滞不前。德迈齐埃在2011-2013年担任国防部长期间,重在求稳,规避了阻力较大的改革。[19] 冯德莱恩上任后将重新推进军队改革,军队人数将减至18万5千人,此外将关闭、合并一系列军事基地。军备采购方面,将继续推进军购系统优化,欧洲鹰项目的失败暴露了德国在军购方面存在的结构性问题[20] 。四个具体项目也存在显著困难。一是用于撤离和运输人员MH90海军直升机存在技术问题;二是将于14年开始服役的A400M新运输机的技术授权问题;三是欧洲战斗机,德国联邦国防军希望拥有最新一代的战斗机,但是难以为原有库存找到买家;四是欧洲鹰无人机项目失败后,德国需要找到空中侦察的新选择。 [21]

第三大挑战是提升德国军队的职业吸引力。征兵制结束两年后,德国建立职业化军队的目标还远没有实现,如何吸引高素质人才是德国军队面临的重要挑战。目前的民调表示,64%的德国军人不向朋友推荐军队职位。[22] 除入伍本身存在的风险之外,收入一般、海外服役期长以及基地间频繁调动影响士兵家庭生活和子女抚养,都成为军人对职业不满的原因。冯德莱恩已表示将着手改善这一局面,打造“家庭友善性”部队,提高军人职业发展和家庭生活两方面的兼容性。[23] 在这方面,冯德莱恩此前负责家庭、劳动事务的经历将有用武之地。

上任伊始,冯德莱恩已经着手几个动作。上任没几天她就对国防部进行了人事调整,用自己多年的亲信格尔特•霍夫取代了原国务秘书、资深政治家吕迪格•沃尔夫。但另一位国务秘书斯特凡•比莫曼斯却得以保留职位。冯德莱恩留下德迈齐埃的老助手比莫曼斯,一方面是由于新入行的她需要一位国防部“向导”,另一方面比莫曼斯也可以继续为欧洲鹰项目失败后续进展承担骂名。此外,她也将国防部长的处女之行献给了德国驻阿富汗部队。在这次出访中,冯德莱恩充分展示自己平易近人的一面,并强调保障士兵安全是她的头等大事。因此,冯德莱恩的阿富汗之行旨在为军队增加在民众间的“友好感”,平息德国社会对军事干涉的固有反感,为德国在北约中发挥更大作用做准备。[24] 这位昵称“小玫瑰”的国防部长的下一步动作则更令人期待。

注释:

1. 参见冯德莱恩官方网站:http://www.ursula-von-der-leyen.de/(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2. Henning Lindhoff, “Ursula von der Leyen: MerkelsMadchen”, http://ef-magazin.de/2013/09/25/4536-ursula-von-der-leyen-merkels-maedchen(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3. 参见德国联邦议会网站:http://www.bundestag.de/bundestag/abgeordnete17/biografien/L/leyen_ursula.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4. 参见德国联邦议会网站:http://www.bundestag.de/bundestag/abgeordnete17/biografien/L/leyen_ursula.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5. Helen Pidd, “Ursula von der Leyen: Germany's next chancellor?”,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1/sep/09/ursula-von-der-leyen-germany(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6. Anna Buryak, “Germany’s Labor Minister Portrait”, http://www.themunicheye.com/news-services/display_article.php?news_title=Germany's-labor-minister-portait&article_id=242(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7. “Merkel’s Surprise: a Woman in Charge of Defense”, http://carnegieendowment.org/2013/12/16/merkel-s-surprise-woman-in-charge-of-defense/gw7d?reloadFlag=1(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8. “Cooperate Wakeup Call: German Fathers Demand More Family Time”,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zeitgeist/german-fathers-force-family-friendlier-corporate-cultures-a-941499.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9. “Labor Ministry: We Won't Call Staff after Work”, http://www.thelocal.de/20130830/51677

10. Maximilian Popp and JankoTietz,“Tepid Welcome: Germany Struggles to Lure Skilled Workers”,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skilled-immigrant-workers-face-obstacles-in-german-labor-market-a-938519.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1. “Labor Minister von der Leyen on Gender Quotas: 'The Business World Has Simply Stood Still'”,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labor-minister-von-der-leyen-on-gender-quotas-the-business-world-has-simply-stood-still-a-743667.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2. Markus Dettmer, Peter Müller and René Pfister,“Rebel in the Ranks: Gutsy Minister Gives Glimpse of Life After Merkel”,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german-labor-minister-ursula-von-der-leyen-stands-up-to-merkel-a-895940.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3. Erik Kirschbaum,“Merkel Picks Popular Woman Ally as Defense Minister”,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013/12/15/us-germany-coalition-idUSBRE9BD03X20131215(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4. “March to The Top: Risky Opportunity for New Defense Minister”,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german-defense-minister-faces-political-minefield-a-941302.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5. “March to the Top: Icon of the Working Mother”,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german-defense-minister-faces-political-minefield-a-941302-2.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6. “A Guide to Future Chancellors”, http://www.economist.com/news/europe/21591886-surprise-appointment-angela-merkel-hints-who-may-succeed-her-one-day-guide-future(上网时间2014年1月18日)

17. 参见崔洪建接受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时的采访:http://china.cnr.cn/yaowen/201312/t20131218_514428327.s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8. Quentin Peel and James Blitz,“Security: A German Military Overhaul”, http://www.ft.com/intl/cms/s/0/c0fedfdc-2d6f-11e0-8f53-00144feab49a.html#axzz2qXLHyYHe(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19. http://carnegieeurope.eu/strategiceurope/?fa=53919(上网时间2014年1月10日)

20. JustynaGotkowska, “The End of the German Euro Hawk Program : the Implications for Germany and NATO”, http://www.osw.waw.pl/en/publikacje/analyses/2013-05-22/end-german-euro-hawk-programme-implications-germany-and-nato(上网时间2014年1月17日)

21. Gordon Repinski,“Military in Flux: What is in Store for Ursula von der Leyen”,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spiegel/the-challenge-facing-new-german-defense-minister-von-der-leyen-a-939577.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4日)

22. “March to the Top: Risky Opportunity for New Defense Minister”,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germany/german-defense-minister-faces-political-minefield-a-941302.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23. “Germany's New Defence Minister Eyes Family-Friendly Army”,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europe/germany/10567291/Germanys-new-defence-minister-eyes-family-friendly-army.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5日)

24. “New Defence Minister Visits Afghanistan”, 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3/12/30/germ-d30.html(上网时间2014年1月19日)

(来源:《国际研究参考》,2014年第二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