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2022,中东局势缓和之中有隐忧

| 作者: 刘畅 | 时间: 2022-01-07 | 责编:
字号:

  过去的2021年,中东地区热点问题部分降温,阿拉伯世界内部争斗趋缓,域外力量干预趋弱。
  展望2022年,中东形势“总体缓和,局部震荡”的主流趋势将不会改变,但地区合作深化将面临重重障碍,地区局势也将维持“冷和平”常态。
  美国中东政策或趋“两极化”
  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根植于美国持续从中东“战略收缩”。然而,从阿富汗仓促撤军使美国的国际声望和信誉一落千丈,引发了20年来全球盟友对美国最严重的信任危机。为重振美国权威、重拾盟友信心,今年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或将“硬的更硬、软的更软”——
  一方面,对中东的对手国家,美国将采取更强硬立场,尤其是对伊朗。去年,伊核协议相关方举行了八轮谈判,但成果寥寥。其根本原因在于,美伊各自的谈判目标仍存在明显分歧,伊朗希望不附加任何条件地“回到原来的核协议”,拜登政府并不满足于“重回”协议,而是要达成一个囊括伊朗核武研发、导弹项目、地区政策乃至人权问题的“伊核协议+”。
  另一方面,对沙特、阿联酋、埃及等重要盟友,以及伊拉克、也门等关键国家,美国则将加大经济拉拢、军售等方面的力度,借助人道主义援助等手段强化多边外交。这被视为拜登政府在“喀布尔时刻”之后挽回颜面之举,也反映其以双、多边方式维持对中东影响力的长远打算。
  地区国家内部矛盾难以化解
  过去一年,沙特、巴林、阿联酋、埃及4国同卡塔尔恢复全面外交关系,持续数年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断交危机”得以初步化解,但未来弥合其内部分歧的任务仍然艰巨。
  一方面,海合会各国地缘安全观及对外政策仍存明显鸿沟,对伊朗态度分歧尤为突出,“面和心不和”恐成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常态;另一方面,黎巴嫩因在也门问题上坚持自身立场,频频与海湾阿拉伯国家陷入严重外交风波,给未来阿拉伯世界内部和解增添更多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伊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改善势头能否持续也引人关注。去年,在伊拉克的牵线搭桥下,沙特、阿联酋和伊朗之间的关系缓和成为中东局势的一大亮点。有分析认为这是老对手之间的“缓兵之计”,也有人认为这表明当前海湾地区寻求和平与合作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
  然而,沙阿两国同伊朗在也门问题、黎巴嫩真主党问题以及伊朗弹道导弹计划等方面的结构性矛盾和严重的不信任由来已久。来自以色列和美国的对伊强硬声音,也可能干扰沙特、阿联酋同伊朗改善关系的决心。
  2022年,我们究竟是会见证沙特、阿联酋与伊朗之间关系持续改善乃至恢复外交关系,还是海湾局势因某个“黑天鹅”事件再次坠入冰点,值得持续关注。
  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上升
  一直以来,各类非传统安全威胁在中东地区经久不散。今年,来自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威胁和挑战恐将进一步凸显。
  新冠疫情持续反复无疑是制约中东和平与发展的最大因素。新的一年,随着奥密克戎毒株来袭,中东疫情形势更趋严峻。特别是与难民有关的疫情问题若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将直接冲击地区社会秩序,加剧难民来源国与接收国间的紧张关系,危害地区稳定。
  同样挥之不去的,还有极端组织和恐怖主义。阿富汗塔利班重新掌权对中东形成了一定示范效应。美军匆忙撤离时留下的大批武器装备未来也可能流入各类极端组织手中。相较之下,地区反恐力量正在收缩。新的一年如何应对美军撤走后的“反恐空缺”、协调各国综合反恐力量、补足地区反恐供给,将成为摆在地区国家面前的重要课题。
  同时,随着各国政策日渐“内顾”,以水争端为代表的资源型冲突也占据地区议程前排。伊朗、黎巴嫩等国部分地区的水危机日益严重,并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埃及、苏丹同埃塞俄比亚曾就复兴大坝修建问题反复拉扯,导致关系持续紧张……如何构筑地区安全治理新模式等议题,将在新的一年中受到广泛关注。
 
  (刘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原文载《解放军报》2021年1月7日第三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