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RCEP为重振亚太经济和多边主义带来新机遇

| 作者: 林铎;张腾军 | 时间: 2021-12-31 | 责编:
字号:

  2021年11月2日,东盟秘书处宣布,已有十国正式提交《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核准书,达到生效门槛。根据规定,RCEP将于2022年1月1日对这些成员国生效,标志着全球体量最大、覆盖人口最多的自由贸易协定落地在即。

  2012年,东盟首次发起RCEP倡议,希望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建立覆盖亚太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历经8年共31轮正式谈判和4次领导人会议,以及个别国家的退出,在2020年11月的第四次领导人会议上,RCEP正式得到签署,成为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近20年来最重要的成果。

  最终协定包含20个章节,对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知识产权、电子商务、中小企业、政府采购、贸易救济等方面做出详尽的规定,是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的大型区域自贸协定。

  东亚经济一体化迎来新格局,RCEP挽救疫情下产业链 

  21世纪头二十年,亚太经济发展突飞猛进,成为引领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RCEP15个成员国的GDP合计约25.6万亿美元,域内贸易额约10.4万亿美元,吸引外商投资约3700亿美元,三项指标均占全球总量30%左右。尽管受疫情冲击,亚太地区的地缘经济地位仍不断攀升,全球各国转向亚太的势头更加明显。但与此同时,亚太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建设却远滞后于经济数据上的亮眼成绩,出现双边自贸协定(FTA)和区域自贸协定(RTA)剪不断、理还乱的“意大利面碗效应”。

  在RCEP签署之前,东盟分别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五国达成了“10+1”自贸协定,同时中韩、中澳、日印澳、韩印澳新之间也都有自贸协定。这种双边及小多边贸易安排的交织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区域整体性贸易规则的制定。

  RCEP的出现,能有效破解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制度困境。

  一是通过整合重叠的现有机制,梳理不同的贸易自由化率、原产地规则等标准,大幅降低企业利用自贸协定的制度性成本,显著优化亚太地区整体营商环境,并为区域贸易、投资增长注入强劲动力。据有关预测,到2035年,RCEP将带动区域总出口量和进口量分别较基准情形增长18.3%和9.63%,区域投资增长1.47%。

  二是为差异化程度较高的亚太各国搭建有效协作的制度性平台。RCEP充分考虑成员国不同的人口规模、发展水平,达成各方均认可的原则和标准,通过经济技术合作、多领域差别待遇等形式弥合差异,使所有成员国能够共享协定带来的好处。

  一个典型的范例是,RCEP充分考虑到成员国不同的发展情况,提供了立即减税至零和十年内降至零关税两种减让模式,促使域内90%以上的货物贸易最终实现零关税,为占全球三分之一经济体量的区域形成一体化大市场提供了现实可能性。

  随着原产地规则等统一标准落地,RCEP将释放贸易创造效应,通过价格杠杆大幅降低域内贸易成本和产品价格,“实打实”惠及各国企业和消费者。RCEP通过后,有一些言论质疑其属于低标准低水平的贸易安排,这种评价并不客观。事实上,在服务业贸易、投资、自然人移动等多个方面,RCEP成员国均作出了高于各自“10+1”FTA水平的开放承诺。

  以中国为例,在入世承诺开放的服务部门基础上,新增研发、管理咨询、空运等22部门,提高金融、法律、海运等37部门承诺水平;中国还将首次在自贸协定中以负面清单形式对投资领域做出开放承诺,这对扩大外商投资市场准入具有重要意义。相较以往协定,RCEP对于自然人移动的适用范围也有所扩大,惠及投资者、随行配偶及家属等协定下所有可能跨境群体。可以说,在RCEP机制下,东亚区域高水平自贸区正在形成,未来全球可能出现北美、欧洲、亚太三足鼎立的区域化经贸格局。

  疫情的突然暴发,既对亚太各国带来巨大冲击,也为推动RCEP尽快生效提供了外在动力。疫情影响下,全球与地区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出现空前危机,跨境贸易、投资和相关人员的自由流动受到较大阻碍。尤其当中间品贸易国遭遇严重疫情时,地区乃至全球“三链”的断裂风险将显著上升。因此,如何确保生产、供应和流通环节的安全稳定运行,便成为摆在各国面前的头等大事。

  RCEP作为覆盖亚太地区的贸易安排,恰能为稳定地区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提供有效支撑,为成员国经济发展注入信心。东亚各国经济结构高度互补,地区劳动力、资本等要素丰富,蕴含在疫情冲击下实现快速反弹的巨大潜力。RCEP将统一成员国多领域市场准入标准,统一技术、海关和检疫等标准及流程,重新推动域内经济要素充分流动,强化成员国在产业链中分工,这将极大促进亚太地区产业链、价值链的深度融合,推动本地区经济的加速复苏。

  RCEP签署后不到一年时间,多数国家便火速完成核准协定的有关国内程序,进一步表明协定高度契合各成员国共同利益,也表明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是顺应时势的正确选择。

  对接“双循环”发展格局,巩固中国的域内经济优势

  多年来,中国一直是RCEP的积极参与者、主要协调者与重要推动者。一方面,中国坚定支持东盟在谈判中发挥主导作用,始终加强与各方密切沟通磋商,为协定的签署和快速生效做出了不懈努力。另一方面,中国以身作则,在诸多领域作出了高于以往自贸协定的承诺,尤其是对发展中成员国让利较多,显示了作为负责任大国的担当。

  RCEP签署后,中国更成为率先批准协定的国家,并在疫情冲击下较快较稳地恢复经济,与东盟经贸合作逆势上扬,为推动地区经济复苏做出了积极贡献。更重要的是,中国因应国内外形势变化提出了新发展理念,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即将生效的RCEP能与新发展格局形成有效对接,从而进一步促进国内大循环,推动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具体来说,RCEP对中国的积极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RCEP是中国全面深化对外开放的有利契机。随着RCEP的生效,东亚经济一体化将加速推进,并释放巨大的市场潜力,有助于中国不断扩大对外贸易规模与投资布局,更全面地推动对外开放。从对外贸易看,中国对其他14个成员国的贸易总额约占整体对外贸易额的三分之一,区域统一市场的建立将有助于满足国内进口消费需要,进一步扩大对外出口市场,破除某些国家炒作的所谓“中国封闭论”。值得一提的是,RCEP将中国、日本与韩国首次置于同一自贸框架中。三国在机械、光电设备、汽车等制造业都处于先进位置,产业链互补性较高。随着2020年韩国经济跻身世界前十,中、日、韩联手将极大提振世界经济,为更高标准的中日韩自贸协定奠定基础。

  第二,RCEP是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作为“一带一路”沿线的最大自贸区,RCEP为国内国际“双循环”搭建了巨大的机制性合作平台。在崭新的“零关税”时代,中国企业可更大程度突破外部市场障碍,提高产品竞争力,同时国内消费者能享受到物美价廉的进口产品,进一步激发消费潜力。RCEP也将显著提升区域互联互通水平,助力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资本、技术、人才、服务的充分流动。以中国-东盟关系为例,自1991年建立对话关系以来,双方经贸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在2020年抵抗疫情中实现贸易逆势增长,首次互为最大贸易伙伴,双边投资额也屡创新高,这相当程度上是“一带一路”落地生根的积极成果。RCEP的生效,将为“一带一路”成果惠及更多周边国家营造更为有利的制度、政策与法律环境,成为推动“一带一路”提质升级的重要平台。

  第三,RCEP还有助于加速中国国内产业的转型升级。从自贸协定的固有逻辑来说,一国在扩大出口的同时,也将积极扩大进口,以提升国内相关产业的竞争力,在区域经济产业链中占据更为有利的地位。中国在多个领域对RCEP的承诺超过既有自贸协定标准。RCEP的生效,将继续推动中国企业加速自身改革,千方百计改进技术、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品质量;同时,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将更加便利,有助于向外转移国内富余产能和竞争优势产业,促进国内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升级。

  总体而言,RCEP将极大促进中国各产业更充分参与市场竞争,提升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配置资源的能力;进口产品的增加、高水平的贸易承诺与审查标准也将助力国内企业提升竞争力,加快营商环境的优化,巩固提升中国在地区产业链中的位置。

  走共同发展道路,重振多边主义与自由贸易

  多边主义主要有两种实现形式,一是以大型国际组织为代表的多边平台,如联合国体系;二是区域性国际合作框架,如RCEP。近年来,随着全球范围内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潮沉渣泛起,全球化和自由贸易遭遇较强逆流,以WTO为代表的全球治理机制受到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加剧当前国际经贸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显著增加。

  以美国为代表的个别国家高举“本国优先”旗帜,频频“退群”、破坏现行国际和多边机制。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一些国家为求“自保”,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挑唆对立对抗,对外筑起贸易藩篱,人为推动产业链和供应链脱钩,破坏地区秩序的繁荣稳定,令全球经济治理和可持续发展进程雪上加霜。短期看,全球贸易出现大幅反弹的前景并不乐观,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对各国经济复苏的重要性空前突出。

  当前,全球化出现向区域化转变势头,区域经济整合渐成全球经贸合作的主流共识,欧盟统一市场、“美加墨”自贸区、东亚经济一体化都在提速。在贸易保护主义和疫情叠加共振的背景下,亚太地区15个国家克服万难,在完成8年谈判和1.4万多页法律文本审核基础上,签署了RCEP协定,这本身就是多边主义星火重燃的重要里程碑。

  RCEP的如期签署和生效,发出了大多数亚太国家反对单边主义、维护自由贸易和多边机制的强力信号,极大提振了各方对开放合作促增长的信心,也显著打击了某些大搞贸易保护和经济霸凌的国家之嚣张气焰。更重要的是,RCEP确立的协定框架和各国承诺的合作机制,将为东亚经济一体化走实走深奠定制度性基础,在亚太地区谱写“合作共赢”的新篇章。诚然,成员国之间还存在一些分歧矛盾,但这不意味着各方无法在特定框架下进行务实合作,可通过促进经济交往、人文交流,为进一步深化互信营造友好氛围。

  包容性是RCEP的显著特征。RCEP规模大、覆盖人口多,框架下有中高收入国家,也有大量低收入、发展中国家。有别于某些国家关起门来搞排他性“俱乐部”,RCEP更注重共同发展,强调“高标准”与“灵活性”之间的权衡,如承诺给予发展中经济体特殊和差别待遇,包括更长的国内过渡期等;通过经济和技术合作帮扶发展中国家等。RCEP许多制度设计的灵感源自中国经济发展的经验,将有助于其他国家以合适的“速度”走符合自身国情的道路。据预测,到2035年,东盟整体真实GDP累计增长率将因RCEP增加4.47%,其中为柬埔寨、菲律宾、泰国、越南带来的真实GDP增幅均超过6.3%。

  RCEP是“发展优先”的多边主义。针对域内国家发展实际,协定设置中小企业和经济技术合作章节,推动各国企业充分利用自贸平台建立的合作项目,更好地融入区域产业链;技术合作章节规定的能力建设项目,将惠及最不发达成员的基本需要,帮助缩小区域间发展差距。在今年9月举行的第76届联合国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向世界正式提出“全球发展倡议”,指出应坚持发展优先、坚持普惠包容等内容。RCEP的生效便是这些倡议的重要实践。相比之下,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在参加区域和小多边自贸谈判时,极力推广西方的价值观,刻意拔高知识产权、劳工环境等标准。在这些人为设定之下,发展中国家往往难以达标,最终疲于“建设发展环境”,而非专注于发展自身。这种价值观先行的方式,显然不符合亚太地区的实际发展需要。实践证明,RCEP才是民心所向的选择。

  11月11日,习近平主席在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时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世界经济复苏艰难曲折。亚太地区一直是世界经济的重要增长极,并率先在本次危机中呈现复苏势头。值此历史关头,亚太地区应该勇担时代责任,发挥引领作用,坚定朝着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目标迈进。”历史终会证明,像RCEP这样符合各方根本利益的区域贸易安排,将为亚太地区的繁荣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林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研究实习员;张腾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原文载《中国报道》公众号,2021年11月16日。文章题目有调整。原文题目为《为重振亚太经济和多边主义带来新机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