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环球深壹度 | 美国要价太高施压不断,伊核谈判怎么谈

| 作者: 刘畅 | 时间: 2021-11-01 | 责编:
字号:

  美国财政部29日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制裁两家伊朗企业及相关三名个人。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对此表示,美国现政府表示有意愿重回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却继续特朗普时期的制裁手段,这表明美国实际上“不可信”。
  伊朗日前宣布将于今年11月底之前重返伊核协议谈判,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就在伊朗副外长巴盖里做出重返谈判表态的当天,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确认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将访问伊朗。
  尽管伊朗已同意重启谈判,但美伊之间的紧张气氛难以消除,伊核谈判面临几大障碍。
障碍一:美国坚持施压
  美国认为无条件重返伊核协议无异于“自废武功”,更是给向来敌视美国的伊朗强硬派“白送大礼”,因此拜登政府不会轻易解除所有对伊制裁,反而会逼迫伊朗做出更大让步。谈判重启后,美国预计还会对伊朗不断施压。
  事实上,近几个月来拜登政府为逼迫伊朗重返谈判已使出不少手段。美国进一步对伊朗石油出口“收紧绞索”,接连对伊朗情报部门和向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提供支持的机构组织施加新制裁,打击伊朗换取石油外汇的渠道。美国还宣称伊朗为今年7月油轮遇袭事件的“幕后黑手”,联合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对伊朗莱希政府施加外交压力。美国还鼓动欧洲和亚太盟友对伊施压。在美国或明或暗的“授意”下,法国总统马克龙、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等美国盟国政要纷纷喊话伊朗尽快重返伊核谈判。
  美伊之间的主要症结在于对谈判主动权的争夺。40多年的敌对关系使美伊严重缺乏政治互信,双方矛盾的实质不是“要不要达成协议”,而是“谁先让步使协议达成”。伊朗认为自己过去4年来顶住了美国的“极限施压”,现在是美国“纠正自身错误”的时候了。
障碍二:美国胃口太大
  拜登政府并不满足于“重回”协议,而是要扩大协议参与国范围,修改协议内容,达成一个囊括伊朗核武研发、导弹项目、地区政策乃至人权问题的更广泛协议。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明确表示,即使伊核协议恢复落实,美国仍将维持对伊朗的数百项制裁。
  美伊各自的谈判目标存在根本分歧。伊朗希望不附加任何条件地“回到原来的核协议”,认为谈判仅限于讨论美国解除对伊制裁和重返伊核协议,不涉及修改协议文本,更不涉及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和伊朗的导弹问题、地区政策等。
  为了防止拜登政府利用特朗普留下的极限施压制裁作为迫使伊朗屈服的筹码,伊朗明确表示,双方谈判原则必须对等,即“承诺对承诺”“行动对行动”“声明对声明”,谈判必须“以结果为导向”,并要求美国采取措施确保今后的美国政府不会像特朗普那样随意爽约。
障碍三:美国国内掣肘因素多
  美国国内对是否应重返伊核协议始终未达成广泛共识,对伊朗是否在加快发展核项目、美伊互动走向何方、大国围绕伊核问题如何博弈等关键性问题也存在较大分歧。
  美国执政的民主党内也存在不同意见,参众两院不少民主党议员对重返伊核协议持反对态度。拜登为讨好国内反伊朗力量,曾下令空袭叙利亚境内亲伊朗的民兵组织,给本就不太顺畅的伊核协议谈判难上加难。
  在美国两党权斗极化、公众普遍敌视伊朗的氛围下,拜登政府轻易对伊让步势必付出高昂政治代价,解除各种对伊制裁、尤其是各类“毒丸条款”也有很大技术难度。
  而伊朗经历特朗普时期的“极限施压”和反复无常,对美正失去“战略耐心”。被强硬保守派主导的伊朗政府和议会,不太可能对美国示好示弱。
障碍四:美国顾及盟友利益
  在今年5月的巴以冲突中,以色列将哈马斯军事实力提升归咎于伊朗的背后扶持,并依此要求国际社会维持对伊制裁,以削弱拜登政府现行对伊政策的合理性基础,终止伊核协议复谈进程。以色列总理贝内特8月访美时向拜登提出涉及伊朗的“行动计划”,敦促美国在未来的伊核协议中增加限制伊朗地区行为和导弹项目等条款。
  随着伊核谈判重新提上日程,以色列一些政要密集表态“绝不允许伊朗获得核武器,反对重启伊核谈判”,并称以色列随时可用任何方式对伊朗采取行动。尽管以色列等盟友难以改变拜登政府重返伊核协议的决心,但在美国因从阿富汗撤军声誉受损、急需盟友信任与支持的情况下,拜登势必重新听取盟友意见并调整对伊谈判策略,从而给谈判前景带来不确定性。
 
       (刘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原文载新华社|环球深壹度2021年10月31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