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拜登政府欲借南海问题打造反华联盟

| 作者: 杜兰 | 时间: 2021-10-18 | 责编:
字号: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近期对新加坡和越南进行正式访问。美方试图借此访体现对东南亚的重视,重申美国对该地区盟友伙伴的承诺。

  哈里斯在新加坡演讲时声称,美国在东南亚和印太地区的参与并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是为了让任何一方在国家之间做出选择。但随后她就指责中国“胁迫、恐吓并对南海的绝大多数地区提出主权要求”。在越南期间,哈里斯甚至鼓动越南与美国一道在南海问题上“想办法向北京施压”。

  美方的虚伪表态,恰恰体现了美国欲借南海问题打造反华联盟、搅乱地区局势的阴险企图。

  不断加大干预南海事务

  拜登政府上台后,延续了特朗普政府对华强硬的政策基调,将赢得与中国的长期竞争作为首要战略目标。同时,拜登政府继承了特朗普“印太战略”的核心元素。南海作为印太地区的中心区域,以及可钳制中国的重要“战场”,受到拜登政府的加倍重视,美国也在不断加大对南海事务的干预。

  拜登政府加大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原因之一是近年来,由于中国实力的迅速提升及在周边区域影响力的扩大,美国深度担忧南海乃至印太地区的“战略均势正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转移”,美国面临着在该地区影响力下降的潜在风险。

  拜登政府外交团队要员多次妄称,过去几年中国寻求重塑印太地区秩序,在南海地区“更加强势和进取”,威胁美国主导的区域秩序和规则。因此,在南海和整个印太重建美国战略优势、回推中国影响力成为拜登政府对华竞争主要目标之一。拜登上台之初就成立“国防部中国战略工作组”,为展开战略调整做准备。

  美国自奥巴马政府起一直试图进行战略收缩,但受各方面因素制约难以彻底从中东战场抽身。而当前,对华强硬已成为美国内共识,拜登政府也终于下定决心,从阿富汗仓促撤军,以切实将战略重心转移到印太地区,集中精力和资源加大对中国的战略制衡。

  二是美国需要利用南海问题介入地区事务,南海日益成为美国抢抓对华博弈优势、维护自身影响力的有力工具。

  首先,拜登重视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美国企图借南海问题大泼脏水,把中国塑造为不遵守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秩序破坏者”,而自身则是“国际规则的维护者”,从而削弱中国影响力,并改善美国因特朗普外交政策而受损的形象。

  其次,美国需持续搅乱南海平稳局势,炒作所谓“中国威胁”,才更有理由强化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部署。

  此外,拜登政府在对华竞争中重视团结盟友及伙伴,南海作为国际航运要道和印太关键枢纽,可成为美国联合域内外盟友力量的重要抓手。

  最后,美国也需借炒作南海议题拉紧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因此美国不断渲染中国“胁迫他国”,加剧东南亚国家的不安全感,挑拨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

  推进南海政策的四大手段

  根据拜登政府发布的《过渡时期国家安全战略指南》《2021年度威胁评估》,以及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关于南海的最新报告,拜登政府正从以下几方面推进其南海政策:

  一是继续强化在南海的军事存在。美军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频率不断增加,增派军舰航母军机到南海,而且加大对中国沿海抵近侦察的力度,出动潜艇等攻击性力量。美军还不断加强在苏禄海、爪哇海等南海周边海域活动,从不同方向进入南海,进行战场建设和战争准备的意味浓厚。

  二是借助域内外盟友弥补自身力量的不足。拜登政府改变了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的行事特点,上任后着力改善与盟友关系,试图巩固美全球联盟网络体系。在南海,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宣扬所谓“一体化威慑”概念,强调“加强美国军事优势与盟国优势的结合”。美日印澳组成的“四国机制”向南海延伸,在战略沟通和防务合作上都加大了对南海议题的倾斜。美国鼓动欧洲盟友增加在南海的军事投入。今年以来,法国、英国、德国、荷兰、加拿大等国都派遣潜艇、舰队前往南海,进行巡航或参加联合演习,凸显美国与北约盟国在印太地区战略协调的增强。

  三是持续炒作企图使“南海仲裁案”死灰复燃。2021年5月,七国集团外长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提及2016年7月12日的南海仲裁案所谓裁决。2021年7月11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仲裁庭裁决五周年”声明,重申2020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布的美国立场,否认中国在南海合法权利;重申菲美《共同防御条约》适用于南海。美国与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等国相继在联合国等援引这份无效裁决反对和否定中国的南海权利及主张。

  四是在外交、军事上给予东南亚的南海声索国更多支持。今年初美国大肆炒作中方渔船停靠牛轭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国务卿布林肯借机表态会遵守《共同防御条约》保护菲军舰、船只的安全。近两个月,美国对东南亚开展外交攻势,并重点拉拢菲律宾、越南,希望两国能在南海问题上发挥“挑头抗华”的作用。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菲律宾期间,美国援助菲大批新冠疫苗,菲总统杜特尔特最终同意撤销终止美菲《访问部队协议》。哈里斯访越时也送出多份“大礼”,包括美海岸警卫队的巡逻舰等,以加强越南海上防务力量。

  中方如何应对?

  美国以所谓“航行自由”“反对胁迫”等借口为名,从舆论、外交到军事全方位对华施压,南海日益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前沿地带,并将长期影响中国与东盟关系发展及中国整体周边战略环境。

  我们要对中美南海博弈的长期性、复杂性有充分认识。同时也应看到,美国南海政策的实施与结果受到各方面因素的掣肘。美国自身正日益面临其霸权目标与维霸实力不匹配的困境,而且阿富汗撤军后,盟友对美国的信心、信任受损,其域内外盟友在南海问题上是否会全力配合仍是问号。东盟国家也普遍对美国加大介入地区事务感到担忧,既担心冲击地区稳定发展的大局,更怕陷入在中美间选边站队的困局。

  对中国来说,最好的应对之策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继续努力妥善处理南海问题,与东盟各国从大局出发,积极管控分歧,共同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推进南海地区的务实合作,从而尽量排除域外大国的干扰,维护地区团结和稳定。

  (杜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副研究员,原文载新华国际头条2021年8月31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