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岸田文雄今天施政演说,对华变温和了?

| 作者: 项昊宇 | 时间: 2021-10-18 | 责编:
字号:

  在日益保守右倾的政治生态和社会思潮背景下,日本事实上已将中国定位为“主要威胁”。

  刚刚上台的岸田文雄虽被视为“鸽派”,也未能摆脱以“对抗牵制”为主的对华战略思维。

  在10月8日的首次施政演说中,岸田宣称将修订国家安保战略和防卫大纲,强化海上保安和导弹防御能力,继续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合作,同时还称要“与共享普世价值观的国家合作,向中国表达关切,敦促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1

  10月8日下午,岸田文雄在国会众参两院发表就任后的首次施政演说。

  国内问题是当前岸田文雄面临一系列棘手问题中的重中之重。

  关于应对新冠疫情,岸田文雄在演说中表示将通过强化中央政府指挥职能,以及修订法律以抑制人流和确保医疗资源等方面,从根本上重新评估政府的危机管理体制。

  为了纠正不断拉大的收入差距,岸田文雄提倡保护中产阶层的“新资本主义”,并呼吁通过“增长和分配的良性循环”和“开辟新冠疫情后的新社会”等手段来实现“新资本主义”。

  此外,岸田还表示,作为出身于原子弹爆炸地广岛的首相,将下决心实现“无核武器世界”。可以看出,这倒是与美国民主党政府有些呼应的意思。

  日本外交和安保问题方面,岸田文雄在施政演说中表示,将联合美国、澳大利亚、印度、东盟、欧洲等国家和地区,通过日美澳印“四方机制”,大力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

  岸田文雄还强调,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和安保政策的基轴,要把印太地区及世界和平与繁荣的基石——日美同盟推向更高的高度。

  关于对华关系,岸田在演说中表示,同中国建立稳定的关系,对中日两国、本地区及国际社会都很重要。日本将与共享“普世价值”的国家合作,对华坚持该主张的主张,强烈要求中国采取负责任的行动,同时继续同中方进行对话,就各种共同问题开展合作。

2

  如今,日本极力想借“自由开放的印太”来推动自己在地区军事安全上突破限制,扮演更大的角色。

  比如,据媒体报道,10月7日日本和英国低调启动了《互惠准入协定》(RAA)谈判。看似并不起眼的这一动作,却是日英关系朝着“准同盟”方向迈进的重要步骤,也是日本架空和平宪法、突破战后军事禁区的新尝试。

  日英如谈成《互惠准入协定》,将是日本继去年11月与澳大利亚就签署《互惠准入协定》达成一致以来的又一份高级别防务合作协议,其合作深度仅次于《日美安保条约》。

  这一协定将进一步明确两国军事人员互访、联合演习的行政和法律程序。协定生效后,双方军事人员以联合训练为目的进入对方国家时将无需审查,携带武器、车辆装备的手续也将精简。

  同时,两国共同训练的军种也将从目前的海空力量向地面力量拓展,实现全军种的防务合作,这些意味着两国在深化防务关系方面迈出一大步。

  相较日澳之间的协定,日英协定的签署,将进一步拓展日本军力“走出去”的空间。而在这样步步为营的渐进式军事突破中,规定日本战后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和平宪法”第9条也将被进一步架空,逐渐沦为摆设。

  今年也正值日英同盟解体一百周年。

  20世纪初,日英为维护各自在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利益、制衡俄国远东扩张而三度结盟,最终这一同盟成为日本对亚洲大陆进行侵略扩张的工具。

  近年来,日本加快修宪强军步伐,不断突破战后军事活动禁区。英国脱欧后力推“全球英国”外交构想,积极介入“印太”地区。两国打着维护“印太”地区自由贸易和海洋秩序的旗号热络互动,防务合作不断升温。

  上个月英国“伊丽莎白号”航母首次停靠日本,日英举行了多项联合军演。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7月在日本宣布,将在“印太”永久部署两艘军舰。日英关系“蜜月”再现,难免让人产生时光穿越的错觉。

  可以说,日英两国都是操弄地缘政治的老手。作为孤悬欧亚大陆两端的岛国,日英两国的外交政策始终难以摆脱“对外扩张”和“大国均势”的思维定势,在穷兵黩武的帝国主义时代也曾有过大国“辉煌”。

  但是,在全球格局深刻演变的当下,两国实力地位今非昔比,同病相怜,却又惺惺相惜,想要报团取暖。

  日本想借道英国扩大军事影响,英国则要倚靠日本立足“印太”。但双方一味强化军事合作,只会使亚太地缘环境更加复杂,给地区国家管控处理热点问题的努力增添障碍。

  尽管日本一些政治精英对于当年的日英同盟不无眷念,也有有识之士指出,日英要打造虚拟的“价值观同盟”不难,但要重建“军事同盟”纯属逆时代潮流而动。

3

  日本政府宣称日英防务合作是为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太的和平稳定”,媒体则无一例外解读为“牵制中国”。

  这一政策取向反映在对外关系上,日本与英澳等域内外大国强化军事合作,很大程度是为拉帮结伙对抗中国壮胆提气。

  9月下旬日英在冲绳附近海域举行联合训练后,日本防卫省在推特上不忘用中文发布信息,被解读为向中方“示威”。但英澳等国对华诉求与日本并不一致。在东海和钓鱼岛等中日双边问题上,英国胆敢介入无异于火中取栗。

  在台湾、南海等问题上,英国并非利益攸关方,如果还是抱着帝国主义思维想要横插一腿的话,恐怕只会引火烧身,得不偿失。

  可以说,日英分别是美国在东西半球最忠诚的盟友。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着手重塑全球同盟体系,一手拉紧以英国为核心的大西洋伙伴关系,一手强化以日澳为核心的太平洋同盟体系,着力巩固全球战略的东西两翼布局。

  在美国看来,促成日英、日澳建立“准同盟”关系,意味着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三洋贯通”,可极大助力其稳定全球霸权架构。

  在地区层面,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QUAD)日趋机制化,美英澳刚刚建立三方安全伙伴关系“奥库斯”(AUKUS),五眼联盟也有意对日本扩员。对美国而言,日本与英国和澳大利亚缔结RAA协定,对于进一步完善美国主导的“印太战略”拼图有重要意义。

  对日本而言,缔结RAA协定意味着其军事作用得到英澳的背书,可进一步提升对美战略价值,彰显其“印太”大国的地位。

  时过境迁,日本野心勃勃的外交安保战略难掩国力衰退的困境,“日不落帝国”特早已不复当年之勇,日英实力地位显然难以匹配其主导“印太”秩序的雄心。

  日英两国需要认清,今天的亚太已非一百年前帝国主义横行的时代,两国军事合作一旦突出针对特定国家的对抗性,则意味着其标榜的正当合法性的消失。

  如果两国依然沉湎于当年的同盟旧梦,执意走零和对抗的老路,不能正视地区各国求稳定、谋合作的共同诉求,最终必将反噬自身的形象地位。

       (项昊宇,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所特聘研究员,原文载补壹刀2021年10月8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