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岸田新政府面临厚厚“三重门”

| 作者: 孙文竹 | 时间: 2021-10-18 | 责编:
字号:

  10月4日,日本自民党新总裁岸田文雄就任第100任日本首相,历时九年的“安倍晋三—菅义伟”长期政权终告落幕,日本政坛进入岸田时代。

  问题是,岸田虽赢得“初选”,随后却有两场“大考”:10月31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和明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只有率领自民党在两场选举中取得佳绩,岸田才有望避免成为又一位“短命首相”,真正在日本政坛刻下自身印记。为此,岸田新政府需破解内外三重挑战。

“岸田时代”成色堪忧

  岸田文雄上台后面临的第一大挑战,便是如何处理安倍“一强政治”留下的“遗产”。作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位时间最久的首相,安倍晋三率领的自民党最大派阀“细田派”与政治立场同样保守的第二大派阀“麻生派”联手,形成难以撼动的“安倍-麻生”体制,长期左右自民党人事任命与政策走向。卸任后,安倍晋三仍活跃在日本政坛,话语权颇重。

  岸田文雄此次问鼎首相宝座,实际是自民党内政治折中的结果,即安倍晋三等保守派元老属意的“极右翼”高市早苗与“少壮派”议员群体支持的“网红政客”河野太郎均引发较大争议,使得一定程度上调和两派立场的岸田最终胜出。“安倍-麻生”两大元老在自民党总裁选举前最后时刻表态支持,成为岸田胜选的关键。因此,新内阁中,官房长官、财务大臣、防卫大臣、经产大臣等关键岗位均来自上述两派。岸田自身领导的“宏池会”反而较为边缘化,引发派阀成员微词。

  日本公众对岸田的“报恩”之举并不认可。安倍晋三等人长期受丑闻困扰,民众对政坛乱局倍加失望,持续多年的“老人政治”也引发“审美疲劳”。日本主要媒体民调显示,岸田内阁就任时的支持率不足六成,为13年来最低。其中,七成左右民众希望岸田转变“安倍-菅义伟路线”,六成左右民众要求彻查安倍亲信的经济丑闻。在党争、政争多方力量博弈之下,岸田率领的自民党能走多远,还是未知数。

改革步履维艰,新内阁政绩难料

  岸田将其组建的内阁命名为“共创新时代内阁”,宣布要共同“开创后疫情时代新经济社会”,寻求打造重视公平分配与社会保障的“新日本型资本主义”,这实际上击中了“安倍经济学”加剧日本社会贫富分化的“痛点”。安倍在任时,试图以“超宽松货币政策”激发日本经济活性,结果导致财富通过股市、房市进一步向富裕人群聚集,普通民众却少有增长实感,消费依旧低迷,企业不愿扩大再生产,经济迟迟未能走出通缩泥沼。

  作为岸田经济政策支柱的“令和版收入倍增计划”,首先要应对日本经济中长期增长率难以提升的老问题。日本财阀及大企业在整体经济中所占比重巨大,管理体制陈旧僵化,与政界间的利益输送关系错综复杂,是“安倍经济学”推动结构性改革的折戟之地。

  现在看来,岸田政府在推动数字化,带动能源结构和产业转型,纠正首都圈单极化发展,缩小地区差距等问题上均尚未提出具体方案,在促进高端科技创新、设立“经济安全保障厅”以打造半导体高科技支柱产业等方面的政策也尚待明确。在“蛋糕”不能“做大”的情况下,探讨“蛋糕”如何分意义有限。

  此外,入冬后可能再度暴发的新冠疫情仍是“达摩克里斯之剑”,使日本难以退出宽松货币政策。2021年末,日本政府负债率将超过其GDP两倍,为发达国家中比例最高。岸田已宣布放弃“2025年实现财政收支相抵”的计划,以税制改革等手段调节企业与个人收入分配方式的做法亦难迅速推进。

外交日趋“安保化”,“和平主义”名存实亡

  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对日倚重加强,日本亦希望借所谓“中美新冷战”实现“正常国家化”与“战后外交总清算”,企图架空“专守防卫”原则,推动修改《和平宪法》。在这一思路下,日本推进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实体化,在有关中国主权、人权及海洋问题上不断鼓噪。

  然而,甘当美国附庸对日本来说不啻“战略死棋”。首先,中国是日本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发展也是日本经济重振的重要机遇,因中美博弈而使中日关系破局,对日本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其次,美国对华战略并非铁板一块,一旦中日关系僵持而中美关系转圜,将使日本再次陷入尼克松“越顶外交”式的尴尬与被动。最后,保守僵化的“新冷战”思维,使日本在地区内陷入孤立,不利于其改善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菅义伟政府时期,日本与中、韩、俄、朝之间的关系都发生倒退。绑定在美国战车上、偏离“和平主义”路线,反而会使日本的外交与安保环境更加恶化。

  作为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深知中日关系稳定的重要性,上任首日便表态要“继续与中国对话”。但面对日本国内右翼民粹势力日益高调、国际上大国战略博弈不断演化,新一届自民党政府领导下的日本如何自处,仍是决定日本未来国家前途的关键课题。

  (孙文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原文载《大众日报》2021年10月8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