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过去30年与过去三年俄罗斯的人口变化

| 作者: 李旻 | 时间: 2021-10-18 | 责编:
字号:

  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因诸多经济与社会原因人口不断减少。1993年俄罗斯人口为1.486亿,至2008年降至约1.428亿,减少近600万人。为了扭转人口下降趋势,俄罗斯政府采取了鼓励生育、帮扶多子女家庭、改善医疗、鼓励海外侨胞回迁和国际移民本土化等政策,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从2009年起,俄罗斯人口数量停止下降,且连续八年呈小幅增长。2013年俄罗斯自独立以来首次出现人口自然增长,出生人口多于死亡人口2.29万。2015年,俄罗斯总人口增加到1.463亿,提前完成《俄罗斯联邦2025年前人口政策构想》的目标任务。2017年,俄罗斯人口总数攀升至1.4688亿,是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总人口的第二高峰。

  然而,导致俄罗斯人口下降的经济、社会因素并未得到根本改善,人口下行压力在短暂缓解之后卷土重来。从2018年起,俄罗斯人口再次开始下降,且下降幅度越来越大。

重回下降轨道与发展不平衡

  据“今日俄罗斯”通讯社2021年发布的统计数据,俄罗斯总人口(以2021年1月1日为准)约为1.462亿,在2018~2020年的三年时间里减少了0.5%。自然增减方面,俄罗斯人口在这三年时间里累计减少约122.8万人,同期虽有约51.7万国外移民流入,但不足以弥补人口的自然减少。在俄罗斯85个联邦主体中,仅有22个联邦主体在这三年时间里实现人口增长,实现人口自然增长的联邦主体仅为17个,实现国内外移民净流入的联邦主体为31个。

  在2018年和2019年小幅下降之后,俄罗斯人口状况在2020年迎来了异常严峻的局面。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的死亡人口较2019年大涨18%,达到约213.9万人,其中约10.4万的死亡直接由新冠病毒所致。同期,俄罗斯出生人口约为143.7万人,比2019年减少4.46万人。死亡人口远多于出生人口,人口的自然减少达到2005年以来的最高值。疫情限制了国外移民的流入,2020年俄罗斯通过国外移民仅补充约10万人。人口自然减少和国外移民锐减相叠加,使俄罗斯2020年减少的人口高达60万人左右,是2019年的18倍,也是2003年以来的最大值。

  除了人口总数下降,俄罗斯人口还存在着年龄结构老化、性别比例失调、地域发展不平衡等问题。首先是老龄化加速发展,2019年俄罗斯65岁以上人口比例为14%,到2021年初已达15.5%。俄罗斯的老龄化虽不及日本和欧洲国家严重,却已达到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未富先老”现象日益突出。其次是性别比例失调的老问题依然没有改观。2021年,男性占俄罗斯人口比重为46.3%,女性为53.7%,女性比男性多出近1100万人。

  俄罗斯各地区的人口形势差异较大。过去三年里,人口保持正增长的地区主要是以下联邦主体:一,享受人口聚集红利的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大城市及其周边的莫斯科州、列宁格勒州等;二,达吉斯坦、车臣等出生率较高的少数民族地区;三,秋明州、汉特—曼西自治区、萨哈共和国等人均收入较高的资源大省。与之形成对比的是,2018~2020年间俄罗斯族居多的广大中西部联邦主体的人口普遍负增长2%以上,其中坦波夫州的人口减少幅度高达3.8%。这些联邦主体普遍面临人口自然减少和外流的双重压力,尤其在2020年,个别地区的死亡人口达到出生人口的两倍,其中在图拉州甚至达到惊人的2.5倍。

  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人口已下降1/4以上。即便在2009~2017年俄罗斯总人口转为正增长的时期,远东地区的人口依然在下降。2018~2020年间,除了萨哈共和国、楚科奇自治区等少数地区以外,俄罗斯远东联邦区的多数联邦主体都延续了人口负增长,且人口减少幅度远超全俄平均水平。作为远东地区人口最多的两个联邦主体,滨海边疆区的的人口下降1.8%,达187.8万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人口下降2.0%,达130.1万人。犹太自治州和马加丹州的人口下降幅度则分别高达3.4%和3.5%。远东地区的人口危机或许不是全俄最严重的,但考虑到过去多年来俄罗斯当局对远东地区的庞大投入和政策支持,该地区的人口形势无疑是最令人失望的。

有可能重回增长轨道吗

  俄罗斯人口有没有可能重回增长轨道?对这个问题,多数回答是悲观的。从目前俄罗斯人口的年龄结构来看,未来一定时期内处于育龄期的妇女数量将持续下降。这意味着,即使总和生育率(育龄期妇女的平均生育子女数)保持不变,新生儿数量也将不断减少。俄总统普京在2020年的国情咨文中指出,到2024年要将俄总和生育率提升至1.7(2019年为1.5),并宣布了鼓励生育的多项举措。然而,在俄罗斯当前的经济社会条件下,政府的任何鼓励生育政策都很难让出生率再次超过死亡率,而用以抵消人口自然减少的海外侨胞回迁也将日益“枯竭”。据俄罗斯联邦统计局预测,俄人口将在2036年降至约1.342亿人。一些悲观的预测认为,俄人口在2100年甚至可能降到现在的一半。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做出了相对保守的预测,但依然认为俄人口将在2100年降至1.24亿。

  在2020年普京的国情咨文中,关于人口问题的陈述占据了1/3的篇幅,2021年的国情咨文又指出俄罗斯人口处于“非常状况”。可以认为,人口问题在俄罗斯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人口问题已成为影响俄罗斯内政外交的重要因素。

  人口规模的萎缩和老龄化将使俄罗斯不得不降低对自己未来的经济规模、军事力量和科技潜力的预期。在这种情况下,俄未来保持国际影响力的着眼点将越来越集中在战略核力量等方面。另外,远东地区稀少的人口一直让俄罗斯非常担忧。近年来俄罗斯认识到,仅凭鼓励生育和政策性移民根本无法扭转远东地区的人口减少趋势,需要从根本上改善该地区的经济社会条件。而俄罗斯的国内资源不足以改变远东地区的经济社会落后局面,俄罗斯需要积极融入亚太区域经济合作,力促亚太地区的资金、技术和劳动力流向俄远东地区。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俄罗斯加大了远东地区的对外开放力度,用“东方经济论坛”等旗帜性项目提高该地区对亚太资本的吸引力。对于中日韩印等亚太地区主要经济体而言,助力俄远东地区发展和人口形势改善可能会成为对俄合作的重要增长点。而中日、中韩第三方市场合作、“中日韩+X”等合作机制也有望在俄远东地区获得施展空间。

  (李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原文载《世界知识》2021年第19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