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拉共体峰会助推地区合作和中拉关系发展

| 作者: 章婕妤 | 时间: 2021-09-30 | 责编:
字号:

  9月18日,第六届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以下简称“拉共体”)首脑峰会在墨西哥城召开,包括18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在内的31个地区国家代表出席了这一峰会。
  拉共体成立至今已经走过十余个春秋,然而自2018年以来,这一拉美地区规模最大的共同体组织却一度陷入困境,停摆几近三年之久。当前拉美仍处于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等多重压力之下,各国领导人能够突破重重阻力齐聚一堂,对拉美人民而言无异于是一次团结和胜利的“号角”,也是对西方唱衰拉美的有力回击。
  拉美一体化进展困难
  作为拉美地区国家参与度最高的区域组织,拉共体成立的初衷是延续“南美解放者”西蒙·玻利瓦尔“建立统一的西班牙语美洲”的历史遗愿,最大程度上召集和发挥拉美国家的凝聚力和行动力。然而近年来,拉美一体化进程进展困难,尤其是在意识形态分歧加剧的情况下,各方矛盾再度凸显,敌对情绪强烈的国家之间甚至上演“互撕”大战。
  本次峰会现场就火药味十足。巴拉圭总统和乌拉圭总统在致辞中公开质疑委内瑞拉和古巴的民主合法性,委总统马杜罗立即进行反击,呼吁同巴总统阿卜杜举行民主辩论,古共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当众点名批评乌总统拉卡列对古巴现实“一无所知”;尼加拉瓜外长指责阿根廷政府沦为“美帝国主义工具”,反对阿竞任拉共体轮值主席国之位,阿根廷则继续支持联合国有关尼政府侵犯人权的报告。
  另外,原拉共体成员国巴西于去年年初在总统博索纳罗的坚持下选择退群,理由是认为拉共体给予“非民主政权以突出地位”,这导致巴西与地区左翼国家的矛盾持续白热化。
  与拉共体相似,曾经活跃的拉美其他区域组织如今都面临是去是留、何去何从的难题。
  由左翼政府推动建立的南美洲国家联盟的领导层已多年处于“真空”状态,而右翼力量大力推动创立的南美进步论坛取代南美洲国家联盟的愿望也逐渐落空,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的影响力日益衰弱,以经贸一体化为宗旨的南方共同市场近期也因各国政策理念分歧而陷入瘫痪。
  峰会取得不少成果
  虽然拉美一体化进程遭遇困难,但本次拉共体峰会无论是在实际操作层面还是就其象征意义而言,取得的成果还是有目共睹的。
  一方面,与会各国本着务实合作的精神,先后签署了大大小小共44项协议,就应对气候变化、新冠疫苗研发和空间技术合作等方面达成了一系列共识,一致批准通过了《拉美和加勒比卫生事务自给自足计划》,设立自然灾害应对基金并为此筹集资金1500万美元,还决定成立拉美和加勒比航天局等。
  另一方面,拥有地区左翼大国和拉共体轮值主席国双重身份的墨西哥正在低调回归外交领导者地位,而美洲国家组织作为“门罗主义”代言人的影响力恐怕将再难延续。
  自特朗普政府以来,美国对其传统“后院”拉美的关注度大幅增加,使出“拉打结合”和“胡萝卜加大棒”的招数,迫使拉美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拜登政府则继承并强化了前任的对拉政策,美国和拉美国家,尤其是和墨西哥间的关系趋于紧张,边境移民问题更使美墨关系的紧张态势再度上升。
  在这一背景之下,墨西哥开始寻求自主发展道路,今年成功连任拉共体轮值主席国为墨西哥回归地区大国之旅注入了信心和动力。在墨西哥独立战争胜利200周年和玻利瓦尔诞辰238周年的庆祝活动上,墨总统洛佩斯多次直言“美洲国家组织已然过时”,并暗指其作为“美国走狗”,是美国对拉美实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工具。
  本届峰会上,洛佩斯坚持要求委内瑞拉和古巴领导人出席并发言,有意淡化处理委巴、古乌之间争端,主张美国全面取消对古委等国的单边制裁和封锁政策,并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了视频致辞的盛情邀请。
  可以预见,拉共体可能会成长为一支制衡美洲国家组织的力量。
  中拉合作进入新时代
  习近平主席在向峰会所做的致辞中强调,历经国际风云变幻,中拉关系已经进入了平等、互利、创新、开放、惠民的新时代。这五个关键词既是对中拉关系的高度概括,也是对中拉命运共同体的美好展望。拉美多国人士表示,习近平主席的致辞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秘鲁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麦凯说,习近平主席的致辞极具智慧和战略眼光。古巴国际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雷加拉多认为,这一重要讲话肯定了拉共体在推动地区和平稳定、促进共同发展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
  在2016年中方发布的第二份对拉政策文件中,首次明确提出要将坚持整体合作与双边关系相互促进作为中拉关系发展的战略路径。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方先后多次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举行应对疫情特别视频会议,在中拉整体合作框架下召开了第二届中拉科技创新论坛、第六届中拉基础设施合作论坛等,这些都助推中拉论坛机制焕发出新的光彩,对引领后疫情时代中拉关系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章婕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美和加勒比研究所研究实习员,原文载《工人日报》2021年9月29日08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