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北溪-2”博弈进入新阶段

| 作者: 李天毅 | 时间: 2021-09-10 | 责编:
字号: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9月1日的美国白宫行吸引了多方目光,“北溪-2”跨境天然气管道项目是双方会谈的重要议题之一。在此前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外交告别之旅中,被美国和乌克兰视为对乌能源和政治安全一大威胁的“北溪-2”项目同样是德美首脑会晤的重点议题。双方就此达成协议,使该项目完工希望大增。
  多年来,“北溪-2”项目如同“避雷针”,成为俄美欧多方博弈的焦点,但这场博弈并不会随项目完工而终结。
  “斗气之争”各有所求
  “北溪-2”项目系俄方联合五家欧洲能源公司于2015年6月提出,旨在铺设一条从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直通德国海岸的天然气管线。该项目耗资近百亿欧元,吸引了来自25个国家的1000余家公司参与。项目推进过程困难重重,这一场“斗气之争”,折射出俄美欧各方在地缘政治经济利益中的不同诉求。
  对俄罗斯而言,“北溪-2”意味着经济和政治双重利益。欧盟是俄罗斯极为重要的天然气市场,“北溪-2”可进一步扩大俄在欧盟天然气市场的份额。另外,在俄乌关系极度恶化的背景下,俄欲以“北溪-2”削弱乌克兰在欧影响力。当前,俄罗斯经乌克兰过境输欧的天然气占很大比重。俄希望借“北溪-2”降低对乌的转运依赖,增加对欧天然气出口的主动权。凭借“北溪-2”这一桥梁,俄也希望进一步发展俄欧各方面合作,改善近年来不断降温的双方关系。
  美国历届政府都对“北溪-2”持反对态度,其背后有多重考量。经济方面,近年来美国天然气出口的比重日渐加大,国际能源署预测,美国到2022年底之前将成为全球第二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但由于开采成本较高,美国天然气在欧洲市场并不占优势,因此美国以政治筹码强行兜售,并且千方百计阻挠“北溪-2”项目的推进,试图为占据欧洲市场扫清障碍。
  政治方面,美国担忧“北溪-2”的建成将加大欧洲对俄依赖,使得俄欧利益联系愈加紧密,这将对美国非常不利。考虑到俄罗斯对能源产业依赖较大,近年屡屡制订计划调整经济结构却收效甚微,美希望借收紧俄能源出口降低俄收入,并遏制俄罗斯在欧洲的影响力。而如今美国松口也有多重考虑,其中最重要的是修复美与大西洋伙伴同盟关系,促进美欧气候合作。
  对欧洲来说,该项目涉及的欧洲5家大型能源公司及所在国家是项目的主要推进力量,其中德国尤尼佩尔公司和温特沙尔公司、法国恩基集团位列欧洲电力公司前十,荷兰皇家壳牌公司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公司,奥地利石油天然气集团是中东欧地区最大的能源公司。此外,德国是该项目的坚定支持者。“北溪-2”项目可以看作是俄德两国在能源贸易和地缘战略上的双赢之举。德国是天然气进口大国,其中一半以上来自俄罗斯,俄德间的能源供求关系对两国经济影响巨大。“北溪-2”建成通气后,德国将成为俄天然气输往其他欧洲国家的重要枢纽。既能保障自身能源供应,又可收取“附加礼包”,德国自是坚定支持“北溪-2”项目。
  但这一项目遭到乌克兰及部分中东欧国家反对。波兰、乌克兰两国担心,俄罗斯绕过两国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将导致两国失去数十亿美元的能源过境费,并削弱两国在欧洲的利益牵制。另一部分反对声音认为俄罗斯一直将天然气用作地缘政治武器,而“北溪-2”将扩大此效用,最终将危及中东欧国家的能源安全,损害欧盟整体利益。加之有俄对乌“断气”的前车之鉴,部分国家对俄项目心存芥蒂、不肯轻易松口。
  博弈远未结束
  当地时间9月3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总裁称,“北溪-2”即将完工。但美国对该项目的政治勒索仍在继续。美国对“北溪-2”“放行”,实际上意味着美国对包括乌克兰在内的欧洲安全承担更大的责任。8月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任命前外交官阿莫斯·霍克斯坦为国务院能源安全高级顾问,来监督联合声明条款实施,后者曾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担任美国国际能源事务特使,以反俄、反对“北溪-2”项目出名。布林肯在声明中说,这一任命旨在遏制俄罗斯把能源用作地缘政治武器,帮助乌克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欧盟实现更加安全和可持续的能源未来。
  此外,2016年,波兰和克罗地亚曾在美国支持下发起“三海倡议”,倡议涉及围绕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和黑海的12个国家,据此,美国和阿塞拜疆液化天然气在三海港口上陆,再通过纵贯东欧的陆运网络和管道输送到各中东欧国家,以减少中东欧地区对俄能源依赖,今后该项目料将成为美国与俄罗斯方面抗衡的重要抓手。
  另外,尽管美德协议允许“北溪-2”完工,但该项目的认证和运行仍远未确定。7月15日,德国在推翻一项限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对OPAL管道使用权的裁决中败北,OPAL管道连接北溪管道与欧洲陆地天然气管网,德国败诉后该管道只能以一半的容量运行。此后俄德争取“北溪-2”认证的道路料将举步维艰,俄德将尽力证明该项目对欧洲内部市场发展及天然气供应无负面影响,并合力消除欧盟内反对国家对此项目的异议。
  而另一方面,欧洲反对者的斗争成本只会高不会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正减少向欧洲的天然气输送,并暗示只有在“北溪-2”项目全面投入运营时,供应短缺才会缓解。近年来,欧洲碳配额价格因气候政策收紧不断飙升,推高了欧洲电力行业对天然气的消费量,而近年的加速退煤使得欧洲国家对天然气更加依赖。
  国际能源署预计,到2024年天然气需求将比新冠肺炎疫情前增长7%。2050年,天然气可能超过石油成为世界头号能源。截至今年8月8日,欧洲储气库容量仍低于60%。与此同时,欧洲天然气价格已飙升至每兆瓦时44.465欧元,是今年5月价格的两倍之多。因此,留给欧洲反对者斗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天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研究实习员,原文载《环球》杂志2021年9月8日第18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