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环球深壹度 | 美国强推“民主改造”带来种种恶果

| 作者: 李子昕 | 时间: 2021-08-30 | 责编:
字号:

  “重建一个稳定、自由、和平的阿富汗,是美国的长期承诺。”这是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2002年9月的信誓旦旦。

  “我们在阿富汗的任务从来不是国家建设,也不是为了建立统一的、集中的民主国家。”这是美国现任总统拜登2021年8月的无奈表态。

  当塔利班的旗帜再次飘荡在喀布尔上空,对美国和阿富汗而言,这都是“失去的20年”。投入逾2万亿美元、2000多名美军士兵死亡、3万多名阿富汗平民丧生,最终换来的是阿富汗现代国家建构的又一次失败。美国曾试图将其认定的所谓民主制度移植到阿富汗,但20年的惨痛现实告诉世人,通过军事干预将自身制度强加于他国是不会成功的。

  加剧动荡乱象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打着“反恐”旗号进入阿富汗。美国军事介入后,“政治改造”粉墨登场。在美国看来,所谓奉行极端保守意识形态的“专制政府”,是恐怖主义横行的根本原因。因此,推动一些国家的“民主化改造”,成为美国“反恐战争”的重要内容和目标。

  阿富汗并不是美国强行军事介入和“政治改造”的唯一案例。在伊拉克、利比亚等国,类似情况屡见不鲜。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将美国的所作所为称为“自由主义霸权”战略,美国认为只有把阿富汗、伊拉克这样的国家“改造为民主国家”才能从根本上确保美国的国家安全。

  然而,美国的做法并未带来和平稳定,反而导致各种动荡和乱象。一些国家原有的政治版图和力量平衡被彻底打破,社会失序,各派武装力量纷纷涌现,极端组织、恐怖组织趁机坐大。2015年爆发的欧洲难民危机正是美国四处干涉造成的恶果。

  在持续20年的军事行动中,美军给阿富汗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阿富汗累计有3万多名平民被美军杀死或因美军带来的战乱而死亡,另有6万多名平民受伤,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据“对武装暴力采取行动”组织统计,2016年至2020年间,约1600名阿富汗儿童在北约联军主导的空袭中死伤。长年战乱导致阿富汗经济凋敝,约72%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失业率高达38%。过去20年间,阿富汗境内被联合国安理会认定的恐怖组织由个位数飙升至20余个。

  民主“水土不服”

  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在战争状态下实现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军事行动带来的短暂和平也难以为战后国家复兴提供内源性动力。

  以阿富汗为例,部落与村社是最基本的社会单元,军阀与豪强割裂了统一国家的治理架构。在这样的背景下,重建一个什么样的政治体制与社会秩序,是否符合民众期待与文化传统,能否应对国家转型所面临的历史性课题,这些问题与战后国家重建成败息息相关。

  显然,这些问题不是美国关注的重点,也不是美国能够回答的。考虑到纷繁复杂的教派、民族、部落势力影响,阿富汗国内秩序重构、权力分配必须基于充分的内部对话与和解,简单复制西方制度无法在阿富汗组建具有实质权威影响力的权力架构,选出的政府难以获得广泛支持和认同。

  2019年阿富汗总统选举后,前政府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指责选举舞弊,他与加尼均宣称当选新一任总统,甚至两人同一天分别“宣誓就职”。这一“奇观”体现出阿富汗国内不同势力围绕国家权力的激烈竞逐,也说明西方制度在阿富汗遭遇“水土不服”。

  美国习惯以“人权教师爷”自居,通过霸凌胁迫的方式将自己的制度原封不动地“移植”他国。由于缺乏对他国和民众最基本的尊重和平等意识,美国往往对异于西方的文明和价值体系肆意贬损,强行输出美式文化与价值观。这种做法不仅加剧了转型期社会内部的认知迷茫,更令伊斯兰教及穆斯林在全球范围内被污名化,造成严重的种族和文明歧视。

  作为上层建筑的价值认同必须根植于坚实的社会基础。20年来,美国强推的“民主改造”非但未能加速相关国家的民主化改革,甚至反噬其政治现代化进程。

  (李子昕,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原文载新华社|环球深壹度2021年8月26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