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美军“速撤”,塔利班会重新上台执政吗?

| 作者: 李青燕 | 时间: 2021-07-14 | 责编:
字号:

  美国五角大楼日前宣布,美军已从阿富汗撤出90%以上的部队和装备。
  美国总统拜登今年4月宣布,驻阿美军5月1日开始撤离,9月11日前完全撤出。据悉,美军实际完成撤离的时间将早于最后期限。
  由于阿富汗新和平方案尚未得到认可,美军不负责任的“速撤”令该国局势骤然紧张。随着塔利班攻城略地,外界对阿富汗再陷内战的担忧加剧。
   战略“止损”
  拜登政府下定决心从阿富汗战争泥潭脱身,是奥巴马政府以来美国收缩反恐战线、聚焦主要目标的战略延续,也反映了拜登一贯的反恐主张。
  拜登历来反对大规模驻军式反恐,主张“反恐+”模式,即以特种部队突袭或无人机攻击等高效方式完成反恐任务。
  拜登称,在恐怖威胁发散的情况下,在一个国家集中保留数千人驻军、每年付出数十亿美元的代价毫无意义。他表示,四任美国总统经历阿富汗战争,他不会将这个包袱留给第五位总统。
  拜登决意撤军,还与美塔和平协议留下的政策操作空间有限相关。拜登政府接手了特朗普时期签署的美塔和平协议,并为撤军争取了4个月的缓冲期。
  若推倒协议重来,美国将付出更多战略成本,美军能否全身而退还未可知。此外,拜登此举也有集中资源聚焦大国竞争目标等考虑。
  美国“甩包袱式”的撤军,不仅将一个千疮百孔的国家留给阿富汗民众,也把一个“烂摊子”丢给阿周边国家,令地区国家安全风险陡增。
  明撤暗留
  美军的撤离并不意味着美国放弃在阿富汗的既得利益,尽管投放资源有限,美国还是做了撤军后的政治与军事安排。
  配合撤军计划,美国国务卿布林肯3月7日致信阿总统加尼,阐述美国制定的阿富汗新和平路线图。该路线图主要是仿照2001年阿富汗问题波恩会议达成的共识,提出由联合国主导国际社会斡旋阿政治重建进程。
  与波恩会议不同的是,该路线图提议塔利班作为一支重要力量参与阿政治重建,阿政府与塔利班共同组建过渡政府,共同制定新宪法,然后在新宪法框架下举行选举产生正式政府。目前由于塔利班与加尼政府均表示反对,新和平方案前景难料。
  同时,美国积极寻求以“替代方式”保持在阿富汗及地区的军事存在。从特朗普时期起,美国便刻意在阿富汗留下强大的情报网络,以维持对阿情报收集能力。
  美国在阿富汗还运营着数量庞大的“防务承包商”,既有直接参与战斗的雇佣兵,也有负责后勤支持和基地维护等工作的人员。这些承包商并不与美军同步撤离。
  美军还考虑增加美国驻阿使馆、喀布尔机场等重要区域的安保力量。从更长远的布局考虑,美国正在阿周边国家寻求设立新的军事基地,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成为其接触对象。
  相较于阿富汗,在这些国家设立军事基地对于美国反恐并不具有特殊作用,但有利于美国保持对该地区的监控与军事威慑力。
    是战是和?
  美国短期内迅速撤军,在阿富汗造成“安全真空”,塔利班顺势发动猛烈攻势,攻城略地,从农村转向城市,意图夺取重要城市和联络线。
  在塔利班占领阿富汗北部数十个地区和周围主要城市后,美国情报机构修改早前较为乐观的评估,认为阿富汗加尼政府最快可能会在美军完全撤离后的6个月内崩溃。
  阿政府军对外宣称有35万人,实际人数约29万,塔利班仅有几万人。虽然阿政府军人数占优,但其基本是由地方军阀势力拼凑而成,战斗力不强,士气低落。
  塔利班来势汹汹,一是试图抓住美军撤离的机会抢占更多地盘,进一步壮大实力,在未来与阿政府谈判中增加筹码,至少实现“平分天下”;二是测试阿政府军作战能力以及美军对阿支持力度,以此预估武力夺权、“独立建国”的可能性。
  阿富汗国防部官员日前证实,政府军已在北部地区部署数以百计突击队员和亲政府民兵武装人员,准备对塔利班发起反攻。在经历激烈的拉锯战后,塔利班与阿政府或将划分各自势力范围,进入相持态势。届时双方如果能够坐到谈判桌前,达成共识的可能性将大增。
  尽快平息战火、实现和平稳定是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的共同愿望。这既需要阿富汗各派别以人民利益为重,积极参与阿和解进程,也需要外部力量凝聚共识,为推进阿和解进程提供建设性帮助。
  鉴于阿富汗问题的复杂性,阿富汗政治重建将是个漫长的过程,各方应保持足够耐心并给与持续支持。
  美国作为阿富汗乱局的始作俑者,应以负责任的方式确保阿局势平稳过渡。
 
(李青燕,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副研究员,原文载新华网2021年7月8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