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乌克兰局势紧张难缓解

| 作者: 李天毅 | 时间: 2021-04-20 | 责编:
字号:

  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正经历2015年以来的“最大危机”。多数专家认为,现阶段该地区冲突局势可能不会出现大规模升级情况,但今后一个时期,该地紧张形势难以缓解。 

  民族主义情绪再被利用? 

  本轮危机中,乌克兰政府在多方面表现得不甘示弱,缘由何在? 

  卡耐基莫斯科中心研究人员萨马茹科夫认为,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无意发动战争,双方都在全面评估军事对抗的风险。有俄罗斯专家指出,乌克兰内部政治问题加剧了顿巴斯的紧张局势。去年乌东部问题会谈无果而终,也使泽连斯基政府的国内支持率下降(极端民族主义者抨击其不够强硬、出卖乌方利益),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带来多方面冲击,泽连斯基政府处境和心态可想而知。 

  如此状况下,乌克兰政府迫切需要一点“胜利成果”,但由于自身实力有限,只能以有限的攻势占领某些阵地和据点,并将此作为“重大胜利”呈现给公众。 

  当前,乌克兰政府似乎已看到“机遇之窗”。有专家说,“乌克兰认为美国将增加对乌方的政治支持,甚至军事支持。这将鼓舞那些赞成以军事手段解决问题的人。” 

  在经济纾困和抗疫难有收效的背景下,泽连斯基选择通过对俄“示强”,来争取西方国家的支持,增强其执政合法性,如关闭亲俄媒体、制裁亲俄政客、发起“克里米亚平台”、在某些议题上向美国及其盟友公开靠拢等。但鉴于国家实力有限,无法大动干戈,只能以“挑衅”为主,同时最大程度地降低俄罗斯采取直接军事行动的风险 

  分析人士认为,乌克兰政府将设法增加对俄政治压力,意图改写新明斯克协议。该协议如果得以实施,亲俄地区将成为“合法化”存在,因此,乌克兰政府及背后的势力欲摆脱这一“束缚”,其目标不仅聚焦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还欲消除俄在乌势力影响,助推乌克兰加入北约。 

  此外,纳卡冲突的影响,在一些观察家眼里,也可能将乌克兰政府推向更加好战的立场。这促使一些乌克兰政治精英产生了“以同种方式解决”乌东部问题的想法,认为外交手段并非解决长期冲突的唯一途径。 

  有专家直言,“泽连斯基的政治立场正在减弱,实际上,他如今在许多问题上都倾向激进民族主义,这使谈判复杂化,并增加了升级风险。”“泽连斯基的语气愈发带有军国主义,这与前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有些相似。” 

  “乌东部谈判就像骑自行车” 

  一些分析认为,此次俄罗斯在乌东部问题上频频表现出强硬姿态,有多方面意图。 

  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迈克尔·科夫曼认为,俄罗斯实为刻意“显示”其在乌克兰附近的军事行动,而非隐藏突然袭击的意图。此外,当前俄罗斯部署的兵力实际远不足以对乌发动战争,只是以此向有关博弈方发出信号,显示俄仍有巨大威慑力,握有掌控局面的主动权,并随时准备对任何改变顿巴斯局势的军事力量作出武力回应。 

  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彼得·迪金森表示,俄罗斯或采取战略姿态以威慑泽连斯基,并探底拜登政府的真实意图。这种声音认为,俄罗斯本希望泽连斯基政府能作出让步之举,但眼下认为与其达成和平协议的希望已基本破灭。该机构欧亚大陆中心主任约翰·赫伯斯特持类似观点并指出,俄罗斯又回到了“战争边缘政策”。 

  巴黎-楠泰尔大学研究员尤利娅·舒坎表示,当地的紧张局势与谈判僵局有关,“乌东部谈判就像骑自行车,没有进展意味着该进程已停止前进,甚至可能会倒退,包括引起冲突加剧。” 

  几周前普京和拜登间的尖锐对话、泽连斯基对乌克兰亲俄议员的制裁等,也被认为是造成局势紧张的原因。有俄罗斯智库认为,最合乎逻辑的解释是,俄方认为新明斯克协议在落实层面缺乏进展,因而试图通过强硬的军事姿态向乌克兰和西方对手施加压力,从而影响谈判。 

  “战争的轮子启动了,就很难停下来” 

  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及欧盟国家在乌东部问题上纷纷插手,既想“拉乌遏俄”,又怕深陷其中难以抽身。 

  有俄专家指出,新危机壮大了北约内呼吁加快推进乌克兰“加盟(欧盟)入约(北约)”的力量,如英国、加拿大、波兰、立陶宛等。其中,立陶宛公开呼吁批准乌克兰参加“成员国行动计划”,以实质性启动乌克兰“加盟”进程。美军驻欧洲前陆军司令霍奇斯等前政要近期也公开发声,呼吁“纠正2008年的错误”,批准乌参加“成员国行动计划”,以增加对俄威慑力。因此,新危机可能加速乌克兰与北约进一步合作。 

  “成员国行动计划”始于1999年,旨在为“准成员国”提供政治、经济、国防、资源、安全和法律等领域的改革指导。在北约东扩进程中,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黑山等都曾参加该计划。该计划不保证参加国一定能正式“入约”,但可使参加国无限接近正式成员国标准,可谓“准北约成员”。 

  拜登政府虽对乌克兰表示重点关注,但美国总体上对泽连斯基的认可度并不高。比如,在很多美国人看来,受老一代政治精英、亲俄势力、寡头等因素影响,乌克兰未能如美所愿成为民主转型的典范,乌东部紧张局势再度升级,新的和平计划仍悬而未决,致使西方对乌增援的意愿大打折扣。 

  目前来看,北约尚无法接纳乌克兰。俄乌之间有难以调和的领土争端,而北约奉行集体防御策略,乌克兰的加入意味着将北约范围扩至俄罗斯领土边缘,更易产生与俄直接发生武装冲突的风险。一些专家估计,乌克兰在未来20年内无法加入北约。 

  当前,俄乌强硬对峙,有俄罗斯专家指出,即使双方无战争动机,也并不能防止危机意外失控,特别是顿巴斯前线的“擦枪走火”,而“一旦战争的轮子启动了,就很难停下来。” 

  (李天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研究实习员,原文载于2021年4月21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8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