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英国的外交迷航仍在继续

| 作者: 崔洪建 | 时间: 2021-03-19 | 责编:
字号:

在正式脱欧后的第一年,英国就将承办七国集团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两场重头戏。为在战略上实现脱欧,也为这两场主场外交做预热和铺垫,英国政府近日发布了涉及“安全、国防、外交和发展政策”的“综合评估报告”。尽管这份长达100页的文件谈天说地,但向实力政治倒退和操弄现实主义外交无疑是其最核心的要义。

这份大报告早在约翰逊政府的酝酿之中,据说创议者就是他曾经的脱欧密友、后来被扫地出门的卡明斯,由此可见其与英国脱欧脱不了干系。在通过英欧“圣诞节协定”实现了政治脱欧后,英国需要充分运用其夺回来的经济、外交和安全自主权,并体现为提出总体的对外战略和政策体系,来实现战略上的脱欧。同时,英国内外对脱欧后还能保住大国地位的前景并不看好,尽管约翰逊接过了梅政府提出的“全球英国”构想,也在外交、国防等领域采取了一些实际行动,但在目标和行动之间一直缺乏可见可信的政策框架,“全球英国”一度成为悬浮半空、任人解说的幌子,因此这份“综合评估报告”体现了约翰逊要让“全球英国”落地、让大国形象升空的良苦用心。

正是出于这种要在战略上脱欧的考虑,这份报告有意忽略和淡化了欧盟在英国对外大战略中的地位,英国未来将一只眼紧盯大西洋、一只眼远眺太平洋,却对海峡对岸的欧盟视若无睹。情绪上的偏执难免导致英国战略的用力过猛和不切实际:就在英国发布报告的同时,欧盟针对英国单方面违反“脱欧协定”启动第一起诉讼,似乎就是要向英国证明,无论规模大小,任何可行的战略都必须始于足下。

“综合评估报告”从头到尾流露出浓重的现实主义气息,将安全和国防事务摆上了对外总体战略的头阵,意味着英国开启了在对外政策中朝向实力政治倒退的方向。加强军事实力建设、实现全球军事存在,为此不惜拆东墙补西墙,成为英国未来总体战略的支柱。早在去年约翰逊政府将发展援助开支转为增加军费开支时,就受到英国内外的关注和批评,但“综合评估报告”的目的显然是要为约翰逊政府开脱。尽管为了避免更多的批评,约翰逊在强调要将军费开支始终保持在高于北约平均水平之上的同时,也承诺要将发展援助经费维持在国民总收入0.7%的水平,但其“铸犁为剑”的战略转向已难以掩饰,军舰性能和大炮射程将至少与贸易、援助等政策一道,成为维护英国利益的主要工具。

为了让这一战略转向更加“合理”,报告提出了一个英国版的“两洋战略”来为约翰逊政府寻找牵强的理由,即依靠“跨大西洋关系”并向“印太地区倾斜”。除去重振英美特殊关系、在北约中发挥作用是老调重弹外,报告实际上提出了英国版的“印太战略”。用约翰逊的话来说,其主要手段是要进行“20年来最雄心勃勃的军事部署”,来实现英国在“地中海、印度洋和东亚”的军事存在。为此提出的军事能力建设涉及太空、海洋、网络、情报以及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英国拉开一副好斗的架势,并将体现在今年计划中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的亚太之行中。

这套片面强调硬实力建设和对外干预的逻辑在英国国内已经饱受质疑,先不说现在的英国经济还能否支撑住上天入地、五湖四海的雄心壮志,大西洋以外的海域也早已不是“日不落帝国”时期的景象。如果英国拒绝睁眼认识这个新世界,还想回到“炮舰政策”的老路上去,这样的战略前景恐怕不妙。

英国“综合评估报告”想要回答的核心问题,其实是“中等强国如何参与大国竞争并应对变局”。为此约翰逊政府给出的答案是既要内外兼修、精兵简政,回归实力政治以自保,又要通过在大国之间、安全与经贸之间找到双重平衡,来体现其存在并牟取利益。这种高难度的外交操作思路集中体现在报告涉及到的中国部分。

英国将中俄都视为“威胁”,但认为俄罗斯是更为直接的“敌对威胁”,而中国是“经济威胁”和“政治挑战”。这种刻意区分是想为接下来的对华政治分立、安全竞争和经贸合作的政策切割提供空间,表明英国政府仍希望维持现实主义对华外交套路。近年来,随着英国内部保守派的逐渐得势和中美竞争的加剧,英国对华政策愈发保守,在香港、新疆等问题上一再干涉中国内政,政治和意识形态调门过高过频,实际上是在不断损害中英之间的政治互信,不断削弱这种现实主义平衡外交的基础。

英国外交在脱欧后的迷雾中启航,“综合评估报告”则是约翰逊船长给出的一份航路图,但指出的却是一个实力政治+现实主义外交的“倒退式前进”方向,英国难免还会继续迷航。

(崔洪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原文载环球网2021年3月19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