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拜登执政半年:调整、折腾与摸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举行“拜登政府全球战略及对华政策”研讨会

| 作者: | 时间: 2021-07-12 | 责编:
字号:

  7月10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举办“拜登政府全球战略及对华政策”研讨会,徐步院长主持会议,阮宗泽常务副院长出席。

  参加会议的专家有: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袁鹏、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宇燕、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前院长杨洁勉、外交学院前院长秦亚青、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副院长唐永胜、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陶坚、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

  徐步院长在研讨会中指出,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半年,调整特朗普时期的内外政策,表面上看在应对疫情蔓延、刺激经济增长及重拾盟友支持等方面采取不少动作,但实际效果远不如预期。美国疫情仍然相当严重,滥发货币埋下严重后患,拉紧盟友进展得也并不顺利。拜登政府对外政策受到美国内外诸多因素制约,调整和施展空间有限。如果美方不摆脱冷战思维,不停止搞排他性小圈子,就很难在国际事务中真正有所作为。美方应与中方一道践行全人类共同价值,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切实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

  袁鹏院长表示,百年变局与新冠疫情叠加,国际形势特别是大国关系加速演变。中方处乱不惊,保持定力,有效应对了复杂局面。我们要统筹发展和安全两个大局、把握好经济上两个循环,真正做到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美国内政治、经济、人口结构都在深刻变化,对美内外政策产生深远影响。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有了一些大思路,但实施起来受到诸多牵制。

  阎学通院长表示,拜登政府的全球战略有了大方向,即聚焦大国战略竞争,但具体内容、具体怎么做还在摸索定位。看来折腾“俱乐部式”的多边主义,是美今后一个时期的政策重点。中美俄的三角关系是“扁平化”的发展趋势。美俄关系的对抗可能维持在目前水平上,会有一定的恶化趋势,改善空间有限。中美欧的三角关系是“垂直化”的发展趋势,美国正在竭力拉拢欧洲。但现今美欧间存有不少问题,它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同。

  杨洁勉院长表示,拜登政府把注意力集中在寻找和对付“敌人”上,找“朋友”的注意力自然就减少了,因此失去很多中小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支持。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是一个结合体,掺杂着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其总体目标是要将战略资源更加有效地投入到世界经济和安全的中心地区即所谓“印太地区”,为维护美国全球霸权地位服务。

  秦亚青院长表示,美国对华战略思维的变化导致其行为上的变化,总体上是权力政治的回归,大国竞争重新成为美国战略思维的主要考虑方面。很多文章都把权力转移理论重新提出来,其基本内容就是类似修昔底德陷阱。现实主义理论重新回归,正被用来作为理论框架分析中美关系。然而,中美两国处于无可选择的共存环境之中。中国和美国相互之间谁也取代不了谁,谁也消灭不了谁,所以必须找到共存之道。

  唐永胜院长表示,世界局势处于深度变迁之中,不确定性、不稳定性突出。中美欧三边关系的重要性不是降低了,而是更加突出出来。整个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重要的改变,大国关系的性质表现出新的特点。随着美欧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欧美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美国不可能为欧洲提供像冷战结束初期的红利,就连它自身的很多困难也难以找到出路。

  张宇燕学部委员表示,拜登政府面对严重疫情和经济困难,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聚焦经济社会问题。在采取一系列刺激性措施后,当前美国经济政策的争论主要是通胀问题,到底什么时候要“踩刹车”。美长期利率很低,以股市和房地产价格为代表的美资产价格过高。美如果处理不当,将会出现大的经济动荡,股市、房市、债市都会出现大的问题。美大量的资金都流向资产,特别是房地产,房地产是劳动生产率相对很低的部门,这对美国中长期经济增长所起的作用是负面的。

  陶坚院长表示,中美关系当前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很大困难是信任问题。中美之间的相互信任近年来快速流失,值得中美双方高度重视。这主要是美国政治人物操弄的结果,他们不择手段服务其对权力的追求。美国国际思维发生变化,不像过去那么负责任,不像过去那么可靠了,更加内向化了。

  吴士存院长表示,拜登政府在印太战略及强化“四国机制”上花了不少精力,现在还看不出取得了什么明显效果。美方想用印太战略针对中国,竭力炒作南海问题,挑拨中国与有关邻国关系,但亚太地区各国利益相互交融,搞冷战式对抗性集团很难行得通。目前,由于仍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学者们还不能线下开会,这对我们都带来了影响,面对面同外国政要及智库学者沟通是很重要的。

  吴心伯院长表示,美国正谋求“三个重建”,即重建美国、重建盟友体系、重建国际体系。经历了特朗普四年执政破坏,要修复、巩固和扩大盟友体系,拜登政府困难不少。对国际体系的重建或改组,目的是针对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应该把对拜登全球战略的分析放在大的背景下来看,霸权国家在不同阶段对待国际体系的方式不一样。霸权衰落的时候,它对既有体系就缺少包容性,这是美国当前对华政策的一个特点。

  朱锋院长表示,今天的美国已与30年前截然不同,可以说是我在学术生涯中从来没见过的。当前美政治社会分裂,是从南北战争以来最严重的,美宪法体制更是出现了过去150年来前所未有的脆弱。美国的政党原来就是选举动员型的政党,但是今天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变成两种美国价值和未来的对立。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全球战略及对华战略,最大的变量在美国国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