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国会委员会与美国对华决策研究》(张腾军 著)

CIIS | 作者: CIIS | 时间: 2020-08-14 | 责编: 丁端
字号:

 

国会委员会与美国对华决策研究

张腾军 著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20年6月

 

内容简介

“当国会开会时,它只是在进行公开展览,当委员会开会时,才是国会(真正)在工作”,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对国会委员会地位的阐释至今仍具有说服力。作为国会组织架构中的次级单位,委员会不仅掌握宪法赋予国会的大部分权力,且身处国会立法决策过程的核心环节,几乎没有提案能够不经委员会审议而最终成为法律。在国会政治体系中,委员会从无到有、从有到多,从精简到扩张再回到精简,在不断的自我变革中形成了成熟完备、等级化的制度体系,在国会决策中拥有特殊而重要的角色和地位。委员会权力之盛,使国会更一度出现“委员会政府”时期。

从外交决策上说,国会在不同历史发展阶段所扮演的角色均与委员会息息相关。但是,在美国对华政策研究中,国会委员会的作用常常受到忽视,这首先源于对国会及其涉华角色存在误解,体现为笼统且标签化的认知,也源于对国会委员会在国会决策中的独特作用认识不足,这直接影响到对美国如何对华出牌的预判。

本书的研究以国会委员会为出发点,旨在探究国会委员会与美国对华决策之间的关系。通过对委员会发展历史的梳理与运行机制的介绍,结合其在国会决策尤其是对外决策中的重要地位,从美国对华政策的历史与现实着手,剖析国会委员会在对华决策不同阶段、类型、领域中所发挥的影响,并对其影响因素及具体效果进行评估,试图展现国会委员会对华影响的相对全面的图景,为有关国会与中美关系的研究提供微观层面的视角。

本书认为,从两国交往之初的鲜有作为,到关系正常化后的趋向主动,再到冷战结束以来的全面介入,委员会的对华意识显著强化,对华影响显著增强。甚至可以说,在委员会体系中,一个主动的对华政策议程正在形成。当前,在两党对华共识的强化之下,委员会内部对华立场趋同,与行政部门积极合作或形成默契,推动层出不穷的涉华立法,对中美关系的正常发展产生较大干扰。在美国国内外环境急剧变化的不确定时期,委员会体制的固有缺陷正不断显露,这将推动其以更加冒进的姿态深度介入对华决策,给中美关系带来更大挑战。

 

作者简介

 

张腾军,浙江温州人,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美国政治与外交、中美关系、网络安全研究。先后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分别获法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曾获中美富布赖特项目资助赴美国马里兰大学访学。参与多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青年项目,主持或参与多项中央网信办、外交部、生态环境部等部委课题,在《国际观察》《教学与研究》《新视野》等核心刊物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在《光明日报》《中国日报》《环球时报》《环球》《半月谈》《中国新闻周刊》《世界知识》等媒体杂志上发表中英文时事评论百余篇。

 

目  录

 

导 言

第一节 研究的目的与意义

第二节 国内外研究现状

 

第一章 委员会制度与美国外交决策

第一节 委员会的制度演变与发展

第二节 委员会的制度架构与运作机制

第三节 委员会与美国外交决策

 

第二章 委员会影响对华政策的态势变迁

第一节 鲜有作为:1949—1972年

第二节 趋于主动:1972—1989年

第三节 全面介入:1989年至今

 

第三章 委员会影响对华决策的因素分析

第一节 委员会影响对华决策的过程

第二节 委员会在不同类型对华政策中的角色

第三节 委员会影响对华决策的模式归因

 

第四章 委员会影响对华决策的效果评估

第一节 价值层面:委员会影响外交的效果评估

第二节 观念层面:塑造对华观念

第三节 政策层面:影响行政部门对华决策

 

第五章 委员会影响对华决策的未来趋势及挑战

第一节 委员会机制的自我困境

第二节 委员会影响对华决策的未来趋势

第三节 委员会影响对华决策的未来挑战

 

结  论

参考文献

后  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