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俄印关系:特殊特惠伙伴间的有限合作

| 作者: 李自国 | 时间: 2021-04-02 | 责编:
字号:

  近期,有关俄罗斯与印度年度峰会取消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2020年是俄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建立20周年,但在这个关键的节点年份,已连续举行了20年的俄印峰会首次未能如期举行。尽管俄印官方皆表示取消峰会是由于新冠疫情影响,但还是引起了外界关于两国关系是否生变的猜测。巧合的是,在2020年度大型记者招待会和瓦尔代年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印度只字未提,似乎暗示着一直高调的俄印关系出现了一些问题。
  颇深的历史渊源
  俄罗斯和印度的密切合作源于上世纪苏联与印度建立的军事、经济和外交关系。最早可追溯到十月革命时期,苏俄领导人支持印度的民族解放,一些印度精英与苏俄建立了联系。1927年,在十月革命十周年之际,时任国大党总书记尼赫鲁还专程访苏。1947年4月,苏联与印度建立外交关系,开始大规模向印度提供军事、经济和技术援助。而且印度可以用其货币卢比偿还苏联的贷款。不少印度的知名企业,如印度重型电机公司,其成立和技术来源都与苏联有关。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了这一外交遗产,保持着与印度密切的合作关系。1993年,两国签署《俄印友好与合作条约》,成为双边关系的基础性文件。2000年10月,在普京访印期间,双方发表了《俄印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声明》,标志着两国关系进入了新的阶段。2013年10月,普京在会见到访的印度总理辛格时,提出俄印关系是“特殊与特惠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密切的军事安全合作,互有需求的政治合作
  在双方的政治关系中,印对俄的诉求较多。印度一直谋求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需要俄的大力支持。印度密切与俄罗斯的合作,可使印在处理与美、欧关系时更加主动,为印赢得更大的外交回旋空间。另外,印度在两大关键问题上还需要俄的支持:一是加入核供应国集团。2016年6月13日,莫迪曾给普京打电话,希望俄支持印度,普京也表示愿意提供帮助。随后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考虑到印度是具有很高声望的国家,该国从未扩散过核技术,我们愿意支持印方”。二是克什米尔问题。俄不大可能公开支持印度的领土主张,但2019年印度取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自治地位,世界大多数国家对此进行了批评,但俄表示这是印度的内政,变相支持了印度。
  俄对印度的政治诉求主要是希望印度支持普京提出的大欧亚伙伴关系,俄也视印度为重要伙伴之一。在非西方机制构建上,如金砖国家、上合组织等,印度也是重要的参与方。
  军事安全合作是俄印关系的基石。俄前驻印大使、外交与国防事务委员会副主席伊万申佐夫称,印度武器装备中有70%或来自俄罗斯或根据俄的许可证在印度生产(如AK-203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SU-30MKI战斗机)。两国从2003年起就举行联合军演。两国还有很多“联合研发”项目,其中重大项目有:
  “布拉莫斯”巡航导弹。该导弹是以俄“红宝石”反舰导弹为技术平台。双方成立了航空航天合资公司,现已形成陆海空的多种型号,成为印度的重要“杀手锏”。
  第五代战斗机。2007年,双方决定合作研发第五代多功能歼击机,但进展不顺利,2018年传出印度要退出该项目。俄已开发了多款高超音速武器,对导弹技术遥遥领先的俄罗斯来说,“布拉莫斯”是“小儿科”,提供这种技术俄不心痛。但第五代战机不同,它代表了俄最新最尖端的技术,不会轻易与印度分享。
  “阿里汗”核潜艇。在常规潜艇方面,俄向印提议,以俄“阿穆尔-1650”型潜艇为平台,联合设计并建造新型常规潜艇。在核潜艇方面,合作方式有两种:一是租借,即印度从俄租借了“阿库拉”级核潜艇。二是联合研发“阿里汗”核潜艇。从上可以看出,印度海上核威慑力量主要依赖俄罗斯。
  S-400防空导弹系统。2018年10月,双方签署S-400防空导弹系统采购协议,总价值54.3亿美元,共计五套。该合同最大特点是以卢布结算,而非美元。但在合同签署后一周,美国就要求印度撕毁合同,否则将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制裁印度。但这一威胁并未产生效果,2019年底,俄国防出口公司总经理米赫耶夫称,首批S-400防空导弹系统将于2021年9月交付。
  尽管近年印度加强了与美国、以色列的军事合作,但不论攻防的常规武器,还是战略核威慑,主要倚重的还是俄制武器。另外,俄还参与了印度卫星组网工作,印度一直希望获得俄的太空技术,特别是航天器跟踪技术。
  经贸合作是俄印两国关系最薄弱的地方。据俄罗斯海关数据,2019年俄印贸易额为112.3亿美元,印在俄对外贸易中的占比仅为1.68%。据印度商务部数据,2019年印度对外贸易额为8080.3亿美元,前三大贸易伙伴分别为美国、阿联酋和中国。印俄贸易额在印对外贸易总额的占比不到1.4%。
  但双方都认为,两国的经济互补性很强,只是没有被挖掘出来。2019年,俄举办第五届东方经济论坛,印度被邀请为主宾国,普京也给予莫迪超规格接待,希望印度能够成为俄“向东转”的关键伙伴。同时两国还提出,到2025年双边贸易额要达到300亿美元。但流年不顺,2020年遭遇新冠疫情,双边贸易额跌至100亿美元以下。目前,俄印经贸合作有两大方向:一是制度性安排。2021年印度将与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贸协定。二是俄在印度的核电站项目加速推进,这有助于提升双方的贸易额。至于能源合作,多年来未有大的突破,印度紧邻波斯湾,不会舍近求远。
  裂痕日益扩大的地缘利益
  印度是新兴经济体,是发展中国家。理论上,印度与守成的美国应该存在天然分歧。但在“世界最大民主国家”的称号下、在争当世界大国雄心的刺激下,印度与美国却越走越近,印的地缘战略取向使俄印关系中的“阴影面积”不断扩大。影响俄印关系的地缘因素主要有两方面:
  一是印美不断走近,且是全方位的。两国高层互访频繁,莫迪称特朗普是“印度在白宫真正的朋友”。防务方面,2015年两国签署《美印防务合作框架协议》,并最终形成了“后勤交换协议”“通讯兼容性和安全协议”“共享地理空间防御协议”等,实现安全信息共享。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印度虽有自己的算盘,但也称得上是积极响应者。二是印度向中亚的渗透。2015年7月,莫迪一次性遍访了中亚五个国家。2019年更是建立了“印度+中亚”的“C5+1”外长级对话机制。更重要的是,印度加快推进联通中亚的北南走廊计划,这与美国的大中亚计划基本重合,都是旨在将中亚拉入印度洋,这触碰到俄的“逆鳞”。双方精英也都认识到这种战略性分歧。2020年1月,印度前副外长希博尔撰文称,“事实上两国的立场正在日益分化”,在美俄关系恶化的背景下,俄对美印密切合作感到不爽。俄战略研究中心学者维茨托夫认为,如果印美不断走近,积极参与美日印澳机制,那么,俄印关系最后可能只剩下“特殊特惠”这顶帽子。
  俄印表面上是特殊与特惠战略伙伴关系,但实际上俄印更多是互利的经济伙伴。在各自关切的战略问题上,俄印都并未真正指望得到对方的强有力支持。军事上,俄要保住印度这一传统的武器出口市场,而非把印度武装成针对第三方的地缘盟友。而印度军事合作多元化正在铺开,必将冲击俄印合作。未来,经济互利合作态势会继续,但地缘安全利益裂痕还会扩大。
  (李自国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原文载《世界知识》2021年第3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