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俄欧关系缘何“骤然”紧张?

| 作者: 李自国 | 时间: 2021-04-02 | 责编:
字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俄欧矛盾近年不断累积,而纳瓦利内事件只是新一轮角力的导火索。苏联解体前,戈尔巴乔夫曾表示,苏联与欧洲居住在同一栋大楼里,只是分住在不同的门洞里,早晚有一天能建立一个大欧洲。这种憧憬延续到叶利钦、普京。2010年,普京还提出建设“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大欧洲。然而,俄融入欧洲的期待一次次破灭,欧洲跟随美国步步对俄紧逼。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忍无可忍的俄罗斯坚决出手“拿下”克里米亚,俄欧关系急转直下,也成为双方关系中无法消除的障碍。

  2020年是俄欧关系的又一个转折之年。一是在二战结束75周年之际,俄罗斯与东欧国家就二战史的分歧越来越大,一些国家否定苏联在二战中的作用,将斯大林与希特勒划等号,让俄格外愤怒,普京年内连发多篇署名文章,为苏联正名,批驳“翻案风”。二是纳瓦利内蹊跷的中毒案,欧洲国家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是俄所为,并宣布对俄进行新的制裁。如果说之前俄罗斯一直与法国、德国等老欧洲国家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但纳瓦利内事件中,俄与老欧洲的关系也破裂了,首次出现俄与新老欧洲国家关系同时恶化的情况。

  1月17日,纳瓦利内回国后被捕,随即被判入狱3年半,引发西方强烈谴责。以纳瓦利内事件为由头,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傅雷利访俄。但实际上,傅雷利访俄是为2021年3月欧盟首脑会议上讨论对俄政策做准备,此访中双方讨论的内容很多,包括乌克兰问题、新冠肺炎、气候变化、伊核协议、人权问题等,可以说是一次“战略磋商”,纳瓦利内事件只是人权议题的一部分。这些议题中,气候变化、伊核、新冠等是双方的合作点,剩下的才是分歧点。因此,傅雷利在莫斯科时谈到了合作。从俄方视角看,既然有合作,关系就坏不到哪里去。然而从傅雷利的视角看,俄方不仅没有释放纳瓦利内,反而在其访问期间驱逐了三名参加非法集会的欧洲国家外交官,让傅雷利很没面子,因此得出结论——“俄拒绝与欧盟进行建设性对话”,应通过制裁让俄付出代价。

  尽管回归欧洲梦一再破灭,但俄罗斯从上到下仍然视自己为欧洲文明的一部分。努力修复与欧洲关系是俄重要的外交方向,但“战斗民族”不会因此放弃斗争。2月8日俄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俄希望在考虑双方利益的基础上恢复与欧盟的关系,意在提醒欧洲,俄重视与欧洲的关系,但绝不会放弃自己的核心利益,若欧洲国家试图搅乱俄罗斯,俄会“该出手时就出手”。

  对欧洲来说,当下最重要的是“内部团结”,特别在英国脱欧后。为了团结就不得不迎合波兰等国的反俄情绪,对俄采取强硬立场。美国更会不允许俄欧关系缓和,否则就无法将欧洲控制在手中,这是影响俄欧关系深层次的问题。纳瓦利内事件只是一个借口。 

  (李自国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原文载2月17日大众日报APP客户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