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EN

志合越山海,构建“后疫情时代”高质量中阿关系

本网原创 | 作者: 章婕妤 | 时间: 2020-09-28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2020年是新中国与阿根廷建交48周年,四十八年来中阿关系经过国际风云变幻的考验,成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共同发展的典范。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中阿正面临各自发展的关键阶段,构建“后疫情时代”高质量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阿需携手共进、相向而行。

  一、 中阿关系回溯:以民促官、细水长流

  中阿关系发展至今主要经历了“探索期”、“稳定期”、“变化期”、“发展期”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探索期”。在新中国成立后和中阿建交前,双方以民间交往为主,主要通过参与国际组织如红十字会的公益活动,或借助阿华人华侨和友华人士力量开展中华传统文化宣传活动。总体表现为零星、偶发、非常规化的特征。

  第二阶段为“稳定期”。1972年建交后中阿关系进入稳步前进阶段,1980年阿总统魏地拉首次访华,1985年中国总理赵紫阳首次访阿,被认为是一次“非同寻常的历史性访问”。1988年阿总统阿方辛回访期间,邓小平表示“50年之后太平洋时代、大西洋时代和拉美时代将会同时到来”,为中阿关系注入了信心、定下了基调。

  第三阶段为“变化期”。90年代中阿均面临国际国内形势大调整和大变化,1990年中国国家元首杨尚昆第一次访问阿根廷,双方达成多份合作协议,中阿关系取得实质性进展。同年阿总统梅内姆不顾美西方反对,坚持访问中国,打破当时中国外交僵局,中阿关系出现质的变化,进一步巩固并加深了“第三世界”的团结。

  第四阶段为“发展期”。2004年双方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升级成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阿合作在政治、外交、经贸、科教、文化上“全面开花”,中阿关系呈现全方位、高水平发展态势。

  二、 中阿关系现状:机遇与挑战并存

  新时期建设中阿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具有众多利好因素。一是两国高层互动频繁,政治互信坚实,且有望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书写中阿关系新篇章。疫情期间以元首外交为引领,中阿两国政党、地方政府、使领馆间互动频繁,推动中阿友谊不断升华。在近日闭幕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阿总统费尔南德斯表示“期待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将中阿关系推向新高度”。阿智库国际形势观察站(OCIPEx)于近日发布的报告中提出加入该倡议将极大解决阿根廷基础设施项目融资“老大难”的问题,当前“一带一路”已经“自然延伸”到拉美并在本地区19个国家“落地生根”,“‘一带一路’是拉美不可错失的良机”。

  二是中阿经济“共振”趋势增强,经贸关系再添活力。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阿经贸合作逆势上扬,双边贸易持续向好,中国连续四个月超越巴西成为阿根廷第一大贸易伙伴。今年以来,中阿两国互签货币互换协议、启动空间合作协议等一系列务实合作亮点纷呈,成为前景黯淡的全球经济中的一抹亮色。中阿经济合作日益紧密,中方率先复工复产为阿搭上经济复苏的“快车道”提供了便利与条件,经此一“疫”,中阿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趋向和特征将更加明显。

  三是中阿人民民意契合、民心相通,对两国关系美好未来抱有期待。自运输医疗物资的“空中桥梁”和“生命快客”开通以来,地方政府、友好省市、华人华侨同舟共济,阿方民众对我国形象的认同和好感度进一步上升。“国之交在于民相亲”,疫情愈发凸显人文交流的重要意义,近日阿参议院批准设立中国文化中心,是继2009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成立孔子学院之后的又一重要中阿文化交流机构。继承并发扬特殊时期中阿同舟共济精神、续推中阿人文交流机制体制建设成为开创“后疫情时代”双边关系新格局的“必选项”。

  船到中流浪更急,中阿关系的建设过程不会一帆风顺,这需要我们对当下及未来面临的挑战保持清醒认识。当前世界还远未进入“后疫情时代”,拉美仍被新冠疫情的阴影笼罩,阿根廷位列全球十大疫区之一,近期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超过一万。朝野之争暗流涌动、经济回暖遥遥无期、财政预算捉襟见肘、民众生活雪上加霜、社会抗议的种子蠢蠢欲动,阿新政府面临执政以来最严峻考验,也考验着中阿关系的未来。

  三、 中阿关系展望:前景广阔,大有可为

  未来中阿合作需“登高望远”,以政治互信为基础、经贸往来为动力、人文交流为补剂,共同致力开启中阿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新时代。

  以政治互信为基础。搭建好“中阿友谊之桥”,通过发挥中阿政府间常设委员会、中阿经济合作与协调战略对话、议会政治对话委员会、经济贸易混合委员会等机制的作用,中阿可在公共卫生、粮食安全、扶贫减灾等领域密切治国理政经验交流。此外,中阿在对待国际事务上还应继续秉持共同的理念,9月22日联合国一般性辩论会议上阿总统费尔南德斯强烈呼吁重新建立基于团结的多边主义,这与我国始终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遥相呼应。

  以经贸往来为动力。中阿经济高度互补,我国巨大的消费市场与阿根廷丰富的资源禀赋互为“最佳拍档”。未来中阿可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发展战略对接,继续深化农业、能源等传统领域合作,同时开拓“新基建”领域合作潜力。当前以5G为中心的大国博弈和科技竞争如火如荼,掌握5G技术的制高点是“后疫情时代”先发制人的决胜之道。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5G技术已领跑全球,鉴于中阿在2G、3G和4G上既有的合作基础,未来中阿可考虑开展5G科技合作,共同打造“中拉数字丝绸之路”。

  以人文交流为补剂。2018年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发布《中国和拉共体成员国优先领域合作共同行动计划(2019-2021)》,将“人文交流”列为七大合作领域之一,当前中阿人文交流初显勃兴之势,中国“拉美研究热”正在兴起,阿学界“中国研究热”方兴未艾,中阿在学术界对话空间广阔,未来可在智库间建立常态化交流机制,共同打造中阿学术交流、翻译出版和联合研究的立体化网络,为中国拉美研究和拉美中国研究贡献力量。

  “志合越山海”,中阿关系基础牢固、前景广阔。作为天然的合作伙伴,未来中阿更需坚定合作信心,创新合作方式,构建“后疫情时代”高质量中阿关系,协力打造中阿命运共同体。

  (章婕妤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研究所研究实习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