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期刊

印日基建合作:进展与挑战

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冯立冰    时间:2019-08-23

 〔提   要〕印度和日本在南亚、东南亚、非洲乃至印度洋地区有一系列的基建合作项目,二者合作既有经济利益的驱动,也有地缘政治与安全方面的考虑。尽管两国基建合作面临战略分歧与现实困难,但总的来说两国逐渐探索出互补合作的机制,也日益打造出软、硬基建相配套的合作特色。印日基建合作推动印太地缘格局的调整,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形成竞争。中国可探索与印日合作的对接,积极促进全球互联互通伙伴关系的形成。

关 键 词日本、印度、亚非增长走廊、基建合作、日印关系

〔作者简介〕冯立冰,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周边外交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D835.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2 8832201940021-13

 

 

近年来,印度和日本基建合作日趋密切,印度试图通过印日合作对接“东向行动”西联战略”“萨迦构想”等战略,日本则在“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特别是“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下,加强对印合作,牵制与制衡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总的来说,印日基建合作给中印日三国关系注入新内容,其影响波及整个地区的稳定与发展。因此,对印日基建合作予以系统深入的研究,无论从经验借鉴还是合作路径探索,都有必要。

 

一、印日基建合作的发展动向

 

2013年日本制定了“基础设施体系输出战略”,2015年提出“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2016年提出“扩展的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大力加强在亚非国家的基建投资力度。[1]另一方面,2014年莫迪出任印度总理后,在国内推行经济改革,推动印度国内基建与跨境运输项目的开展,在外交上锐意进取。在此背景下,印日在南亚、东南亚、非洲与印度洋地区规划并推动一系列的基建合作项目。

(一)南亚地区

印日在南亚有为数众多的基建合作项目。1.日本积极投资参与印度工业走廊建设。印度正在规划五个工业走廊,分别是德里孟买工业走廊、金奈班加罗尔工业走廊、班加罗尔孟买工业走廊、金奈加尔各答工业走廊以及阿姆利则加尔各答走廊,建成后将形成一个巨大的钻石型经济圈,产生极大的经济带动能力。印度为建设工业走廊寻求资金支持,而日本则在“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计划”下大力投资相关基建项目,包括西部专用货运走廊[2]、孟买艾哈迈达巴德高铁、班加罗尔金奈高速公路、金奈周边的工业园建设[3]等项目。2.日本参与印度东北部基建项目。近年来,印度加强东北部基础设施建设,将东北部开发与“东向行动”相挂钩,欲将东北部打造为通往东南亚的“东大门”。[4]印度对外资参与东北部建设予以严格限制,但鼓励日本投资合作,目前两国就米佐拉姆邦54号国道扩建、梅加拉亚邦51号国道建设、锡金邦与那加兰邦森林管理、梅加拉亚邦乌米亚姆(Umiam)水电工程、阿萨姆邦杜布里(Dhubri)桥梁等项目展开合作[5],一些合作项目甚至延伸到中印领土争议地区与中印边境地区。3.印日在南亚其他国家的基建合作。2018年印度总理莫迪访日期间两国发表联合声明,指出两国将加强合作修建孟加拉国境内拉姆加尔(Ramgarh)到巴拉亚尔哈特(Baraiyarhat)路段的道路与桥梁,并修建跨越贾木纳河两岸的铁路桥梁;在斯里兰卡则围绕液化天然气开发相关的基建项目展开合作。[6]

(二)东南亚地区

印日联手打造连接南亚与东南亚的海陆通道。1.印日欲联手打造湄公河印度经济走廊,通过陆上通道联系胡志明市、金边、曼谷和缅甸土瓦,在海上通过土瓦与印度金奈联系,整合地区经济资源。2.印缅泰跨境公路计划。印度提出的建设连接印度莫雷、缅甸德穆、泰国湄索的跨境公路,允许持印缅泰三国护照、通行证和三国认可的车辆通行。2014年,印日共同提出“亚洲经济走廊”构想,日本提供日元贷款,推动印缅泰跨境道路改建、桥梁建设、港口建设等的进行。[7]3.缅甸若开邦的开发合作。缅甸若开邦自然资源丰富,在“卡拉丹多模式过境运输项目协议框架下,印度资助若开邦的实兑深水港建设,实兑港到印度加尔各答的海运航线促进了印缅贸易的增长。[8]在此基础上,印日将加强在缅甸若开邦住房、教育与电气化项目方面的合作。[9]

(三)非洲地区

在非洲地区的基建合作,是印日合作的重点发展方向。1.蒙巴萨走廊建设。蒙巴萨走廊是连接非洲大湖区内陆国家与肯尼亚蒙巴萨港的多模式联运贸易路线,是在布隆迪、肯尼亚、卢旺达等国签订的《北部走廊交通与运输条约》基础上修建的,包括港口建设、海关运营、铁路、公路、水路、管道运输等内容。[10]日本对肯尼亚提供贷款用于蒙巴萨港的开发与扩建,并支持“蒙巴萨经济特区发展总体规划”“蒙巴萨城市综合发展总体规划”“北方经济走廊物流总体规划”“蒙巴萨港区道路发展项目”。[11]而自古以来蒙巴萨港与印度西部港口联系密切,1895年东非铁路修建,又有大批印度劳工涌入并在此定居。印度在肯尼亚的社会基础与经济地位成为印日在东非地区基建合作的有利条件。2.东非区域国际贸易便利化能力发展项目。印日在非洲的基建合作,不仅关注“硬”基础设施,更重视“软”基础设施,包括一站式注册、税务、金融、贸易等服务。目前印日试图针对非洲清关系统速度慢、耗时长、费用高的问题开展自动化海关数据管理系统的研发。[12]

 

(四)印度洋

在印度洋上,印日加强基建合作并规划潜在新航线,以保障海上通道的安全。1.印日在印度洋地区合作开发岛屿和港口。日本将在“自由的印太战略”下提供低息贷款,以保障印度洋航道通畅,并提高港口国家海岸防卫能力。[13]印日合作建设的港口包括孟加拉国的马达尔巴里港(Matarbari)、斯里兰卡亭可马里港(Trincomalee)、伊朗的恰巴哈尔港等。另外,印日还合作开发离岛,包括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拉克沙群岛等,其中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上有印度海陆空三军联合指挥部,具有重要地缘战略意义。2.规划印度洋地区潜在新航线。目前印度洋上石油运输的航线主要有两条,一条是出波斯湾向西,绕过南非的好望角或通过红海、苏伊士运河,到欧洲和美国。另一条是出波斯湾向东,穿过马六甲海峡或龙目海峡到东亚国家。[14]印日“亚非增长走廊”《愿景文件》中绘制了两条新的潜在航线,第一条航路将实现印度古吉拉特邦西部港口贾姆纳格尔与亚丁湾战略要冲吉布提的海路连接;第二条航路将实现肯尼亚蒙巴萨港以及坦桑尼亚桑给巴尔港与印度泰米尔纳杜邦马杜赖附近港口相连,并通过印度的加尔各答和缅甸的实兑港相连。[15]

 

二、印日基建合作的动因

 

印日基建合作,既有经济利益的驱动,也有地缘政治与安全方面的考虑。

 

(一)协同“印太”构想,推动地缘格局变革

随着“印太作为一个整体地缘板块的战略重要性不断凸显,印日作为印太地区两大重要力量,正稳步提升在印太框架下的双边合作,并积极谋划与美国、澳大利亚等国的多边合作。[16]日本试图强化美日同盟来应对中国崛起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动,同时积极倡导价值观外交,加强与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关系,构建所谓的“自由与繁荣之弧”。近年来,美国在印太战略的背景下强调印度的战略重要性,而日本期待通过加强印日合作在印太秩序的构建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另一方面,印度外交始终有着“大国心态”,长期以来,印度在不结盟外交传统下,小心避免与美国及其盟友日本走得过近,但是面对中国崛起对中印边界和印度洋地区带来的威胁,在美国削减安全开支的情况下,印度重新审视同日本的关系。某种程度上,印日加强合作的重要动因是中国崛起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动,而印日的合作也将推动地缘政治更根本性的变革。[17]

(二)对接两国发展政策,服务国内经济发展

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计划强调基础设施对于亚非发展的重要性,[18]这有助于日本拓展海外基础设施投资份额,对日本国内经济增长至关重要。[19]例如,根据地理模拟模型(GSM)的数据分析,湄公河印度经济走廊建成后可以为日本2030年国内生产总值产生4.14个百分点的贡献。[20]印度方面,莫迪政府在国内进行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出台了“印度制造”“智慧城市”“数字印度”等改革措施。印度国内基础设施的改善与跨境道路联通对印度的发展计划与外交布局至关重要。

(三)对接两国的对非政策,增强在非洲地区的竞争力

近年来印日两国都在加快步伐,增加对非投资与合作。日本在第六届非洲开发国际会议上,强调了加强对非基础设施投资的设想,2017年日本外务省国际合作司发布“发展合作的优先政策”,强调加强日本与非洲的联系。[21]印度也越来越重视非洲,非洲的油气资源、稀有金属以及印度“入常”的愿望,都促使印度加强对非合作。近20年来印度通过“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聚焦非洲”计划、印非峰会等加强与非洲的经贸合作,在电信、制药业、软件开发等方面已建立起密切合作关系。但客观而言,印日两国在非洲的经贸与投资体量都无法与中国媲美,在此情况下,印日选择联手合作,强调高质量、透明化、工人权利、环境保护、保护地方企业等方式,以加强在非洲的竞争力。

(四)平衡中国海上影响力的拓展,保障海上通道的安全

印度防卫研究所东亚研究中心主任贾根纳特·潘达(Jagannath Panda)指出,印日在印度洋、非洲等地加强合作,一个重要驱动力是中国战略影响力的与日俱增,尤其是“一带一路”的影响。[22]印度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及中国在印度洋的港口建设保持高度警惕,中巴经济走廊尤其是瓜达尔港建设让印度担忧其“能源生命线”的安全,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的建设让印度担心中国潜艇可能随时出现在印度洋上。[23]与此同时,日本对中国提出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以及海洋强国战略保持警惕,认为这可能会影响日本在印太地区的海上通道安全。近年来,印日在印度洋地区的港口建设、岛屿开发方面的合作以及印度洋新航线的规划,一个重要落脚点便是共同的安全利益。再结合两国强化双边安全合作、积极参与美印日三边对话、重启美日澳印四方机制[24],以及日本提出“钻石菱形构想”[25]等行为,不难看出,印日试图通过基建合作牵制中国在海上影响力的拓展,确保其海上通道的安全。

三、印日基建合作的成效与挑战

 

印日基建合作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实现优势互补、推动经济合作。印日在基建合作的具体实践中,探索出了有效的互补机制,即发挥日本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资金与技术优势,结合印度在南亚、东南亚、非洲地区的社会基础与合作经验,扬长避短、互补合作。日本针对印度基础设施项目提供大量政府开发援助,提供贷款与技术培训。印日已经形成“升级基础设施与技术合作”机制[26],并且就数字基础设施合作形成了“印日数字伙伴关系”,推动日本“社会5.0”与印度“数字印度”“智慧城市”等发展计划的协同与互补。[27]在印度东北部基建合作过程中,印日通过“东向行动论坛(Act East Forum)”“山地铁路能力发展项目”“印日灾害风险管控工作坊”等机制开展合作。[28]在印太地区,印日通过“亚非增长走廊”提出联手打造亚非的“工业走廊”与“工业网络”,高度强调了“高质量”与“双向合作”的基建合作理念,强化了印日在亚非地区已有的合作机制。[29]印日基建合作的增多,带动了印日两国经济增长与双边经济互动的升温。例如,随着日本参与印度德里孟买工业走廊与金奈班加罗尔工业项目,大量的日本制造业和汽车制造公司前来投资,到金奈居住的日本人陡然也迅速增加,在金奈的日本人聚居区俨然形成了一个“小东京”。[30]目前,金奈大约有300多家日企,班加罗尔有将近200多家日企,在金奈班加罗尔走廊地区的日企数量大约占了在印日企总数的30%。[31]随着孟买艾哈迈达巴德高铁项目的启动,日本规划在艾哈迈达巴德所在的古吉拉特邦建设一个规模超过1000公顷的产业园,目前已有包括本田、铃木在内的很多日企前来投资,未来还将吸引更多的日企,尤其是咨询和工程采购方面的公司。[32]

其二,软硬设施相结合、用较少投入赢得民意支持。与中国相比,印日在投资大型基建项目时资金方面的竞争优势并不明显,因此印日均强调“软实力”,不仅关注道路、铁路、港口等“硬设施建设,而且重视一站式清关、数字联通等“软”设施。同时,印日强调“高质量”“环保”“透明”“配套服务”等合作理念,希望通过“软实力”弥补资金方面的竞争力不足。例如,日本参与印度西部专用货运走廊建设,不仅投资铁路建设,而且提供“配套服务”,2017年日本提供600亿卢比的特别贷款,用于购买200辆电力机车,并在哈里亚纳邦建一个用于机车维护的仓库。[33]此外,日本还提供多模式物流处理系统,并派专家提升印度在维护铁路安全方面的能力。[34]这种策略逐渐形成了印日基建合作的“名片”与特色,用较少的资金投入,收获了民众的好评,在实现道路联通的同时,还促进了民心相通。

与此同时,印日基建合作也面临着现实困难,主要存在下列制约因素:第一,印日基建项目规划与对象国国情存在差距。印日基建合作经常使用东盟与东亚经济研究所与日本发展经济研究所日本对外贸易组织联合开发的地理模拟模式(GSM),用来估算贸易和运输便利化措施带来的经济影响,“综合亚洲发展计划”与“亚非增长走廊”都使用了该模型进行数据分析,表面上看起来科学理性,但实践下来效果不佳。尤其是在东南亚和非洲等地区,当地社会、政治情况复杂多变,导致数据模型的分析遭遇现实变化后常常“水土不服”而被迫搁置。上文提到的湄公河—印度经济走廊是基于对695个基建项目可能带来的经济效果的综合分析之上的,数据显示土瓦港以及土瓦港到印度金奈的新航线,可以将东盟到印度的海运时间缩短3天,运输成本也将大为降低。[35]印日试图推动土瓦港、土瓦经济特区以及周边高速公路的修建,但实际建设过程中受到了缅甸、泰国政治与经济局势变化的影响,土瓦港的开发前景尚不明朗。[36]

第二,印日合作虽有共同基础,但内部分歧也成为合作隐患。印日在战略意图、国家利益等方面有着契合点,但两国在外交传统与战略重心上也存在明显分歧。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是其构建“印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试图加强印日基建合作以牵制与平衡中国的影响力,然而印度长期以来奉行不结盟政策,更倾向于在中美日之间开展平衡外交与“多向结盟”[37]外交,借美日平衡中国,同时打“中国牌”抬高对美要价,提升自身国际地位。[38]从战略重心上来说,日本关于“印太”的建构强调保障印度洋地区安全与航行自由的安全意涵,意在构建“价值观共同体”,而印度对于本国基建以及与其他亚非国家的基建合作的主要期待是经济层面的,其关于“印太”架构的主要意图是打造“利益共同体”[39]

第三,印日的文化传统与国民性格差异巨大,为两国基建合作增加潜在风险。印度多元文化赋予印度人好争辩、随性、甚至有些自由散漫的性格,与日本守纪律、守时、讲究细节的民族性格截然不同。而日本“和”文化造就日本人“内外有别”的思维模式,难以提升为一种全球意识和普遍的人类关怀,甚至不能以此为基础形成东亚的或亚洲的区域意识。[40]文化差异成为印日基建合作中不容忽视的制约因素。

第四,印日基建合作面临执行难的问题。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印日两国投入意愿与投入能力的问题,印度虽然在国内规划了宏大的“工业走廊”计划,并试图拓展海外基础设施合作,但其经济实力与财政预算有限,需要寻求外部资金的支持。与印度相比,日本在资金和技术上有一定优势,但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关系”的资金主要来自官方发展援助(ODA亚洲开发银行与民间资本,随着国家整体经济实力的相对下降,加之基建项目投资周期长、回报率低的特点,其投入能力也难于保障。[41]另一方面,亚非国家普遍存在科层制效率迟缓与征地难等问题。大型基建项目从规划、勘测到建设通常需要不同部门层层审批,各国的法律和标准存在差异,征地更是普遍困难,导致很多基建项目规划了数年,却难于真正动工。

 

四、印日基建合作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

 

印日试图通过在印太地区的基建合作,对接两国发展政策与外交战略,同时还密切关联美国的“印太战略”以及美印日澳四方机制,联手平衡中国在印太地区与日俱增的影响力。因此,印日的基建合作被赋予了与中国进行地缘政治竞争的涵义,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形成挑战。

印日在“亚非增长走廊”框架下构建了连接亚非的宏大基建合作蓝图,这与“一带一路”倡议六大经济走廊建设以及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有重叠之处。在南亚地区,中国提出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倡议,该走廊途经印度东北部联通中国、印度、孟加拉和缅甸。但是,印度提防中国“渗透”东北部,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始终持保留态度,同时印度在东北部开发以及印缅、印孟合作过程中积极寻求日本的帮助,力图借助日本的力量平衡中国。在东南亚,印日合作建设印缅泰跨境公路和延伸至老挝、柬埔寨、越南的“东西走廊”以及“湄公河印度经济走廊”,与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合作项目有所竞争。在非洲,印日联手打造亚非增长走廊,重视肯尼亚蒙巴萨港、坦桑尼亚桑给巴尔港、亚丁湾战略要冲吉布提,日本还重点支持蒙巴萨港口的扩建及港区道路建设。中国在上述地区也有诸多合作,包括援助肯尼亚蒙巴萨到内罗毕的铁路、内罗毕到埃尔多雷特成品油大型管道建设工程、埃塞俄比亚到吉布提的铁路以及大量港口建设项目。未来在非洲基础设施建设与经济走廊项目推进过程中,中印日三国面临竞争。

在广大亚非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存在巨大缺口。无论日印出自何动机,其对地区国家的铁路、公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客观上有助于促进亚非国家的经济发展,增强印太地区的互联互通。这与 “一带一路”倡议的初衷相符,与中国构建全球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实现共同发展繁荣的目标有契合之处。中国、日本、印度三国如能抛弃政治成见,在亚非地区开展合作,必将形成双赢或多赢的局面。

印度虽然对“一带一路”倡议有疑虑和担忧,并联合日本提出“亚非增长走廊”等“平行倡议”,但应该看到,印日两国也在谨慎地、有选择性地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此外,中印日三国在基建方面各有特色、各有所长,三国都强调“高质量”“可持续”的同时,中国在大型基建项目开发方面有着强大的资金、技术与价格优势,而日本更加重视基建项目的审核标准与环境标准,印度则相对更重视“软”设施建设。中印日三国基建合作,可以形成互补,既可以为目标国提供更多选择,也有利于中印日三国的切身利益。

 

 

                                         【完稿日期:2019-7-5

【责任编辑:姜胤安】

 



[1] 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 Government of Japan, “The ‘Expanded 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 Initiative Directed Toward the G7 Ise-Shima Summit Meeting Announced,” May 23, 2016, https://www.meti.go.jp/english/press/2016/0523_01.html. (上网时间:2019年7月5日)

[2] “Dedicated Freight Corridor Corporation of India, Background,” http://dfccil.gov.in/dfccil_app/Background. 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3] Embassy of Japan in India, “Japan to Cooperate on ‘Smart City’ Initiative in Chennai,” July 2017, https://www.in.emb-japan.go.jp/files/000276846.pdf.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4] Ministry of Development of North Eastern Region, Government of India, “Look East Policy and the North Eastern States,” February 15, 2011, http://www.mdoner.gov.in/content/aspects-of-lep.上网时间2018年12月10日

[5] Takema Sakamoto, “For Promotion of Intra-Regional Connectivity: India-Japan Partnership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the Northeast,” March 20, 2018, https://www.jica.go.jp/india/english/office/others/c8h0vm00009ylo4c-att/presentations_18.pdf.上网时间2018年12月10日

[6]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dia-Japan Fact Sheets: India-Japan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in the Indo-Pacific including Africa,” October 29, 2018, https://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dtl/30544/IndiaJapan_Fact_Sheets.上网时间2019年7月6日

[7] “日印拟打造‘亚洲经济走廊’,意在牵制中国”,商务部网站2014年1月20日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j/201401/20140100465469.shtml。(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8] “Economic Opportunities in Rakhine State,” 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 May 19, 2017, http://www.globalnewlightofmyanmar.com/economic-opportunities-in-rakhine-state/.上网时间2019年7月6日

[9]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dia-Japan Fact Sheets: India-Japan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in the Indo-Pacific including Africa”.

[10] “Northern Corridor Transit and Transport Coordination Authority, Background,” http://www.ttcanc.org/page.php?id=11.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11] JICA, “Signing of Japanese ODA Loan Agreement with the Republic of Kenya for Mombasa Port Development Project (Phase 2) ,” March 20, 2015, https://www.jica.go.jp/english/news/press/2014/ 150310_01.html. 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12] S. K. Mohanty, Priyadarshi Dash, Vaibhav Kaushik and Bhaskar Kashyap, “Trade Facilitation in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otential for India-Japan Cooperation,” Research and Information System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November 2017, http://www.ris.org.in/trade-facilitation-asia-africa-growth-corridor-potential-india-japan-cooperation-africa. 上网时间201965

[13] Dipanjan Roy Chaudhury, “India, Japan to Develop Ports to Counter China,” The Economic Times, May 30, 2018, 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politics-and-nation/india-japan-to-develop-ports-to-counter-china/articleshow/64377787.cms. (上网时间2018年9月17日

[14] 廉德瑰、金永明:《日本海洋战略研究》,时事出版社,2016年,第167页。

[15] RIS, ERIA, IDE-JETRO,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artnership for Sustainabl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May 22-26, 2017, p.12; Neha Sinha, “Asia-Africa Growth Corridor: Can It Be A Game Changer?,” Vivekananda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June 5, 2017, www.vifindia.org/article/2017/june/05/asia-africa-growth-corridor-can-it-be-a-game-changer.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16] 楼春豪:“‘亚非增长走廊倡议:内涵、动因与前景,《国际问题研究》2018年第1期,第73-89页。

[17] Harsh V. Pant, “China’s Rise Leads India and Japan to Wary Embrace,” https://yaleglobal.yale.edu/content/chinas-rise-leads-india-and-japan-wary-embrace.上网时间2018年12月10日

[18] Ministry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 Government of Japan, “The ‘Expanded Partnership for Quality Infrastructure’ Initiative Directed Toward the G7 Ise-Shima Summit Meeting Announced”.

[19] Prime Minister of Japan and His Cabinet, “The Prime Minister in Action: Meeting of the Management Council for Infrastructure Strategy,” May 23, 2016, http://japan.kantei.go.jp/97_abe/actions/201605/23article5.html.上网时间2019年7月5日

[20] Nishimura Hidetoshi, “Connectivity between ASEAN and India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Dawei Development Project,” Research Institute of Economy, Trade and Industry, November 2013, https://www.rieti.go.jp/en/special/p_a_w/036.html.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21]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Bureau, MOFA, “Priority Policy for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FY2017,” April 2017, p.4, https://www.mofa.go.jp/files/000259285.pdf.上网时间2018年12月10日

[22] Jagannath Panda, “The Asia-Africa Growth Corridor: An India-Japan Arch in the Making?,” Focus Asia, No.21, August 2017, http://isdp.eu/publication/asia-africa-growth-corridor-aagc-india-japan/.上网时间2018年12月10日

[23] Patrick M. Cronin and Darshana M. Baruah, “The Modi Doctrine for the Indo-Pacific Maritime Region,” The Diplomat, December 2, 2014, htxtps://thediplomat.com/2014/12/the-modi-doctrine-for-the-indo-pacific-maritime-region/.上网时间2018年12月10日

[24] Office of the Spokesperson, U.S. Department of State, “U.S.-Japan Security Consultative Committee 2019 Fact Sheet,” April 19, 2019, https://www.state.gov/u-s-japan-security-consultative-committee-2019-fact-sheet/.(上网时间2019年7月5日)

[25] Shinzo Abe, “Asia’s Democratic Security Diamond,” Project Syndicate, December 27, 2012, https://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a-strategic-alliance-for-japan-and-india-by-shinzo-abe?barrier=accesspaylog.上网时间2019年7月6日

[26]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dia-Japan Fact Sheets: India-Japan Cooperation in Railways,” October 29, 2018, https://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dtl/30544/IndiaJapan_Fact_Sheets.上网时间2019年7月6日

 

[27] Ibid.

[28] Ibid.

[29] RIS, ERIA, IDE-JETRO, “Asia Africa Growth Corridor: Partnership for Sustainable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30] Shalini Umachandran, “Little Tokyo in Chennai,” The Times of India, December 4, 2013, https://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city/chennai/Little-Tokyo-in-Chennai/articleshow/26819744.cms. 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31] Nippon Koei CO., LTD., East Nippon Expressway Co., LTD., Padeco Co., LTD., “Study on the Bangalore – Chennai Expressway Construction Project in the Republic of India,” February 2012, https://www.jetro.go.jp/ext_images/jetro/activities/contribution/oda/model_study/earth_infra/pdf/h23_saitaku_01e.pdf. 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32] Press Trust of India, “‘Delhi Mumbai Industrial Corridor’ to Help Japanese Investors,” Business Standard, August 3, 2016, https://www.business-standard.com/article/pti-stories/delhi-mumbai-industrial-corridor-to-help-japanese-investors-116080301476_1.html.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33] JICA, “JICA’s Cooperation Adds Powerful Electric Locomotives for ‘Western Dedicated Freight Corridor’,” Septermber 15, 2017, https://www.jica.go.jp/india/english/office/topics/press170915_02.html.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34] Ibid.

[35] Takafumi Fujisawa, Kazuaki Yamamoto, eds., “2017 Progress Survey Report of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in CADP 2.0,” July 2018, pp.29-30, http://www.eria.org/uploads/media/Research-Project-Report/ERIA_RPR_FY2017_01.pdf.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36] Dipanjan Roy Chaudhury, “India, Japan to Develop Ports to Counter China,” The Economic Times, May 30, 2018, 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politics-and-nation/india-japan-to-develop-ports-to-counter-china/articleshow/64377787.cms.上网时间2019年6月5日

[37] 李莉:“印度大国崛起战略新动向”,《现代国际关系》2017年第12期,第19-21页。

[38] 蓝建学:印度西联战略:缘起、进展与前景,《国际问题研究》2019年第3期,第63-80页。

[39] 林民旺:“‘印太’的建构与亚洲地缘政治的张力”,《外交评论》2018年第1期,第16-35页。

[40] 李文:“‘和’文化与日本外交困局”,《当代亚太》2007年第12期,第14-19页。

[41] 孟晓旭:“日本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关系的构建与前景”,《国际问题研究》2017年第3期,第76-8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