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期刊

“东进”遇上“西看”:印越海洋合作新态势及前景​

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9年第4期    作者:邵建平    时间:2019-08-23

 

“东进”遇上“西看”:印越海洋合作

新态势及前景

     邵建平

 

〔提   要〕随着印越关系的全面深化,海洋合作已经成为印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近年来,印度和越南在海洋领域的合作不断升级,相互间的协调与合作不断加强。除了制衡中国的考虑以外,印越海洋合作的不断升级也与美国的支持和推动密不可分。印越两国海洋合作会对南海局势造成一定的影响。从趋势上来看,虽然两国合作面临一些制约因素,但是涉海合作今后仍将继续是印越关系的优先选择。

关 键 词印越关系、海洋合作、南海争端、印度洋

〔作者简介〕邵建平,红河学院教育部越南研究备案中心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在站博士后、中国(昆明)南亚东南亚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D835.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52 8832201940082-14

 

印度和越南同属海洋国家,海洋合作是印越两国合作应有的题中之义。近年来,随着印度“东向政策”的不断推进并升级为“东进政策”,越南强化了大国平衡外交,印越两国间海洋合作不断深化,呈现出机制化、常态化、具体化等特点。印越在海洋领域的合作不断升温,对两国关系及地区形势发展均有一定影响,值得关注和研究。

 

一、印越海洋合作的进程及特点

 

印度和越南两国外交关系长期保持友好,并无历史包袱和现实利益纠葛。冷战期间,印度和越南的关系主要体现在政治和道义上的相互支持,两国在安全领域和海洋领域的合作几乎处于空白。二战结束之初,为了争取民族独立与解放,时任越南领导人胡志明向印度总理尼赫鲁求助。但印度当时没有给越南提供实质性的帮助,只给予道义上的支持。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后,尼赫鲁总理于1954年访问了越南,成为第一个访问越南的外国元首。20世纪70年代,尽管印越皆具反华立场,但两国安全合作并无进展,比如越南1978年曾向印度求助提升越南武器自给能力,但被印度婉拒。[2] 冷战结束后,印度和越南于1994年签署《防务合作谅解备忘录》,印度参与越南近海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合作。进入21世纪以来,印越关系进展迅速,两国开启海洋安全领域合作。2000年,越南总理潘文凯访问印度,印度国防部长乔治·费尔南德斯称越南为“最值得信赖的伙伴和盟友”,表示将加强两国间安全合作,包括联合防务训练、为越南提供先进武器,并提议印度海军进驻越南金兰湾军事基地。[3]随后,越南和印度在海洋安全领域的合作逐步展开。2007年,越南总理阮晋勇访问印度,印越关系上升为战略伙伴关系,建立战略对话机制。总体来看,2011年以前,印越海洋安全合作虽不断推进,但合作方式较为单一、进展不快。在2011年时任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问印度期间,时任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表示:“印度和越南都是海洋国家,面临着共同的安全威胁,我们相信确保重要海上通道的安全与保障至关重要,我们同意将加强在海洋领域的合作。” [4]此后,印度和越南在海洋领域的合作,特别是海洋安全方面的合作,成为两国关系中的优先发展方向。随着中国与缅甸、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等印度洋沿岸国家关系的提质升级,印度与越南在南海问题不断升温的背景下不断加快两国海洋合作进程。

(一)印度军舰对越南港口的访问纵深化

因越南海军实力总体相对落后,印越海军往来主要是印度军舰单向度地对越南港口进行访问。随着两国海洋合作升温,印度军舰频繁访问越南港口,所访港口从最南部的胡志明市逐步延伸到中部和北部的芽庄、岘港、海防,甚至极为敏感的金兰湾。2011年7月,印度海军“埃拉瓦特”号坦克登陆舰应邀访问芽庄港,这是外国海军舰船首次获准进入芽庄港口。[5]此后,印度军舰分别于2013年6月、2015年10月、2018年5月三次访问越南海防港;2014年8月、2017年9月两次访问海防港;2016年5月访问金兰湾。 [6]相比他国,印度海军近年来到访金兰湾的频率要高得多。[7]

(二)印越两国海上力量联合军演常态化

联合军演是印越海洋合作的传统项目。早在2000年,印度和越南就开启海上联合军演。随着两国关系的升级,印越海上联合军演更趋频繁和常态化,而且在2013年62015年8和2018年5月在南中国海举行了联合军演。两国海上力量频繁举行联合军演是印度和越南海洋合作不断深化的表现。尽管越南自冷战结束之初就一直在谋求对外关系的多元化,尤其重视与域外大国发展关系,但在2016年2月与日本首次开展海军联合演习前,印度是唯一一个与越南开展例行性海军联合演习的国家。

(三)印度不断强化帮助越南海军提升军力的支持力度

自2000年开始,帮助越南提升海上力量就一直是印越海洋合作的重要内容。随着近年来两国关系不断深化,印度对帮助越南海军提升军力方面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主要包括为越南提供海上军事装备、帮助越南培训海军人才等。越南从俄罗斯采购基洛级潜艇后,印度根据与越南签署的《2011—2013行动计划》同意帮助越南进行舰艇人员培训。[8]2013年11月,印度海军宣布将对500名越南潜艇人员进行水下作战培训。在军备支持方面,印度目前已成为仅次于俄罗斯的越南第二大军事合作伙伴。其中,提升越南海军军备水平已经成为印越近年来武器和装备技术合作的重要领域。2014年9 月,时任印度总统慕吉克访越时承诺向越南提供1亿美元军购贷款,协助越南从印度采购四艘巡逻艇,并准备向越南提供印度海军最先进的“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导弹。同年10月,时任越南总理阮晋勇访问印度,双方会谈的重要议题之一便是印度将向越南出售4 艘海军巡逻艇。2016年9月,印度总理莫迪在访越期间承诺为越南提供5亿美元的国防信贷额度,以简化有关国防设备的购买手续。同时,两国还签署了有关印度帮助越南建造海上巡逻艇的协议。[9]2018年3时任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访印期间,印方重申继续强化与越南的防务合作,包括支持越南军队提升军力。印越两国同意加快落实印度为帮助越南建造高速巡逻舰而提供1亿美元贷款的协议,并尽早签署印方2016承诺提供5亿美元国防信贷额度的框架性协议。[10]

(四)印越不断深化海上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合作

印越海上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合作是两国海洋合作的传统领域。近年来,印度与越南在南海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的步伐更大,愈加触及南海争议水域。在2011年10张晋创访印期间,两国签署《越南国家石油公司和印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油气合作协议书》,表示要加强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合作,其中包含印度和越南在越方划出的127区块和128区块(涉及争议水域)进行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合作。此后,127区块虽因未勘探到油气资源而被放弃,但印越两国仍数次延长在128区块的勘探协议。在2018年3陈大光访印期间,两国签署《联合声明》,其中越方强调欢迎印度企业扩大在“越南大陆架和专属经济区”的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活动。[11]

(五)印越针对南海问题加强协调与合作

2014年莫迪政府上台之前,印度对南海问题总体保持“低调”态度。莫迪政府上台后,南海问题成为印度“东进政策”的重要抓手。南海问题在印越高层会谈中出现频次益高,两国均以“航行自由、航行安全、尊重国际法”等华丽辞藻掩盖其地缘政治意图。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裁决发布后,印度和越南均呼吁争端相关方依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称《公约》)处理争端。在同年9月印度总理莫迪访越期间,两国联合声明提及南海仲裁案,并呼吁各方“尊重法律和外交程序”[12]2018年3月,陈大光访问印度,两国联合声明强调“维护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全面尊重法律和外交程序,基于国际法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等非常必要[13]

 

二、印越海洋合作的动力

 

印度和越南在冷战后一直都重视相互间的战略协调。印越海洋合作能够顺利推展,与两国友好协作关系的深厚渊源密不可分。在越南战争中,印度不惜开罪美国给予越南道义上的支持和声援。1979年越南入侵柬埔寨后,印度也声援支持越南的行动。近年来,印度和越南不断强化海洋合作,这既是两国外交政策的延续,更是两国现实利益诉求使然。中国在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影响力逐步增长,是印越进一步强化海洋合作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此外,美国的支持客观上也对印越两国海洋合作起到一定推动作用。

(一)印度意在牵制中国进入印度洋

随着印度“东向政策在经济领域取得较大成果,印度升级“东向政策为“东进政策”[14],并逐步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安全合作,包括海洋安全合作。印度将与东盟国家关系作为“东进政策”的重点,意图扮演地区“安全提供者”的角色,彰显其在西太平洋的影响力。其实,早在2000,时任印度国防部长费尔南德斯即宣称“印度的海洋利益区域从阿拉伯海北部一直延伸到南海”[15]。印度的“东向政策”实施多年,愈益期望彰显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和实现大国梦。因越南具有特殊的地缘政治地位,尤其是与中国长期存在复杂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争端,自然逐步成为印度“东进政策”的首选。[16]印度看到了在南海拓展海权的机会,是故将越南视为其“东进政策”的核心国家和“钻石链”战略的重要一环,尤其是海洋安全合作伙伴的优先考虑对象。[17]自莫迪政府正式提出“东进政策”后,在与越南双边高层会晤时,印度几乎毫无例外地都会明确强调越南是印度“东进政策”最重要的一个支柱。如在2014年10月时任越南总理阮晋勇访印期间,印度总理莫迪重申“越南是印度东进政策的重要一极”。[18] 2018年11,印度总统拉姆·纳特·考文德在越南国会发表演讲指出:“所有邦交对印度来说都起着重要作用,但印度与包括越南在内的部分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关系具有特别意义,越南对印度东进政策起着重要作用。 [19]

印度一直以来奉行“排他性”的印度洋战略,认为印度洋是“印度之洋”,尤其反对中国拓展在印度洋的战略空间”。有学者认为:“印度洋是印度必争的势力范围,印度不会容许印度洋成为中国崛起成为海洋国家的通道。 [20]为了放缓中国进入印度洋的步伐,印度有借强化与越南等与中国存在争端之国开展海洋合作反制中国的盘算。随着中国和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国关系的深化发展,印度越发感到焦虑。印度一些战略学者认为:“中国海军加强在印度洋地区实际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让印度专注于南亚事务,而印度可扩展在东南亚的海军存在以破解中国的‘珍珠链’战略,打造印度的‘钻石链’。” [21]近年来,随着南海局势紧张,印度战略界越发认为:“中国在南海占据主导地位后不断增加在印度洋的存在,因而印度应该在印太地区与美日澳合作抗衡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 [22]对于印越海洋合作意在制衡中国,不少印度战略学界专家毫不避讳。如印度退役海军准将瓦萨(R.S. Vasan)表示:“近年来,在中越有争议的南海水域,印度加大了与越南进行油气资源勘探和开发的合作力度,这是一种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回应。 [23]印度学者巴拉达(Baladas Ghoshal)也认为,印度与越南在南海合作勘探和开发127区块和128区块有着强烈的政治动力,因为印度希望借此换得在印中其他问题上与中国的谈判筹码。[24]还有印度学者明确提出:“印度会发现其无法阻止中国海军进入印度洋,但其可进入中国自己的后院——南海对中国施压,这是一种简单但有效的回应。”[25]

(二)越南试图借重印度在南海制衡中国

中国1979年被迫发动的自卫反击战对越南的安全观念和战略思维都产生了深刻影响。中越边境冲突爆发时,苏联只在道义和形式上给予越南象征性的支持,并没有完全履行《越苏友好合作条约》的义务。因此,1986年革新开放后,越南不再将与大国结盟作为维护自身安全的手段,而逐步从“一边倒”转向多元外交。随着冷战结束,越南对外交政策进行了更大幅度的调整,开启全方位外交,不断加快融入国际社会的步伐。越南依据自身对国际形势的判断,逐步形成了“以大国平衡为核心、全方位、多样化”的外交政策。其中,借域外大国力量对中国进行“软制衡”,成为越南大国平衡外交的核心。1991年与中国关系正常化以来,越南的对华政策是典型的对冲战略,一方面越南在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上离不开中国的支持;另一方面,因中越两国有历史恩怨和现实利益纠葛,越南的对华政策充满了防范意味。

与越中关系相比较,越印没有历史包袱,在冷战时期都奉行与苏联交好的政策,使得两国具有天然的亲近感。因此,在越南“西看”过程中,具有大国抱负的印度成为越南倚重的主要力量。同时,越南深化与印度的关系,符合其整体外交政策中多样化的原则,尤其是与印度之间的海洋合作能够提高越南在与中国南海博弈中的地位。2009年以来不断发酵的南海议题使越印两国产生了一定“共振”,两国皆颇具对华防范意识,而且越南欲拉拢印度在南海制衡中国也恰与印度期望通过与越南加强海洋安全合作将自身影响力拓展到西太平洋的盘算不谋而合。相较而言,越南在与印度海洋合作过程中更加主动,不仅允许印度军舰访问越南敏感性港口,还不断鼓动印度参与南海争议海域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发。

(三)美国的支持和鼓动

印度总体上对美国采取战略适从的态度,而美国对印度在亚太地区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持有显著的欢迎和支持态度。[26]在美国越发重视亚太地区的背景下,美国更加乐见并鼓励印度和越南加强海洋合作,也支持印度在亚太地区发挥更大的作用。早在21世纪初,美国就鼓励印度海军在波斯湾、东南亚等地区加强与美国海军的协调行动,增强印度的海上实力。[27]2011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访问印度时呼吁:“印度有潜力在亚太地区未来秩序的塑造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领导作用,印度不仅仅是‘向东看’,而需要更多的实际行动 [28]莫迪政府在2014年上台后宣布将“东向政策”升级为“东进政策”,应当可以说,希拉里2011年的呼吁起了一定催化作用。因为越南在印度“东进政策”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毫无疑问,印度要配合美国的亚太战略,必然要与越南强化合作。美国也乐见并支持越南与印度大力开展海洋合作,希望印越合作能助力推进其意在遏制中国的所谓“印太战略”。2019年6月1日,美国国防部发布《印太战略报告:未雨绸缪、伙伴关系深化、网络化区域建设》,其虽强调美日印澳四国同盟的核心重要性,但也将包括越南在内的部分东盟国家视为关键棋子。[29]

 

三、印越海洋合作的前景

 

随着印越关系的不断深化和亚太海洋地缘政治的变化,海洋合作必将继续是印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最重要内容。当然,印越海洋合作的进一步推展也面临不少制约因素。

一方面,印越海洋合作将会继续高调推进。近年来,中国在南海维权能力的提升和在印度洋地区影响力的上升使得印度和越南在海洋合作领域产生了共振,印度本身的地区大国野心也助长了其深化与越南的关系。有学者甚至认为:紧张的南海局势已经成为观察印度与越南等域内国家关系的棱镜,在共同应对中国方面,印度和越南关系的深化已经不顾一切(throw caution to the winds)。[30]从近几年越南允许印度海军舰艇访问的港口情况来看,从最南部的胡志明市逐步到中北部的芽庄、岘港和海防,印度海军在南海的活动范围越发扩展。此外,印度始终是越南谋求武器来源多元化的重要选择,因此未来印越两国海军装备技术领域的合作将会趋于明显。有关印度将向越南提供布拉莫斯反舰巡航导弹的新闻经常被媒体报道,而且在很多公开场合两国官员和发言人对此都没有否认。如越南外交部发言人被问及该问题时含糊回答:“安全和防务合作是越印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防御性武器的采购符合越南和平与自卫的国防政策。[31]印度防务官员也表示:“为越南提供防务设备是印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方面 [32]从印越两国官员的表态来看,双方应该就印度为越南提供布拉莫斯反舰巡航导弹事宜保持着密切的磋商。因此,海洋合作尤其是海洋安全合作应会继续成为印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重点。在2018年3月印越签署的《联合声明》中,双方表示将强化在反走私、航线安全等海洋领域的合作,并依据印度—东盟海洋合作战略对话的精神推进两国在海洋事务上的磋商。[33]2018年8月,印度外交部长斯瓦拉吉在印越第16次联合委员会上表示“印度和越南将加强海洋合作并决定在年内举行第一届印越双边海洋安全对话 [34]

另一方面,印越海洋合作也面临不少制约因素,使其更多地体现在舆论上热度颇高,而实际进程较为缓慢。首先,越南奉行的是大国平衡外交,其底线是不想彻底激怒中国,因此印度和越南不可能结成海洋联盟。澳大利亚学者大卫·布鲁斯特(David Brewster)认为越南是在“服从”中国的前提下谋求外交多元化和涉入东盟。[35]这明显言过其实,越南对华政策介于制衡与合作之间,具有对冲的典型特点,正如越南总理阮晋勇所说——越南对华政策要坚持“合作与斗争相结合”。在印越海洋合作方面,从越南对印度希望进驻金兰湾海军基地的虚与委蛇态度可以看出,越南不会轻易同意任何域外国家在金兰湾驻军。此外,也有学者认为正是因为越南是南海争议相关方,越南并不能像新加坡一样放开手脚与印度等域外大国全面开展海洋合作,尤其是海洋安全方面的合作,因为越南不想令中国认为其与域外大国或大国集团结成了紧密同盟,继而致使中国有可能对越南采取遏制政策。[36]

其次,越南海军装备相对落后,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印越海上军事演习等合作项目的推进。印越两国军舰访问、联合演习等大多属于“单向度”,一般都只能在越南邻近海域举行演习。但囿于南海问题的敏感性,印越双方也不可能太过于密集和深入地在南海海域开展联合军事演习,而越南海军在短期内要到印度洋海域与印度海军进行联合演习则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后,印度官僚阶层在政策执行方面的低效率将阻碍印越海洋合作进程。印度国内官僚阶层在执行政策上作风拖沓,尤其是涉及与外国的安全合作需要国防部、外交部和财政部相互协调,[37]这更大大降低了政策落实的效率。从印越海洋合作来看,其也深受印度官僚阶层“执行难”的困扰。比如,早在2014年印度总统访问越南时就承诺将向越南提供1亿美元军购贷款,但直到2018年陈大光访问印度时,该笔贷款仍然还停留在“口头”层面而并未得到真正落实。

 

四、印越海洋合作对南海争端的影响

 

印越海洋合作若无涉他国,自无不妥,但其屡有牵涉南海争端,不论是对地区局势与中国—东盟海洋合作,还是对南海争端的降温和解决,皆无裨益。而且,印度插手南海事务不仅无益于域内各国和平解决争端与推进合作,也不利于中印关系的维护与发展。

2016年下半年以来,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处理南海问题的“双轨思路”取得了重大进展,中国和东盟国家已经就“南海行为准则”单一磋商文本草案达成共识,南海局势日趋稳定。但是,越南和印度似乎并不乐见此种平稳之局。随着印度和越南海洋合作的推进,印度对南海问题的关注愈发密切。近年来,莫迪政府“东进政策”的重心更加强调海洋安全,且其海洋安全战略更为积极、富于进取心,在战略定位、战略视野、战略举措等方面都做出了相应调整,强调印太视域下以综合手段推进海洋安全战略,以更好地服从服务于印度崛起的大战略。[38]正因如此,印度对于南海争端的态度开始变得日益高调。印度不仅在双边层次上与美国、日本、越南等国联合就南海问题发声,将对南海争端的关切写入与这些国家的双边声明中,而且还在印度—东盟层面高调表达了对南海争端的关注。[39]随着印度利用印越关系的升级加深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印度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与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等愈益相似,比如呼吁南海争端相关各方遵守《公约》以及维护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

尽管南海海上通道安全和航行自由事关印度的重要利益,但南海事务早前并非中印关系的焦点和核心问题。随着印越海洋合作的推进,尤其是印度军舰频繁访问芽庄等距离南沙海域不远的越南港口,这必然使中印角力的范围扩展到了南海。2011年7月,印方声称其军舰在从越南芽庄向海防港航行过程中遭到中方舰船袭扰,被中国海军警告称“你们正进入中国海域”。印度外交部发表声明“印度支持国际水域,包括南海的航行自由 [40]2011以来,中印两国多次因印度与越南合作勘探和开发南海争议水域油气资源而发生龃龉。中方表示:“一贯反对任何其他国家在中国管辖的海域进行油气勘探开发活动,希望有关外国公司不要卷入南海争议。”[41]而印方认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印度与越南的合作勘探的区块位于越南专属经济区。 [42]印度和越南若如此在南海开展海洋合作,必然会使南海议题也成为影响中印关系的不良因素,增加中印两国发生摩擦的可能。

尽管印度有借通过与越南开展海洋合作将自身安全空间拓展到西太平洋地区的战略盘算,但印度综合实力与中国仍然存在较大差距,总体上对中国采取“软制衡”战略,不希望与中国产生直接性的对抗。而且,南海并非印度的战略核心区,在自身实力有限、国家战略能力与战略目标不匹配[43]的背景下,印度仍然会将印度洋作为其海洋战略的重点和首要利益区。因此,虽然印度与越南开展海洋合作,频繁在南海事务上互动,但是印度并无与中国因南海问题爆发直接冲突的战略意图和动力。

 

【完稿日期:2019-7-5

【责任编辑:曹  群】

 

 




 

[1] 本文为2019年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新海洋观视角下的中国—东盟海洋合作研究”(19BGJ004)的阶段性成果。感谢《国际问题研究》匿名评审专家对本文提出的意见和修改建议。

[2] David Brewster, “India’s Strategic Partnership with Vietnam: The Search for a Diamond on the South China Sea?,” Asian Security, Vol.5, No.1, 2009, p.26.

[3] Ibid., p.30.

[4] Elizabeth Roche, “India, Vietnam Sign Deal to Deepen Energy Cooperation,” October 12, 2011, https://www.livemint.com/Politics/PWidvHmDW4EP1Pse28csFN/India-Vietnam-sign-deal-to-deepen-energy-cooperation.html.上网时间2019年3月20日

[5] “Paper Reports on India-Vietnam ‘Naval Cooperation’ in South China Sea,” BBC Monitoring International Reports, June 27, 2011. See Koh Swee Lean Collin, “ASEAN Perspectives on Naval Cooperation with India: Singapore and Vietnam,” India Review, Vol.12, No.3, 2013, p.197.

[6] 李群英:“‘东向行动与印越防务安全合作,《唯实》2016年第9期,第86页。

[7] 时宏远:印度东进南中国海:意图、方式及影响,《印度洋经济体研究》2015年第6期,第11页。

[8] Rajat Pandit, “India to Help Train Vietnam in Submarine Operations,” The Times of India, September 15, 2011, https://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india/India-to-help-train-Vietnam-in-submarine-operations/articleshow/9987596.cms.上网时间2019年4月16日

[9] Jaishree Balasubramanian, “India, Vietnam Agree to Deepen Defense Cooperation,” The Economic Times, July 11, 2018, https://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defence/india-vietnam-agree-to-deepen-defence-cooperation/articleshow/53990873.cms.上网时间2019年3月20日

[10]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dia-Vietnam Joint Statement during State Visit of President of Vietnam to India,” March 3, 2018, https://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dtl/29535/IndiaVietnam+Joint+Statement+during+State+visit+of+President+of+Vietnam+to+India+March+03+2018.上网时间2019年3月20日

[11]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dia-Vietnam Joint Statement during State Visit of President of Vietnam to India,” March 3, 2018.

[12]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Joint Statement between India and Vietnam during th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to Vietnam,” September 3, 2016, https://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dtl/27362/joint+statement+between+india+and+vietnam+during+the+visit+of+prime+minister+to+vietnam.上网时间2019422

[13]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dia-Vietnam Joint Statement during State Visit of President of Vietnam to India,” March 3, 2018.

[14] 印度外交部长斯瓦拉吉在2014年8月访越时隐晦地提出了“东进政策”:“现在不仅仅是向东看,还必须行动了。在莫迪政府时代,我们将推行‘东进政策’。”参见“Time to Change ‘Look East Policy’ to ‘Act East Policy’: Sushma Swaraj,” NDTV, August 25, 2014, https://www.ndtv.com/india-news/time-to-change-look-east-policy-to-act-east-policy-sushma-swaraj-653063。(上网时间:2019年4月26日)

[15] “India Challenges China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sia Times, April 27, 2000.

[16] 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很早便点明了越南在印度亚太战略中的重要性,其曾表示:如果印度想要成为南亚地区的霸主,则必须竭力阻止中国势力进入东南亚,而由越南领导的一个反华的印度支那有利于印度维护在南亚地区的影响力。参见John W. Garver, “Chinese-Indian Rivalry in Indochina,” Asian Survey, Vol.27, No.11, 1987, pp.1207-1208

[17] David Brewster, “India’s Strategic Partnership with Vietnam: The Search for a Diamond on the South China Sea?,” p.28.

[18]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Joint Statement on the State Visit of Prime Minister of the Socialist Republic of Vietnam to India,” October 28, 2014, https://www.mea.gov.in/bilateral-documents.htm?dtl/24142/joint+statement+on+the+state+visit+of+prime+minister+of+the+socialist+republic+of+vietnam+to+india+october+2728+2014.上网时间2019427

[19] “印度总统拉姆·纳特·考文德在越南国会发表重要演讲”,越南《人民报》2018年12月20日。

[20] 郑永年:《中国通往海洋文明之路》,东方出版社,2018年,第10-11页。

[21] David Brewster, “India’s Strategic Partnership with Vietnam: The Search for a Diamond on the South China Sea?,” pp.34-35.

[22] Vivek Mishra, “India and the Rise of the Indo-Pacific,” The Diplomat, September 30, 2013, http://thediplomat.com/2013/09/india-and-the-rise-of-the-indo-pacific/.上网时间2019年4月28日

[23] R. S. Vasan, “India’s Interests in South China Sea: Implications for Regional and Global Security and Stability,” ISAS Insights, No.334, June 1, 2016, p.4.

[24] Baladas Ghoshal, “China’s Perception on India’s Look East Policy and Its Implication,” IDSA Monograph Series, No.26,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es, October 2013, p.128.

[25] David Scott, “India’s Rol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Geopolitics and Geo-economics in Play,” India Review, Vol.12, No.2, 2013, p.54.

[26] 葛红亮:“‘东向行动政策与南海问题中印度角色的战略导向性转变,《太平洋学报》2015年第7期,第20页。

[27]  Ashley Trellis, “South Asia,” in Richard J. Ellings and Aaron L. Friedberg eds., Strategic Asia 2001-02 Power and Purpose, Seattle: 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 2002, pp.262-263. See David Brewster, “India’s Strategic Partnership with Vietnam: The Search for a Diamond on the South China Sea?,” p.35.

[28]  “Hillary Clinton Urges India to Take Leading Role in Asia,” Times of Malta, July 21, 2011, https://www.timesofmalta.com/articles/view/20110721/world/Hillary-Clinton-urges-India-to-take-leading-role-in-Asia.376587.上网时间201957

[29] The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Indo-Pacific Strategy Report: Preparedness, Partnerships, and Promoting a Networked Region, June 1, 2019, p.36.

[30] Monika Chansoria, “Positioning Vietnam in India’s ‘Look East’ Policy,” CLAWS Journal, Winter 2011, p.100.

[31] “India not Selling Brahmos Missile to Vietnam, Says Govt,” Hindustan Times, August 18, 2017, https://www.hindustantimes.com/india-news/india-not-selling-brahmos-missile-to-vietnam-says-govt/story-T0yg0y8ll1cFo5TWWRYnFK.html.上网时间2019年4月30日

[32] Ibid.

[33]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dia-Vietnam Joint Statement during State Visit of President of Vietnam to India,” March 3, 2018.

[34]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Press Statement by External Affairs Minister after Delegation-level Talks with DPM & FM of Vietnam,” August 29, 2018, https://www.mea.gov.in/Speeches-Statements.htm?dtl/30331/press+statement+by+external+affairs+minister+after+delegationlevel+talks+with+dpm+amp+fm+of+vietnam+august+28+2018.上网时间2019年5月2日

[35] David Brewster, “India’s Strategic Partnership with Vietnam: The Search for a Diamond on the South China Sea?,” p.40.

[36] Koh Swee Lean Collin, “ASEAN Perspectives on Naval Cooperation with India: Singapore and Vietnam,” India Review, Vol.12, No.3, 2013, pp.199-200.

[37]  孙现朴:印美海洋合作的进程及限制性因素——兼论中国印度洋政策的路径选择,《南亚研究季刊》2018年第1期,第13页。

[38] 楼春豪:战略认知转变与莫迪政府的海洋安全战略,《外交评论》2018年第5期,第98页。

[39] 林民旺:印度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新动向及其前景,《太平洋学报》2017年第2期,第32-33页。

[40]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Incident Involving INS Airavat in South China Sea,” September 1, 2011, http://www.mea.gov.in/media-briefings.htm?dtl/3040/Incident+involving+INS+Airavat+in+South+China+Sea.上网时间2019年3月25日

[41] 钟子娟:“印度称已获得越南许可拟进入南海开发油气资源”,人民网2011年9月16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h/2011/0916/c226678-646000584.html。(上网时间:2019年3月25日)

[42]  S. D. Muni1, “The Turbulent South-China Sea Waters: India, Vietnam and China,” ISAS Insights, No.140, October 11, 2011, p.4.

[43] 王丽娜:印度莫迪政府印太战略评估,《当代亚太》2018年第3期,第10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