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期期刊

叙利亚乱局:博弈新态势与前景

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8年第5期    作者:董漫远    时间:2018-10-08

 

叙利亚乱局:博弈新态势与前景

     董漫远

〔提   要〕当前,叙利亚前途与命运已沦入大国主宰轨道,并成为大国交易的重要筹码。涉叙利亚地区各方基于自身利益分“傍”美俄,阵营分野与分化鲜明。压缩或扩大“碎片化”区域,成为美俄两大阵营现阶段在叙利亚角逐的焦点。叙利亚乱局与中东地区其他热点形成紧密联动,并推动地区格局加速演变。在这一过程中,叙利亚乱局继续表现为中东的“枢轴热点”,影响其他热点的升降张缓。展望前景,美国携盟友将继续致力于在叙利亚实现“政权更迭”,俄罗斯率伙伴将力阻美国意图得逞,叙利亚乱局尚看不到得以终结的任何迹象。

〔关 键 词〕叙利亚乱局、美俄博弈、中东地区、代理人战争

〔作者简介〕董漫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D815.4


 

自美国、俄罗斯先后以“反恐”为名军事介入叙利亚乱局以来,叙利亚命运进入大国主宰阶段。美俄经几年复杂博弈,基本确定各自在叙利亚“势力范围”,但这不是美俄对叙利亚政策的终极目标。总体看,美俄在叙利亚博弈与双方在欧亚大陆角逐和对中东其他热点的介入形成联动。由于美俄博弈对叙利亚及中东局势的走向产生主导作用,地区诸强特别是沙特和伊朗间的地缘政治较量,已经从属并构成美俄在叙利亚及中东博弈的组成部分。

 

一、叙利亚乱局进入大国主宰时期

 

叙利亚动乱发轫于2011年3月。内因是国家治理赤字大,外因是受突尼斯、埃及政权更迭“溢出效应”波及,美英法等西方国家借机推波助澜。从当年3月15日起,叙利亚主要城市相继出现反政府示威,要求开展政治改革和保障人权。当局出动军警逮捕了3000多人。叙利亚政府相关举措未能平息各类反政府活动,反而刺激街头运动转为武装反抗。从4月开始,“穆斯林兄弟会”、库尔德人、德鲁兹人在北部地区与政府军展开了游击战,造成军警伤亡,促使政府方面加大清剿力度,并将军事行动定性为“打击恐怖分子”。政府方面的军事行动迫使大量民众越境逃生至土耳其、约旦、黎巴嫩等国。在此背景下,西方国家开始公然干涉叙利亚内政。美欧领导人频繁指责巴沙尔总统“镇压民主运动”,要求其下台。美欧国家同时启动一系列对叙利亚制裁,并推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谴责叙利亚的15国提案。沙特、土耳其、阿联酋、卡塔尔等国也加入要求巴沙尔下台的行列,并推动阿盟将叙利亚开除。如上国际和地区气候对叙利亚反对派形成巨大鼓舞,坚定了他们依靠外部支持“倒巴沙尔”的信心。2011年7月,以里亚德上校为首的一批哗变官兵组建“叙利亚自由军”,拉开了叙利亚战乱的序幕。

从“叙利亚自由军”成立到2014年9月,叙利亚战乱主要表现为“代理人战争”,即由美、欧、沙特、土耳其、卡塔尔等方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资金、武器装备、人员培训等,反对派依靠外部支持与政府军交战,目标是推翻巴沙尔政权;俄罗斯、伊朗等方则向叙利亚政府提供全面支持,目标是阻止巴沙尔被推翻。

叙利亚代理人战争不但造成民众流离失所,且给恐怖主义崛起提供机遇。自2014年6月起,“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伊拉克两国攻城略地,并向埃及西奈半岛和阿拉伯半岛展开扩张。“伊斯兰国”异军突起不但打乱叙利亚“代理人战争”进程,威胁伊拉克中央政府执政地位,且对以色列、沙特、埃及、约旦等美地区盟友的国家安全构成现实威胁

 

在这种情势下,美国不得不打起“反恐”旗号,从2014年9月起对“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伊拉克目标展开空袭,一直持续至今。只是2017年“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伊拉克主战场全面崩盘后,美国对其空袭由密集转为零星。2015年底,美军向叙利亚北部(简称“叙北”)派出50名特战队员,开始尝试在叙利亚确立军事存在。2016年,美军增调几百人入叙。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驻叙美军规模达一千多人。[1]美国通过支持“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及所辖“民众保护军”和“妇女保护军”,依托库族建立的“叙北联邦”,确立了在叙“势力范围”。2018年,美国将“势力范围”延伸到南部坦夫地区。

2015年930日,俄罗斯“应叙利亚政府请求”在叙境内展开“反恐军事行动”,对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各路反政府武装展开空袭。截至2017年10月“伊斯兰国”丢失“临时首都”,俄军实施了两万余次空袭,产生对叙利亚政府有利的战场效果。在俄军空袭支援下,叙军接连取得霍姆斯、哈马、吉斯尔舒古尔、阿勒颇等战役的胜利,实控约70%的国土,完全赢得战场主动,这一局面维持至今。在“反恐”旗帜下,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签订了长久使用塔尔图斯军港和赫梅米姆空军基地的协定,不但派驻了海空力量,还派驻了地面部队,俄军顾问直接参与叙军战场指挥。

纵观叙利亚“代理人战争”演变脉络,20146月“伊斯兰国”崛起成为转折点。叙利亚“代理人战争”由美俄间接支持各自代理人,转变为直接军事介入并大致划定双方“势力范围”。以此为标志,叙利亚前途与命运沦入大国主宰轨道,并成为大国交易的重要筹码。

 

二、涉叙各方阵营分野与分化鲜明

 

叙利亚战略位置重要,历来为大国和地区强国必争之地。该国同时存在复杂的民族与教派矛盾,并产生“溢出效应”,因而牵动中东域内外有关各方利益。自2011年叙利亚乱局爆发以来,先后卷入的主要国家和势力包括美、俄、沙特、伊朗、土耳其、卡塔尔、约旦、以色列、黎巴嫩真主党等。

围绕推翻还是力挺巴沙尔政权,最初的两大阵营是:以美为首、以沙特和土耳其为骨干、以卡塔尔和约旦为随从的“倒巴”阵营;以俄为首、以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为骨干的“保巴”阵营。2016年7月,土耳其发生旨在推翻总统埃尔多安的未遂政变后,土美关系急剧恶化,土俄关系迅速改善并升温,原有两大阵营生变。土耳其指责美军方与政变有染,抨击美国大力支持叙北库族武装,要求引渡流亡美国的宗教领袖居伦遭拒,于是与俄罗斯、伊朗结为阶段性利益组合,极大削弱了“倒巴”阵营。与此同时,埃尔多安因力挫政变而成为土耳其国内和中东“强人”,萌发与沙特争夺伊斯兰世界领袖的冲动,将“支持巴勒斯坦事业”作为政策抓手,既在伊斯兰合作组织框架内与伊朗联袂强烈谴责以色列镇压巴勒斯坦人民,谴责美国偏袒以色列,[2]又公然指责沙特“背叛巴勒斯坦事业”“与美以肮脏勾结”,同时恶化了土以、土沙关系。

土耳其中东政策的大幅改变,助推伊朗增强了与美以的抗衡力,以伊朗为枢轴的“什叶派新月地带”进一步加固,使伊朗敢于高举“反恐”旗帜加强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此外,黎巴嫩真主党在叙利亚军事存在进一步加强。这一形势导致以色列对叙利亚局势的介入。以色列认为,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在叙利亚确立军事存在,直接危及以安全,故必须将二者在叙利亚军事存在逐出。从阵营分野看,以色利加入了美领导的阵营,但与其他阵营成员涉叙目标不同。其他成员坚持将“倒巴”作为涉叙政策核心目标,以色列则关注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不坚持“倒巴”。相反,以色列认为,巴沙尔政权如果保持强有力的控局能力,并能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反政府武装驱离叙以边界,是有利于以色列国土安全的。叙以之间虽未媾和,但自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以来,叙利亚领导人老阿萨德和现任总统巴沙尔都严格遵守了停火协议,叙以之间“冷和平”维系至今。

土耳其从“倒巴”阵营中“哗变”,使大国和地区诸强在叙利亚角逐态势发生有利于俄的显著转变。由于俄土伊均与美存在深刻矛盾且不易消解,故三方利益组合有较强稳定性。该利益组合于2017年创立“阿斯塔纳进程”和“索契对话大会”机制,以推促于己有利的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对俄伊而言,巴沙尔政权不倒就是于己有利的政治解决。对土耳其而言,只要巴沙尔政权阻止叙北库族独立建国并默认土耳其在叙“势力范围”,就是于己有利的政治解决。在此前提下,土耳其可以不寻求“倒巴”。“阿斯塔纳进程”和“索契对话大会”机制得到联合国承认,并与“日内瓦和谈”同时发挥作用。美欧虽刻意贬低“阿斯塔纳进程”和“索契对话大会”,强调“日内瓦和谈”主渠道作用,但也关注“阿斯塔纳进程”和“索契对话大会”所产生的影响,每逢有会议均派员听会。

2017年6月,沙特携部分国家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卡实施陆路封锁,此事件不但造成海湾合作委员会(简称“海合会)严重分裂,且严重削弱“倒巴”阵营的凝聚力。在海合会内部,阿曼和科威特同情卡塔尔,未与卡塔尔断交,反衬沙特“指挥失灵”,只有巴林和阿联酋追随沙特。2018年初,阿联酋支持的也门“南方过渡委员会”所辖武装占领亚丁,触发沙阿关系出现龃龉,海合会裂痕进一步加大。针对沙特率部分国家“群殴”卡塔尔,土耳其、伊朗借机提升与卡塔尔关系。土耳其议会通过决议,扩大其在卡塔尔驻军规模,含有为卡提供军事“保护”之意。伊朗全面向卡塔尔开放海空通道,并向卡塔尔运送大量生活必需品。作为回报,卡塔尔一方面增大对土耳其投资,助力土耳其实现“2023愿景”,另一方面与土耳其共同支持“叙利亚自由军”“沙姆解放阵线”等组织,欲将它们打造为亲土、亲卡的“代理人武装”,并分化瓦解沙特支持的“伊斯兰军”等武装。

土耳其围绕海合会分歧和叙乱局打出的“组合拳”,引起沙特战略警觉。2018年3月,沙特王储萨勒曼在访问埃及时发表“邪恶三角”谈话,[3]认定土耳其与伊朗和地区恐怖势力构成“邪恶三角”,破坏地区和平与稳定。萨勒曼同时指责土耳其欲在中东重建“奥斯曼哈里发帝国”。沙特王储涉土言论引发土强烈愤慨,谴责沙特在叙利亚和中东地区“支恐”,并在涉叙利亚问题上与沙特对着干,其表现是土、卡支持的“代理人武装”与沙特支持的“伊斯兰军”等武装发生多次战场冲突。“邪恶三角”说同时刺激土耳其与伊俄卡关系更加火热。

涉叙及整个中东形势的复杂变化,造成美以沙轴心在战略目标上产生严重分歧。美以坚持搞垮伊朗是核心目标,包括涉叙政策也要以“逐伊出叙”为重点,而沙特要求既要搞垮伊朗,也要遏制土“地区扩张”。美国和以色列无法说服沙特改变主张。目前看,在“倒巴”问题上,美可依赖的唯一坚定伙伴只有沙特。

 

三、叙利亚“碎片化”局面将长期延续

 

叙利亚“碎片化”局面大致经历两个阶段,以2015年底美国向叙派出地面部队为时间分界,即第一阶段从20114月战乱爆发,到2015年底;第二阶段从2015年底美军入叙开始,经历“叙北联邦”坐大、土耳其军队在叙境内展开“幼发拉底之盾”“橄榄枝”等作战行动,占领阿夫林并与美军联合巡防曼比季,叙“碎片化”局面基本定型,直至今日。

第一阶段由“穆兄会”、库尔德人、德鲁兹人在北部地区的游击战拉开序幕,随后“叙利亚自由军”、“伊斯兰军”、库尔德“民保军”和“妇保军”等反叛武装相继出现,战乱区域波及德拉、库奈特拉、苏韦达、代尔祖尔、霍姆斯、哈马、伊德利卜、阿勒颇、拉卡、哈塞克等省和大马士革郊外,叙“碎片化”局面出现。叙利亚政府军不得不多方向作战,疲于应付。2012年9月,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入叙,10月,黎巴嫩真主党派3000精锐作战骨干入叙,[4]协助叙利亚政府与反叛武装作战,从而遏制住叙“碎片化”区域的快速扩展。

第一阶段“碎片化”严重削弱了叙利亚政府维护国家主权、确保领土完整、有效治理国家的能力。这一局面被地区恐怖主义充分利用,其鲜明特征就是“伊斯兰国”坐大。美国针对叙利亚“代理人战争”中出现的这一重大变化,从2015年底以“反恐”为名派地面部队入叙,从而直接推促叙“碎片化”局面进入第二阶段。

2018年初以来,虽然叙利亚政府军在俄军空中支援下陆续取得东古塔和南方三省剿匪胜利,将政府实控地域稳定在国土面积的67%左右,但始终无力打破“碎片化”局面。尽管巴沙尔总统数次表示要收复全境,但军力部署和战场主攻方向选择则十分谨慎。总方略是在政府实控地域内“平南定北”。截至20188月初,叙军基本歼灭盘踞在库奈特拉省临近戈兰高地的“伊斯兰国”残余势力,同时在重创“叙利亚自由军”“征服阵线”“伊斯兰军”等反叛武装的基础上,迫使上述反叛武装余部在交出重武器后按照叙军指定路线向伊德利卜省转移,从而实现了“平南”设想。从8月中旬开始,叙军主力开始向伊德利卜、阿勒颇、哈马、拉塔基亚等省实施战场机动,拟在扫清阿勒颇、哈马、拉塔基亚残余势力后,择机聚歼反叛武装于伊德利卜省境内,从而夺取“定北”胜利。

叙利亚政府如上动向引起美欧及其地区盟友高度警觉并形成共识,即必须挫败叙军对伊德利卜省的总攻。能否实施或阻止伊德利卜决战,对美俄所率阵营均具战略意义。对俄及其阵营而言,如能克服阻力发起对伊德利卜省的总攻,便可将除“叙利亚民主军”之外的所有反叛武装基本消灭,巴沙尔政府的执政地位可长期稳固下来,俄罗斯和伊朗在叙利益可长期确保。对美及其阵营而言,如不能阻止俄伊支持叙军总攻伊德利卜省,则意味着经营七年多的“代理人战争”功亏一篑,反叛武装恢复实力、东山再起不知何年何月,在叙推促“政权更迭”则遥遥无期,扩大“碎片化”区域亦无望。因此,压缩或扩大“碎片化”区域,成为俄美两大阵营现阶段在叙角逐的焦点。

在压缩“碎片化”区域的抉择上,俄伊叙阵营须解决三大问题。第一,总攻前必须取得土耳其配合。根据“阿斯塔纳进程的安排,俄土伊三国分别负责叙境内四个“冲突降级区”的运行,[5]确保“冲突降级”乃至停火,而“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恰好由土耳其全权负责。土在该省已建立十几个军营,派驻部队,执行监督和维护“冲突降级区”秩序的使命,并斡旋各方以降低冲突。目前,伊德利卜省成为叙利亚人口最多的省份,约300万人,其中半数来自其他战乱省份,约有十几万反叛武装混杂于民众中,并将民众劫持为“人质盾牌”。反叛武装的半数由土耳其扶植,主要以“叙利亚自由军”为主干,与其他十余个武装组织构成“叙利亚民族解放阵线”,[6]控制了伊德利卜省40%的地域。另外半数反叛武装控制了伊德利卜省60%地域,包括“征服阵线”“伊斯兰军”“荣耀军”等近百个组织,其中“征服阵线”实力最强,达3万多人,且与土耳其关系微妙。叙军如发动总攻,实际上等于压缩土耳其“势力范围”,毁掉土耳其干预叙利亚局势走向的重要筹码,土耳其当然反对。但鉴于土美紧张关系升级,土耳其有与俄伊“抱团”抵御美压力的迫切需求,故存在“有条件”默认叙总攻伊德利卜省的可能性。土耳其开列的条件包括:俄伊叙默认土耳其对阿夫林地区的占领和美土联合巡防曼比季地区,叙军不进攻土耳其支持的割据武装。至于叙军能否剿灭其余反叛武装,则要看其本事,与土耳其无关,俄伊叙也不能因为无法剿灭反叛武装而指责土。为促使土为叙总攻伊德利卜省“开绿灯”,俄正频繁与土磋商。

第二,叙利亚政府须预防美欧支持的“白头盔组织”和反叛武装蓄意复制“化武袭击平民”事件并嫁祸于叙军。特朗普上台后,借“化武袭击平民”事件先后两次下令美军对叙军目标实施打击。一旦叙军总攻伊德利卜省,美再次借“化武袭击平民”事件打击叙军的概率很高。因此,俄叙情报部门正努力寻找“白头盔组织”和反叛武装编造“化武袭击平民”事件的证据,以揭露其阴谋,为总攻伊德利卜省做道义准备。

第三,俄叙须预防美欧抓住“人道主义灾难”把柄在外交和军事两个领域发难。关键是要在总攻伊德利卜省全过程中避免大量无辜百姓伤亡。目前,叙军正在阿勒颇、哈马、拉塔基亚等外围区域展开剿匪行动,把反叛武装朝伊德利卜省挤压,同时在伊德利卜省边缘地带展开试探性进攻,旨在为减少百姓伤亡展开战场调研。然而,伊德利卜省战场局面极为复杂,绝大多数百姓已被各类反叛武装劫为“人质盾牌”,一旦叙军总攻开始,势必造成大量民众伤亡。针对这一情势,叙军仍要坚持发动总攻,因为这对巴沙尔政府的长久生存具有战略意义,总原则只能是尽量减少百姓伤亡。据中东多国智库和媒体预测,叙军对伊德利卜省的总攻恐难避免,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总攻发起后,美英法及地区盟友均有可能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审议伊德利卜省出现的“人道主义灾难”,提交有关决议草案,要求叙军停止总攻,并在该省设立“禁飞区”和“人道主义救援走廊”,甚至提议设立“停火监督部队”,由联合国组织实施。该决议如遭俄否决,美英法则有可能踢开联合国,以“制止人道主义灾难”为由对叙军展开大规模军事打击,直至叙军停止总攻。

从前景看,即使叙军对伊德利卜省的总攻被美欧阻止,叙“碎片化”也将长期延续,原因包括:

(一)美军将长期赖在叙利亚不走。2015年底以来,美军地面部队已在“联邦”和东南部坦夫地区确立“势力范围”,包括两千多特战队员,两个机场,十几个兵营,所控地域约占叙国土面积的25%美在其“势力范围”扶植以库族武装为主干的“叙利亚民主军”,并努力对其进行“政治改造”,即将其由割据武装“改造”为推翻巴沙尔政府的力量。在叙陷入动荡的七年中,美曾尝试扶植包括“叙利亚自由军”在内的多支反叛武装,但这些反叛武装在与叙军交锋中不堪一击,美转而扶植战力强悍的库族武装,并将“联邦”视为“代理人战争”的主要后方基地。虽然美总统特朗普数次表示“将考虑从叙撤出美军”,但又为撤军开列了若干条件,包括彻底消灭“伊斯兰国”,将伊朗在叙军事存在赶走,叙难民全部返回家园,以及日内瓦和谈能推动叙问题政治解决取得“突破”等等。从这些条件分析,没有一项条件可在短期内达到。透过现象看本质,特朗普实际上是以开列条件的方式为美军赖在叙不走寻找理由。

(二)土耳其将力保其“势力范围”长期存在。2016年824日至2017329日,土军越境在展开“幼发拉底之盾”军事行动,完成对“叙北联邦”主体区域与阿夫林地区的阻隔。2018120日,土军又发起“橄榄枝”作战行动,[7]3月初占领阿夫林地区,并挥师东进,对横亘于土叙边界的曼比季地区形成包围。3月中旬,土美就联合巡防曼比季达成协议。6月,联合巡防开始。至此,土耳其取得如下地缘政治收获:第一,确立了“势力范围”,为将来条件成熟时摧毁“叙北联邦”铺垫了战略基础。土认定“叙北联邦”是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变相存在,叙北“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是库工党分支,叙北库族“民保军”和“妇保军”是库工党武装分支,故必须予以消灭,否则将激励土东南部库尔德分离主义运动破坏土统一和领土完整。第二,保持了对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的主导,手中掌控大批反叛武装,可成为影响未来叙局势走向的重要筹码。依托如上筹码,土可同时与俄、美、伊朗、沙特等国讨价还价,并在它们之间纵横捭阖,牟取于土有利的地缘政治交易。

对俄伊叙而言,与美沙等在叙博弈的“底线”是长期确保巴沙尔政府不倒台,即使美、土在叙确立“势力范围”,也不等同于巴沙尔政府会被推翻。俄伊叙既无战略意志、也无战略能力来拔除美土在叙“势力范围”,因此,叙“碎片化”局面将长期存在。

 

四、叙乱局与其他地区热点形成联动

 

叙利亚乱局折射出美俄在中东的激烈博弈,并构成美俄较量的中心舞台。但这只是美俄角逐中东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全部。当前,叙乱局与中东地区其他热点形成紧密连动,并推动地区格局加速演变。美俄谁能在中东夺取战略主动,不仅深刻影响中东未来,也将深刻影响美俄关系的未来。因此,观察叙乱局,必须从美俄关系演变的大背景切入。

自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携欧盟和北约经济上对俄制裁,军事上在欧亚大陆挤压俄战略回旋空间,严重阻碍普京强国兴邦的战略部署,并恶化俄周边安全与合作环境。为摆脱战略被动,俄选择美面临难题最多的中东下手,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欧亚大陆方向的战略压力。进入2018年,在“通俄门”压力下,特朗普不得不摆出对俄强硬姿态,揪住俄前特工在英国中毒事件,在携部分西方国家驱逐一批俄外交官的同时,追加对俄制裁,使美俄关系更趋紧张。在改善俄美关系无望的情况下,俄进一步加大对中东的外交和军事投入,试图扭转整体战略被动。

美俄均注意到叙乱局与其他地区热点的联动关系,并加以利用。美在深度介入叙乱局的过程中,其中东政策大致成型,主要由如下要素构成:第一,拆散俄土伊利益组合,重挫俄在中东影响力。第二,腰斩伊朗打造的“什叶派新月地带”,突破口是以“代理人战争”实现叙“政权更迭”。第三,加固地区盟友体系。美以沙特为体系轴心,以海合会为核心平台,以埃及、约旦等逊尼派国家为外围烘托,维护美在中东主导地位,包括经济和安全方面服务于“美国优先”,达成于以色列有利的巴以和平,推动阿以关系取得突破,遏制并搞垮伊朗。

为使中东政策有所斩获,美主抓三个地区热点间的联动关系,即叙“政权更迭”、对伊朗“极限施压”和巴以阿以关系间的联动关系。推动叙“政权更迭”,已在上一部分作了分析。对伊朗“极限施压”是加快叙“政权更迭”的重要步骤。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美单方面退出2015年达成的伊朗核协议,重启并加大对伊制裁,同时对所有与伊朗有能源、经贸合作的国家实施“长臂管辖”。这些国家如不终止与伊朗的能源、经贸合作,都将面临美制裁。所有与伊朗有业务往来的公司,都将被逐出美市场。2018年5月21日,美国务卿蓬佩奥公布对伊朗“极限施压”12条,[8]核心是恫吓伊朗停止核导研发和自律地区行为。美方对伊朗的“极限施压”举措,得到以色列和沙特的高度赞扬。

反观俄罗斯,为破解美将俄挤出中东的系列步骤,俄也针锋相对,充分利用了一系列地区热点的联动关系对美展开反击,包括:

第一,发挥叙战乱的杠杆作用,撬动各利益攸关方,借力打力,挫败美将俄挤出叙的企图。俄能否保持存在,与巴沙尔政府是否倒台形成直接关联。七年多来,特别是2015年9月底俄在叙展开“反恐”军事行动以来,俄驻叙空天军和地面部队有力支援了叙军剿匪作战,使美沙等国无法通过“代理人战争”推翻巴沙尔。在牢控战场主动权的基础上,俄联合土伊创设阿斯塔纳和谈,并表示该和谈与日内瓦和谈相得益彰,互为补充,显示其致力于政治解决的态度,力保不丢失道义高地。由于美欧沙等方在搞“代理人战争”的同时,也未放弃排斥巴沙尔的“政治解决”,因此难以找到充足理由拒绝俄关于政治解决的呼吁,并难以推动联合国否定阿斯塔纳和谈的积极意义。俄利用美以涉叙不同关切,说服以不将推翻巴沙尔作为涉叙政策目标,并争取以在美俄之间作调解,即使不能推动双边关系的根本缓和,也能推动双方达成涉叙局部妥协。

第二,利用不断升级的美土矛盾,支持土与美抗衡,加固俄土伊利益组合。俄土伊元首频繁会晤,协调涉叙政策,为俄土黑海输气管道扩容。2018年43日,普京赢得总统选举后首访土耳其,与埃尔多安总统共同见证土历史上首座核电站开工仪式。该电站坐落于地中海港城梅尔辛,装机容量4800兆瓦,反应堆4座,总投资约200亿美元,由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援建。2017年12月,俄土达成俄向土出售S—400防空导弹系统协议,合同金额25亿美元, 2020年交货。20188月,俄宣布交货期限将提前一年,以彰显两国深化防务合作的强劲势头。当月,俄重申愿意向土提供第五代战机苏—57

第三,与伊核协议其他签字国及相关国家共同采取维护协议的经济和外交举措。2018年7月7日,俄与除美国外的伊核协议签字国在维也纳举行外长会议,与会各国外长表达了维护伊核协议合法性和有效性的一致立场。英法德和欧盟指出,伊核协议是核不扩散领域所取得的重要成果,得到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认可,是重要的国际法文件,应继续得到履行。法德和欧盟表示,将继续进口伊朗石油,继续与伊朗开展经贸往来,并启动欧元结算程序。会后,俄宣布向伊朗能源领域投资500亿美元,并与伊磋商本币结算的路径。除伊核协议签字国有重要表态外,土耳其、印度等国相继表示,将继续进口伊朗石油。

第四,将“友善规劝”伊朗暂时中止在叙军事存在作为与美讨价筹码。在与美博弈过程中,俄外交显得灵活务实。虽然俄美关系总体紧张,但俄仍愿积极尝试与美达成利益置换。针对特朗普有讨好以色列的现实需求,而以色列的主要关切之一是将伊朗军事存在逐出叙利亚,故俄利用与以色列的特殊关系,通过以向美传递俄愿斡旋伊从叙撤军的信息。作为第一步,俄已成功说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黎巴嫩真主党和亲伊什叶派武装撤至距戈兰高地100公里开外的区域。俄力争与美达成两个利益置换,其一,以伊撤军换取美变相默认伊核协议相关方不完全断绝与伊朗能源及经贸往来;其二,换取美变相默认叙军总攻伊德利卜。至于伊朗撤军与否,都可成为与美周旋的王牌。

第五,联合土伊从外部助力海合会分化并收到显效。海合会是美堵截俄在中东影响、遏制伊朗的核心平台。2017年以来,海合会出现严重内讧,其标志性事件就是2017年6月5日沙特携部分国家与卡塔尔断交,并对卡塔尔封杀打压,包括经济制裁和陆路封堵。如何对待卡塔尔,海合会内部政策、立场、举措不一。阿联酋、巴林配合沙特,阿曼拒绝跟进,科威特充当和事佬。7月1日,俄总统普京与卡塔尔埃米尔通话。普京表示,俄愿在投资和能源领域与卡继续合作。随后,俄土伊三国元首就卡塔尔“断交危机”进行电话沟通。伊朗宣布向卡紧急提供食品和日用品,向卡开放领空,并深化双方在帕尔斯天然气田的合作。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两度通过决议,延长土军驻卡期限,扩大驻军规模。俄表示,将继续执行向卡出售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计划。卡对俄土伊的“患难见真情”十分感激,决定向俄国家石油公司注资37亿欧元,同时宣布与伊朗复交。20188月,美宣布对土耳其钢铝产品大幅征税,制裁土国民银行和两名部长,动用金融手段打压土耳其里拉,造成里拉贬值约20%,土经济形势恶化。在此关键时刻,卡宣布向土银行系统注资150亿美元,有力助土抗御来自美国和沙特等国的压力。目前,“断交危机”触发的海合会分裂还在发展,卡塔尔与沙特间已无互信,前者与俄土伊走近短期内难逆。

五、结语

 

叙利亚乱局的实质是美俄在中东角力,焦点是巴沙尔去留。美国对叙利亚政策目标是推翻巴沙尔,扶植亲美政权,方式是“代理人战争”。如得手,可将俄存在挤走,并腰斩“什叶派新月地带”,美国在中东将赢取压倒性优势和全局性战略主动。虽然特朗普政府不愿在中东大举投入战略资源,但叙利亚乱局的演变主线掩盖不住“美攻俄守”的特征,因为叙利亚原本就是俄罗斯地盘,是美国要将俄罗斯地盘夺走。鉴于叙利亚前途和命运对俄罗斯事关重大,俄罗斯不惜冒“战略透支”风险不断加大对叙利亚投入,就是要挫败美国战略企图。因此,美俄都不甘失败,不会放弃在叙争夺。在此过程中,俄罗斯强调要尊重叙利亚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尊重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国际法,反对美西方“新干涉主义”和对主权国家推行“政权更迭”,主张通过和平谈判寻求叙问题的政治解决。

展望叙利亚乱局前景,由于“碎片化”局面和美俄“势力范围”大致定型,在美国不大幅增加投入的情况下,美俄角逐将进入一个较长时期的僵持阶段,其形态将表现为在叙利亚政府地盘内压缩或扩大“碎片化”区域。即使有俄罗斯军事支援,叙军也不可能根除所有反叛武装。值得注意的是,每当反叛武装面临危境时,美国携西方盟友都会以“化武袭击平民”或“人道主义灾难”为由,或发出威胁,[9]或对叙军实施打击,遏制叙军进攻势头。在叙利亚乱局如上特征下,巴沙尔政府不会垮,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不会有突破。叙利亚乱局将反反复复,旷日持久。

 

【完稿日期:2018-9-7】

【责任编辑:肖莹莹】



[1] “Why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is Sending More Troops to Syria,” PBS, March 23, 2017https://www.pbs.org/newshour/show/trump-administration-sending-troops-syria.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2] Stuart Williams, “Turkey’s Erdogan Seeks to Lead Muslim Response on Jerusalem,” Yahoo, December 9, 2017, https://sg.news.yahoo.com/turkeys-erdogan-seeks-lead-muslim-response-jerusalem-012031309.html; “Erdogan: US Jerusalem Move Puts Region in Ring of Fire,” Al Jazeera, December 8, 2017,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17/12/erdogan-jerusalem-move-puts-region-ring-fire-171207075318262.html.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3] Dominic Evans, “Saudi Prince Says Turkey Part of ‘Triangle of Evil’-Egyptian Media,” The Star Online, March 7, 2018,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world/2018/03/07/saudi-prince-says-turkey-part-of-triangle-of-evil--egyptian-media/.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4] 关于黎巴嫩真主党入叙作战参见Nicholas Blanford, “Accusations Mount of Hezbollah Fighting in Syria,”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October 15, 2012, http://www.csmonitor.com/World/Middle-East/2012/1015/Accusations-mount-of-Hezbollah-fighting-in-Syria。(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5] “Regional Powers Agree on Syria ‘De-escalation Zones’,” Al Jazeera, May 5, 2017,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17/05/regional-powers-agree-syria-de-escalation-zones-170504121509588.html.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6] “‘Largest Military Entity’ against Assad Regime Formed,” TRT World, August 2, 2018, https://www.trtworld.com/middle-east/-largest-military-entity-against-assad-regime-formed-19316.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7] “How Far will Operation Olive Branch Extend in Syria?,” TRTWorld, January 22, 2018, https://www.trtworld.com/turkey/how-far-will-operation-olive-branch-extend-in-syria--14505.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8] Mike Pompeo, “After the Deal: A New Iran Strategy,” U.S. Department of State website, May 21, 2018,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remarks/2018/05/282301.htm.上网时间2018年9月1日

[9] Devan Cole and Tamara Qiblawi, “Trump Warns Syria, Russia, Iran against Attack on Rebel Stronghold,” CNN, September 4, 2018, https://edition.cnn.com/2018/09/03/politics/trump-syria-tweet-assad-rebel-idlib/index.html.上网时间2018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