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期刊

特朗普“新愿景”与中国外交选择

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17年第2期    作者:阮宗泽    时间:2017-03-24

 

〔提    要〕特朗普在就职演说中表示要以“新愿景”统领美国,旨在建设一个“美国优先”和“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新世纪”。从历史角度看,“特朗普现象”既是美国中下层民粹主义运动的结果,也是对美国自由主义的纠偏。国际形势的巨变与特朗普的崛起使美国成为影响中美关系的最大变量,为中美关系平添了诸多不确定因素。尽管如此,中国并非只能被动适应,而是积极主动承担责任,增强对中美关系的塑造。为避免重蹈历史上大国对抗、两败俱伤的悲剧,中美应成为建设性合作伙伴,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创合作共赢的前景,这正是习近平主席所指的搞好中美关系是“中美两个大国对世界的应有担当”的最佳诠释。

〔关 键 词〕特朗普“新愿景”、中美关系、合作共赢

〔作者简介〕阮宗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D822.371.2

 

    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宣誓就职,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他在就职演说中强调要以“新愿景”统领美国,“从此时此刻起,只有美国优先”,并称“我们即将迎来一个新世纪”。[1] 可见,特朗普“新愿景”的本质是建设一个“美国优先”和“让美国重新伟大”的“新世纪”。

21世纪的国际局势波诡云谲,中美关系面临新的风险与机遇。未来四年将是中国“十三五”规划完成、第一个百年目标实现的关键时期。这期间中美关系会有怎样的波动?还会发生怎样的意外事件?中美关系还有哪些悬念?是“软着陆”,还是“硬碰硬”?中国是被动应对,还是主动引导?所有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都扑面而来。本文将首先分析特朗普的对外政策主张及执政理念,进而探讨中美关系互动范式的新变化及可能面临的挑战,最后尝试提出一些塑造中美关系的观察与思考。

 

一、特朗普“新愿景”

 特朗普走马上任以来,雄心勃勃,欲以“美国优先”来实现“让美国重新伟大”。其施政方式有着小圈子决策、雷厉风行、推特治国等特点,常常语出惊人,希望立竿见影。特朗普对行政命令情有独钟,无需国会讨论,不给反对者掣肘的机会,只要大笔一挥,便可发号施令,形成“特朗普震荡”。

特朗普的施政清单涉及外交、经贸、国防、能源、移民等诸多问题,体现了“美国第一”,国内优先,兼顾国外。这包括打击“伊斯兰国”(IS)等极端恐怖组织;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对违反贸易协定的国家说“不”;推动经济实现4%的年增长、未来10年新增2500万个就业岗位、降低个人和企业所得税及简化税制、扩大基础设施建设;重建军队、扩充海空军力量、优先发展网络司令部防御和进攻能力、开发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以保持美国军事优势;加强能源开发;打击非法移民、加强边境执法等等。尤其是特朗普于1月27日签署行政命令,在120天内暂停接收任何难民,无限期禁止接收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并从严加强一些入境规定,还禁止伊拉克、伊朗、叙利亚、苏丹、也门、利比亚和索马里七国公民在90日内进入美国。这一“禁穆令”触犯众怒,在美国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与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伊朗外长扎里夫评论称,特朗普签署的移民命令是“对伊朗整个国家的侮辱”。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媒体表示,要求特朗普尽快解除关于禁止难民入境的行政命令。[2]

为推进“百日新政”,特朗普誓与奥巴马政府的相关政策一刀两断。TPP就成为特朗普射出第一颗子弹的靶子。奥巴马视TPP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主要经济纲领,以制定下一代经贸关系的规则,重获贸易主导权。奥巴马曾公开宣称全球贸易规则不能让中国书写,必须由美国主导。特朗普对此却嗤之以鼻,认为TPP“华而不实”,将致力于签署更能体现“美国优先”的双边协定,还要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将就业机会和好处留在美国。

为了强化其政策的合理性,特朗普在“充满战斗气息”的就职演讲中描述了一个暮色苍茫中衰败的美国景像:工业衰落,军力削弱,边境失控,基础设施荒败,富了别人穷了自己,美国的财富、力量和自信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等等。他呼吁“这场对美国人民的屠杀必须立即停止”,声称“只有保护,才能带来繁荣富强”。他发誓要尽力阻止企业外迁,降低税率,提高美国产品竞争力,把企业留在国内;鼓励外迁企业回归,拟对外流企业返销美国的产品征收高达35%的惩罚性关税;重振年久失修的基础设施等。

特朗普将“美国优先”作为一切政令的出发点,其深层原因是21世纪的“美国病”。美国虽然“赢了冷战”,却伤痕累累。“9·11”事件之后,美国接连发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麻烦不断使美国变得越来越愤怒,一直在抱怨,认为费力不讨好,“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国内矛盾丛生,政治生态恶化,而国际上盟友贪得无厌,对手不尊重美国。在不少美国人看来,他们的生活水平下降,公司外迁,制造业空心化,就业机会外流。虽然大公司在国外赚得盆满钵满,但美国工人并无获得感。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创巨痛深,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低迷,中产阶级队伍萎缩,贫富差距扩大。奥巴马用纳税人的钱向华尔街和即将倒闭的大企业输血,加剧了1%的赢家与99%的普罗大众之间的对立。近年来此起彼伏的“茶党”和“占领运动”,正是美国社会撕裂的写照。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和“让美国重新伟大”等口号恰恰戳中美国社会的痛点,其言下之意就是首先要把国内事情办好,方法就是“雇美国人、买美国货”。

从历史角度看,“特朗普现象”并非偶然,既是美国中下层民粹主义运动的结果,也是对美国几十年来大行其道的自由主义的一种纠偏。美国历来自诩灯塔之国、天定命运、例外主义,长期以来这些思想被美国快速增长的权力优势所助长,展现出披着国际主义和自由主义外衣的社会意识形态。然而,特朗普刺破了这一气泡,将基督教主义、白人主义、民粹主义与共和党右翼相融合,试图解构为一种新的意识形态。这从特朗普团队的构成即可以窥见一斑:一个由鹰派军人、共和党右翼和华尔街高管扎堆的“超级富豪”内阁,加上具有强烈宗教、保守主义色彩的顾问团队。这也是特朗普成功逆袭的原因之一。尽管特朗普从未担任过任何公职,却巧妙地将“局外人”这一短板转化为优势,声称美国眼下堆积如山的麻烦都是希拉里之类的“局内人”造成的,只有他才能清理“华盛顿污泥”,掌握真正“让美国重新伟大”的钥匙。

特朗普大刀阔斧的“变革”引发了美国国内外的强烈反弹,影响不容忽视。如“禁穆令”就是颇具争议性的话题。1月30日,美国华盛顿州司法部向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冻结“禁穆令”,主审法官詹姆斯·罗巴特判决支持了这一要求。美国司法部立即上诉至华盛顿州所在的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要求法院解冻“冻结令”的裁决。2月9日,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对“华盛顿州诉特朗普”一案作出裁定:维持暂停执行“禁穆令”的判决,持有美国签证的相关国家公民可以继续入境。然而,这场关于“禁穆令”的拉锯战不会轻易结束。美国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国家,在经济繁荣时,对移民较为宽容;一旦经济恶化,对移民就心生怨恨。为夺回对边境的控制,严控移民,特朗普上台以来忙于修两道高墙:一是有形的墙,即在墨西哥边境修筑高墙,还要让墨西哥埋单;二是无形的墙,即“禁穆令”,这种以邻为壑的做法导致美国与有关国家反目成仇。

特朗普不可能一手遮天,为所欲为,或许在碰壁之后不得不有所收敛。从美国国内看,一是美国当前的社会分裂前所未有,这次大选宛如雪上加霜,不仅红蓝分化更甚,共和党内部与民主党内部的碎片化也有增无减。特朗普不得不同时面对民主党以及共和党建制派的制约。二是由于与媒体交恶,特朗普与媒体的嘴炮之战不会消停。特朗普指责散布虚假新闻的美国媒体为“人民公敌”,在推特上表示“那些散布虚假新闻的媒体,《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全国广播公司(NBC)、美国广播公司(ABC)、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它们不是我的敌人,它们是美国人民的敌人!”特朗普热衷于发推特,原因之一就是想绕过那些传播假新闻的媒体,直接与读者交流。

据美国盖洛普民调显示,特朗普走马上任一周,其支持率下跌到42%,不支持率上升到51%,[3] 换言之,有一半以上的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施政表现持负面态度。特朗普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由于在与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通电话中做出不当表态而饱受批评。弗林“电话门”事件曝出后,在美国国内引发轩然大波,民主党对弗林及特朗普穷追猛打,共和党内部也有内讧,弗林不得不于上任23天后挂冠而去,成为特朗普政府首位落马的高级官员,对特朗普是一大挫折。

在国际上,特朗普要兑现“美国优先”等承诺并非易事,仅“禁穆令”便引发国内外的反对;墨西哥边境的修墙行为以及撕毁北美自贸协定又造成与墨西哥和加拿大之间的隔阂。同时,美欧“跨大西洋纽带”将经受考验。特朗普批评欧洲盟友搭便车,在控制移民问题上犯错,如发表“北约过时”论、英国“脱欧”伟大论,批评德国总理默克尔移民政策,认为德国打开国门放任移民涌入是一个错误,造成双方的嫌隙。另一方面,特朗普想甩开欧洲改善与俄罗斯关系,也引起欧洲盟友的警觉。二战后跨大西洋同盟关系建立在以俄罗斯为假想敌基础上,如美国与俄罗斯关系改善,必将削弱北约存在的价值与美欧关系。在2月份举行的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虽然美国副总统彭斯试图对此作些安抚,称美国将做欧洲“最好的盟友”,但仍无法消除双方的猜疑。慕尼黑安全会议负责人伊申格尔在《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研究报告中警告称,当前国际安全环境比二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脆弱,一些西方社会以及自由国际秩序最根本的基础在发生动摇,世界有可能正在迈向“后西方”时代,而“非西方”力量的崛起正日益影响国际事务。[4]


二、美国是影响中美关系发展的变量

 中美角色互换是当前中美关系互动的新范式。中国自20世纪70年代末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撬动世界政治经济板块的重组,是影响中美关系的重要变量。而今天的美国则成为最大变量,特朗普曾在对华政策上开出了一些“敏感清单”,为中美关系平添了诸多不确定因素。当今中美两国影响对方和世界的方式有所不同:中国对外政策的可预见性越来越强,而美国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中国在修路,而美国在建墙;中国以合作创造机会和财富来改变世界,而美国以说“不”来影响世界;中国支持并引导全球化向更加均衡普惠的方向发展,支持自由贸易,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合作共赢,美国则高调反全球化、反移民、反对自由贸易,热衷于以“美国优先”、保护主义以及经济民族主义来“让美国重新强大”。

回首中美建交以来双边关系近40年的发展轨迹可以发现,美国新旧政府更替时,中美关系基本上都是低开。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在竞选阶段都对中国有过不少批评,他们上台之初的中美关系大多是紧张波动的:里根时期,花了一年多时间修复中美关系;克林顿时期,约两年时间后中美关系才回到正常状态;小布什上任之初即遇上“9·11”事件,需要中国在反恐问题上合作,中美关系修复的时间大大缩短;奥巴马2009年上台后,中美关系平缓过渡,但好景不长,2010年美方向台湾出售武器的决定使中美关系再现波折。尽管如此,当上述美国总统下台时,中美关系总体都呈上升发展趋势:里根政府与中国发表了《八一七公报》,重申“一个中国”政策,并就美国对台售武问题作出庄严承诺;[5] 克林顿政府后期,中美甚至谈到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小布什在任期最后一年,出席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中国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奥巴马离任时,对中美关系的评价和中美关系的总体状况均处在高位,奥巴马与习近平主席还就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达成重要共识。

上述历史经验能否适用于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关系尚难确定。作为与众不同的“非典型总统”,特朗普在对外交政策上有意打破常规,剑走偏锋,制造不确定性,并对此加以充分利用,这一套路可称为“神秘战略”。

从特朗普执政一个多月的表现来看,中美关系有喜有忧。总体上,中美正处在艰难的磨合期。令人鼓舞的是,双方保持密切沟通、高层互动不断,有助于校正美国新政府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立场,对下阶段中美关系的发展具有积极意义。双方尤其需要妥善处理好涉台、经贸、南海、朝鲜半岛等议题。

(一)关于涉台问题

2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传递出两个重要信息。

第一,这次通话表明特朗普回归“一个中国”政策,涉台问题实现软着陆。2016年12月3日,特朗普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打破了自中美建交以来的禁忌。后来特朗普还宣称美国不必受“一个中国”政策的束缚,或“一个中国”可在谈判之列,在美国国内外引发广泛质疑。眼下台湾岛内“台独”气焰嚣张,特朗普此举可能刺激岛内的“台独”势力铤而走险。

“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这早已嵌入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历届政府一直奉行“一个中国”政策,这是中美关系获得长足发展的必要条件。“一个中国”也已成为国际关系准则的组成部分。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届联大通过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任何企图在“一个中国”问题上搞边缘游戏的做法都是极其危险的,中国绝不会坐视不管。在这次通话中,特朗普强调充分理解美国政府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高度重要性,表示美国政府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习近平对此表示赞赏,并指出“一中”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6] 诚然,这一成果是经过斗争换来的。特朗普在“一中”问题上回归美国历届政府传统立场,为下阶段中美关系发展消除了一大障碍。2017年正逢中美《上海公报》发表45周年,是为中美关系发展温故而知新的重要一年。

第二,双方就建立“合作伙伴”达成重要共识。习近平在通话中指出:“面对当前纷繁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层出不穷的各种挑战,中美加强合作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进一步上升。中美两国发展完全可以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双方完全能够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搞好中美关系,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也是中美两个大国对世界的应有担当。”特朗普表示:“发展美中关系受到美国人民广泛支持。我相信,美中作为合作伙伴,可以通过共同努力,推动我们双边关系达到历史新高度。美方致力于加强两国在经贸、投资等领域和国际事务中的互利合作。”

这是继2月8日特朗普致函习近平主席,就元宵节和中国农历鸡年向中国人民致以节日祝福,并表示期待同习主席共同推动惠及两国的“建设性中美关系”的延续与深化。2016年11月14日通电话时,习近平表示:“事实证明,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正确选择。当前,中美合作拥有重要机遇和巨大潜力,双方要加强协调,推动两国经济发展和全球经济增长,拓展各领域交流合作,让两国人民获得更多实惠,推动中美关系更好向前发展。”特朗普表示:“美中两国可以实现互利共赢。我愿同你一道,加强美中两国合作。我相信美中关系一定能取得更好发展。”[7] 可见,中美领导人一直保持密切沟通,均表达了加强合作的意愿,让人们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充满期待。

(二)关于中美经贸关系问题

特朗普曾威胁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以削减美方贸易赤字、提振经济增长、增加就业机会。而自中美建交以来,迅速发展的经贸关系一直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作为世界第二和第一大经济体,中美对共同推动世界经济的稳定发展具有重要责任。假如美国将贸易战强加于中国,必将波及全球供应链上的有关各方,美国企业也难幸免,美国的承受力不会比中国强。中国商务部对此回应,贸易战不应成选项但也毫不惧怕。[8] 事实上,中美贸易失衡的重要原因是美国长期执行对华出口管制的过时政策,与其打贸易战互损,不如通过放宽对中国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增加对华出口。此外,特朗普还面临一个难以回避的矛盾:既要大规模减税,又要大搞建设,大笔资金从何而来?若美国转换思路,扩大与中国的合作,中美联手可以办成符合两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大事。

(三)关于南海问题

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不当言论,不能不让人担忧中美在南海迎头相撞的可能性。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扬言要阻止中国接近南海岛屿,称“中国在南海花数十亿美元修建岛屿的行为是非法的”。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潘塞在首次记者会上妄称不许中国“接管”南海,要捍卫美国在南海的“国际利益”。美国要增加军费,大兴海军,可能会在西太平洋地区排兵布阵,剑指南海。中国尊重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但坚决反对蓄意损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安全的“横行自由”。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大幅度改善,南海问题已经“退烧”,各方同意以“双轨思路”解决南海问题,即中国与直接当事国通过磋商谈判和平解决争议,同时,中国与东盟国家共同维护本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域外国家应当尊重这一地区共识,而不是浑水摸鱼、兴风作浪,若执意在南海寻衅滋事,必将形单影只,自毁形象。

(四)关于朝鲜半岛问题

朝鲜半岛形势的变化一直考验着中美关系。2016年,朝鲜罕见地进行了两次核试验,联合国安理会分别通过两个决议,谴责其核试与导弹试验行为并对朝鲜进行制裁,同时呼呼以谈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2017年2月12日,朝鲜宣称成功试射了“北极星-2”型地对地中远程战略弹道导弹。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亲自到现场指导发射工作,并对朝鲜拥有又一强力核攻击方式表示满意。一石激起千层浪,再次搅动东北亚局势。特朗普的对朝政策正在评估之中,欲改变奥巴马政府对朝的“战略忍耐”,另辟蹊径,可能会经过一段试错过程。3月开始,美国将与韩国举行两场规模空前的军事演习,并首次演练“萨德”反导系统,必将进一步刺激半岛局势升温。韩美两国担心夜长梦多,可能用这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方式,让“萨德”顺势进入韩国,开启在韩部署的前奏,加速“萨德”部署。

美国与韩国试图通过“萨德”反导系统来对付朝核威胁,开错了药方,损害了地区战略稳定。有人企图将朝核问题的责任外包给中国,这是推卸责任的表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明确指出:“朝核导问题根源在于朝美、朝韩矛盾。”[9] 这一表态正本清源,明确点出了“朝美与朝韩矛盾”才是朝核问题的实质。中国作为朝鲜半岛的近邻,一直全面、完整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并积极劝和促谈,致力于打破半岛问题的负面循环。中国在综合考虑各方关切和半岛现实情况基础上,提出半岛无核化和停和机制转换“双轨并行”的解决方案,据此推动恢复六方会谈,这一主张经得起时间检验。

总之,在多极化和全球化背景下,任何人均不可能独善其身,同舟共济才是出路。中美关系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不是说翻就翻的小船。中美两国合作领域不断延展,无论是在“9·11”事件后的反恐问题上,还是金融危机后维护国际金融稳定、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与增长方面,均展开了建设性的、互利互惠的合作。中美需要增进互信,精准管控与化解双方的分歧与矛盾。


三、中国的外交选择

 当前国际秩序面临重构,全球治理任重道远,各种挑战层出不穷,中美合作并非可有可无,而是必不可少。下一步,中国将积极为两国领导人尽早会晤创造条件,以便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来校正两国关系的未来方向,增进理解,扩大共识,加强合作,管控分歧。美国是影响中美关系的变量,但中国并非只能被动适应,同样有责任积极增强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塑造。

(一)共同构建新时期中美关系的战略基础

今天中美关系的战略基础到底是什么?中美关系的新动力何在?中美关系从来不是简单的双边关系,它承载着历史的重担。中美在20世纪70年代走近并建立外交关系,主要是基于当时战略环境变化,即苏联成为中美的“共同威胁”。换言之,当时中美关系改善的动力在于共同“反对”苏联霸权。冷战结束后,随着苏联解体,这一战略基础消失,中美关系一度出现漂移。“9·11”事件后,双方加强反恐合作,金融危机之后开展经济合作,都成为中美关系发展的驱动力。中美建交近40年来,虽然有波折,但总体趋势是上升的,这说明两国关系本质上是互利互惠的。新世纪中美关系的战略基础需要从共同“反对”到共同“构建”一个共赢的新世界的形态转化。中美两国人口总和占世界人口近1/4,两国经济总量超过世界1/3,双边贸易额占世界1/5。中美关系正在发生显著而深刻的变化,将决定21世纪的国际格局走向。“中国梦”的实现需要稳定发展的中美关系,美国的重新伟大也需要稳定发展的美中关系,两者具有广泛的利益汇合,而合作共赢是核心,这便是中美关系新的战略基础与动力。

(二)更加主动积极地树立中国开放合作的国际形象

中国国际形象的塑造要么是他塑,要么是自塑。中国正在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中国以何种面貌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备受世人瞩目。在国际上反全球化、保护主义思潮兴起的背景下,习近平主席在多个国际场合强调中国对当前国际秩序、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等重大国际问题的看法,表明了中国立场。2016年中国主办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取得丰硕成果,中国方案功不可没。习近平主席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利马峰会上表示:“中国不会对世界关上大门,而是会把门敞开得更大。”2017年初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和日内瓦联合国总部演讲,针对国际社会对经济全球化的关切,突出中国开放包容、反对保护主义,积极引导全球化进程向更加包容普惠的方向发展。习近平主席在日内瓦出席“共商共筑人类命运共同体”高级别会议并发表主旨演讲,系统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这些表态增加了国际社会应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信心,受到广泛点赞。“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首次写入联合国决议。[10] 上述努力均有助于中国国际形象的重塑和国际话语权的提升。与此紧密相关的是,“一带一路”倡议已成为全球化的催化性力量,5月中国将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进一步展示中国开放合作的胸怀,拓展互利共赢的空间。9月中国将主办金砖国家峰会,将以“金砖+”模式提升金砖国家的合作水平,扩大朋友圈,增强新兴经济体在全球治理中的地位与作用。

(三)夯实中国与周边国家睦邻友好关系的升级版

周边地区是中国推进合作共赢的试验田,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利益汇合点无处不在。中国需要更加柔软灵活地与周边国家和睦相处、扩大合作、增信释疑。中国提出“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等倡议,增加了中国的政策透明度和未来外交战略走向的可预见性,得到了周边国家的大力支持与积极响应。中国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RCEP是由东盟10国发起,由包括中国在内的16国组成的区域经济联合体,更加符合亚太地区的一体化特点。同时,中国力推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建设,建立更广泛和更清晰的互惠共赢区域一体化框架,奉行开放包容的区域主义,有助于让不确定的未来化险为夷。

(四)构建良性互动的中美俄新三边关系

特朗普上台以来,与俄罗斯频频互动,改善双边关系的愿望增加。美俄关系变化会对中国产生什么影响?中美俄三边关系前景如何?美俄关系会有所改善,但结构性障碍难除。在经济上,两国贸易额只有200多亿美元,对美国而言这一数字很难有吸引力。在安全上,双方在中东反恐等问题上有合作的需要,但在北约东扩、乌克兰、反导、网络战等领域的竞争无处不在。欧洲担心美国拿乌克兰问题做交易,损害其安全。1月28日,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双方就改善美俄关系达成共识,同意加强合作,修复关系,但在俄罗斯最关心的解除制裁等问题上只字不提,俄罗斯难掩失望。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对俄罗斯穷追猛打,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普京对美国的强烈反弹旨在得到尊重与平等相待。然而,美国对俄罗斯居高临下,国内也有强大的反俄势力,不会原谅俄罗斯对美国构成的威胁。在美国新旧总统交接的当口,奥巴马政府宣布因俄罗斯黑客干政、影响美国大选而对俄制裁。这说明,“俄罗斯因素”已经成为美国内政争斗的一部分。

今天的中美俄关系与冷战时期的中美苏大三角关系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中俄关系今非昔比,内生动力强大,呈现高水平特殊性,不是同盟胜似同盟。俄罗斯很难为了讨好美国而放弃与中国交好的机会。何况,俄罗斯作为一个自豪感甚强的大国,不会轻易成为依附他国的筹码。中美关系稳步发展,相互依存与日俱增。美俄关系改善有助于消除国际关系的紧张。综上,21世纪的中美俄关系并非互损的零和游戏,应当成为良性互动的新三边关系。

(五)展现战略耐心与克制,加强危机管控,防止意外事件冲击中美关系大局

当前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已经厌倦了“领导”世界,或将从世界事务中抽身,没有了美国的“领导”,世界将天下大乱,中国应趁机填补特朗普政府“战略收缩”的真空,取而代之并发挥领导作用。然而,当前的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即使特朗普安全战略出现一些调整,也不意味着美国在地缘政治上退缩,根本不存在什么“真空”。更何况“领导世界”从来就是个虚构神话。诚然,中国需要承担与自身实力增长相称的责任,更加积极主动地管控分歧,而不是任由中美关系滑入“战略对抗”的通道。近年来,中美关系不时受到意外事件的干扰,教训深刻。加强对意外事件的防范与管制,对确保中美关系的顺利发展越来越重要。这需要双方建立沟通机制,确立避险规则。中美已建立了重大军事行动的相互通报机制和海空相遇行为准则,今后还应将类似的安排扩展到经贸、网络、太空、极地、地区安全等领域,完善预警机制、危机处置机制建设,为中美关系的顺利发展遮风挡雨。

 

四、结语

 特朗普执政伊始,以“新愿景”为指导,以“美国优先”为路径,以“让美国重新伟大”为目标,四面出击,在国内外形成“特朗普震荡”。美国战略的大转折、大腾挪,必将触动全球其他力量的洗牌与重组。

未来四年,中美关系即将迎来一个历史交叉点。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中美关系进入敏感复杂的磨合期。特朗普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说明其对华政策具有可塑性。尽管如此,特朗普对华政策的不确定性仍然存在,中美关系不可能高枕无忧。对于中美关系未来走向何方,不光取决于美国,中国同样负有责任,且随着中国力量的增强,塑造中美关系的能力也将有显著提升。中美建交以来的历史经验有力证明,中美合作之路越走越宽,对抗之路只能越走越窄。为避免重蹈历史上大国对抗、两败俱伤的悲剧,中美应超越历史,成为建设性合作伙伴,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创合作共赢的未来,这正是习近平主席所指的搞好中美关系是“中美两个大国对世界的应有担当”的最佳诠释。

 

【完稿日期:2017-2-25】

【责任编辑:李 静】

 

--------------------------------------------------------------------------------

[1] The White House, “The Inaugural Address: Remarks of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January 20, 2017, https://www.whitehouse.gov/inaugural-address.(上网时间:2017年1月22日)

[2] “联合国秘书长:希望美国‘尽快’解除难民禁令”,中国新闻网,2017年2月2日, http://www.chinanews.com/gj/2017/02-02/8138865.shtml。(上网时间:2017年2月10日)

[3] “特朗普执政8天后不支持率上升到51% 超支持率”,央视网,2017年2月1日, http://news.xhby.net/system/2017/02/01/030511325.shtml。(上网时间:2017年2月10日)

[4] “Munich Security Report 2017: ‘Post-Truth, Post-West, Post-Order?’,” https://www.securityconference.de/en/discussion/munich-security-report.(上网时间:2017年2月25日)

[5] 美国政府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直至问题的最终解决。

[6] “习近平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外交部网站,2017年2月10日,http://www.fmprc.gov.cn/web/zyxw/t1437404.shtml。(上网时间:2017年2月10日)

[7] “习近平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外交部网站,2016年11月14日,http://www.fmprc.gov.cn/web/zyxw/t1415197.shtml。(上网时间:2017年2月10日)

[8] 陈洋、李萌、卢戈:“商务部回应中美贸易战:不应成选项 但也毫不惧怕”,《环球时报》2017年2月22日。

[9]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外交部网站,2017年2月13日,http://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438003.shtml。(上网时间:2017年2月14日)

[10]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首次写入联合国决议”,人民网,2017年2月12日,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0212/c1002-29074838.html。(上网时间:2017年2月14日)

Trump’s New Vision and China’s Diplomatic Options

Ruan Zongze

Donald J. Trump said in his inaugural address a new vision would govern America so as to build a new millennium that features “America First” and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From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the Trump Phenomenon is not only the outcome of populist movements upheld by the middle and lower classes in the US, but also a rectification of US liberalism. The significant changes in international arena and the rise of Trump make America the biggest uncertainty affecting China-US relations. However, this does not mean that China can only adapt rather passively. Instead, China may actively shoulder the responsibilities for shaping China-US relations. To avoid the historical tragedy of great power rivalry and mutually destructive scenario, China and the US should be committed to building a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for all mankind and create the prospects of win-win cooperation. This is precisely what President Xi Jinping meant by saying “developing sound bilateral relations is a due responsibility of China and the US towards the world as two major cou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