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大欧亚伙伴关系:重塑欧亚新秩序?

来源: 《国际问题研究》2017年第1期    作者: 李自国    时间: 2017-01-16

〔提 要〕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恶化背景下新打出的一张牌,既有应对西方压力的短期考虑,更有以此为平台构建国际和地区新秩序的战略考量。俄罗斯“大欧洲”幻想的失败、欧亚主义的确立是大欧亚伙伴关系产生的思想基础,而欧亚经济联盟成立则是其物质基础。目前,大欧亚伙伴关系尚在概念推广阶段。大欧亚伙伴关系理论上虽可“罩住”丝绸之路经济带,但鉴于“一带一路”越做越实,其难以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形成“覆盖”。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理念相合、目标相近、原则相同、路径相似,两大倡议可以携手同行,共建欧亚地区新秩序。

〔关 键 词〕大欧亚伙伴关系、俄罗斯、“一带一路”、中俄关系

〔作者简介〕李自国,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副所长、“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D81

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俄罗斯在新形势下提出的具有一定地缘政治色彩的泛区域经济合作倡议,其重心是推动欧亚经济联盟的建设,但主要合作伙伴是中国,主要路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大欧亚伙伴关系一定程度上可能会“覆盖”丝绸之路经济带,但其开放、包容、协同发展等理念与“一带一路”精神相合,因此可与后者相向而行,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重构过程中确保欧亚地区的发展与稳定,并成为“塑造未来世界”的抓手。

一、大欧亚倡议提出的背景及目标诉求

“大欧亚”(Большая Евразия)的概念是俄罗斯高等经济大学世界经济与政治系主任、总统顾问卡拉甘诺夫提出来的。[2]2016年6月,普京在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正式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自此学者的构想衍变为国家元首的倡议。

(一)大欧亚伙伴关系提出的背景

“大欧亚”构想在学者层面已酝酿多年,其能渐成“国策”,有三大背景因素:

第一,欧亚主义在路线之争中占据上风。俄罗斯国内一直有欧洲中心主义和欧亚主义之争。欧洲中心主义者认为,俄罗斯属西方文明,历次现代化进程都是在欧洲的帮助下实现的,未来俄罗斯也会走上西方的发展道路,因此应以发展与西方关系为重心。欧亚主义认为,俄罗斯有独特的斯拉夫文化,在历史上从未真正被欧洲文明所接受,俄罗斯既非纯欧洲国家,也非纯亚洲国家,而是位于欧亚之间,连接欧亚文明的桥梁。在两种思想角力中,普京逐渐接受了欧亚主义,俄罗斯的政治生态也越来越体现出欧亚主义的特征——东正教、集权和民族性。这是“大欧亚”从学者构想变为国策的思想基础。

第二,“大欧洲”理想主义失败。“大欧洲”概念最早由戴高乐提出。1963年1月,戴高乐在会见时任苏联驻法大使维诺哥罗德乌泽时表示:“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与苏联共同建设欧洲。”[3]苏联及俄罗斯领导人都曾憧憬过“欧洲大家庭”。1985年戈尔巴乔夫访问法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大家庭,同一栋楼房,尽管我们住在不同的单元,但我们应该合作,并建立联络。”[4]2010年,梅德韦杰夫提出新欧洲安全条约;普京提出建设“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欧洲经济新体系,实际上都是“大欧洲”思想的延续。但现实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恃取得了“冷战”胜利,不断挤压俄罗斯的空间,试图“把俄罗斯变成与西方地缘政治对抗中的彻底失败方”。[5]俄罗斯最终意识到,它无法融入西方。2015年9月,俄罗斯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前外长伊万诺夫在“美国、欧盟和俄罗斯——新现实”波罗的海论坛上表示,“大欧洲”设想已彻底失败。伊万诺夫曾是大欧洲构想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他承认失败,意味着“2015年9月是俄罗斯外交政策思想的一个分水岭”[6]。“大欧洲”设想的失败加速了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的问世。

第三,欧亚经济联盟成功运行为俄罗斯推动大欧亚伙伴关系提供了抓手。近年来,俄罗斯对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的认识有很大变化。最初,俄罗斯认为全球化是大势所趋,因此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但后来却发现,世贸组织已被弱化,而区域经济一体化蓬勃发展。俄罗斯认为,只有以区域经济集团为依托,才能在“再全球化”中占据主动。在欧亚经济联盟建设中,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都提过“欧亚经济一体化”,也有同样考量。欧亚经济联盟的成立为俄罗斯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提供了物质条件。

(二)目标诉求

俄罗斯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有短期应对压力和长期构建地区秩序的双重目标,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增加与西方对话的筹码。即便是提出“大欧亚”概念的卡拉甘诺夫也认为,俄罗斯与欧洲在价值观上有认同感,不论经济上还是政治上,脱离欧洲对俄罗斯都没好处。俄罗斯需要寻求与西方的对话,但要使对话更具建设性,就需要在“大欧亚”背景下展开。布热津斯基曾指出,欧亚大陆的联合将是美国的噩梦。面对美欧对俄罗斯的战略挤压,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是对美西方最有力的回击。

第二,应对TPP、TTIP的挑战。在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中,俄罗斯均被排除在外。TPP的进展在某种程度上加速了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的提出。2016年6月,俄罗斯《观点报》以“大欧亚伙伴关系将与美国的计划构成竞争”为标题刊文,指称大欧亚伙伴关系是对TPP、TTIP的回应。俄罗斯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卡拉什尼科夫指出,“欧亚经济联盟与相关国家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是应对美国经济扩张的一招妙棋”。[7]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东盟中心主任苏姆斯基表示,建立包括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东盟等在内的大欧亚伙伴关系,“无论是在地缘经济,还是在地缘政治意义上都相当及时,有助于积极应对美国主导的TPP和TTIP带来的挑战”。[8]

第三,纾解欧亚经济联盟内部问题,提升其份量。欧亚经济联盟在运行之初就遇到向心力不足等诸多问题。西方对俄制裁殃及哈萨克斯坦等其他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欧亚经济联盟内部贸易持续下降,贸易转移效应不明显。作为区域经济集团,欧亚经济联盟的经济总量、外贸规模与欧盟、中国—东盟自贸区等其他一体化机制相去甚远。欧亚经济联盟在“再全球化”中的份量不足,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各成员国都亟待发展与域外国家的合作以摆脱经济困境。2015年9月27日,纳扎尔巴耶夫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上提出,“应聚焦‘大欧亚’,它能够将欧亚经济联盟、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欧盟整合在一起”[9]。2016年2月,他又提出将2016年定为“欧亚经济联盟与第三国和主要一体化组织经济关系深化年”。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既凸显了俄罗斯的领军作用,又可满足欧亚经济联盟各成员国广结伙伴的诉求。

第四,加快融入亚太经济。亚太是世界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更好地进入这一市场一直是俄罗斯努力的方向。近年来普京一再提及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和东盟之间应加强合作,并强调“俄罗斯奉行积极的东向政策绝非出于一时考虑,也不是因为与美国或欧盟的关系转冷,而是出于长期国家利益和世界发展趋势”。[10]大欧亚伙伴关系可聚焦经济快速增长的亚太,为俄罗斯企业进入亚太市场提供新平台。

第五,构建新的国际秩序。对一向善于战略思维的俄罗斯来说,如何构建未来的世界秩序是其考虑的重点内容。2015年俄罗斯“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的主题是“世界秩序:新规则还是无规则的游戏”,而2016年的主题是“未来始于今日:塑造明天的世界”。在大变革时代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绝不仅仅是为了应付挑战,其更宏伟的目标是以此为载体构建新秩序。卡拉甘诺夫提出:“应有更好的东西替代两极秩序和单极世界,而大欧亚伙伴关系就是新国际秩序的载体之一。”[11]客观地看,如果以中俄印三国为核心,加上伊朗、土耳其等,成功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使欧亚大陆经济走向一体化,安全上形成利益共同体,那么对以海权为基础的美国霸权和大西洋主义将形成巨大冲击,世界格局也将发生巨大变化。

二、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可行性与初步设想

大欧亚伙伴关系尚在概念推广阶段,暂无具体内容。俄方认为,在深刻变化的国际局势下,新倡议有其现实意义。

(一)大欧亚伙伴关系构建的可行性

大欧亚伙伴关系有一定理想主义色彩,但它具备了一定条件,有其可行性。

首先,推进“大欧亚”深度合作是大势所趋。大欧亚区域一体化水平低,地区合作障碍多,落后于一体化蓬勃发展的时代潮流。“大欧亚地区有巨大的合作潜力和发展空间。这些国家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在工业领域也有现代化的生产技术。在这一广大地区搞一体化符合经济规律,长远看会给各方带来红利。”[12]“和欧洲相比,亚洲各国彼此开发市场实在太晚了。按照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与东盟这条线开展合作完全符合时代精神和各种发展趋势。”[13]大欧亚伙伴关系顺应地区一体化的需要,是其生命力的源泉。

其次,中俄接近为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提供了契机。中俄是欧亚地区的最主要力量,俄罗斯要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自然需要中国的理解和支持。俄罗斯学者认为,大欧亚伙伴关系对中国有利,会获得中方的支持。2015年10月,卡拉甘诺夫在《俄罗斯报》撰文,认为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向西转,而俄罗斯也在加速向东转,两国的经济利益融合越来越明显。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在外交上尽量避免与俄罗斯竞争,中俄互为伙伴,而非对手。另外,中国会乐于加入“大欧亚”,因为这样,对中国实力感到不安的邻国就不会联手对付它,这显然对中国有利。[14]2016年6月25日,中俄发表《联合声明》提出:“在开放、透明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建立欧亚全面伙伴关系,包括可能吸纳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和东盟成员国加入。”[15]这表明,中俄已就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达成一致,良好的中俄关系为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提供了历史机遇。

再次,俄罗斯与大部分欧亚地区国家有广泛的共同利益。欧亚地区主要力量都希望大欧亚地区社会稳定,经济共同发展。除与中国关系良好外,俄罗斯与印度、伊朗、巴基斯坦等都没有原则性利益分歧,都需要应对各种形式的“颜色革命”,共同打击“三股势力”的扩张等。在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下,抱团取暖的成本最低。俄罗斯的倡议在大欧亚区域主要国家都不会遇阻,对印度等大国颇具吸引力。需要留意的可能是一直为各方所拉拢的东盟国家。东盟与中国正在推进自贸区2.0谈判,2016年5月俄罗斯与东盟举行了第三次峰会,通过了《索契宣言》,并提出研究建立欧亚经济联盟与东盟的自贸区,这说明东盟深化与俄罗斯合作的意愿也很强烈,其加入大欧亚伙伴关系是可能的。

最后,欧洲各国对欧亚合作的兴趣也在上升。冷战结束后,欧洲一直努力向原苏联空间进行政治经济渗透。卡拉甘诺夫认为,现在欧洲不仅将大欧亚区域视为新市场,更将其视为欧洲摆脱经济停滞的灵丹妙药。[16]“一带一路”加速了中国与欧洲的合作。未来,欧洲国家放低身段加入大欧亚区域合作的可能性完全存在。

(二)对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初步构想

首批潜在参与国有40余个。俄罗斯从未明确大欧亚伙伴关系具体包括哪些国家,但从其高层的表态可以看出成员国基本构成。2016年6月,普京在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表示,大欧亚伙伴关系参与者“包括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以及与我们关系密切的国家,如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当然还包括独联体国家,以及其他感兴趣的国家和组织”。[17]有意与欧亚经济联盟开展合作的国家和组织大约为40个。独联体、上合组织、东盟所涵盖的所有国家,以及韩国、日本、以色列、埃及等是首批潜在参加国。

以经济合作为主。俄罗斯官方表态显示,大欧亚伙伴关系首先是经济合作倡议。普京表示,大欧亚伙伴关系“可从简化和统一行业合作,规范投资、卫生、海关、知识产权保护等入手”。[18]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指出,可在世贸组织准则的基础上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19]在果阿金砖峰会期间,普京强调,应以世贸规则为基础,构建非歧视性的、开放的经济空间。这说明,大欧亚伙伴关系是以世贸规则为基础的经济伙伴关系。至于其发展路径,舒瓦洛夫提出,“第一阶段可能是俄中双边或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建立自贸区”。[20]

秉持开放原则。俄罗斯学者和官方层面都强调,大欧亚伙伴关系应是开放的,“不想对任何人关闭大门”。俄罗斯战略研究所研究员拉林认为,大欧亚伙伴关系应是一种灵活、开放式的一体化机制,以促进地区国家的经济发展为目标。[21]舒瓦洛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欧亚伙伴关系对所有人开放。普京提出:“大欧亚倡议是开放的,毫无疑问对欧洲也是开放的,我也相信二者协调对双方都有利。”[22]

建立欧亚标准和金融体系。舒瓦洛夫提出,欧亚地区不应总盯着西方的标准,也应成为标准的制定者。“欧亚地区据此可以成为世界经济发展中心,随后会产生新的规则,丝毫不会逊于经合组织标准。”[23]西方动辄对“不听话”国家进行制裁,欧亚国家对过于依赖西方体系,特别是金融、货币支付体系感到担忧,因此期望构建本地区的经济和金融支付体系。深受西方制裁之害的俄罗斯对此愿望最为强烈。

建立相互尊重的国际关系。虽然俄罗斯官方将大欧亚伙伴关系定性为经济合作倡议,但其设计者认为,它应该有地缘政治内涵。2016年10月,在瓦尔代俱乐部发言中,卡拉甘诺夫指出,俄中提出建立大欧亚共同体的主张,其目的之一就是“建立一种免于残酷的意识形态、军事政治竞争的正常的国际关系”。[24]卡拉甘诺夫在《从东到西,或者大欧亚》一文中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应有自己的政治标识,明确提出政治原则,如无条件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无条件尊重政治多元化;每个国家和人民都有根据本国国情选择自身发展道路和生活方式的权利;宗教信仰自由;文化多元等。“虽然这些原则并不新鲜,但它们符合常理,符合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社会组织宪章的精神。”[25]这表明,大欧亚伙伴关系在设计之初,不仅仅是经济机制,还是凝聚地区国家政治共识、协调大国利益的舞台。

俄罗斯应发挥独特桥梁和安保作用。俄罗斯长于军事安全,其短板是经济。在大欧亚伙伴关系构建中,俄罗斯精英提出俄应发挥独特的地理区位和安全方面优势,充当东西方的桥梁,发挥保护伞作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恩津提出,俄罗斯可帮助欧亚地区构建安全系统,并充当担保人。“在软安全方面,可协助打击毒品走私和有组织犯罪,打击非法移民、反洗钱;在硬安全方面,可防止外部势力武力颠覆政权;打击恐怖主义等。”[26]卡拉甘诺夫提出,俄罗斯位于蒸蒸日上的亚洲与富庶的欧洲之间,应充分利用这种枢纽地位,不仅在物流方面,还要在工业、技术、文化交流方面起到桥梁作用。俄罗斯最理想的地位是“在‘大欧亚共同体’及地区经济、物流和军事政治一体化中发挥核心作用,并提供地区和平与军事政治稳定的保障”。[27]

三、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

大欧亚伙伴关系客观上会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形成“制衡”或“稀释”,但二者并无根本性分歧。俄罗斯需要的不是“制衡”,而是在“一带一路”风生水起的背景下有与中国平起平坐的抓手。

(一)难以产生“制衡”效果

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的“经营范围”类似,因此,理论上大欧亚伙伴关系可以覆盖“一带一路”。“一带一路”主要聚焦经贸和人文两大领域,而大欧亚伙伴关系范围更宽,可涉及政治、安全、经济、人文等各个方面,不论从地理范围还是从内容上,其都可以“罩住”丝绸之路经济带。但从实际看,大欧亚伙伴关系难以对“一带一路”产生“覆盖”效果。

缺乏实质性内容,且无“稀释”动机。在俄罗斯人的理解中,欧亚是指原苏联空间,如超出该范围则会以“大欧亚”表述以示区别。当前,俄罗斯只是表达了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想法,没有提出落实措施和路线图,甚至名称还未最终确定。在中俄联合声明中,提到的是“欧亚全面伙伴关系”,而俄罗斯学者迄今在多数场合仍使用更简洁的“大欧亚”。大欧亚伙伴关系一定程度上有防止中国主导欧亚的想法,但不过是欲将中国纳入有多个大国共治的地区框架之中,同时也希望将大欧亚地区各种一体化机制进行整合,避免相互冲突,并无专门针对“一带一路”的动机。

俄罗斯经济尚未走出危机,无资金支撑。任何经济倡议,如果没有资本支撑,都会是无源之水。2015年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GDP)下滑3.7%,2016年将下滑0.5%~0.6%。[28]俄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认为,俄罗斯的内外环境仍很严峻,“三年内俄经济难有实质性改变”。[29]虽然俄罗斯政府对本国经济存在的问题非常清楚,但多年来似乎并未找到建设“新经济”的路径。俄罗斯主导的欧亚发展银行实力较弱,注册资金只有70亿美元[30],由于受到西方制裁,其杠杆撬动能力更弱。因俄罗斯经济向心力不足,独联体国家并不认可俄发展模式,甚至对俄科技能力也有怀疑。这导致俄罗斯聚拢欧亚经济联盟国家困难不小,往往需要先许以厚利,方能换其“入盟”。鉴于此,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的吸引力尚有待观察。

地缘政治色彩较重,容易引起顾虑。虽然俄罗斯政府称大欧亚伙伴关系是经济合作,但从学者分析来看,它还具有地缘政治功能。这就背离了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希望以此撬动与外部世界合作,特别是发展与欧盟经济合作的想法。由于大欧亚伙伴关系内容尚不清晰,多数国家,包括俄罗斯的准盟友,对大欧亚伙伴关系都没有明确表态。乌克兰危机,特别是俄罗斯提出的保护俄侨民在乌克兰的利益等,已经使欧亚地区国家对俄罗斯产生疑虑,这些国家对内容模糊的大欧亚伙伴关系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地区国家差异明显,难以整合。欧亚地区是各种文明的汇聚之地,也是各种矛盾的交织之地。各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各异、国情悬殊、制度多样、发展水平差异大,彼此间有友好交往的历史,也有长期累积的矛盾和恩怨。在大欧亚地区搞经济合作本已不易,如果再掺入地缘政治内容,就更难形成共识。

“一带一路”业已得到沿线国家的广泛支持。经过三年多的努力,“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了很大成绩,与沿线34个国家签署了“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备忘录,与20多个国家签署了产能合作协议,与沿线17个国家共同建设了46个境外合作区。[31]交通物流领域的合作不仅使欧亚国家发挥了过境枢纽作用,更助其实现了“走向海洋”的夙愿。如果说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提出之初,一些国家为经济带叫好有“恭维”的成分,那么现在则是发自内心的支持,并抱有更高期待。“一带一路”越做越实,大欧亚区域的任何倡议都会寻求与之合作,而不是对立。

(二)二者可相向而行

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的理念、目标、优先方向都比较接近,二者可携手同行。

理念相合,目标相近,原则相同,路径相似。二者均以欧亚大陆为重心、为欧亚地区国家的共同发展提出的合作倡议。大欧亚伙伴关系意在构建“能令所有参与者受益的经济发展新区域”[32],而这也是“一带一路”的目标。二者都秉承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理念,以促进地区经济、投资、贸易、交通物流合作为宗旨。二者都秉持开放性原则,遵循世贸组织规则。与“一带一路”一样,大欧亚伙伴关系属开放式的区域经济合作,对包括欧盟国家在内的所有欧亚大陆国家开放,且同样准备按世贸组织规则办事。二者都从提高便利化、规范化入手。普京关于大欧亚伙伴关系内容的描述主要是便利化和规范化,而这也是中俄“一带一盟”之间谈判的主要内容,如打造东西运输网络;减少贸易和投资壁垒;简化海关等手续;提高物流效率,降低费用;扩大本币结算等。“一带一路”在建设过程中需要优先解决的恰恰也是便利化和标准化的问题。

二者互为补充而不是相互替代。欧亚地区一体化机制很多,一体化水平也有较大差异,但相互并不排斥。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就是不同一体化水平机制间寻求合作的例证。“一带一路”和大欧亚伙伴关系都是非排他性倡议,它们与上合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东盟等在功能和地域上虽各有不同,但可相向而行、互为补充,共同推动地区经济一体化。

俄罗斯在安全领域发挥更大作用与中国利益并不相悖。大欧亚伙伴关系即使将合作内容拓展至安全领域,其优先合作也是打击“三股势力”,维护地区稳定;反对外来干涉,防范“颜色革命”等。中俄在这方面的利益是一致的,与地区其他国家的利益诉求也大致相同。

(三)“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是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的主要路径

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的起点是欧亚经济联盟,但基础是中俄关系。普京对中俄关系的定位是:“在当前的复杂条件下,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确保全球和地区稳定的关键因素之一……它是国际秩序下国家关系的典范。”[33]正是在这样的定位下,俄罗斯高层和大欧亚计划的设计者都认为,大欧亚伙伴关系的第一步是搞好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的利益对接。2015年6月,卡拉甘诺夫在《俄罗斯报》撰文提出,中俄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的对接,将成为新“大欧亚联合体”的核心。[34]2016年6月,普京在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阐述大欧亚伙伴关系时表示,欧亚经济联盟的前景就是形成大欧亚伙伴关系,“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启动关于建立全面经济贸易伙伴关系的谈判”,“这是建立大欧亚伙伴关系的第一步”。[35]2016年10月,普京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发言时再次强调说:“我们建立了欧亚经济联盟,并启动了与其他伙伴的谈判,包括与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项目进行对接。以此可建立大欧亚经济伙伴关系,未来有望成为欧亚地区更广泛一体化的核心。”[36]为使中俄在大欧亚伙伴关系上形成更多共识,2016年10月20日,中国驻俄罗斯使馆与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共同举办了“现实与前景:‘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欧亚伙伴关系构建” 座谈会。由上述一系列表态和双边活动可以看出,大欧亚伙伴关系首先是以中俄合作为核心的经济关系,其最现实的路径是“一带一盟”的对接合作。

另外,有俄罗斯学者认为,如果上合组织能做大做强,其与欧亚经济联盟合体也是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的不错选择。卡拉甘诺夫提出,不排除上合组织成为大欧亚的中心力量之一,但上合组织亟待充实具体项目,积累切实的合作经验。随着上合组织扩员,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以上合组织为平台建设大欧亚伙伴关系对俄罗斯会更理想。但不论是“欧亚经济联盟+中国”,还是“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中国都是关键一员。

四、余论

欧亚经济联盟是俄罗斯大欧亚伙伴关系构建的起点和基石,借大欧亚伙伴关系巩固和提升欧亚经济联盟的影响力是俄罗斯的现实目标,这是俄罗斯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实”的一面。俄罗斯没有落实大欧亚伙伴关系构想的路线图,其有关大欧亚泛区域经济合作的理念、原则、长远目标等目前在某种意义上仅是镜花水月。2016年11月30日签署的最新版俄罗斯 “对外政策构想”未提及大欧亚伙伴关系,而普京的国情咨文虽提到大欧亚伙伴关系,但未进一步阐述。随着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面临回暖,大欧亚伙伴关系的部分筹码功能消失。俄罗斯在多大程度上维持对大欧亚伙伴关系的热情值得关注。俄罗斯有可能不再大谈大欧亚伙伴关系,而是视情将其“缩编”为跨区域经济伙伴关系。

尽管大欧亚伙伴关系发展前景存在不确定性,但中国仍应对该倡议持积极支持态度。大欧亚伙伴关系不论从经济上,还是从地缘战略上,都有助于地区经济一体化,巩固中俄关系,维护欧亚地区的稳定,这符合中俄及地区其他国家的利益。大欧亚伙伴关系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前需要做好的是“一带一盟”对接合作,这是构建大欧亚伙伴关系最现实的抓手。大欧亚伙伴关系携手“一带一路”,可构建大欧亚区域经济板块,形成与发达经济体相抗衡的区域力量,为国际新秩序构建增加经济话语权。

西方历来质疑中俄合作,而大欧亚伙伴关系所描绘的前景会令美国更紧张,挑拨和唱空中俄关系的声调会更高。2015年10月,卡拉甘诺夫在《欧亚期许》一文中提出,俄罗斯、中国及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的接近刚起步,西方就开始唱衰,他们极力鼓吹,中俄在中亚竞争加剧是不可避免的。随着特朗普上台,中国舆论对美国联俄制华的担忧上升,这一方面是对中俄关系的不自信,另一方面也是受西方宣传影响。对于西方的唱衰言论,最好的应对之策并非与其争辩,而是积极推动中俄双方加强务实合作,让“一带一盟”对接合作早日开花结果。如此,西方的质疑言论不攻自破。

【完稿日期:2016-12-29】

【责任编辑:曹 群】

--------------------------------------------------------------------------------

[1] * 本文研究获得了中国与东印度洋地区合作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的资助,特此致谢。

[2] 2015年4月,卡拉甘诺夫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座谈时就曾表示其提出的“大欧亚”计划已呈交普京总统。

[3] Семушин Д. «Большая Европа» или «Большая Евразия»: пора менять не только риторику. // EurAsia Daily. 22 Cентября 2015, https://eadaily.com/ru/news/2015/09/22/bolshaya-evropa-ili-bolshaya-evraziya-pora-menyat-ne-tolko-ritoriku.(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4] Семушин Д. «Большая Европа» или «Большая Евразия»: пора менять не только риторику.

[5] Там же.

[6] Там же.

[7] Мошкин М., Резчиков А. Глобальное евразийское партнерство составит конкуренцию проектам США. // Взгляд. 17 Июня 2016, http://vz.ru/politics/2016/6/17/816620.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8] Сумский В. Расширение интеграционного контура в Евразии. 20 Июня 2016, http://asean.mgimo.ru/ru/mnenia/580-sumskij-rasshirenie-integratsionnogo-kontura-v-evrazii.(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9] Участие в Саммите ООН по принятию Повестки дня в области развития на период после 2015 года. Нью-Йорк, США. 27 Сентября 2015, http://www.akorda.kz/ru/events/international_community/foreign_visits/uchastie-v-sammite-oon-po-prinyatiyu-povestki-dnya-v-oblasti-razvitiya-na-period-posle-2015-goda#1.(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0] Путин В. В. 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Федеральному Собранию. 1 Декабря 2016, 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3379.(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1] Караганов С. С Востока на Запад, или Большая Евразия. // Российская газета. 24 Октября 2016, https://rg.ru/2016/10/24/politolog-karaganov-povorot-rossii-k-rynkam-azii-uzhe-sostoialsia.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2] Ларин О. Н. Двери в Большое Евразийское партнёрство открыты. 24 Июня 2016, https://riss.ru/analitycs/31932/.(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3] “中国支持普京欧亚经济伙伴关系的倡议”,俄罗斯卫星网,2015年12月4日,http://sputniknews.cn/russia/201512041017251276/。(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4] Караганов С. Российская внешняя политика: новый этап?. // Российская газета. 25 Мая 2016, https://rg.ru/2016/05/25/specialisty-predstavili-svoe-videnie-prioritetov-vneshnej-politiki-rf.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5]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联合声明(全文)”,外交部网站,2016年6月26日,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oz_678770/1206_679110/1207_679122/t1375315.s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6] Караганов С. Обещание Евразии. // Российская газета. 26 Октября 2015, https://rg.ru/ 2015/10/26/karaganov.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7] Путин В. В.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 17 Июня 2016, 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2178.(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18] Путин В. В.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

[19] “中俄携手,打造世界经济发展中心——对话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参考消息》2015年6月22日,第11版。

[20] Первый раунд переговоров по ЗСТ между ЕврАзЭС и КНР состоится в середине октября. // ТАСС. 4 Октября 2016, http://tass.ru/ekonomika/36784042016, http://tass.ru/ekonomika/3678404.(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21] Ларин О. Н. Двери в Большое Евразийское партнёрство открыты.

[22] Путин В. В.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

[23] “中俄携手,打造世界经济发展中心——对话俄罗斯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参考消息》2015年6月22日,第11版。

[24] 胡晓光:“瓦尔代俱乐部年会‘中国’成热词”,参考消息网,2016年10月28日,http://www.cankaoxiaoxi.com/china/20161028/1381401.shtml?sg_news。(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25] Караганов С. С Востока на Запад, или Большая Евразия.

[26] Энтин М., Энтина Е. В поддержку геополитического проекта Большой Евразии. // Вся Европа. №6(111), 2016, http://alleuropalux.org/?p=13361.(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27] Караганов С. Российская внешняя политика: новый этап?.

[28] “俄经济发展部预计2016年俄GDP将下滑0.5%~0.6%”,商务部网站,2016年10月28日,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610/20161001490595.s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29] Набиуллина: экономику России ждут три непростых года. // Аргументы и факты. 14 Ноября 2016, http://www.aif.ru/money/economy/nabiullina_ekonomiku_rossii_zhdut_tri_neprostyh_goda.(上网时间2016年11月14日)

[30] 参见欧亚发展银行官网:http://www.eabr.org/r/about/。(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31] “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商务部网站,2016年5月5日,http://cdtb.mofcom. gov.cn/article/swyw/201605/20160501314700.s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32] Шестаков Е. Китайский ветер дует в наши паруса. // Российская газета. 31 Мая 2015, https://rg.ru/2015/05/31/evrazia-site.html.(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33] Путин В. В. 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Федеральному Собранию.

[34] Шестаков Е. Китайский ветер дует в наши паруса.

[35] Путин В. В. Выступление на пленарном заседании XX 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г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го форума.

[36] Путин В. В. Заседание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го дискуссионного клуба «Валдай». 27 Октября 2016, http://www.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53151.(上网时间:2016年12月26日)

 

The Greater Eurasian Partnership: Remodeling Eurasian Order?

Li Ziguo

The Greater Eurasian Partnership is a new proposal advocated by Russia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its worsening relationship with the West. Russia’s purpose is two-fold: to deal with pressure from the West in the short term and to use it strategically as a platform for constructing a new world and regional order. The failure of the Russia-backed Greater Europe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Eurasianism are the ideational foundation of the Greater Eurasian Partnership, while the founding of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is its material foundation. Currently, this new partnership is still at the stage of concept promotion, but theoreticallyit could only “cover”instead of “diluting”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s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is being implemented on amore solid foundation. Besides, these two initiatives are consistent in ideas and similar in objectives. The joint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has already been regarded by Russia as the first step towards building the Greater Eurasian Partnership, and China can work together with Russia in building a new Eurasian 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