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期期刊

中国周边环境变化与外交应对
——第一期“国研沙龙”综述

来源: 国际问题研究    作者: 曹群    时间: 2013-09-30

2013年7月22日,《国际问题研究》杂志举办主题为“中国周边环境变化与外交新思路”第一期“国研沙龙”,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张海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沈丁立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应邀出席演讲。来自外交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外交学会、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及新闻媒体等单位的120余人参加了此次活动。现将与会嘉宾发言要点综述如下。

一、周边环境新变化

对于中国周边局势,专家认为应辩证地看。一方面,中国周边乱象纷呈,除了俄罗斯和中亚,其他地方存在各种危机,其中以亚太地区较为突出,比较棘手的问题有朝核危机、钓鱼岛问题、南海争端。另一方面,中国周边局势并不像媒体渲染的那样糟糕,如中国跟巴基斯坦、阿富汗、韩国、泰国、新西兰的关系都不错,与澳大利亚的关系还可以,中美关系也处在回暖可控的状态,双方正在努力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中俄关系目前处于良好时期,周边环境积极因素大于消极因素。造成中国周边危机突出的原因很多:首先,美国“重返亚太”,实施战略“再平衡”,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部分周边国家趁中国崛而未起之际,大胆采取激化争端的行动以攫取更多利益。其次,中国与周边国家存在划界问题。目前,虽然解决了大部分陆上领土划界,但仍有部分边界尚未解决,而与周边多数国家的海洋划界还未真正开始,由此导致海洋和岛屿争端显现。最后,国内政治也是中国与部分周边国家矛盾上升的原因之一。如日本的国内政治对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动作和政策走向有明显影响;菲律宾政府换届前后在南海问题上政策变化很大。

二、周边热点问题对中国外交的挑战

中国周边环境总体平稳,局部动荡,虽不会影响大局,但对外交提出新考验。朝核危机凸显,处理中朝关系需要新智慧。和平、稳定、无核化是中国对朝政策的支柱,由于朝方公开抛弃无核化,中国改变了以往对朝鲜比较克制的批评,第一时间参与了联合国对朝制裁。中国所采取的一些动作让朝鲜感受到了某种形式的压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中朝关系会发生根本性调整,因为朝核问题只是中朝关系的一部分,而非全部。中国与朝鲜的政治、经贸关系以及抗美援朝建立起来的传统友好情感都还存在,核武问题不会将整个中朝关系堵死。有专家认为,朝鲜与中国签有《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中国应做到恰当平衡,一方面反对朝鲜放弃无核化,另一方面也要保护朝鲜免遭外部势力侵略。中日钓鱼岛对抗,应避免发生擦枪走火。在反制日本“购岛”问题上,中国取得阶段性胜利,实现了钓鱼岛周边海域巡航常态化,打破了日本对钓鱼岛单方面排他性控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钓鱼岛问题会持续存在,目前比较紧迫的是管控两国执法船在海上发生碰撞的可能性与风险。南海问题持续升温,应重回“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轨道。相对前几年,2013年南海争端发生明显转变:越南变得比较低调,更多地谈与中国发展合作,但事实上小动作不断,如在海上进行油气资源勘探,在争议区做调查和开发,在争议区捕鱼,以及不断袭扰中方海域;菲律宾变得相当高调,年初将与中国的南海争端诉诸《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仲裁程序,继而在仁爱礁采取动作,企图非法固化在仁爱礁的座滩行动。中国坚持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呼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并在“南海行为准则”谈判问题上展现灵活。

三、周边外交对策

周边战略宜细化,不应笼而统之。中国周边太复杂,无法形成一个大周边战略,因为每个区块各不相同,因此需研究次区域的战略,比如:中国对俄罗斯的战略无法用到东盟去,对东盟的战略也无法用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对于大周边战略问题,必须从两面来看,一方面,中国并非不需要一个大周边总体的顶层设计和意识,大周边战略由东北亚战略、东南亚战略、中俄战略、中亚战略、阿巴战略等板块组成,在思考某一次区域板块之时理应有大周边的概念;另一方面,在各次区域战略的实际推进过程中,需注意不可以把一套东西放置每一区域不切实际地推行。着眼大局,管控风险,妥善应对中国周边的热点问题。由于中国的迅猛发展,某些国家愈加沉不住气,产生了一系列“中国威胁论”的焦虑。虽然中国在周边与某些邻国的矛盾越来越尖锐,但中国外交战略的既定目标不可改变,将继续保持周边的长久和平。现今的关键是,应多做沟通交流,让邻国接受一个非常强劲和持续崛起的中国,令其清楚中国崛起对亚洲和世界皆非威胁而有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