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会成为“弃儿”吗?

大众日报 | 作者: 王泽胜 | 时间: 2020-09-08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近期,阿联酋与以色列突然宣布两国关系正常化成为国际热点之一,巴勒斯坦问题和阿以关系发展前景再次引发世人关注和热议。

8月13日,阿联酋与以色列宣布关系正常化,阿联酋即将成为继埃及、约旦之后与以色列建交的第三个阿拉伯国家,这一事件成为美国、以色列和阿联酋的“三方重要外交成果”。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外宣称,以色列与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是美“私下外交”战果,“亚伯拉罕协议”将把和平带给新中东,并预言沙特、卡塔尔、巴林等其他阿拉伯国家会步阿联酋后尘,紧随其后与以色列建交。美国和以色列众多媒体亦为此高调吹风。

特朗普在推特上放言,效法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的下一个阿拉伯国家将是沙特,并派国务卿蓬佩奥和白宫高级顾问、自己的女婿库什纳到中东进行“穿梭外交”,力促更多阿拉伯国家效仿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8月23日至27日,蓬佩奥访问了以色列、苏丹、巴林、阿联酋和阿曼五国。9月1日,库什纳结束访问阿联酋之行后,开始访问巴林、沙特和卡塔尔。但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二人的“穿梭外交”行动落空,正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沙特、卡塔尔等阿拉伯国家欢迎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但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仍坚持既往一贯立场和原则。

沙特等阿拉伯国家未“跟风”有何缘由?目前看,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并没有产生“头羊效应”,沙特、巴林、卡塔尔、阿曼和苏丹没有“跟风”,均表示没有与以色列建交意愿。除了媒体报道的这些国家拒绝与以色列建交的公开原因外,还有另外两个因素值得关注。

首先,沙特等国与阿联酋国情不同,主要是王室内部不和,而且民意反以强烈。阿联酋虽是七个酋长国组成的联邦国家,但阿布扎比酋始终掌控着权力核心与石油财富,由于哈利法总统多年来身患疾病无法履职,大权主要集中在现在的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和他的弟兄手中。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胸怀大志,治国有方,可谓一言九鼎,迪拜和其他五个小酋长国都团结在阿布扎比酋周围,国民与王室同心同德,国家发展一直欣欣向荣。因此,穆罕默德王储决定与以色列建交这一事件在阿联酋国内没有人反对。

沙特、阿曼等国的情况则与阿联酋完全不同。沙特萨勒曼父子掌权以来,政局并不稳定,多次重组内阁和“权力洗牌”,不断遭到来自王室内部和极端宗教保守势力的抵制。特别是当下,老萨勒曼国王身体欠佳,小萨勒曼羽翼未丰,父子权力交接尚未完成。同时,作为麦加和麦地那“两圣地的看守人”及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大国领袖,如果效法阿联酋与阿拉伯人民的宿敌以色列建交,负面影响太大,加之老国王尚在,小萨勒曼不敢造次,还需要时间等待。

巴林一直紧随沙特步伐。而阿曼卡布斯苏丹今年初刚去世,新苏丹海赛姆接班后需要更多时间处理内务,精力并不在这一敏感问题。苏丹现为过渡政府,以退为进,拒绝“跟风”。卡塔尔自然也不会“跟风”,因为阿联酋、沙特、埃及和巴林四国对卡塔尔的制裁还没解除。而科威特同样处于王室权力交接敏感时期,埃米尔萨巴赫年迈多病,退位正处于“倒计时”阶段。

其次,等待美国大选结果。11月初,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总统大选就将分出胜负,特朗普能否连任总统将会水落石出。如果特朗普败选,美国的中东政策又会出现新的变化。

因此总的来看,对沙特、卡塔尔等阿拉伯国家而言,静观和等待为上上策。

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在美国撮合下,埃及、约旦与以色列先后建交,但两国始终坚持“两国方案”和联合国相关决议,始终没有放弃恢复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益。

几十年来,中东局势常变常新,以色列在美国霸权护佑下越战越强,而阿拉伯国家却持续分裂和变弱,阿联酋成为当下第三个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也许,其他阿拉伯国家也会像埃及、约旦和阿联酋一样同以色列握手言和。

斗转星移,72年已转瞬流逝,但巴勒斯坦问题依然没能解决。自从1948年以色列建国以来,阿以冲突持续不断,巴勒斯坦问题始终是中东问题的核心,而巴勒斯坦问题的核心是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

美国和以色列抛弃“两国方案”和联合国相关决议,推出所谓“世纪协议”,特朗普支持以色列占领和控制整个耶路撒冷,不但加重巴勒斯坦人民的痛苦,更将刺痛阿拉伯穆斯林的信仰之魂,这将是阿拉伯国家无法回避的难题。

 

(王泽胜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副研究员,原文载《大众日报》2020年9月6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