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局部地区严峻安全形势值得关注

大众日报 | 作者: 马汉智 | 时间: 2020-08-27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近期,非洲多国暴恐事件频发,安全形势恶化。联合国难民署日前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极端组织对喀麦隆极北大区的一处难民营地发动炸弹袭击,此次袭击造成至少18人丧生。

另据法新社8月9号发布的消息称,日前6名法国游客在尼日尔游玩期间,遭到了地方武装分子的公然袭击并身亡。索马里政府称,政府军8月15日晚在索马里南部盖多州打死极端组织“青年党”4名武装分子。严峻的暴恐形势使本就脆弱的非洲安全蒙上了阴影。

非洲萨赫勒地区、乍得湖盆地、索马里、莫桑比克北部的极端组织利用疫情造成的“人道主义真空”增加暴恐活动,趁机扩展地盘,引发国际担忧。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报道,今年1月至今,喀麦隆政府已在北部边境地区记录了87起由武装团体“博科圣地”所发起的袭击事件,其中仅莫佐戈镇就发生了22起。据统计,过去的12个月(截止2020年6月30日),极端组织在非洲实施的暴恐事件激增31%,达到4161起,比2011年(693起)增加了6倍,创历史新高。同一时期,非洲暴恐事件已导致12507人死亡,同比增长26%。其中,萨赫勒地区的暴恐事件导致4404人死亡,莫桑比克暴恐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同比增长219%,莫北部的恐怖袭击向南蔓延。秘书长特别代表兼联合国西非和萨赫勒办事处负责人称,当前,西非和萨赫勒地区的安全形势“极度不稳定”。截至6月份,仅在布基纳法索,就有92.1万人被迫逃离家园,比2019年增加了92%。

新冠肺炎疫情、资源紧张、夹带“私货”的美西方反恐政策等多重因素叠加,导致非洲地区安全局势持续恶化。在大部分地区为内陆的萨赫勒,关闭边境和限制出行等防疫措施限制了该地区的农产品运输能力,导致该地区的不安全、暴力和冲突不断升级。在乍得湖盆地,牧民由于疫情无法跨境放牧,大批牲畜因干旱缺粮死亡,当地居民生存受威胁,暴力事件频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称,萨赫勒地区的极端组织正在利用疫情加强恐怖袭击,该地区的严峻局势加剧了疫情蔓延,恐怖组织反过来利用疫情进一步坐大。在具体策略上,极端组织利用民众对政府的信任赤字,鼓吹新冠肺炎是“天谴”,蛊惑民心、实施暴力、扩大影响。

气候变化导致的水、土地等资源紧张是诱发暴恐事件的重要原因。萨赫勒地区的气候变化已成为数百万人的“噩梦”,无论是因为洪灾使农作物受损,还是干旱使资源萎缩,都最终导致为争夺土地或水的社会冲突。自1960年以来,乍得湖已萎缩90%,现有4000万人依赖稀缺的乍得湖水资源生存。当地居民为争夺有限水资源相互残杀。今年,受疫情等影响,在非洲大陆的许多地区,食品价格不断上涨,对数百万难民构成潜在的毁灭性威胁,尤其是那些目前只能靠日薪勉强糊口的难民。粮食短缺必然导致暴力事件激增,动荡加剧。

美西方等大力协助非洲打击恐怖主义,但收效甚微。美国在非洲各地部署了大约6000名军事人员,其中包括在索马里的500名特种部队和在西非的大约800名军事人员。法国当前在西非驻扎4500名军人,主导西方国家在西非地区的反恐行动,依赖美国提供情报和后勤等方面协助。2020年初,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将向非洲萨赫勒地区增派220名军事人员充实“新月形沙丘”行动,加大力度打击极端势力。应当说,美西方在非洲打击恐怖主义不可谓不努力。但为什么收效甚微、越反越恐?“动机不纯”是重要原因。

以美国对非洲安全部门援助为例。安全部门援助是美国支持其伙伴军事行动的重要内容。安全部门援助内容包括军事物资的转移、战术战斗训练、联合演习、对外国军官的培训、对外国国防机构建设以及其他类型的安全合作。兰德公司的最新研究表明,后冷战时期,美国对非洲安全部门的援助对减少非洲暴恐事件未起到任何作用。研究认为,“目的不纯”是重要原因。日前,美国政府悬赏700万美元,以奖励提供情报以逮捕“博科圣地”领导人阿布巴卡尔·谢考,目前仍无进展。更讽刺的是,美西方自己可能是非洲暴恐事件不断增加的原因。“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北方豪萨语的意思是“西方教育是罪恶的”,该组织以反对西方文化和教育为宗旨,宣扬西方教育是亵渎伊斯兰教的罪恶之物。很显然,博科圣地的反美和反西方特征非常明显。而“博科圣地”等针对美西方在非洲人员和机构的不断侵扰是美西方在非洲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动因。

加强国际多边合作是非洲实现和平稳定的必由之路。联合国日前发表声明指出,国际社会应采取全面综合方式予以打击,帮助非洲国家加强能力建设、消除贫困、实现经济社会发展,“恐怖主义没有国界,防范和打击恐怖主义需要强有力的多边合作”。真正有效的多边主义合作一是必须坚持非洲的主导地位,坚持“非洲人以非洲方式解决非洲问题”,在充分尊重非洲意愿的前提下,本着平等协商的原则开展对非合作。二是必须坚持标本兼治。非洲恐暴活动猖獗的原因从根本上是发展问题,是发展权无法充分实现的问题。非洲长期处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边缘,依靠初级产品生产参与国际分工,发展受阻。再加上某些大国以一己之私试图控制非洲,导致非洲发展机会受限。因此,发展导向的国际对非合作是解决恐暴问题的根本思路。三是必须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开展对非合作,摒弃冷战思维、零和游戏的旧思维,真正“繁荣非洲”。


(马汉智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原文载《大众日报》2020年8月20日第6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