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多管齐下分裂欧洲

环球时报 | 作者: 崔洪建 | 时间: 2020-08-25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刚刚结束欧洲四国之行。这是他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第二次到访欧洲。这次主要瞄准了中东欧国家,议题是各种所谓的“安全”,目标是拉拢它们“对抗中俄”,但实际效果却是在拆欧洲的台。

利用欧洲国家的立场差异和利益分歧制造矛盾并从中渔利,是美国对欧洲的既定策略。尽管表面上是当年丘吉尔的“铁幕”演说将东西欧分裂成了敌对阵营,但实质上却是杜鲁门的“遏制”战略打造出了欧洲铁幕的真材实料。一个强大、统一的欧洲从来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对于二战后开始在世界舒展羽翼的美国如此,对于冷战结束后面对欧盟壮大时的布什政府如此,对于当前要联合自强、战略自主的欧洲时,特朗普政府更是如此。

一个联合自主的欧洲首先意味着一致的外交立场和独立的战略意识;其次表明欧洲将拥有实现战略自主的经济、科技和社会基础。因此,拒绝做美国的外交扈从和战略附庸,摆脱对美国在经济、科技和心理上的过度依赖,是欧洲能否实现战略自主最为关键的指标。

但对美国而言,欧洲是这个“新大陆”霸权嵌入“旧世界”最深刻的抓手,一旦失去对欧洲的掌控,美国就将失去插手世界事务的战略工具,失去遏制俄罗斯的前沿阵地,失去在中东非洲制造可控混乱的前出基地,失去组建意识形态同盟的话语平台。一旦“跨不过”大西洋,美国鹰将铩羽折翼,战略优势不复存在。因此只要美国不放弃霸权,就不会放弃欧洲。

在法德等欧洲大国与美国矛盾加剧、日益展现出战略自主雄心的形势下,美国要掌控欧洲这一既定目标未变,并且采取了打拉结合、曲线迂回和重点突破的手法。对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中东欧国家以拉拢为主、对独立性较强的法德等以打压为主,是美国对欧明显的两手策略。和软硬兼施手段相配套的,是由中东欧、南欧、北欧入手进而对西欧大国形成围猎之势的曲线迂回策略。以地缘安全、网络安全和能源安全等为主要议题在欧洲内部制造并放大分歧,是美国对欧洲的重点突破策略。

蓬佩奥的两次欧洲之行,是对上述策略的完美演绎:不仅指望利用5G安全问题从英国撕开口子再扩大到其他欧洲国家,还试图把从德国撤军、向波兰增兵做成打压德国的大棒和犒赏波兰的胡萝卜,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上公然拉拢奥地利,是摆明了要硬生生拆掉英法德奥的“天然气联盟”,大谈“三海合作”更是想颠覆欧洲权力平衡、重塑欧洲地缘政治。

要知道,从5G规范到共同防务再到能源联盟,都是欧洲要实现联合自强、体现战略自主的重要领域,但都被美国拆得四分五裂、搅得乌烟瘴气。美国明里是拉拢欧洲“对抗中俄”,实则对要走出历史的中东欧国家、要寻求战略自主的欧洲以及要当欧洲领头羊的德法伤害最大。

在美国的分化目标和多管齐下策略面前,欧洲现在还难以统一应对,战略自主还只是一个长期愿景。因此,一些国家会在5G问题上附和美国,一些国家会把更加依赖美国视为保护伞,一些国家也会在欧洲利益与美国利益之间不断摇摆。一个唯华盛顿马首是瞻而不是听命于布鲁塞尔的欧洲,是最符合美国意愿的盟友。在德法等国抗争下,即便不能“归拢”欧洲盟友,只要能让欧盟陷入内斗、让德法困于压力,让欧洲不能作为独立一极崛起而始终依附于自己,也是美国可以接受的战略场景,蓬佩奥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说到“分化欧洲”,这顶大帽子倒是时不时被扣在中国头上。中欧要搞“一带一路”合作、中国和中东欧国家的“17+1”合作等等,都作为“证据”被一些欧美舆论津津乐道。同样是这些舆论,对于美国揭欧洲疮疤、挖欧盟墙脚的言行却视而不见、装聋作哑。对于一些迷恋“跨大西洋伙伴”、坚信欧美盟友关系能破镜重圆的人来说,美国始终是“自己人”,即便它干了许多伤害“自己人”的事,而中国则始终是“异类”,即便它做了许多有益于“异类”的事。

这种极其狭隘的历史观和世界观正让一些欧洲国家不由自主地沦为美国的棋子,被摆弄于和中俄博弈的棋盘上,它们很可能再次迷失航向,在经历得不偿失的始乱终弃后再次走进历史的轮回。

另一些对美国已有警惕、但对中国仍有戒心的欧洲国家,已经开始超越“内外有别”的狭隘观念,但还缺乏破釜沉舟的勇气。其实放手大胆地和除美国以外的国家进行真诚合作,不仅有利于欧洲开拓战略视野,积累战略资源,也有利于形成战略共识、成为战略力量。如果大国博弈的秘诀是权力平衡,那么与中俄合作是有利于提高欧洲相对于美国的战略地位和价值的,也是最终有利于欧洲达成战略自主目标的。人类历史上不乏一时辨不清是非的糊涂人和荒唐事,也有不少智者和善事,欧洲国家正面临这样的考验。


(崔洪建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原文载《环球时报》2020年8月17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