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关系会跌至冰点吗?

中国日报网 | 作者: 崔洪建 | 时间: 2020-08-25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近来中英关系问题不少、麻烦不断。先是英国政府在香港国安立法问题上说三道四,继而在华为市场准入问题上朝三暮四,进而旧话重提,要在明年派“伊丽莎白”号航母“巡航南海”……中英之间在政治、经贸和安全领域几乎同时出现重大分歧并且都难以简单化解,这不仅让双边关系的前景蒙上浓重阴影,也为国际格局的变化平添许多变数。中英关系为何近期生变?会继续跌至“冰点”吗?

中英关系为何生变?

从2015年至今,中英关系经历了较为明显的起落变化。2015年,中英关系提升至“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并规划出涉及多个领域的长期合作规划,双边关系达到高潮。但紧接着在2016年举行的脱欧公投引发的英国国内形势和同时期国际格局的巨大变化,对中英关系的主要议程、政策环境和外部条件产生了巨大影响。

从英国内部因素来看,脱欧成为近五年来英国内外政策的最优先项,短期策略应对也取代长远战略规划成为英国外交的主要任务,对华政策在英国政府议事日程中的重要性下降。在经过多番内阁改组后,尽管在台上执政的仍是保守党,但看重经贸合作、支持中英接近的政治力量不断受到削弱,与当年提出“英国将是中国在西方最佳伙伴”的卡梅伦政府已不可同日而语,英国政府内部在对华合作上达成共识愈发困难,最终形成的政策平衡也愈发脆弱,导致一些合作议程或被搁置或被延迟。同时,英国国内来自议会下院、民间机构和一些媒体有关香港、人权等的涉华批评却从未停歇,舆论环境对政策走向形成压力。

在外部因素上,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对华采取强硬政策,并采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向其盟友推销经贸事务政治化、安全化的逻辑,导致英国对华政策的摇摆性增强。如美国滥用安全概念,将所谓网络安全问题与华为的市场准入挂钩,并在“五眼联盟”国家内部统一立场、协调政策。英国作为“五眼联盟”中除美国外实力最强的国家,成为美国主要的施压对象。同时,为尽力摆脱脱欧后在经贸、外交和安全上可能出现的“孤立”局面,英国对除欧盟外合作最为密切的美国期待上升,其尽快和美国达成自贸协定以减少脱欧损失的心理更被美国加以利用,转换为在华为等一系列问题上对英国施压的工具和交易的筹码。

但从自身市场利益及5G技术发展需求出发,英国试图在回应美方“安全关切”和保持对华合作之间寻求平衡,提出在“安全风险可控”条件下接纳华为的解决方案。但在美国压力和内部政治变化的共同作用下,英国要维持平衡愈发困难并逐渐向美方倾斜,其政策出现了从初期“无条件接受华为”到今年1月提出限制条件的变化。在美方宣布将于今年9月对华为全球供应链进行打击后,英国想要保持平衡的技术条件已很难具备,这也成为英国最终“禁用”华为的公开理由。与此同时,随着英国政府抗疫乏力试图转移内部矛盾、美国利用疫情对英国进行政治拉拢以及英国保守派政客围攻香港国安立法等政治变化,英国对华政策的舆论氛围和决策环境进一步恶化,英国试图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的政治条件也逐渐削弱。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英国保守党内部要求政府对对华政策进行“根本性重置”,外交大臣拉布也公开鼓吹“中英关系回不到过去”,对华政策成了英国政府维护“政治正确”、保守党维护“内部团结”和国内亲美派换取美国青睐的牺牲品。

中英关系会继续“跌落”吗?

中方对英国政府在华为和香港等问题上的错误言行进行了批驳、警告,并正对可采取的反制措施进行全面评估,但从维护中英关系的大局出发,中方不希望中英关系继续恶化,保持了必要的理性和克制。但中英关系已经受损,不仅双方政治互信下降、舆论环境消极,并已影响到中国投资者对英国市场的信心。中英关系是在经历震荡后止跌回调还是继续滑向冰点,球在英国一方。从英国内政外交的去向来看,中英关系短期内将陷于冷淡,但不会复制中美关系近期内出现的“自由落体”状态。

尽管当前一段时期英国政府内部和舆论界难以恢复对中国的客观理性认识,对华政策也难以恢复到先前的平衡,但对避免扩大事端、避免中英关系进一步失衡甚至出现“自由落体”状态是有所认识的。即便保守派暂时占了上风,但英国政商界依然看重中英经贸合作,约翰逊也承认中国对英国具有巨大的“经济意义”,因此应当对涉华议题作出“精准反应”而避免将矛盾扩大化。为经济发展寻求更多外部机遇是英国摆脱脱欧、防疫双重困境的优先目标,中国在其中的重要性难以忽视。2019年中英贸易额达800亿英镑,中国成为英国第六大出口市场和第四大进口来源地。尽管中英经贸合作水平还难以与英美之间相比,但其增长速度和未来潜力远远大于后者。在过去十年中,英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了两倍,英国还一度成为中国在欧投资的最大目的地。尽管在政治趋于保守的背景下,英国当前更倾向于保住和美国的“特殊关系”,但如果为此放弃代表着未来增量的中英经贸合作,不仅将是英国利益的巨大损失,也将是英国政府重大的战略误判。

同时,如果英国政府就此做出不惜牺牲中英关系而向美国“一边倒”的选择,也会招致国内的反对和英国利益的继续流失。英国舆论质疑并批评约翰逊政府对华政策是“听命”于美国,如果英国继续盲目跟进美国,这对于那些因为要求“主权独立”而坚决要脱欧的精英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对于那些支持脱欧的保守党支持者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因为脱欧没能换来英国的“外交自主”,不过是为英国换来了一位必须“听命”的新主子。对于要在脱欧后保持经济发展、维护大国地位并实现“全球英国”目标的英国来说,对中美关系稳定的前提下两边下注两头得利才符合其利益最大化的诉求。因此如果基于自身利益并坚持独立的外交政策,英国更应当主动去做有利于修复中英关系、缓和中美博弈进而拓展自身利益空间的事而不是相反。


(崔洪建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原文载中国日报网,2020年8月7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