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霸权作风 特朗普制裁国际刑事法院官员暗藏小九九

央视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20-06-19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日宣布,美国将对参与调查美方在阿富汗战争中行为的国际刑事法院相关人员实施经济制裁和入境限制。专家称,这体现出了美国一贯的霸权作风,以及跨越主权国家、跨越国际组织的长臂管辖的做法,特朗普此时签署行政令,除了想掩盖美国的战争罪行之外,也是出于一种政治目的。

国际刑事法院11日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的行为是对国际刑事法院以及《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展开的攻击,令人难以接受。不仅严重干涉了法院的官员进行独立客观的调查和公正的司法程序,也对残暴罪行的受害者造成了伤害,令他们丧失了获得正义的最后希望。声明称,国际刑事法院将坚定不移地致力于独立、公正地履行《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及其成员国所赋予职权框架内的义务。

国际刑事法院今年3月裁定,批准对塔利班、阿富汗安全部队、美国军事和情报人员在阿富汗所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展开调查。该法院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曾表示,有足够证据表明美方人员于2003年至2004年在阿富汗有对在押人员施行虐待、侵犯个人尊严等行为。

美国此前多次威胁国际刑事法院的相关调查

根据联合国1998年通过的《罗马规约》,国际刑事法院于2002年7月正式成立,负责对可能犯下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和战争罪等严重罪行的个人进行独立公正的初审、调查和起诉。美国目前不是国际刑事法院成员国。但阿富汗于2003年2月10日交存了加入《罗马规约》的文书。因此,国际刑事法院可以对在阿富汗境内或由其国民犯下的《罗马规约》所列罪行行使管辖权。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于2017年11月请求对有关阿富汗冲突期间可能发生战争罪行和危害人类罪行的指控开启正式调查,此前,检察官已经花了十年的时间,对相关情况进行研究审核。可能的战争罪行指控涉及阿富汗冲突各方,其中也包括美方。从2001年以来,美国针对塔利班,在阿富汗开展了迄今为止最长的一场战争。

在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提出调查请求后,2018年9月,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曾警告国际刑事法院的法官、检察官和工作人员,假如继续调查有关美国、以色列或其他美国盟友的战争罪行指控,将面临惩罚措施。

2019年3月,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表示,参与调查美国军队在阿富汗或其他地区执行任务情况的国际刑事法院工作人员,将被拒绝授予或吊销美国签证,并可能面临经济制裁。 2019年4月,美国吊销了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本苏达的入美签证。

特朗普签署行政令打击国际刑事法庭的同时对美方造成负面影响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认为,特朗普此时签署该行政命令,正处在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当下,美国正在与塔利班方面谈判如何能让美军体面地从阿富汗撤军。

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美国就开始了打击塔利班并推翻了塔利班政权,之后一直深陷阿富汗战场。从去年开始,美国政府同塔利班进行了多轮直接谈判,2月底签署和平协议,美国希望借此抽身阿富汗。

滕建群表示,特朗普签署行政令会带来两种效应,第一确实可以对国际刑事法院的一些职员,带来一定的震慑或者威慑效应,给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设置很多障碍。

从政治层面看,美国政府背弃阿富汗政府,与曾经被自己命名为“恐怖组织”并予以推翻和打击的势力讲和,显然背叛了自己的初衷和展开阿富汗军事行动的宗旨。

特朗普现在签署行政命令,要制裁国际刑事法院相关人员会给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和与塔利班媾和带来负面影响。特朗普政府背信弃义、只顾眼前利益的行事风格,表明美国不可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承诺与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方面达成真诚的和解,因此美国从阿富汗体面撤军,也可能是美方一厢情愿的想法。美国还要为自己发动的长达19年的阿富汗战争付出代价。

特朗普签发行政令 更多的是发出政治信号

滕建群表示,从效果上来说,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也好,还是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也好,更多的是发出一种政治方面的信号。从道义和国际法理两个层面来看,双方的约束力并不会太强。

国际刑事法院实际上没有执行能力,它可以调查、可以判决、可以发出一系列的法律文件,但是它很难有像普通法庭那样的执行庭来执行。所以,国际刑事法院的判决,更多的是具有道义和法律上的指向性的意义。

滕建群指出,从美国的角度来说,制裁国际刑事法院的官员具有政治象征。特朗普做出这样一个强势的反应,既有对于国际刑事法院调查的一种压制,也是意图对美国选民一个交代。特朗普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能够保护美国利益、保护美国军队利益、保护美国情报界的领导人。


(原文载央视新闻客户端,2020年6月14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