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勒比合作抗疫,深化友谊

本网原创 | 作者: 步少华 | 时间: 2020-05-22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5月12日,中国和加勒比建交国举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副外长级视频特别会议并发表联合新闻公报。在新冠肺炎病毒已全面“攻陷”加勒比地区背景下,会议的召开为中加抗疫合作再添动力,更彰显中加携手共建全面合作伙伴关系的决心和意志。

加勒比地区疫情防控形势仍不容乐观。自3月1日多米尼加出现本地区第1例输入性确诊病例起,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至所有加勒比国家和政治实体。3月5日,加勒比公共卫生署将地区输入风险等级调至“非常高”级别并维持至今。据该署统计,截至5月20日,地区累计确诊病毒感染者20742人(较5月18日新增1266例),累计病亡785人,死亡率高达3.78%。

面对汹涌疫情,加勒比各国纷纷祭出最严厉防控举措。一是做好外防输入。古巴、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苏里南、格林纳达等国不惜采取封国措施。牙买加甚至不允许滞留国外的本国公民入境。游轮入港停靠被多国禁止,国际三大游轮公司运营惨遭重创。二是注意内防扩散。除了实施医院改造、流行病学调查、核酸筛查等医疗防控举措外,大部分国家还采取了宵禁隔离、推迟或取消大型文体活动、禁止探监乃至颁布禁酒令等措施,力避人群聚集。三是强化经济干预。各国均实施扩大专项财政投入、减税等举措,试图摆脱旅游业休克带来的国民收入锐减和就业不足困境。同时,积极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加勒比开发银行、二十国集团等国际和区域组织申请资金援助及债务减免。

上述举措取得一定效果。虽地区病例总数仍在攀升,但平均死亡率已呈下降趋势,多米尼克、特多等少数国家已连续多日无新增病例报告。西印度大学应对新冠肺炎工作组组长克莱夫·兰迪斯(Clive Landis)即指出,各国的病例曲线正逐渐被“压平”。当前,大部分国家政府已开始分阶段复工复产,力图在抗击疫情与挽救国家经济之间取得平衡。

加勒比抗疫,中国不缺席。在中国抗疫已取得决定性成果而加勒比疫情仍不断蔓延的背景下,中方正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源源不断向加方提供信息、智力和物质支持,携手加方共同阻击疫情。一是加强统筹协调。通过中国和加勒比建交国外交部间磋商机制,在5月12日召开副外长级应对疫情特别会议,为下一步抗疫合作指明方向。二是通过专家视频会分享经验。3月24日,中方与加勒比建交国政府官员及卫生专家召开视频会议,分享中国抗疫信息和经验并回应了加方各类问题,深获加方赞赏。中方还应要求与特多专门举行“一对一”视频会议,受到特方好评。三是捐赠抗疫物资。除了向各国转交最新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外,中方还捐赠检测试剂盒、医用口罩、防护服、测温仪等加方急需的医用物资;马云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等中方民间公益组织也向地区国家捐赠了大量物资。此外,海外中资企业、华人华侨也向所在国提供了力所能及援助,展示出担当与大爱,赢得驻在国高度认可。

疫情将为中加合作转型升级带来契机。疫情暴发以来,中国和加勒比各国的政治经济秩序均遭受严重冲击,对中加经济合作带来一定负面影响。除了拟在建工程项目面临延宕之外,加勒比向中方出口的液化天然气、铝土矿、铝材等大宗商品量价齐跌,中国向加方出口制造业原材料、中间产品的供应链吃紧,各国的制造、建筑、采矿等产业受到较大影响。疫情也大大加重了地区各国的财政负担(比如特多2020年财政赤字率预计将翻三番),进而大幅挤压公共债务剩余空间,给中加传统经济合作带来不确定性。

然而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的,“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疫情尽管带来了不少困难,但也构成了中加合作深化拓展、提质升级的契机。

首先,加快构建中加卫生健康共同体已提上日程。疫情充分暴露出加勒比各国应对卫生突发事件的脆弱性。除了古巴有余力派出医疗队驰援全球外,其他国家均依赖国际和地区组织及域外国家援助,诊疗能力严重不足。下一步,中方可加大对加勒比各国重症监护人员培训、先进医疗基础设施建设等援助力度,深化中古医疗合作,提升中加公共卫生合作机制化水平,强化与加勒比公共卫生署、泛美卫生组织的沟通协调。

其次,推动各领域务实合作走深走实。聚焦“后疫情”时代,中方需及时研究调整与加勒比各国合作方式。在经济领域,面对疫情导致的地区流动性枯竭等问题,中方宜加速推进经济合作新模式、新业态,鼓励中方企业、新金融机构创新投融资方式,填补地区基建缺口,并帮助部分国家培育疫情下加速发展的数字经济。在社会治理领域,应加强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促进双方治国理政交流,并聚焦气候变化、防灾减灾、海洋合作、可持续发展、打击有组织犯罪等议题,将绿色“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真正落到实处。


(步少华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美和加勒比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