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中国病毒论”是个廉价的政治花招

环球网 | 作者: 姜志达 | 时间: 2020-03-24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查希】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称新型冠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广泛争议和不满。不仅如此,在明知这一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表述不合时宜的情况下,特朗普团队甚至把演讲稿中新型冠状病毒(Corona Virus)手写改为“中国病毒”,而这一场景也被细心的美国媒体捕捉到。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播克里斯·科莫直接批评道:“我们不需要敌人,我们已经有一个敌人了,它是病毒。”

环球网记者就相关话题采访了美国、德国、肯尼亚、泰国以及中国的专家学者,他们对这些问题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1. 如何看待特朗普总统坚持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 ?

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驻华盛顿记者威廉·琼斯(William Jones)认为,特朗普总统突然将 COVID-19 称为“中国病毒”,这是一个廉价的政治花招,可以转移他自己在早期阶段未能将这种病毒视为对美国的真正威胁的注意力,而且在道义上也应受到谴责,因为它在美国人民中造成了最严重的种族偏见。这在科学上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目前还没有办法确定病毒的最终地理来源。回想一下,已知最早的 “西班牙流感”病例发生在堪萨斯州的一个军事基地。特朗普总统在玩这种廉价游戏时尤其愚蠢,因为他的整个政策是建立在与中国和俄罗斯建立更好关系的基础上的。这一举动使他与双方都发生了争执。

美国国际大学国际关系系助理教授伊曼纽尔•茨万宾(Emmanuel Zwanbin)表示,特朗普将COVID-19 或冠状病毒重新命名为 “中国病毒”,表明他在国际政治行为中缺乏道德约束。对于这种流行病的命名,更关键的是会造成在全球范围内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和污名化。

泰中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玉兰认为,“我并不认同把病毒叫作“中国病毒”,因为还没有准确的找出疫情之源,可能会造成歧视问题,中国人有句古训“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这样才能减轻歧视问题。

2. 全世界应如何相互合作,共同抗击疫情?

威廉·琼斯表示,战胜这种病毒的唯一方法是在受其影响的所有各方之间建立更密切的合作。最重要的是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中国应对这种病毒的经验最丰富,对它的处理也最成功。中国在自身的艰苦经验中吸取的教训,也必须得到其他国家的借鉴,才能阻止这种流行病的蔓延。习近平主席曾谈到要建设“健康丝绸之路”,对于世界摆脱目前僵局的形势来说,这是个很好的概念。

伊曼纽尔•茨万宾也认为,中国在应对冠状病毒方面的合作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中国仍在彻底战胜这种病毒的过程中继续努力,并已经向意大利等许多国家和更多国家伸出了援助之手。 疫情是影响人类安全和国际安全的全球性挑战,各国都必须向遭受无法承受的流行病影响的国家提供物质和技术支助。 

陈玉兰认为,“中国可以向世界分享战胜疫情的方法以及措施。中国目前已向世界援助各国抗击疫情,无论是派送医疗专家或是医护用品。这展现了中国对全球作出贡献的友好形象,并使世界有可以战胜这次危机的信心!”

来自德国柏林的记者斯蒂芬·奥森科普(Stephan Ossenkopp)称:“就抗疫合作,我有三点看法。”

首先,负责任的领导人现在必须团结起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中国专家代表团团长艾沃德(Bruce Aylward)宣布,中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方式正在形成一个新标准,应该成为其他国家效仿的榜样。为此,应召开一次紧急的世界卫生峰会,召集来自中国、俄罗斯、美国等国家的领导人,代表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制定一项紧急议程,共同建立必要的生产能力,在全球范围内阻止这种流行病的蔓延。 

第二,调动“一带一路”的精神。目前,中国和其他在遏制疫情方面取得成就的国家正在向许多需要的国家派出医疗设备和专家。尤其是意大利、伊朗和其他热点地区的严峻局势,必须迅速获得更多拯救生命的资源。在习近平主席与意大利总理孔特的电话通话中,习近平主席谈到了一条健康丝绸之路,这正是战胜疫情所需要的精神。就像“一带一路”倡议解决了全球贸易和工业基础设施的基本需要一样,一条健康丝绸之路必须解决卫生和生物基础设施的问题,以克服目前的挑战,同时也使人类为未来的任何类似挑战做好准备。此外,研究和技术部门必须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以便在理解微生物学方面取得根本突破。

第三,停止地缘政治操弄。当前的疫情已被某些政治力量滥用,在外交政策精英和西方民主国家的官方媒体上,在妖魔化中国、俄罗斯和其他所有不愿意服从所谓“华盛顿共识”议程的国家问题上,某些人正在玩最该受到谴责的地缘政治游戏。尽管这在本质上并不新鲜,但现在是时候放弃这条道路了。这场疫情必须促成西方精英对中国态度的全面转变。为了应对疫情,世界不应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断言自由民主国家在政治和文化上对组织社会和文化生活的其他形式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上。西方在分析和纠正自身的文化和政治堕落方面有很多工作要做。因此,它应该放弃任何进一步的挑衅,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与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合作。

3. 如何避免特定人群被歧视的问题?

威廉·琼斯表示,“中国病毒”这一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激起了人们对亚洲人的普遍情绪,尤其是针对华人社区的情绪。首先,我们必须清楚地表明,病毒没有国籍,而且所有人都受到同样的威胁。因此,我们人类必须作为整体共同努力,汇集我们所有的力量应对这一威胁。任何具有“种族定性”(racial profiling)的行为都应以违反《反仇恨犯罪法》被起诉,《反仇恨犯罪法》应包括此次新冠疫情中针对华人社团的种族歧视行为。华人社区应该积极地组织起来,在阻止疫情方面发挥突出的作用,以便向公众表明,我们是患难与共的。

伊曼纽尔•茨万宾也认为,除了唐纳德 •特朗普以外,没有任何州支持因为疫情而针对中国社区的歧视。这种挑战本质上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它反映了国内政治的动态。因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可以推动教育和跨文化理解。中国支持意大利和其他国家的行动是非常值得赞扬的,如果这种做法得到效仿,将促进这些国家人民之间的友好交流,改变人们对病毒、中国及其人民的负面看法。”

4.美国一些学者(政客)给中国制造贴上“带毒”标签,中国应该怎样对待?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一带一路" 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姜志达表示,美国一些学者(政客)违反基本常识和科学知识给中国制造贴上带毒标签,表明他们已经处于歇斯底里的境地。他们的目的主要有三个,一个是对中国污名化以图摆脱民众对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的指责,避免选民“倒戈”。第二,最近美国的股票暴跌,这对特朗普的打击很大,以前股票上涨时特朗普就以此为依据大吹特吹美国经济表现如何亮丽。如今股票暴跌,他在经济方面的所谓功劳可能被一笔勾销。所以,特朗普要找“替罪羊”。第三,这几年特朗普政府一直鼓动美国产业链和供应链回流美国。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曾经说过中国爆发新冠肺炎对美国的制造业回流有好处,现在他们又给中国制造贴带毒标签,也是希望美国的制造业,以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制造业从中国迁移出来,但这只是“痴人说梦”,美国特斯拉公司在华投资100亿美元设立超级工厂,直接打脸特朗普的产业政策。

姜志达称,针对西方政客的抹黑行为,我们要理直气壮地有力回击,维护中国的尊严和权利。作为领导全球抗疫的负责任的大国,我们在回击时同时也考虑到维护全球团结抗疫的大局。我们要把主要精力放在领导和帮助其他国家抗疫上,尽快恢复工业生产,使中国成为全球抗疫的兵工厂,为全球抗疫的胜利做出自己的贡献。当然等到疫情结束后,我们还需要迈出更大的步子,吸引外国投资,保持中国“世界制造业强国”地位。

(特别感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对本文的贡献)


(原文题为“威廉·琼斯:特朗普‘中国病毒论’是个廉价的政治花招”,载环球网,2020年3月23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