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总统“首鼠两端”,怕什么?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20-01-06 | 责编:
字号:

和去年10月“伊斯兰国”极端势力头目巴格达迪被击毙比,特朗普这次在伊朗“圣城旅”旅长苏莱马尼少将毙命事件上的表现判若两人。击毙巴格达迪时,特朗普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提前预告有重大新闻发布。之后,他发表约40分钟的演讲,整个过程除表扬自己,还是自我表扬自己。对当时身陷乌克兰“通话门”调查的特朗普来说,击毙巴格达迪是针“强心剂”。

这次,“斩首”苏莱马尼后,先是美国国防部发表声明,说行动是特朗普总统下令、美军特种部队执行的军事行动。第一时间,特朗普缩着脑袋,没像上次那样兴奋。他只是在推特上展现一幅美国国旗,没有文字,看出其内心纠结。

之后,特朗普发只有两句话的推文,说“伊朗从没赢得战争;却是谈判常用将军”。逻辑比较混乱,第一句话的意思,美军十分强大,天下无敌,有警告伊朗之意。这话有些夸张,去年6月伊朗打下美国“全球鹰”无人侦察机一事并不能说是美军的胜利。第二句话看似表扬伊朗,其实是向伊朗发出和谈信号。

3日,特朗普在海湖庄园正式发表讲话,称“苏莱马尼的恐怖时代已结束”,美国不寻求政权更迭,但伊朗必须停止代理人战争。他指出,美军采取的行动“阻止了一场迫在眉睫的险恶袭击”。演讲进行了几分钟,随后也没有记者提问,特朗普就匆匆离去。

两天过后,瑞士大使馆向伊朗转了特朗普政府的公开信,称不希望升级冲突,伊朗可以报复,但报复手段不能太出格。特朗普政府想和伊朗休战。

可以想象,当接到苏莱马尼将军被“斩首”的消息后,特朗普应没太多激动,相反却感到自己闯了大祸。2020年总统选举年,这是在赌自己的政治生命啊。自入主白宫以来,特朗普回归传统的中东政策,即不再与各国发展平衡的外交关系,而是支持以色列和沙特等传统盟国,掌控该地区的主导权。同时,集中火力打击伊朗成了特朗普政府的头等大事。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不是因为伊朗违背协议,退出协议是特朗普政府打压伊朗的政治选择。

“斩首”苏莱马尼,特朗普必须要承担接下来的后果。伊朗已声明进行“严厉报复”。目前,伊朗至少有五张牌:一是直接打击美国在中东的军事基地和其他设施;二是打击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如以色列或沙特等国;三是鼓动在黎巴嫩或也门的代理人,推行代理人战争;四是继续在伊拉克展开活动,利用伊拉克当前反美情绪,给美国制造更大的麻烦,甚至把美国赶出伊拉克。五是动用封锁手段在波斯湾区域采取行动,这将对世界石油价格带来巨大冲击。

目前看,伊朗更可能采取非对称手段,如鼓动伊拉克境内的反美势力,打击美国在该国的存在。5日,伊拉克已传来消息,武装分子用火箭攻击美军基地和驻伊拉克大使馆。这也许只是伊朗报复的开始。

特朗普首鼠两端源于国内政治的纠结。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已拉开序幕。早在去年6月伊朗打掉美军无人机时,美国就想动武,最后时刻被特朗普叫停。因为他不想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全部押在伊朗身上。

历史上看,美国政治领导人可以赢得战争,但不一定能赢得总统选举。实用主义的美国选民更多的是看重自己的钱包,而不太在意美国有没有一个战争英雄。上世纪80年代,想争取连任的卡特总统就败在美驻伊朗外交人员被扣444天事件上。尽管当时美国组织了营救,结果是机毁人亡,营救失败,卡特总统黯然离开美国政坛。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候选人特朗普不断拿2012年9月美国大使史蒂文斯在班加西遇害事件说希拉里无能,让希拉里失分多多。

2020年11月到来前,如果伊朗真在世界范围内造成美国人、美军或者美国资产重大损失,那特朗普的选情就会遇上大麻烦。事件发生后,美国已有人走上街头,反对特朗普政府动武。特朗普首鼠两端,主要原因是斩首苏莱马尼将军会影响到自己的政治前途。

当前形势下,美国开始增兵中东,这并不表明美国要准备与伊朗开战。美国更多的是防御,确保其在中东的资源以及盟国不受伊朗大规模报复的伤害。然而,这一切并不完全由美国一家说了算,伊朗及其追随者在苏莱马尼遇害后是否做出报复完全由伊朗来决定。未来,中东局势可能会因为美国和伊朗较量变得更加凶险。


(滕建群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原文载头条新闻,2020年1月5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