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正在迷失方向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19-12-02 | 责编:
字号:

12月3-4日,北约峰会暨纪念该组织成立70周年活动在英国伦敦举行。届时,29个成员国领导人将就北约的未来进行讨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答应前来参会。就在近日,欧洲成员国吵了起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公开讲,北约已“脑死亡”,德国总理默克尔则公开反对这种意见,认为北约的存在非常必要,欧洲离不开美国。11月28日,马克龙总统意识到“脑死亡”一说过激,告诉北约秘书长,他之所以这样说主要是要“警醒”各成员国,并不是斥责。

马克龙“脑死亡”一说在欧洲国家当中激起回应。在很多国家看来,最近几年,美国越来越不作为。特朗普总统上台后更是希望欧洲的盟国承担更多防务义务。马克龙言,美国正在对欧洲盟友“转身而去”。存续70年的北约变成群龙无首的组织。没了美国这带头大哥,就等于失去大脑,因为北约其他成员国还没任何国家能发挥起领头人角色。

北约自1949年8月成立以来再次陷入迷茫。即将举行的伦敦首脑峰会不可能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谁是北约的敌人?冷战期间,北约的敌人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成员国认为,面对华沙条约组织挑战,北约必须要抱团取暖。条约规定,只要有一个成员国遇上外部攻击,其他成员国会群起而助之。

多年来,北约一直按美国旨意来定位敌人。冷战时期的苏联,冷战结束后的恐怖主义,每次敌人的确定都与美国偏好有直接联系。2001年911恐怖袭击后,北约成员国追随美国把手第一次伸到北约成员国领土范围之外——阿富汗,之后还有伊拉克战争(2003年)、利比亚战争(2011年)、叙利亚内乱和中东打击“伊斯兰国”行动。

2014年,俄罗斯把克里米亚纳入自己版图,美国带着北约成员国群殴俄罗斯,俄罗斯便成为北约的敌人。过去5年,美国带着北约成员国派兵布阵,全面围堵俄罗斯。结果激起俄罗斯绝地反击。即使特朗普有心改善美俄关系,受制于国内政治约束,其腾挪的空间不大。

11月21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外长会议上泄露“秘密”,该次会议专门研究了中国问题。这应是依照美国旨意来调整北约的“假想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北约正面对中国破坏安全和安全交流企图,北约必须要继续发展并采取对华新视角。美国官员的动机非常清楚,把北约当作美国的工具来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只可惜这牵强逻辑难让人信服。法国总统说,中国不是北约的“敌人”。

第二,增加其他成员国的“份钱”。北约军费开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29个成员国军费开支总和。2018年,北约成员军费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其中美国就达到7000多亿美元。另一部分是指北约日常费用,包括总部运营费、北约军事行动和其他活动费。这部分钱2018年约为25亿美元,由成员国共同分摊,其中美国大约承担22%,约5-6亿美元。

在2014年北约威尔士峰会上,各国同意到2024年把各自国防开支提高到占国内GDP的2%。目前,只有美国、英国等六七个国家达到这个水平。德国军费支出目前只占GDP1.2%,2024年充其量只能达到1.5%。让欧洲国家增加军费不单是军事计划,也是政治计划。

像法国这样的国家,百姓对增加福利投入是绝对支持的,但如果把社会福利的钱用在军事上,百姓会一百个不答应,因为现实没有那么紧迫的威胁。上街游行示威会马上发生,直接危及到政府存续,所以欧洲领导人谁也不敢轻言涨军费。

对北约日常费的增减,特朗普总统提出要美国承担北约的“份钱”从现在的22%下降为16%,那其他成员国必须填补这个份额,这样北约才得以有效运行。对特朗普来说,让盟友增加军费开支,多掏份钱理所当然,盟国不能再躺在美国的福利上了。

第三,新北约和老北约能否团结一致。老北约对威胁的判断完全不同于新北约。德国和法国等国愿与俄罗斯保持各层面交往。几天前,俄罗斯副总理宣布“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明年年中投入使用。面对俄罗斯普京总统“天然气王炸”,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也不得不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欧洲领导人不能让本国百姓在冬天受冻,不让本国经济缺乏能源动力。老北约不可能完全把俄罗斯当成敌人。

相反,新北约,即1999年后加入北约的国家对俄罗斯有着天然恐惧感,要紧抱住美国大腿。波兰总统甚至提出在本国建立以特朗普总统名字命名的军事基地,让美军在那里常驻。如此大方,就是希望美国能继续为欧洲提供安全保证。

所以,在谁是北约的敌人?该交多少份钱?成员国是否齐心协力?这些挑战不搞定的话,北约在美国要转身离去之际必然会走向迷茫。


(滕建群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文原载头条新闻,2019年11月30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