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在向美国“极限施压”?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19-11-26 | 责编:
字号:

11月20日,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谈。会后,崔善姬告诉记者:“如果美国今后提出谈判,那么只有当他们取消敌对政策后,朝方才会讨论核问题。”她说,“只有美国停止敌对行动,并且告知朝方其战略决策,”朝鲜才会与美国恢复谈判。崔善姬此行是参加朝俄战略对话的。今年4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会晤时同意,两国进行战略对话。当前形势下,崔莫斯科之行显然不是只谈朝俄关系。

崔善姬,2003至2008年担任朝核六方会谈首席翻译,随后升任朝鲜外务省北美局副局长、局长,被认作是金正恩委员长的代言人。2019年以来,崔善姬活跃在朝鲜政治舞台。3月,她首次当选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员;4月10日,她越过劳动党中央候补委员职位,直接当选为中央委员;4月11日,她成为朝鲜政府最高决策机关国务委员会中唯一女性成员;4月24日,她首次以外务省第一副相身份随同金正恩出访俄罗斯。此次她在莫斯科的发声,其内容与之前没太大差别。例如,她在今年9月9日讲,“若美方在朝美工作层磋商中再拿过去的老套路,朝美间往来将由此告终。”

2019年2月,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河内不欢而散,没达成任何实质性成果。10月初,两国工作层官员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接触,未果。之后,朝鲜显得有些不耐烦,反复强调美国必须放弃对朝敌对政策。11月18日,朝鲜外务省顾问金桂冠表示,朝鲜不再对那些毫无意义的会谈感兴趣。朝鲜“不想在没得到任何回报情况下,继续给美国总统提供拿来炫耀的东西。朝鲜应得到与特朗普总统作为政绩引为自豪的成果相称的回报。”

11月19日,朝中社报道,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委员长金英哲向美国总统“讨债”。他说,“美国总统一年来炫耀政绩的代价,从现在起,朝鲜将逐一讨还。”朝鲜外务省巡回大使、朝美工作层磋商首席代表金明吉也表示,目前朝美无法磋商的原因不在于缺乏沟通渠道或仲裁方,他希望华盛顿不要打着第三国旗号,营造出与朝还在对话的气氛。

细心观察家发现,自去年两国领导人接触后,朝鲜官媒和官员批评美国,很少指名道姓特朗普总统。近期,朝鲜高官直接指责特朗普,原因有二:第一,朝鲜对美国和特朗普的耐心正在消失;第二,朝鲜深知现在的美国只有特朗普才能推动朝美互动,直接指责特朗普是一种施压的表现。

自去年6月12日新加坡会晤后,特朗普确实常把他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作为拿来炫耀。他告诉美国民众,正由于他的不懈努力,朝鲜不再进行远程导弹试验和核武器试验。美国民众对总统能和金正恩委员长谈什么东西、能否解决朝鲜核问题并不在意,他们在意的是特朗普总统始终在与朝鲜交涉。这种假象如果可延续到明年11月总统选举,那特朗普则达到自己的目的。那时,特朗普可向选民炫耀他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成果。在其外交成果乏善可陈情况下,朝鲜半岛问题会让特朗普作为重大成就,反复宣讲。

对美国来说,下一步拿出什么样可行措施是个重大问题。特朗普要解除对朝鲜制裁,需要国会同意;特朗普要发表《停战宣言》,必须考虑国内各种政治势力反弹。从总统权力看,特朗普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可做的事并不太多,采取实质性行动更不容易。在此背景下,特朗普不断表扬金正恩的领导能力,赞扬金正恩给他发来“漂亮的书信”,不时提出可找机会再与金正恩委员长相见。这一切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年十分重要,特朗普所做一切都是为赢得选民支持。

当前,朝鲜半岛处于相对稳定状态,这与美朝政策变化有关。和以往比,激发这场变化的动力与以往不同,即这次变化的路径是由上至下,由两国领导人发起的互动。尽管目前出现僵持,朝鲜指责声不断,但双方又都保持克制。对两位决策者来说,现在不是翻脸的时候。

朝鲜劳动党2018年七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战略路线”。要实现国家发展战略转型,朝鲜不仅需要国内团结一致,努力奋斗,还需要改善外部环境。在未来一年时间内,金正恩不太可能改变现行“战略路线”,在对美国态度上,朝鲜可有语言指责,但不会有大的实际行动。同样,特朗普也需要朝鲜半岛这块地,为自己争取连任增色。

正基于这样判断,尽管朝鲜不断指责美国,直接指责特朗普,但这只是一种策略,目的不是要把美国骂跑。相反,朝鲜希望通过这种朝式“极限施压”,逼美国做出妥协,采取具体行动回应朝方努力。问题是,这种气氛能维持多久?在特朗普“光说不练”的背景下,朝鲜是不是还有耐心与美国周旋?在朝鲜“极限施压”面前,特朗普政府又能做点什么?


(滕建群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文原载头条新闻,2019年11月25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