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制武器正进入美国的传统军火市场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19-11-26 | 责编:
字号:

最近几年,俄制武器系统异军突起,不但在自己传统的军火市场上获得订单,且向曾是美国垄断的军火市场挺进,甚至还把武器卖给美国的盟友。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报告称,2018年世界武器销售和相关服务费总额为3995亿美元。美国继续独占鳌头,上榜军火企业销售额达到2278亿美元,占世界军火市场总销售额57%,主要原因是美国防部加大军火采购数量。头号军火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2018年销售约500亿美元,F35战斗机贡献大部分产值。报告指出,俄罗斯连年占世界军火销售第二位。2018年销售337亿美元军火。数字不如美国的零头,但显出俄罗斯在世界军火市场与美国争夺的新格局。

俄罗斯总统普京力推俄制武器出口,许多时候他直接当推销商,如亲自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展示S-400防空导弹、苏-35和苏-57战斗机等。俄罗斯传统的军火贸易伙伴大致在三个区域:拉丁美洲、中东、南亚。这些地区经济发达水平一般,又存在复杂的国际关系,俄罗斯与上述地区的军火生意始终有限。

为增加军火销售,俄罗斯采取与美国有区别的销售方式。在限制方面,俄罗斯相对宽松,不但可引进生产线,还同意武器接收国仿制,甚至采取买一送一促销手段,增加俄制军品出口的数量。

俄罗斯清楚,和美国在国际军火市场一对一竞争是不现实的。俄罗斯有自己的优势。如S-400防空导弹,强调一弹多能,按俄罗斯说法,该导弹可对远中近、高中低、小而慢的来袭目标进行拦截,倍受有关国家青睐。印度、土耳其都已签单,美国的盟友沙特和阿联酋等国也正考虑采购S-400防空导弹。原因很简单,S-400防空导弹系统适应当前战场需要。2019年9月14日,沙特两处石油设施遭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袭击,损失惨重。部署在这一地区的美制“爱国者”导弹等并没对来袭目标进行有效拦截。

这与“爱国者”导弹的设计有关,美国现有导弹防御体系源于冷战。冷战结束后,美国下力气建成多层拦截弹道导弹的防御系统:中段拦截的“宙斯盾”(先海基,后搬到陆地)、末端高空区域拦截的“萨德”系统(拦截高度40-180公里、射程达200公里)、末端低空区域拦截的“爱国者”系统(“爱国者3”的拦截高度为15公里、射程30公里)。另外,美国还有陆基导弹防御系统,防的也是弹道导弹。美军现有导弹防御系统起初没考虑无人机、巡航导弹之类低空飞行目标。

如果再考虑高超音速导弹,美国现有导弹防御系统更难以胜任防空任务。高超音速导弹速度都在5马赫以上,美国导弹防御系统拦截弹速度低于5马赫,现有雷达难捕捉目标,拦截弹无法追上目标。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不仅是因为美土关系不好,埃尔多安成心与特朗普过意不去,而是土耳其确需要新型防空系统。

俄罗斯另外一种武器系统是苏-35战斗机。该机秉承俄制战斗机传统,强调机动性和攻击性。2017年前后,该型机曾在幼发拉底上空与美F-22战斗机相遇。当时F-22战斗机正与执行对地攻击的苏-24纠缠。这时候,俄空天军F-35战斗机出动,美军F-22战斗机卖个破绽,飞走了。

今年3月,俄《生意人报》报道,俄罗斯与埃及签订军购合同,俄将向埃及出售20多架苏-35重型多功能战斗机,总价20亿美元。11月,美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写信给埃及国防部长穆罕默德·扎基,警告埃及不要购买俄研制武器,“埃及与俄罗斯进行的重大新武器交易,会让美国与埃及未来的国防贸易和军事援助复杂化。”两位官员敦促埃及重新考虑与俄军事合作。

尽管美国仍是世界军火市场的霸主,但美国武器装备发展存在不足,让俄有机可乘。冷战结束,美国失去苏联这个强劲对手,武器装备发展理念“跑偏”。美军一味追求高精尖技术,劳民伤财,不适用。以美海军为例,装备研发追求“高大上”,如“福特”级航母采用电磁弹射技术。目前,该技术不能保证有效可靠使用。特朗普提出恢复“蒸气弹射”技术。海军濒海战斗舰、DDG-1000驱逐舰、“海狼”级潜艇项目现在都难适应战场需要。俄罗斯则瞅准现代战场变化,提出S-400防空导弹、苏-35战斗机等项目。

近年来,国际军火市场出现美俄相争新气象:俄利用自己的拳头产品,蚕食美国在世界军火市场里的份额,并把手伸向美国盟国土耳其。眼看自己的市场被俄罗斯挤占,美国又没有太多新武器推出。有消息说,美国想把现役“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出售或者转让给澳大利亚。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想到了制裁,立法机构立法,只要认定某国购买俄制的武器系统,美国就对这个国家进行制裁。这种不努力研发新武器装备,而是停下手阻止相关国家与俄罗斯军火合作,只能让俄罗斯在国际军火市场上占有更大份额。


(滕建群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文原载头条新闻,2019年11月24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