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得罪了“深度国家”,后果严重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19-10-25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10月23日,美国国会发生闹剧:以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盖茨为首的20多位议员先是在国会举行新闻发布会,抗议民主党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然后,这些共和党人高喊“我们进去吧”、“我们要进去了”口号,推开警察,从三个门强行进入听证会议室。当时,众议院相关委员会正要让负责俄罗斯、乌克兰和欧亚地区事务的国防部副助理部长劳拉·库珀作证。

抗议活动持续5小时,直到下午3点,听证会才正式开始。此次共和党议员的抗议活动是有预谋的安排。前一天,特朗普表示,共和党人“必须更加强硬地战斗”。多位参与抗议活动的议员22日专门进入白宫,商量如何应对民主党在众议院对特朗普总统发起的弹劾问询。

共和党议员做出如此举动与22日美驻乌克兰高级外交官泰勒在国会作证有关。泰勒在小布什政府期间担任过驻乌克兰大使,现在是驻乌克兰的临时代办,是一位职业外交官。在长达15页的证词中,泰勒证实,特朗普此前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计划提出条件——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必须宣布调查前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和他的儿子。只有这样,美国才会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 泰勒指出,“(美前驻乌克兰大使)桑德兰告诉我,美乌间一切事项,包括军事援助,都建立在这些调查之上。”泰勒的证词直接击中特朗普总统“通话门”的本质。白宫之前公布的通话文件表明,特朗普确想让泽连斯基“帮他个忙”(do me a favor)。

一周以前,桑德兰大使证明,在泽连斯基同意宣布调查拜登父子后,美国向乌克兰发放了3.91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作为职业外交官,桑德兰大使在国会听证面前不太可能说谎。他指出,让总统的私人律师(指朱利安尼)参与美国的外交事务,并影响即将到来的大选是“错误的行为”。

在听到泰勒国会证词后,特朗普有些坐不住了。他写道,“所有的共和党人都必须记住,我们正在目睹一场‘私刑’(lynching)。但我们将获胜。”“私刑”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是个慎用词。特朗普用来攻击那些对他进行弹劾问询的民主党议员,招来谴责。他们警告特朗普慎用这个词。连一向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共和党议员麦卡锡也说,“这不是我会使用的语言,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出现共和党议员国会搅局一幕,在历史上实属罕见。10月23日出炉的民调显示,支持弹劾的民众已达到55%,反对弹劾的人43%。一周前两组数据分别为51%和45%。民众对特朗普工作的支持率跌破40%,只有38%。反对美军从叙利亚撤军的人超过60%。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展开,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国会议员采取极端措施,表明这些共和党人的焦急,所以采取阻止听证手段,结果不佳。

2016年前,特朗普没有公共服务的阅历和经验,以政治素人入主白宫,执政后不按照华盛顿套路出牌,引起美国各阶层担忧和不满,就职之初开始,他就深陷“通俄门”调查。今年9月,特朗普总统又遭遇“电话门”调查。这在美国总统史上十分罕见。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深层国家”在折腾他。各种“门”不只是民主党对2016年选举失利的不满,而是要寻找办法拉特朗普下马。这个时候“深层国家”浮出水面。特朗普总统在社交媒体上强调,他今天所面临困境完全是由“深层国家”导演的。

“深层国家”是美国所谓民主政治的特殊现象,它不显山不露水,但却可以左右美国的政治。其核心组成是负责国家安全和外交的政府机构,包括国务院、国防部、国土安全部和司法部、中央情报局(CIA)、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等机构。财政部也被视为“深层国家”的一部分,因为它们监管资金流动,执行国际制裁。司法分支的某些领域也属于“深层国家”,如外国情报监督法院,它专门负责审批国家对境内外间谍进行监控的申请。“深层国家”还包括国会两党领袖和国防、情报委员会的首要成员。一定意义上讲,总统只是“深层国家”这种董事会领导下的首席执行官。

特朗普得罪了“深层国家”。从总统竞选期间开始,他就大批特批美国情报界,指责美国情报界在伊拉克战争制造“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假情报。他还否认美国情报部门关于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结论。特朗普总统提名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因所谓“通俄门”调查而离职,这是“深层国家”,特别是情报界与特朗普作对的开始。之后,白宫不断泄露总统的信息。这次“通话门”的爆料人是就是工作在白宫的情报官。他的任务除保证总统通信安全,还要监视白宫从总统到下层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深层国家”正在浮出水面。它代表美国的传统政治,代表华尔街和军工复合体的利益,代表美国精英阶层对美国未来的关切,代表军队和情报界。“深层国家”才是美国运行的主力。特朗普已意识到“深度国家”对他执政地位的威胁,发声要与之斗争。但“深度国家”很多时候是无形的力量,特朗普犹如唐吉诃德,要大战风车,目标都难找到。特朗普和“深层国家”的力量相差悬殊,双方恶斗会影响到特朗普的执政地位。 因此,支持特朗普的国会议员到听证会闹场只会坚定特朗普反对者继续深挖其非法行为的努力。以佩洛西为首的民主党议员不可能现在就停止对特朗普的弹劾问询。这场弹劾问询不是简单党争,而是真正操控美国的“深层国家”维护自身利益的根本问题,其毁伤力可能是彻底的,有可能决定特朗普未来的政治生命。


(滕建群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文原载头条新闻,2019年10月25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