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难撑起反伊朗大旗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19-09-27 | 责编:
字号:

9月22日,伊朗在全国范围内举行纪念两伊战争爆发39周年活动,并在多个城市举行阅兵,展示伊朗多款先进的武器装备。两个地方最引人关注:一是在首都德黑兰,伊朗展示多款自制导弹,包括“巴瓦尔”-373防空导弹、“伊马德”弹道导弹(射程1650公里)、“卡迪尔”中程弹道导弹(射程2000公里)、“泥石”弹道导弹(射程1800公里)。人们发现,伊朗攻防兼备导弹体系正在形成。二是在阿巴斯港的海上阅兵,有200艘舰艇参加。阿巴斯港是伊朗海军五大军港之一,卡在霍尔木兹海峡北岸,正从这里,伊朗不断派舰艇骚扰或查扣通过海峡的船只。

同一天,由沙特率领的红海沿岸7国“红浪-2”海上联合军事演习开演。年初,沙特和有关国家举行过此代号演习。演习想定保护海上航道安全、舰机协同等。7国海上联合军事演习与伊朗举国纪念活动重合,让人产生许多联想:这是冲着伊朗阅兵来的啊。

沙特和伊朗同是中东地区大国,都是世界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大国。沙特2016年4月提出《2030年愿景》,这是项雄心勃勃的发展规划。《愿景》第一支柱是沙特要成为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的核心国家。正是在这种思想引导下,沙特多年来一直谋求在中东地区成为“核心”。

沙特多年来一直跟着美国。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的中东政策是与所有地区国家保持平衡关系。此背景下,美国结束中东反恐战争,促成伊核协议。此举得罪以色列和沙特等美国的传统盟国。2013年10月第68届联合国大会上,沙特以176票当选2014-2015年度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但不到24小时,沙特外交部声明,拒绝出任该职。这在联合国历史上前所未有。按沙特的说法,此举是不满联合国在处理叙利亚危机中的作为。很多人明白,这是让美国难堪。

2015年3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绕过白宫直接在美国会发表演讲,使奥巴马倍受尴尬。奥巴马、副总统拜登及70多名民主党议员缺席此次演讲。2015年,沙特率多国对也门境内胡塞武装展开军事打击。时至今日,联军并没赢得这场战争胜利。在胡塞武装面前,沙特境内重要目标多次受到胡塞武装重创。沙特官方承认,过去4年,有112名沙特人在胡塞武装的袭击中丧生。

选择伊朗阅兵日进行联合军演,沙特有自己的想法。第一是安抚国内不满。9月14日的无人机袭击让沙特损失惨重,特别是石油集团利益受损。第二是团结地区国家,向伊朗示威。尽管演习远离波斯湾,但埃及等国参与彰显沙特在逊尼派国家的号召力。第三是借此向美国发出信号,沙特仍是地区重要的国家,愿与美合作对付伊朗。但这种演习仅此而已,沙特根本无心,也没能力与伊朗开战。

在无人机袭击问题上,美国态度耐人寻味。袭击刚发生,国务卿蓬佩奥便立刻把肇事者的帽子扣在伊朗头上。特朗普总统推文称,目标已锁定,子弹已上膛。美国目的有二:一是进一步做实伊朗是中东地区捣乱者的事实,创造美国封杀伊朗的新契机;二是把沙特拉入自己的反伊联盟中。之后,蓬佩奥到了利雅得,看似安抚,实则拉沙特入伙。

尽管始终视伊朗为对手,但在反伊联盟上,沙特态度一直暧昧。去年5月,特朗普开始打压伊朗,沙特并没太多兴趣加入其中。前不久,美国声称已建起波斯湾“护航联盟”,但海湾地区只有巴林参加。两个月前,美国、埃及和阿联酋在红海区域举行联合军演,沙特只以观察国身份参加。

显然,沙特不想参与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围剿活动。但9月14日无人机袭击令沙特不得不做出表态,一是跟美国一起打压伊朗,二是要求伊朗承认此次袭击是伊朗干的。

很多人判断,沙特会加入美国领导的反伊朗联盟。目前看,美国都无力对付的伊朗,沙特更不愿意对伊朗动手,所以不管是举行联合军演,还是逼伊朗承认对沙特进行袭击,沙特所做一切只是姿态,真拿起武器对伊朗动武,基本是不可能的。


(滕建群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文原载头条新闻,2019年9月25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