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西联”战略成形

半月谈 | 作者: 蓝建学 | 时间: 2019-08-09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有声有色的大国梦”,是印度长期以来孜孜以求的外交目标。为实现这一目标,印度面向亚太推出“东向行动”,面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推出“印太战略”,面向西翼广大地区推出“西联”战略。

2014年以来,莫迪政府先在“西望”政策,进而在“西联”战略框架下,投入巨大的外交精力和资源,积极拓展在中东、印度洋岛国、非洲尤其东非地区的政治、经济及安全存在和影响力,已成为这些地区局势演变不容小觑的外因。

印度“西联”战略源自曼莫汉·辛格执政时期提出的“西望”政策。辛格的初衷是突出中东对印度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强化印度与中东国家经贸关系,但其并未推行多少实质性措施。现任总理莫迪2014年大选获胜后,接过“西望”政策框架,逐渐将其拓展为“西联”战略。2015年8月,莫迪对阿联酋进行访问,正式对外宣布印度“西联”战略。随后,莫迪政府以中东政策为核心,逐步填充和丰富“西联”战略内涵,外交行动更加积极进取。

向西拓展利益新疆界

精耕中东地区,将其打造为印度“西联”战略的核心地带。莫迪上台以来,以政治交往、经贸投资、安全合作、人文互动为四大支柱,以阿联酋、沙特、伊朗、以色列等国为主要支点,多管齐下绑牢印度与相关国家利益纽带。印度政府将阿联酋打造成其进军中东的战略跳板;持续深化与伊朗合作,继续开发伊朗恰巴哈尔港;大胆提升与以色列的战略合作关系,将双边关系升级为“天造地设的战略伙伴关系”;悄然拓展在海湾地区的军事及战略存在,获得在阿曼杜古姆港维修保养军舰的机会,以加强双方在波斯湾和印度洋上的安全合作。

积极经营对非关系,推销并填充“亚非增长走廊”计划。与其他主要大国相比,当前印度在非洲活动规模仍然相对较小,但正在迎头赶上。近年来,印度不断加大对非援助和外交投入,以换取非洲国家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自2008年印度举办首届“印非论坛峰会”后,参加该峰会的非洲国家领导人越来越多、层级也越来越高。同时,印度不断挖掘自身在对非外交及商业活动中的独特优势,与日本联手推销“亚非增长走廊”计划,将其作为经营非洲的重要抓手。据悉,印日拟分三阶段实现“亚非增长走廊”计划,第一阶段重点经营与非洲东海岸国家的关系,第二阶段将西印度洋岛国作为优先对象,第三阶段将非洲西海岸国家纳入重点接触对象。

高调宣传“印太愿景”,积极布控西印度洋地区。印度不仅将塞舌尔、科摩罗群岛、马达加斯加、毛里求斯等西印度洋岛国当作“亚非增长走廊”重要节点,而且视之为印度主导西印度洋地区安全态势的战略据点,提出在印度洋地区所有战略要地部署至少一艘大型印度军舰。印度政府还极力夯实与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的“印度洋安全防务体系”,力保三国走“亲印”路线。同时,印度加深与美国及其盟友在印度洋合作,宣称“美国是印度‘东向行动’、‘西联’战略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印美2018年9月举行首次外长及防长“2+2”对话会,签署协议提高两军在指挥、控制、通讯、监控和侦察等方面的数据共享及协同作战能力。

此外,印度与日本、法国、英国加强在印度洋地区的横向联动,塑造维护自己印度洋地区“看门人”和“管理者”的角色。

“西联”战略成效受四因素影响

“西联”战略是印度在综合国力不断提升基础上推出的战略构想,也是印度进一步确立大国地位的重要抓手。它激活了印度开展大国外交、追求大国地位的雄心,未来其内涵和外延或将不断拓展。随着印度在“西联”地区投入越来越多的外交资源,以及印度洋逐渐变成全球地缘战略博弈的新战场,印度“西联”战略布局对海上贸易及能源运输通道的安全性等,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以印度、伊朗、俄罗斯共同推进的“国际南北运输走廊”项目为例。2018年5月,莫迪与俄总统普京确认共同推进连接印度、伊朗、中亚及高加索、俄罗斯和欧洲的“国际南北运输走廊”构想。根据印方设想,该走廊建成后将大大缩短南亚至北欧的货运距离,甚至可能成为埃及苏伊士运河运输线路的替代方案。

由于印度政府正式实施“西联”战略时间不长,该战略的实效性仍有待进一步观察。至少有四方面因素会影响印度推进“西联”战略的成效。

一是印度愿为落实战略投入多少真金白银。“西联”战略所涉地区的多数国家尤其是东非国家身处欠发达地区,部分国家还长期陷入政局动荡和连年战乱,在基础设施建设、经济民生发展等方面均需要巨额援助资金投入。二是印度能否打破“西联”地区现有地缘权力格局。这些地区并非地缘政治舞台上的“无主地”,相反,遍布着美、俄、英、法等老牌大国的利益,同时还充斥着各类地区大国的激烈博弈,能提供给印度施展影响力的空间较为有限。三是印度自身与“西联”对象国合作的延续性问题。四是“西联”战略的落实与推进效率问题。


(蓝建学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原文载新华社《半月谈内部版》2019年第8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