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相互认知,适应时代发展,共同推进协调合作稳定的中美关系

CIIS | 作者: 戚振宏 | 时间: 2019-08-06 | 责编: 吴劭杰
字号:

尊敬的杰弗里·沙弗主席,尊敬的各位学者、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率领中国学者代表团来到纽约。我代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感谢中美专家学者莅临本届对话会,感谢美国外交政策全国委员会的精心组织和周到安排。

对话会主题是“回顾与展望:纪念中美建交四十周年”。四十年来,中美关系风雨兼程,总体稳定,成为维持世界和平稳定繁荣的一股积极力量。

今天,中美关系又处在重要历史节点。两年来,我们见证了两国关系的起伏,非常必要坐下来,交流看法,找到走出困境的途径。

首先,双方认知出现重大偏差。美国认为,建交后希望把中国纳入美国主导世界体系的努力失败,中国成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有人主张要与中国全面“脱钩”,用竞争取代合作。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为,美国对华发起经贸摩擦和无端打击中国企业,实质是阻挡中国发展和民族复兴。因此,必须丢掉幻想,全力抗争。否则,一退再退,直至退无可退。

第二,中美经贸摩擦全面升级。建交后,中美多次发生贸易摩擦,如轮胎、光伏产品等,但通过协商,这些摩擦得以解决。但2017年8月开始的贸易摩擦让人看到另一面。美国秉持极限施压政策,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高额关税,贸易摩擦升级为贸易战。两年贸易摩擦让中方怀疑美方达成协议的诚意。这场贸易战已超出贸易本身,演变成美国对华遏制打压的一部分。

第三,两国安全关系出现倒退。目前,两军交流处于停滞状态。美方拒绝了中国海军参加“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美军在南海加大执行“航行和飞越自由”行动。在台湾问题上,修订和出台系列法案,出售大量军火。美方朋友打台湾牌,诚信何在?将中美关系置于何地?一旦被台独分裂势力所挟持,美方又将如何收场?众所周知,中方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态度坚决、意志坚定,任何人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自身利益的“苦果”。面对美国霸凌,中方必须有所准备。

第四,人文交流变得十分困难。双方人文交流出现当下的困难,责任不在中方,相信也不是中美双方有识之士所愿意看到的。美国提出所谓“锐实力论”,收紧对华签证审查,执法部门对参与人文交流的学者盘查,让本是增信释疑的学术活动变得不再轻松自如。试想:如果连说话机会都堵住了,那双方的误解和误会还会减少吗?

可喜的是,6月29日,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在大阪成功举行会晤,为下阶段两国关系发展定向把舵,两国元首同意继续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要让中美关系止跌反弹,我认为,两国必须要做好以下工作:

第一,把双方认知拉回到理性轨道上来。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对美进行国事访问。他告诉美国朋友,他读过《联邦党人文集》这份美国治国理政纲领性文件。说明中国共产党人尊重美国精神,而不是要取而代之。当前,美国内一些人认为中国要取代美国的认识完全是臆测的,没有任何根据的。中国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伟大情怀和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所决定的:共商、共建、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二,零和游戏规则不符合时代潮流。中国今天取得的巨大成就得益于中国共产党英明领导;得益于中华民族勤劳奋斗;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与日、美等国建立外交关系,融入国际社会,中国发展进入快车道。当前,各国相互依存日益紧密,冷战思维和零和游戏规则难再发挥效用。二战后,美国一直是综合国力竞赛的领跑者。但突然感觉在一些领域、一些方面可能会被其他选手所超越,就恐慌、焦虑,甚至心生恨意。设障阻挡对手明显是不明智的。美企图用封堵政策来应对中国的发展,是不可能成功的,相反会伤及美国自身。

第三,应充分发挥中美经贸的互补性,而不是“脱钩”。经贸角度看,中美作为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已深深嵌入全球产业链中,是彼此最大贸易伙伴和重要投资对象国,利益高度交融。即使在经贸摩擦背景下,2018年两国贸易仍超过7500亿美元,双向投资累计超过2400亿美元,双方人员往来超过515万人。展望未来,中国好,美国好,同样,美国好,中国好。

第四,维系安全领域互动利好两国,利好地区。中美间没有领土争端,没有历史恩怨,也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中国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美国2020年军费预算将高达7500亿美元。中国军事现代化是弥补历史欠账和建立与大国地位相符合的国防,不论军费开支,还是军事战略、部署和行动,都是积极防御型的力量。美国没理由,也没必要将中国当成对手,甚至敌人。

第五,“文明冲突论”会把两国关系误入歧途。中华文明不具扩张性,不管是在东亚朝贡体系时代,还是在当前中国重新回到世界舞台的过程中,都没有发动过对外掠夺性战争。学界常常用“儒家和平论”来解释东亚地区的持久和平。美国崛起于世界强国之林后,也没有像曾经的西方列强一样寻求海外殖民地,而是以“山巅之城”自诩,以建构国际制度约束自己。“让美国再伟大”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两个历史命题并非相互排斥,而是相互促进、相互成就。

总之,中美关系四十年关系史证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习近平主席指出:“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协调、稳定、合作的中美关系是两国唯一选择,做大两国共同利益蛋糕、管控好分歧是唯一正确的选项。这是横亘在两国政界和学界的重要话题。我们举办中美青年领袖对话会活动,旨在为中美学者搭建对话平台,了解彼此关切,鼓励理性交流、避免双方因为交流不畅而造成不必要的误解,为解决中美关系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提供宝贵智力支持。

在座各位有资深专家,有新生代青年才俊,希望各位畅所欲言,既立足当前、又着眼长远,为增进两国相互了解和信任,巩固两国源远流长的友谊,为促进世界和平繁荣和发展、人类的繁荣和进步积极建言献策。

我坚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下一个四十年一定是两国合作日益紧密、友谊日益加深的四十年。尽管当前的关系遇到了困难,但这是前进中的困难、发展中的问题,风雨过后必将见彩虹。

最后,预祝对话会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本文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戚振宏在第十六届中美青年领袖对话会上的致辞,2019年7月29日,纽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