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真会彻底离开阿富汗吗

世界知识 | 作者: 蓝建学 | 时间: 2019-06-10 | 责编: 龚婷
字号:

       2018年12月,美国媒体报道称,美军拟从阿富汗撤出7000人,占驻阿美军兵力(15600人)的近一半。消息传出时,正值美国阿富汗问题特使哈利勒扎德与阿富汗塔利班代表会面,讨论与撤军有关的问题和各方停火条件。阿富汗政府及美国的北约盟友等利益攸关方普遍担忧美国彻底“甩包袱”,放任阿安全局势恶化。然而,从多个角度观察,美军都不大可能从阿富汗“裸退”,更可能先象征性撤出部分兵力,进而调整在阿富汗的存在形式,维护美国在“亚欧大陆心脏地带”的长远战略利益。


明显的机会主义考量

       阿富汗战争已成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耗费最大的海外战争。自2001年9·11事件开始,美国陷入阿富汗已达18年,直接扔进9000亿美元,搭进数千条美军生命,外加近2万亿美元的间接开销,目前似乎想抓住一切能帮它自阿“体面”抽身的稻草。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明确表示美军应撤出阿富汗。进入2019年,特朗普面向媒体公开表示美军应撤出7000人。据报道,特朗普还在某次内阁会议上把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意义拔高为“事关美国国运的战略抉择”。为配合特朗普兑现其竞选承诺,美政府外交安全团队自2018年7月起将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实质性和谈带入“快车道”。从2018年7月到2019年2月,美国政府越过阿富汗当局,直接与阿塔代表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就如何实现阿富汗停火等问题进行了五轮谈判。欧美媒体披露,美塔双方可能已就美军撤出阿富汗的计划达成初步方案,驻阿外国部队可能在双方签订协议后的18个月内撤离,结束已长达18年的阿富汗战争;作为交换条件,阿塔将保证不允许任何国际恐怖组织在阿境内威胁美国及其盟友。

       2018年底,特朗普签署行政令,从叙利亚全部撤除2000多名美军。接着,为达到政治目的,特朗普置阿富汗政府的愤怒和北约盟友的忧虑于不顾,摆出象征性撤军姿态,以部分满足阿塔“外军全部撤离”的停火前提条件,尽早从阿富汗脱身。特朗普团队似乎在盘算,以美军撤离叙利亚、阿富汗和处理朝鲜核问题取得进展为三大“外交亮点”,为特朗普连选连任积累业绩。此外,美国急于与阿塔达成妥协交易,也有缓解美国和北约在阿富汗面临的暴恐威胁、以利集中火力打压伊朗的考虑。由此可见,特朗普团队处理阿富汗问题的方式已深深打上“美国优先”原则的烙印,为达短期目的可以打出所有有用之牌并置美国历届政府坚持的“红线”于不顾。


不会彻底离开

       以特朗普的惯常作风和决策模式,美国在阿富汗投入这么多钱、搭进这么多条人命,不捞回点什么就彻底走人,实在“太亏了”。而继续留驻下去,花费大笔军费,又未必得到应有“回报”,还替别人“站岗放哨”,岂不是“更亏了”。因此,特朗普是真心想让美军从阿富汗撤出来,但美军不可能也不会完全撤,撤了以后也难保日后不会再度进驻。美国把世界霸主地位永远维持下去的野心也限制着特朗普从阿富汗“裸退”的选择。

       目前,美军在阿富汗的军事基地大多是永久性大型基础设施。巴格拉姆军事基地、坎大哈空军基地、辛代德空军基地、喀布尔国际机场基地等不仅用于反恐,更承担着遏制伊朗、威慑俄罗斯和中国的地缘政治使命。从2001年开始,美军在阿富汗的简易营房逐渐改扩建成拥有地下指挥所的功能完备的永久性建筑,兵营、哨卡、防线、邮局、洗衣房、健身房、电影院等设施一应俱全,并在当地形成完整的“军事基地产业链”。

       以巴格拉姆军事基地为例,该基地已成为美军在整个中南亚地区最大的军事基地,短期内不可能撤走。据美国专家分析,巴格拉姆基地可起降包括B-52H、B-1B、B-2在内的美军任何大型轰炸机,这三大轰炸机航程均超过1万公里。随着美军战略重心转向“印太”地区,巴格拉姆基地开始进行旨在升级为长期部署兵力的大本营的改扩建。目前该基地驻扎了多种型号战机,包括A-10攻击机、F-16战斗机、F-15E战斗机,AH-64武装直升机、CH-47支努干直升机、AH-1眼镜蛇直升机、C-17运输机和“捕食者”无人侦察机等。2018年9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利用巴格拉姆基地首次使用先进的F-35B战机对阿富汗地面目标进行打击。由此可知,就算特朗普本人有让美军“裸退”的魄力,这些大型军事基地也已“大到不能关”,它们的性质和地位问题牵动多方关切,长远看将成为地区局势演化的复杂变量。

       2017年8月,特朗普以演讲形式公布由军方主导制订的新版美国南亚及阿富汗战略。该战略强调不能人为设置撤军时间表和路线图,称“美国必须寻求值得我们所付出牺牲的(特别是生命方面的牺牲)体面和可承受的结果”;“草率自阿撤军将导致恐怖分子重新涌入并策划针对美国及其盟友伙伴国的袭击”;“美国的敌人永远不可能指导我们的计划,他们也不要指望等待我们撤军”。直至2018年7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仍在宣称,美国在南亚新战略正在成功落实,美国不打算从阿撤军。

       与此同时,美国拟增强以军事顾问和安全援助形式的驻阿力量,这项努力旨在确保美国在阿存在和影响的可持续性,避免美国重新成为塔利班等阿反政府武装的袭击目标。2018年1月,美军宣布计划向阿派遣一个“安全援助旅”(SFAB),为阿国防安全部队提供训练和指导。“安全援助旅”作为新型旅级编制概念,专门负责顾问及援助工作,曾在伊拉克战争中使用。编员包括约800名在训练和指导国外安全部队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高级军官和士官,顾问军衔在中士以上。换言之,美军希望以掩人耳目的形式,继续在阿低调存在下去。


有限撤离的潜在后果

       2018~2019年,阿富汗安全形势陷入近四年来的最糟糕境地,首都喀布尔和一些大型城镇接连发生惨烈暴恐袭击。目前阿政府仅控制全国407个地区中的229个,阿安全部队和警察被阿塔渗透严重。塔利班则继续反攻,迄今已重新控制阿约一半的国土面积,士气达到阿战18年来的最高点。

       联合国驻阿援助团(UNAM)的最新报告显示,2018年1~9月,阿各类武装冲突及其他暴力事件共造成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8050名平民死伤,其中死亡2798人,受伤5252人;楠格哈尔省、喀布尔省、赫尔曼德省以及法里亚布省是受各类冲突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在楠格哈尔省,仅2018年前9个月各类冲突就造成1494名平民死伤,是2017年同期数据的两倍多。

随着中东战事结束,大量“伊斯兰国”残余恐怖分子流窜至阿富汗、巴基斯坦及中亚地区,与阿塔在阿争夺地盘,并与本土暴恐组织相互勾结。联合国机构估计,目前约有3500~4000名“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在阿境内活动。独联体反恐中心研究成果则指出,“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及中亚国家建立据点,正唤醒“沉睡的基层分支”,至少在现阶段已导致有关地区“毒品换武器”的现象更加猖獗。与此同时,“基地”组织在南亚次大陆逐渐恢复元气,并不时发动暴恐袭击。在此背景下,特朗普高调宣布美军将从阿富汗撤离,向各有关方发出了复杂甚至不祥的信号,势将对阿富汗局势和地区国家间关系产生巨大影响。

       由于美军撤出数量几乎占目前驻阿美军的一半,余留美军能否继续有效执行任务,包括训练阿安全部队、担任战场顾问以及对塔利班及其它武装组织发动空袭等,都存在较大疑问。如果美军确实接近完全撤出,美国国会继续从财政预算中向阿富汗拨款的积极性将大为下降,阿政治、经济、安全的“三重转型”有可陷于停滞。“意兴阑珊”的美国北约盟友尤其是欧洲盟友也可能跟进撤军。为安抚北约盟友,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沃特尔今年2月在国会参院听证会上保证,美方与塔利班对话仅处于初期阶段,“阿富汗政府必须参与制定任何一种经由谈判达成的解决方案。美方需要继续资助阿富汗安全部队,即便在驻阿美军撤走以后”。

       (来源:《世界知识》,2019年第7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