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是中俄的战略选择

中国国际电视台 | 作者: 李自国 | 时间: 2019-06-10 | 责编: 龚婷
字号:

       在欧亚大陆有很多地区一体化合作机制和倡议,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无疑是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有近1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方签署了合作文件。具体到后苏联空间,一体化水平最高的无疑是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二者如何相处,是迎头相撞还是结伴同行是中俄需要做出战略选择。

 

            “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历史必然性

       从二者性质看,“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没原则性矛盾。欧亚经济联盟是高度一体化组织,有完备的决策、执行和解决分歧的机制。而“一带一路”是泛区域合作倡议,是不设门槛的合作平台,具有很强的包容性。二者并没有根本冲突,这是能够对接的基础。

       从内外部环境看,对接是中俄战略思考的结果,有其必然性,不仅仅是两国为营造战略协作氛围而作的战术妥协。

       首先,外部环境变化需要中俄更密切的合作。最为突出的美国打着“公平自由贸易”的幌子通过双边的谈判,构建排斥中俄的小圈子,重构由美国等发达国家主导的新贸易秩序。从地缘政治看,美国遏制中俄的战略方向不会改变。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想搞坏与美国的关系。但两国也都非常清楚,搞坏与美国关系很容易,但搞好很难,甚至是不可能的。

       其次,欧亚经济联盟存在明显缺陷,需要加强与外部的合作。从战略层面看,各成员国不再愿意继续让渡主权,拒绝俄提出的统一货币倡议,内部一体化出现上限。从技术层面看,联盟成员国间的经济是同质化的,生产转移有限。如,俄、白、哈都是能源化工生产国和出口国。有原料交易需求,但制成品方面同质竞争而非互补。俄罗斯作为最大经济体,既没有对外投资的资金,也没有向外转移的富裕产能。因此,各国将经济发展的希望寄托于外部,而非联盟。2016年2月,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建议将2016年定为“联盟与第三国和主要一体化组织经济关系深化年”,正是渴望加强与外部经贸联系的反映。在合作伙伴中,各国不约而同将外汇储备丰富且急于“走出去”的中国视为理想的对象。

 

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进程及影响

       正是有对接的战略需要,对接的进程非常顺利,从提出设想到“开花结果”只有三年时间。

       2015年5月8日,中国与俄罗斯签署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中国支持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而俄罗斯正式明确支持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如果说上述声明只是初步规划了合作的大方向,更多的是政治姿态,那么,一年后,即2016年6月,中国商务部与欧亚经济委员会签署了《关于正式启动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伙伴协定谈判的联合声明》,则表明在国际政治、经济秩序重构的大背景下,双方均希望加快一体化合作进程,将对接落到实处,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2016年10月,双方举行了首轮谈判。2017年10月,双方结束谈判。2018年5月17日,签署《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内容涵盖海关合作和贸易便利化、知识产权、部门合作、电子商务、政府采购等13个章节,标志着中国与联盟各国经贸合作从项目带动进入制度引领新阶段。2018年12月,经贸合作协定生效。

       “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实质是中国与俄罗斯在欧亚地区经济利益的相互协调,并在考虑到其他成员国诉求的情况下,寻找到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对接对“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联盟各国都带来切实利益。对中方来说,政治意义是,对接打消整个欧亚地区的顾虑,各国不必担心需要在中俄之间“二选一”;经济意义是,在海关便利化、电子商务等方面提供了制度性安排,有助于商品和人员往来。对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来说,对接可以更好地吸引中方的投资,加速双边项目的实施。更重要的是可以开拓中国庞大的市场,特别是农产品市场。

       对接是一个没有终点的进程,需要在不断的磨合中,找到契合点,为中国与欧亚经济联盟各成员国合作最大限度降低制度性成本,加速项目的落地,最终惠及各国百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