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吉克斯坦:高山上的“王冠”——本网站原创

国研院 | 作者: 杨莉 | 时间: 2018-11-23 | 责编: 龚婷
字号:

    塔吉克斯坦是中亚最小的国家,面积只有14万多平方公里,高原和山地占国土的93%,东北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东邻中国,南界阿富汗,西与乌兹别克斯坦相连。塔吉克族属欧罗巴人种印度帕米尔类型。"塔吉克"是民族自称,意为"王冠"。特殊的地缘位置及地形地貌使其在中亚地区的用水安全、国际反恐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中地位凸显。

 

一、   中亚地区用水的重要来源

    塔吉克斯坦素有中亚"水塔"之称。境内山地和高原约一半在海拔3000米以上,有"高山国"之称。北部山脉属天山山系,中部属吉萨尔-阿尔泰山系,东南部为冰雪覆盖的帕米尔高原。帕米尔山西部终年积雪,形成巨大的冰河,且湖泊众多,有利的地形为塔提供了丰富的水资源。塔境内大部分河流属咸海水系,主要有锡尔河、阿姆河、泽拉夫尚河、瓦赫什河和菲尔尼甘河等,总径流量509亿立方米,为阿姆河提供了63%、咸海流域44%的径流,是中亚名副其实的"水塔之国"。根据有关资料,塔吉克斯坦水利资源位居世界第八位,人均拥有量居世界第一位,占整个中亚的一半左右,按其蕴藏量50%计算,在现有条件下至少约有2600亿千瓦时的发电量,但实际的开发量不足10%。

    水能资源开发利用与下游邻国分歧严重。塔国主要河流均系跨界河流,是中亚跨界河流涉及邻国最多的国家。跨界河流水资源问题是中亚各国之间利益与矛盾的焦点。地处阿姆河、锡尔河下游的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两国几乎90%的水资源来源于塔。乌、土耕地及化石能源储量十分丰富,灌溉农业规模庞大。而地处河流上游的塔是山地国,耕地少、化石能源匮乏,农业向来很不发达,内战结束后, 塔经济逐渐得到恢复。据官方统计,塔在后苏联空间出生率增长速度最快,塔公民每5年平均增长100万,今年临近1000万。原本已较为严重的粮食安全隐患及能源短缺进一步凸显。扩大农业生产、开发水能资源势在必行。

    水利发电在塔占其总发电量的90%以上,由于受季节性影响较大,大部分河流枯水季节发电量锐减,在国内化石能源匮乏而购买他国能源的经济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塔采用大型水库储存夏季洪水用于冬季发电,由此导致上游冬季发电与下游夏季灌溉的用水矛盾。

1992年中亚五国签署了《阿拉木图协议》,1996年哈、吉、乌、塔四国签订了旨在解决中亚地区水资源和能源资源利用矛盾的政府间协定。但因用水分配比例、下游国家向上游提供能源供应的价格等问题致使协议无法执行,供需矛盾越发突出。因此,塔国依然坚持以"夏蓄冬泄"解决冬季缺电问题,积极筹划大型水电站的规划建设,遭到乌、土两国反对,强调上游国家修建水电站不得减少下游国家现有用水量,不得引发严重的生态灾难,决不能以牺牲他国利益为代价,乌因塔修建水电站曾不惜以武力相威胁。近两年,乌塔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用水矛盾,短时间内难以根本解决。

 

二、  国际反恐的重要前沿

塔吉克斯坦民族关系、宗教问题比较复杂,地区差别很大,又与长期战乱的阿富汗为邻,是中亚南部安全最薄弱的环节之一。塔吉克斯坦的安全与稳定对地区乃至国际反恐有着重要影响。

一是国内复杂的社会矛盾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塔吉克斯坦人口900多万,79.9%属于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占15.3%。内部问题主要有:南北矛盾即乌族和塔族之间的矛盾,北方经济比较发达,乌兹别克人是主要居民,塔吉克人生活的南方相对贫困;东西矛盾是塔吉克族不同部族间的矛盾,主要表现在东部帕米尔地区,以牧业为主的"山地塔吉克人"与西部从事农业,生活相对稳定的"平原塔吉克人"之间的矛盾。塔吉克斯坦历史上属于伊斯兰文明,独立前后伊斯兰教的影响迅速扩大,清真寺1989年为79座,到1992年已猛增至2870座。1992年-1997年塔爆发内战,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实现了民族和解,但仍然是一个地方势力高度割据、各民族、宗教之间高度紧张的国家。国家权力主要集中于北部地方势力手中,在北部地区与南部、东部高山地区之间仍然存在着明显的政治权力不平等。内战还使本就脆弱的经济雪上加霜,直接损失70亿美元,经济基础遭到严重破坏。贫困和各种矛盾的叠加,既是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也是外来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扩散的媒介。

二是阿富汗局势动荡难以消弥。塔吉克斯坦是中亚的东南通道,是阻止阿富汗动乱向中亚蔓延的前哨,也是防止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毒品走私进入中亚的前沿阵地。塔阿边境线长达1400公里,由于国力的原因,塔吉克斯坦始终无法有效地保障其边境的安全。塔阿边境已经成为毒品、恐怖主义的自由走廊,国际社会不断对塔吉克斯坦提供援助,但收效非常有限。在美军撤出阿富汗之后,中亚重新面临阿富汗问题的困扰,一旦极端势力卷土重来,塔吉克斯坦就会首当其冲地面临恐怖主义的困扰。

三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此起彼伏。近几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在伊拉克、叙利亚作祟,恐怖活动濒仍,特别是"伊斯兰国"的兴起,为国际反恐带来了新挑战。中亚地区可能会重蹈阿富汗、伊拉克或叙利亚的覆辙。据报道大约1500-4000名中亚人已经加入了不同的叙利亚极端宗教军事组织。大约300名哈萨克人、350名吉尔吉斯人和380名塔吉克人加入了叙利亚的极端组织。塔吉克斯坦前特警指挥官古尔穆罗德·卡里莫夫宣布"投奔"伊斯兰国,引发中亚多国担忧。根据塔官方掌握的信息,至2016年有近千名塔吉克斯坦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帮助"伊斯兰国"作战,有的甚至举家投奔"伊斯兰国"。这些人中有的被捕,有的丧生,另有一部分人从伊拉克和叙利亚返回塔。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将"伊斯兰国"形容为"威胁全球安全的新世纪瘟疫","这些年轻人回家的时候,给社会带来了不稳定"。

 

三、  "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

2018年10月11日至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塔吉克斯坦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并参加在塔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七次会议。李克强总理此访恰逢习近平主席在中亚首倡"一带一路"的五周年之际。五年间塔吉克斯坦发生的重大变化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不断取得进展的伟大见证。

塔吉克斯坦东部与中国新疆相邻,是"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的交汇处。中国作为塔吉克斯坦的传统友好邻邦,高度重视与塔吉克斯坦的关系,一直致力于帮助塔吉克斯坦实现稳定和发展。塔吉克斯坦是最早公开表态支持中国"丝路带"倡议的国家和最早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国家之一,并积极推动将本国至2030年前国家发展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

目前,中国已成为塔最大的投资来源国,在塔累计投资超过20亿美元,并成为塔主要贸易伙伴之一。中塔合作实施了50多个大型项目,包括"罗扎拉尔-哈特隆"220千伏、和"南-北"550千伏输变电项目、杜尚别-恰纳克公路、"沙赫里斯坦"隧道、中塔公路修复改造项目等,极大地改善了塔吉克斯坦基础设施落后的状况。中国-中亚天然气D线管道正在建设中。该管道以土库曼斯坦复兴气田为气源,途经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进入中国。全长1000公里,其中境外段840公里,设计年输气量300亿立方米,投资总额约67亿美元,预计将于2020年底全线完工,可满足国内超过20%的天然气需求。可以预期,中塔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合作必将深入发展并取得丰硕成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