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美国优先”的反恐战略

国研院 时间:2018-10-11 作者: 李子昕 责编: 龚婷

10月4日,特朗普政府正式发布了最新版的“国家反恐战略”。这是自2011年奥巴马政府发布美国国家反恐战略后,时隔7年再度推出的新版。报告延续了反恐在美国国家安全总体战略中的重要作用;但也明显具有特朗普时代的“新特点”,与此前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等诸份文件一脉相承。

“美国优先”的反恐战略

如此前发布的系列报告一样,“美国优先”的精神依旧指导着特朗普政府的每一项国家战略的制定,并在最终报告中以文字的形式显著标注出来。按白宫的话说,新版战略为美国应对各种恐怖主义威胁,提供了全方面的应对手段及指引。

在恐怖威胁方面,新版战略将其分为四大类:其一是极端伊斯兰主义恐怖分子,这也是美国面临的最主要的恐怖主义威胁;其二是国家支持的恐怖主义,其中以伊朗最为突出;其三是以暴力手段主张革命、民族主义和分离主义的武装分子;其四是美国国内受到其他暴力极端主义蛊惑的恐怖分子。四项分类是按照威胁的多寡进行排序,进而也可看出今后美国反恐战略的优先顺序。

为了应对恐怖主义威胁,新版战略也提出了六项应对手段及目标:其一、从海外源头上消灭恐怖分子;其二、切断恐怖组织的支持及资金来源;其三、打击恐怖分子宣扬极端化、招募人员及流窜的能力;其四、通过强化边境管控及法律强制等手段,提高基础设施应对能力,保护美国公民不受恐怖袭击袭扰;其五、阻止恐怖分子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其六、整合各界资源、联合盟友共同打击恐怖主义。

从新版战略不难看出,在美国未来的打恐规划中,海外行动仍将持续、移民与边境管控继续升级,盟友所承担的责任进一步加大,对极端思想的打击亦不能放松。报告特别指出,美国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不仅在本土与海外,网络领域也不容忽视,要防止恐怖主义组织通过网络宣扬极端思想、招募成员加入,乃至发动新的袭击。

报告特别言明,“美国优先”不是“美国独行”,盟友的作用将在未来的美国反恐行动中得到重要体现。这一导向符合特朗普政府一贯的政策主张。特别是在美国“逐步撤出”的中东地区,以军火贸易、情报支持、技能培训代替大规模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既可以保有对地区局势的重大影响力,又能减少支出并从军贸中获取丰厚利润。为实现这一“划算买卖”,特朗普政府需要的是重塑盟友对与美国享有共同安全利益的信心,其核心就是坚定打击伊朗及其在中东的势力扩张。

被着重强调的“伊朗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发布的10月4日恰逢美国宣布即将实施对伊朗全面制裁开始日期的前整整一个月,时间点的选择耐人寻味特朗普政府的反恐战略与对伊朗战略呈现高度融合、彼此借重的趋势。在上一版奥巴马政府的反恐战略中,对伊朗的定性只是支持恐怖主义的“活跃国家”;但在最新一版的报告中,伊朗已被单独列为国家恐怖主义的首要代表,是“支持恐怖主义的头号国家”。

报告认为,伊朗当局依靠伊斯兰革命卫队,有能力、有意愿对美国在本土及海外的利益进行袭扰;同时,其通过对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巴勒斯坦哈马斯的支持,以及对巴林、伊拉克等什叶派国家内政的干涉,在本地区持续制造不稳定因素,资助并宣扬恐怖主义。因此,应对伊朗的威胁将是特朗普政府反恐战略中重要的一环。

美国对伊朗的全方面限制和打压,是对其中东同盟体系所倚赖基石的回应:即,美国与地区盟友在应对伊朗威胁的共同利益下,中东国家以能源换安全,美国提供相应的安全保障及武装支持。这一同盟体系建立的伊始,是在冷战及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的背景下,地缘政治色彩浓厚。事实上,自美伊交恶开始,美国一直将“恐怖主义”的帽子扣在伊朗头上,只是时松时紧。在新版报告的指导下,随着对打击恐怖主义行动定义的进一步泛化,打恐与地缘角力将更加难以区隔;而基于打击“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政治红线,将被特朗普政府广泛应用于对伊朗的全面封锁及对其他国家或商事机构的二级制裁上,成为百试不爽的重要政策工具。



在10月4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为新版反恐战略报告举行的吹风会上,他明确表示,美国政府的目标是迫使从伊朗进口石油的所有国家完全停止从伊朗购买石油。博尔顿直言,“美国的目标是不给予制裁豁免,旨在将伊朗的石油、天然气、凝析油出口量降低至零”,“任何人不应对(让美国予以豁免)这个目标抱有幻想”。综上看出,在特朗普政府的政治逻辑中,制裁伊朗是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重要一环;在反对恐怖主义的公义上,任何人都不应置疑或反对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政策。

打恐的泛化与地缘角力的加剧,给本已破碎的中东政治生态增加了更多的不稳定因素。正如本版报告中所提及的,恐怖主义在地理概念上更加扩散,在形式上更加多元。然而“美国优先”旗帜下大量夹杂私货的反恐战略,最终会对国际打击恐怖主义合作起到何种作用,或只能拭目以待。


(来源:亚太日报网站,2018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