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安倍虽胜尤困,前程并不平坦

国研院 时间:2018-10-10 作者: 时永明 责编: 龚婷

      920日,日本自民党举行总裁选举,安倍第三次连任成功,这使得他有可能成为二战后以来任期最长的日本首相。根据自民党的章程,总裁最多连任三届,所以,这次也是安倍的最后一个任期。从理论上说,安倍似乎可以放手去追求自己的目标了,但现实的情况是,安倍的国内目标面临着更多的障碍,外交目标则出现自我踩脚的局面。所以,安倍未来的路也不会平坦。

 

具有挫折感的胜利

  此次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应该说是胜负毫无悬念。因为对挑战者,日本前防务大臣石破茂而言,安倍的优势地位是显而易见且无法打破的。由于安倍高超的权力操控技巧,自民党内大多数议员都出于自身的利益考虑而趋炎附势。所以,即便是安倍的政治丑闻缠身,但以目前日本的政治制度和文化也无法撼动肆意擅权的安倍。 

  不过选举之后,安倍一方却难见喜悦的心情,反而是一种隐隐的挫败感不时地显现于一些言行之间。这种挫败感主要源自于安倍阵营的期望过高和用力过猛。安倍对权力的操控不仅不断地延长了自己的执政期,而且通过这种延长使得日本政治获得了冷战后少有的一种“稳定感”。这种稳定感又大大提高了安倍的支持率。因此,安倍阵营对安倍获得高票支持显得信心满满。 

  与此同时,他们又对安倍的挑战者石破茂充满憎恨之情,恨不得将其彻底打败。安倍甚至声称“要让其败得体无完肤”。因为石破茂不仅一直在挑战安倍,而且针对森友、加计学园等滥权问题高举起“正直、公正”的旗号,戳到了安倍的痛点。于是安倍阵营加强内部管控,严格强化部署拉票行动。但最后投票结果,虽然安倍获得总票数68%,可是国会议员票仅得到329票,比预估将获得340多张差了十多张。地方票更是没有达到70%这个原定目标,只是刚好超过55%这个下调后的标准。这表明在安倍和石破茂之间正出现力量此消彼长的态势,所以安倍是胜而不悦。 

  此次自民党总裁选说明了三个问题,一是国会层面安倍的控制力正在削弱,二是地方层面对安倍不满明显增多,三是后安倍时代的格局可能难随安倍所愿。国会层面主要是对安倍长期执政且擅权专制作风的不满在增多,地方层面主要是因安倍经济学难以带来经济实效而导致的失望增多。 

  此外,自民党内着眼于后安倍时代的期望也在蔓延。虽然,安倍本人也在为后安倍时代谋局布篇,希望在自己卸任之后依然能够保持对政权的影响力,但可能未必能如愿。此次选举中岸田文雄宣布退出竞选支持安倍,有舆论猜测是安倍承诺将来由岸田接班,但选举结果事实上对岸田的未来并不有利。不过,石破茂的地位上升也并不意味着下届首相一定是他。此次选举中拥有“国民人气”的小泉进次郎受到了广泛的关注。日本政治的世袭性非常突出,家族血统在政治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安倍和麻生都是非常典型的代表。而如今,同样具有家族血统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儿子小泉进次郎已经成为了“自民党的超级新星”。小泉主张自民党内应有不同的声音,因而此次投票支持石破茂。所以,未来安倍执政可能面临更多的牵制。 

 

修宪面临诸多挑战

  安倍算得上是冷战后日本最雄心勃勃的一位首相。他的基本路线可以归纳为八个字,就是“修宪、强兵、振兴经济”。这三条之中的“强兵”,已经是初见成效,且还不断发展。这些年日本的军费开支不断增长,先进武器也不断增多。在“振兴经济”方面,“安倍经济学”基本上失败了。从理论上看,现在全球化条件下的国民经济都是超复杂体系。试图用传统经济学中的某一两条定律制定政策来解决这种复杂问题,这本身就是极为荒诞的事情。近几年,日本经济向好更多地是得益于全球经济好转。迄今为止,“安倍经济学”只是安倍笼络人心的口号。其实际效果在此次总裁选的地方投票中已经显现。如今安倍誓言要在未来的任内解决通缩问题,这除了是要拉拢企业的支持外,主要是要给自己找回面子。 

  对于日本国民而言,安倍下一任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继续解决经济问题。但安倍本人似乎还是将解决修宪问题放在了首位。因为修宪是安倍执政要完成的核心目标。此次选战结束后,安倍呼吁说,“让我们团结合作,一起建造新的日本吧。”这个新日本的核心当然就是修改了和平宪法后的日本。否则,能“新”在哪里呢? 

      但是,在修宪问题上,安倍现在面临的困境可能是越用力推动,阻力就会越大。首先,在修宪的内容上,执政党内部依然难以达成一致。目前,关于修宪内容的争议可以归纳为要不要将“保持战力”写入宪法,以及自卫队算不算战力。安倍是主张将自卫队写入宪法,但不算战力。这其实只是个文字游戏。日本自卫队的战力水平远超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在安倍的推动下,日本在法律上和军事组织体系上早就突破了和平宪法的制约。修宪更像是如何文雅地撕去那块遮羞布。 

  其次,民众更关心的是经济问题,而不是修宪。安倍在经济问题没有明显解决的情况下,急于推动修宪,可能会遭遇民众的广泛反对。然而安倍似乎更关注的是将其作为个人功绩载入史册。他希望在明年夏季的参院选举之前实施修改宪法的国民投票。不过这可能会适得其反。安倍现在的困境是,如果参议院选举之前搞国民投票可能会影响选举。如果选举之后修宪,则可能更难以进行。因为,此次总裁选,安倍失票的地方都可能是参议院选举自民党丢票的地方。所以很难保证明年参议院选举之后,自民党还有如今的优势地位。 

中日关系依然面临考验

  事实上,从国际的角度看,日本的和平国家性质早已改变,修不修宪,日本都已经是一个军事大国,并正在用这种地位影响地缘政治。安倍修宪强兵的动力和目标就是谋求国际上的政治大国地位。此前,安倍借助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采取靠美抑中,谋求地区主导地位的政策。但特朗普上台后大搞美国第一,贸易保护,使安倍失去外交依托,从而被迫部分调整外交政策。 

  虽然今年在中国主动采取推动步骤的情况下,中日关系出现了改善势头。但这种势头并不稳固,而且主要表现在经贸领域。在政治和安保领域安倍并未对其外交政策做出根本性的修改。安倍在总裁选举中再次强调要进行“战后日本外交的总清算”,做政治大国的欲望更加强烈。在中日关系上,安倍政府一是继续强化在钓鱼岛周围的军事部署,制造紧张气氛;二是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强化对台关系的政策相呼应,和蔡英文政权眉来眼去的小动作不断;三是派航母和潜艇等战略型海军到中国南海巡游、训练。这些动作显然与中日关系改善的势头背道而驰。安倍这种混乱的外交政策还能走多久,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来源:北京周报,2018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