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马克龙欧盟困境中的逆流而上

国研院 时间:2018-09-06 作者: 邢骅 责编: 李敏捷


在当前全球不同理念和力量的竞争中,素来以领衔国际治理为己任的欧洲面临难题,正在奋力摆脱被动状况,作为欧盟带头人的马克龙总统近期外交上奉献不疲努力,集中代表了这一动向。

一、马克龙表示,他大力加强外交活动的依据为国际多边主义与欧盟的发展如今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特朗普政权单边主义根深蒂固,声张势历,不但对欧洲盟友没有优待,且祸害甚重。法、德、欧盟首脑赴美沟通、马克龙刻意与特朗普建立私交都于事无补。特朗普不能容忍欧洲与美国交往中“刮了美国油”,既不放松对欧的贸易战,且力逼北约中欧洲成员补足应付经费,锱铢必较地向欧洲讨还经济利益。在伊朗核协议、气候变化等问题上美国为难欧洲,危及欧洲的国际活动的重要成果与安排。更严重地是,特朗普贬低欧洲一体化,在与欧洲利害相关的问题上搞越顶外交,毫不理会欧洲关切,置欧洲于不知所措地步。他还时常呼应欧盟中的分裂、离心潮流,向欧盟发展吹冷风。凡此种种使欧洲领导人惊呼美国不把欧洲当作“战略伙伴”,忧虑美国对欧已近似敌人。马克龙指出,价值观的不同,即美国的单边主义,令同盟失效。

(二)欧盟内部弥漫怀疑一体化情绪、极端主义滋长,英国退盟是表象。联盟内部离心力上升,南北经济水平有差距,东西在难民问题、执政理念上有分歧。意大利联合掌权的两党派政策都贯穿反欧盟因素,构成对欧盟“抽打性”的强烈冲击。联盟建设的唯一进步是加强欧洲防务合作的举措。总的来说,欧盟无力完成带头塑造良好国际关系的追求,美国和中国都不会认为欧洲拥有自主的战略。

二、马克龙针对性外交行动的重点

(一)8月底使节会议上发扬法国外交的指点江山气度,发表了以“同盟、价值观、利益”为题的讲话,以推崇多边主义为主旨,阐述了法国对国际形势及各热点问题的分析和应对思想。他自诩为国际多边主义的“神主”,可以带动国际社会。他全面批评了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行径,但附加解释了他与美国保持对话的必要。他肯定中国对多边主义的“积极参与”,但挑剔中国就多边主义的“自作主张”,“自有想法”。他讲话另一重点是,针对国际上看轻欧洲倾向,强调法国对国际治理的贡献和影响力的增加,历数法国有关环保、教育、卫生、安全等繁多领域采取的领衔举措,预告续有更大作为,包括11月18日在巴黎举行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百年的纪念活动,总结战争起源教训,约请多位国家元首参加、明年以改革精神主持7国集团峰会、推动澳大利亚、印度带头的印太轴心等等,不一而足。就中国一带一路行动,他认为是”具有稳定某些地区优点的一种全球化视角”,但有“强加于人”毛病。法国将以“追求平衡、维护我们利益与世界观”的原则,与中国进行“建设性、有要求、有信心的”对话。

(二)坚持对欧盟一体化发展的高标准目标,力求欧洲在众国之林中拥有独立战略与榜样地位,反对联盟中分散倾向,推动联盟的改革与互助。在拉住德国共行的同时,马克龙正在遍访欧盟28国中的14国,意图通过双边沟通,消除对欧盟发展的消极情绪,切实动员对振兴联盟行动的支持。

三、马克龙的加强性外交活动无疑具有抵制单边主义,振兴欧洲一体化的积极意义,但并非没有短板,其实际效果也因此难得确保。首先,他以法国惯有的舍我其谁、敢为人先的精神在欧盟中提出的振兴方案,并未得到普遍支持,确有曲高和寡之虞。他提出的2024年欧盟赶上美、中的目标被指责脱离实际。他授予欧元区更多实权,尤其设立共同基金的计划,受到荷兰等成员联名反对,德国都难以跟随。同时,马克龙遍访全欧的游说还被认为,出自争取其新建政党明年欧洲议会选举中席位的私心。法国舆论哀叹,振兴欧洲“不能单干,但找到伙伴太难”,针对欧盟难题“需要提解决方案,但提出可被接受的方案太难”。其次,马克龙有意在全球发展以己为核的“同盟”,但他对世界上作为推进多边主义主力的中国既予以重视,又心怀偏见与疑虑。在西方领袖中给人思想开放印象的马克龙,也摆脱不了阵营观念的束缚,视野狭窄加上过度自负使他的外交主张缺乏包容性。进而言之,法、德两国都呼吁建立“多边主义联盟”,似乎有联合大家抗拒美国单边主义味道,但这并不意味欧洲西方阵营属性的改变。默克尔不久前在欧盟会议上说“尽管大西洋联盟有很多分歧,但在世界上非民主力量不断发展时,维护跨大西洋联盟更显重要”。

总体观察,法国和欧洲为改变不利处境,谋求多边主义将成为其外交行动中上升的内容,中欧正在加强维护国际多边体系与合理规则中的交流与合作,拥有联袂对国际关系良性发展做出积极贡献的空间。在此情势下,中欧间加强相互信任与理解,采取更多相向而行的行动更十分必要。

 

(来源:环球锐评,2018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