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美欧关系一路下沉、难以挽回——本网站原创

国研院 时间:2018-08-02 作者: 邢骅 责编: 龚婷

二战结束美欧结盟以来,双方分歧随着力量对比变化一路上升:冷战时代美强欧弱,欧洲被动、从属;后冷战期间,欧洲实力赶上美国,双方明争暗斗地角力;特朗普上台后轻视、压迫欧洲,在近期赴欧洲的系列活动中淋漓尽致地表现,导致美欧间裂痕不断深化,对彼此关系根本性质的认证动摇。近日的美欧贸易合作宣言不会止住双方关系的不断下沉

一、冷战时代,面对武装到牙齿的苏联,欧洲无力自保,紧紧依靠美国的安全保障,沦为西方联盟中的小伙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觉醒的西欧六国发动当代欧洲一体化运动,意图在两超争夺中开拓独立自主空间,但也只能从开发经济领域联合伊始。初期建立的欧洲经济共同体没有于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特作用的意志和能力,更与防务合作不沾边。美国在联盟中的带头羊地位相当稳固,在柏林、古巴、中程导弹等东西方间重大危机中,欧洲盟国一致与美国站在一起。几十年期间,美国没能控制的只有法国、德国两个大国的一些行动。前者在戴高乐将军领导下,退出北约军事组织、发展本国核武器;后者在勃兰特总理领导下,自主开展新东方政策。

   二、冷战结束,两超掌控国际事务格局溃散,各国独立发展得到空前解放。尤为突出的是,欧洲一体化由经济共同体升级为欧洲联盟,全球范围的政治、经济、国际影响突飞猛进,可与美国平起平坐,双方力量对比根本扭转。(一)欧盟公开宣布“在高度全球化,但又极度分裂的世界上”,要成为全球治理的“核心、榜样”。欧洲在不少国际问题上,秉承多边主义观念,敢对美国说不,与美国争锋。欧洲历数冷战后美国发动战争最多,拒绝由美摊派充当美国的“世界宪兵”。2003年法、德两大国带头反对美国侵略伊拉克,展开针锋相对的外交战。欧洲对小布什时代的多项黩武主张也不予认同。美国则提出“志愿联盟”,分化欧洲国家。(二)欧洲要求北约适应新形势改革,提高欧洲发言权,在对抗俄罗斯同时,更主控欧洲安全形势,为此抵制北约吸收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入约.欧盟同时制定自己的安全战略,迈出防务联合步伐。而美国一面压欧洲增加北约军费的分担,服从北约调动;一面监督、限制欧盟防务联合的成长。(三)在经济领域,美欧自贸区谈判的难题无解,至今熄火搁置,双方间的利益计较与互怼却成常态。欧洲批评美国金融的放任自流,将危机输出欧洲。美国对欧洲经济实力增长,且心怀超美的目标嫉妒、防范在心上。欧洲遭受债务危机时,美国信用评级机构降低欧洲金融机构信用等级,反对国际货币基金对欧元区提供资金援助,并宣扬欧元区乃至欧盟失败。

但是,总体审视,这一历史阶段,美欧关系依然保有合作、协调一面,美欧联手发动科索沃战争、对利比亚军事入侵。美国与欧盟及德、法等大国大致维系了交流与磋商。北约注意拉住欧盟,在联盟中建立“欧洲特性”机制。但是,横置于美欧之间的一个基本纠结无论如何化解不掉:那就是美国要求欧洲盟友归顺于它的“战略利益”,而后者自有主张和利益,绝对做不到。美国对欧洲是伙伴还是对手,心存顾忌。双方间的相互信任东摇西晃,明里暗里较劲。

三、特朗普上台推行粗鲁、狂妄的单边主义,以美国狭窄利益与视角为准绳,横扫国际合作正常建制,也改变了其历届前任与欧洲盟友既有竞争,也有拉拢的传统对策。特朗普的新欧洲观:一是既蔑视又不容欧洲的联合,给欧盟建设吹冷风,公开鼓动欧洲国家远离、甚至退出欧盟,在对欧洲厉害攸关的问题上独断独行,搞越顶外交,置欧洲盟友于茫然不知所措境地;二是,深信欧洲廉价使用美国的安全保护,触犯了他“美国为他人花冤枉钱”的大忌,逼迫欧洲盟友增加分担北约军费开支,同时抱怨欧洲与美国经贸往来的不公正,索取回报。欧盟与主要成员国身受特朗普半年多的种种“虐待”,深度失望与愤怒交集,做出“美国不可信任”的判断。欧洲舆论抗议美国“窝里横”,把欧洲盟友贬低成“欠债不还的老赖,不讲诚信的生意人”。

在美国把欧洲视为贸易上“敌手”,欧洲认为美国不把欧洲看着“战略朋友”,双方关系根基动摇背景下,近日欧委会主席容克与特朗普总统的一纸贸易合作声明意义有限,无助于挽回这一趋势。声明多为“良好愿望”表示,化为实践前景难料,尤其对立法程序繁杂的欧盟而言,并且欧盟内部对协议的解释已有异议。声明也没有清除双方现存的贸易争端,也无可解决未来问题的可信预案。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任性、善变,他此次对欧洲的善意,包括双方可零关税的设想,如他外交上的常态一样,对欧洲难有可信度,毕竟,欧洲对特朗普不可靠的论断不止是情绪的宣泄。美欧分歧是结构性的硬伤,不可治愈,关系的不断下沉,难以止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