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欧盟左腾右挪,为何仍难解决这个“头等隐患”?

国研院 时间:2018-07-04 作者: 邢骅 责编: 李敏捷

6月29日清晨4点半,彻夜召开的欧盟峰会在经过激烈争辩之后,终于艰难地通过了一项有关难民问题的决议,避免了本次峰会公开分裂、不欢而散的最坏结果。但是欧盟官方与舆论同时指出,这项决议“过于空泛、牵强,难以执行”。德国总理默克尔直言,“为对接(关于难民问题的)不同意见,还要做很多事”。


仔细分析决议里的三项内容,的确都是设想,很难对治理难民问题奏效:一是,在地中海南岸北非国家设立所谓“出发平台”,先期拦住寻求庇护的移民无序渡海赴欧。但有关南岸国家闻讯后立即一致拒绝接受。其实,即使他们接受,效果也很难指望。

二是,对那些已在欧洲登陆的避难移民,根据联盟内互助精神,不能只由意大利一家接纳,而应在欧洲其它地方“以志愿原则”设立“有控制的中心”分别收留处理。但很难想象会有他国“志愿”在本国设立这样的“中心”,接过这块烫手的山芋。就连在此问题上唱高调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宣布不接受。至于东欧的维谢格拉德集团国家,则一贯坚守不接受欧盟的分配难民方案。意大利新政府彻底修改都柏林协议,更坚定拒收难民登陆的立场。意内政部长萨尔维尼宣布今夏意大利关闭地中海港口。欧盟内部分歧难消,意味着当前漂流在地中海上的难民船仍然难得救助,欧洲领海上的人道主义危机继续上演。

三是,默克尔声称,已有12个欧盟国家同意让那些在本国登记后又去德国的难民返回,但至少东欧国家否认说没有这样的协议。德国执政联盟中的基社盟主席、内政部长霍斯特强烈要求默克尔修改难民政策,其中之一就是要在6月底前退回那些已在他国登记过的难民。但欧盟峰会决议在这个问题上的模糊表态令他不满,声称考虑辞去内政部长以及基社盟主席职务。这一表态让默克尔几经波折成立的执政联盟陷入“不确定的未来”,在德国政界掀起轩然大波。


默克尔与霍斯特(图:路透)

目前来看,始于2015年的难民潮不断重压欧洲,伤害性攀升。默克尔在本次峰会前就发出警告,“移民问题已关系到欧盟的存续或破裂”,成为欧盟当前及未来的“头等隐患”。

造成如此情势的原因,一是欧盟一直刻意显示自身虽为富国集团,但特别关注、援助发展中世界,希图籍此获取国际关系中的领先角色。默克尔说,“如难民问题得以处理,非洲和其它地方就会相信我们的价值观,相信多边主义而非单边主义”,而如今难民问题难以解决,欧盟就面临国际治理中难掌主动权的巨大压力。

二是大量难民蜂拥进入,欧洲国家的负担骤然超重,当地居民难以忍受,民粹主义趁机得势,打破常规的“黑天鹅”四处飞起,多国政局驶出正常轨道,动荡不已。近日意大利政权改头换面,极右翼联盟党党首萨尔文尼担任副总理、内政部长要职,就是凭借严厉控制外来移民的主张赢得人气的。欧盟总部与大国虽然对意大利政权的反建制性质出言审慎,但对它可能搅局的担心加重。

三是,在欧盟建设中,联盟成员对一体化进展的方向与进度的选择有区别性。在难民问题上,各成员的利益、处境与主张不同,客观上增大了联盟的离心力。

应该看到,当前难民问题已扩展至全球,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零容忍移民政策对比,欧盟一直在想办法应对。但是,本次欧盟峰会的情况显示,欧盟在寻求理性、务实、服众地解决难民问题上,仍然道阻且长。难民问题将是欧盟建设的一个长期挑战,也是外界观察欧盟发展的一个重要标杆。


(来源:环球锐评,2018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