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金正恩与特朗普的会面 双方各打什么算盘?

国研院 时间:2018-03-12 作者: 滕建群 责编: 龚婷

     当地时间38日,韩国文在寅总统特别代表郑义溶在华盛顿宣布,特朗普已接受金正恩会面的要求。特朗普总统也发推文(Twitter)印证了这一说法,而且把会晤时间安排在今年5月前。消息一出,立即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有关国家的表态也各不相同,有谨慎对待,也有乐见其成的,而美国国内也对特朗普此举表现出很大的分歧。

 

一、美、朝最高领导人会晤尚属首次

 

     无论双方抱有何种目的,这种会晤在两国关系史上实属首次。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美朝互为敌手,最高领导人还未有过会面。在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和北韩关系出现互动。北韩最高领导人曾邀请美国总统克林顿到访,但迟迟未能成行。直到200010月,克林顿总统只派出时任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赴北韩。

     后来,美国出于自身地缘战略考虑,调整了对朝政策。因为半岛局势保持一定的紧张,对美国而言是掌控地区主导权的抓手,同时还可以控制日本和韩国,向中国施压。

     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的竞选期间曾经认为:「北韩核问题,简单!他可以用一个汉堡包或者一个电话,就把问题搞定」。但自去年2月初,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韩国后,半岛局势趋紧。如果当时只是竞选期间对北韩政策的一种宣示,那既然金正恩把会晤的橄榄枝抛了过来,他没有不接受的理由。

        当韩国文在寅的特别代表转达了北韩最高领导人的会晤意思后,特朗普总统马上发推文表示,他已经接受金正恩的要求,甚至与在非洲访问的国务卿蒂勒森和其他阁员商量的机会都没有。

 

二、特朗普同意会晤与其战略调整有关

        从时间点上看,这次可能的会晤始于今年2月南北韩围绕平昌冬奥委会互动。北韩接受韩国的邀请,不但派出运动员和拉拉队,还派出金永南、金与正、金英哲等高官。北韩显然希望通过参会让国际社会看到其民众的精神面貌。双方互动超过体育本身,且是在停滞多年接触后高层的良性互动。特朗普同意会面本身,与其本人经营国家的思路有很大关系。

        第一,这是一种外交姿态,特朗普希望摆出道义上大格局。美国长期认为自己是世界主导者,要以美国价值观处理国际事务。在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上,美国认为它有不可推卸的国际义务。所以,美国对北韩的敌视除意识形态分歧外,还有国际防扩散道义上的追求。特朗普总统不如其前任那样重视道义和法理,不在意美国的「政治正确」,接受邀请体现出其执政的任意性。不管北韩最高领导人有何种想法,只要能拉开局面,打开一扇窗户,特朗普就会去选择。

        第二,特朗普把与大国竞争当成其对外政策核心。从去年12月开始,美国特朗普政府发布一系列战略报告文件,从中可看出特朗普在进行战略重心的转移。这些报告认为,北韩和伊朗确实会对美国的利益构成直接和现实的威胁,但能影响美国霸权地位的国家只有中国和俄罗斯。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同意与金正恩会面,意味着北韩的核导技术对美国来说并非生死攸关。美国可利用北韩与中国进行所谓的「战略竞争」。

        在美国看来,北韩对美国的威胁是「砸玻璃窗」,而中国则是「占房子」。这是典型的冷战思维、零和游戏作怪的结果,也与当今世界潮流发展不相适应,必会对中美关系、美俄关系带来极大挑战。中美关系今后将出现新的再平衡。

        第三,转移国内矛盾。入主白宫一年多,特朗普麻烦不断,「通俄门」、组阁困难、债台高筑,让其政策制定和执行遇上极大阻力,阵脚大乱。当下,特朗普正在为国内减税、国外加税政策所纠缠。借答应与北韩最高领导人会晤话题,特朗普把国内注意力转向国际。信手发出同意与金正恩见面的推特,即使将来会晤不能实现,他也确实让国会山和美国媒体兴奋了半天。

 

三、北韩发起此轮互动有自己的诉求

 

     在一定程度上,这一轮的互动是由北韩发起的,而且北韩同意弃核也不是第一次表态,北韩似有以下考虑:

        第一,缓解国际压力。多年博弈,北韩面临着国际社会的打压。近期看,美国对北韩核导威胁程度评估发生变化,过去认为北韩核导对美国无所谓,而现在已构成直接威胁。当一个国家能威胁到美国本土时,美国决策者会做出严肃认真的反应。特朗普上台后不断强调朝核问题,我认为,这不只是口水战,而是确实要摘除北韩的威胁。

        第二,调整国内发展重点。金正恩提出拥核和发展经济并行。在拥核方面,北韩的确取得长足发展,比如导弹能打的很远。而在经济方面,北韩有些落后。北韩在核导技术上有一时难突破的障碍,如材料技术、核弹头小型化、导弹加载大气层等并未解决。北韩需要创造一定的外部环境和时间,来换其发展核导能力的空间。

        第三,突破韩国薄弱点。北韩非常清楚文在寅在想什么。平昌冬奥委会是文的前任争取下来的国际赛事,如果在自己手里搞砸,文在寅的政治信誉度受损。今年6月韩国将进行地方选举,是韩国政治的风向标,来不得半点马虎。文在寅上任后提出多个「倡议」、「框架」等,但响应的国家不多。

     文在寅在半岛事务上的腾挪躲闪空间不大。原因在于:

     一是国内保守势力坚决反对文与北韩接触;

     二是美韩军事同盟是美国说了算,特别是在安全事务上,韩国离不开美国保护。金正恩清楚,文在寅是其打破孤立的最薄弱一环。

     文在寅多次表示,任何国家要在朝鲜半岛开战都要经过韩国同意。这主观上是保护韩国避免战争灾难,客观上北韩知道,有关国家确是其避战的挡箭牌。金正恩选择以韩国为突破点,借助韩国跳板又拉住了美国。

 

四、有关各方应抓住机遇

       朝核问题的两个当事者愿意坐下来谈,无疑是难得的机会。朝鲜半岛仍处在停战状态,也维系着冷战的格局。摆在有关各国面前的选择有三:对话、制裁、战争。目前,没有任何国家能承担起一场大规模战争。制裁在一定程度上对北韩产生影响,但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各方,特别是美国和北韩坐下来对话,才是半岛问题的唯一出路。

       不管5月前会不会有北韩最高领导人和美国总统会晤,只要有关方有对话意愿,就应得到国际社会支持。让一种武器从武器库中拿出来销毁并非易事,但拥核不意味国家拥有安全,相反使国家面临更大的国际压力。美国必须放弃冷战思维和零和游戏规则,不能追求自身绝对安全而带来其他国家不安全。

     如真如两国领导所言,实现特朗普总统和北韩最高领导人会晤,这将为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的局势带来缓和的动力。朝美最高领导人必须要抓住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寻找解决问题的道路,这不仅利好美国和北韩,也利好东北亚地区。

    (来源:橙新闻,2018年3月10日)